宙斯小說網 > 魔道神徒

第46章凌雲霄的報復

魔道神徒
     第四六章城主小妾

    「吼!死!死死死!」

    陰風厲鬼並不是很霸道的鬼物,一般仙師一養都是一群才有威力。不過獨狼畢竟是先天期,所以只養了一隻,當然了,這一隻就可以對丁浩造成威脅。

    草海之中,一下就變得陰暗下來,陰風四起,陰風厲鬼厲聲嘶吼。

    「給我滾!」丁浩舉拳猛擊,不過他很快就發現不行。

    「打不了!這些鬼物恐怕有鍊氣一層的水平,根本不是一個檔次,我的九疊火掌如果不能放出靈火,就根本打不到它!」

    「小廢物,你再偷襲我啊?」獨狼眼中露出怨毒,祖寶在他家傳了三代,今天在他手上用掉,他如何不恨?「陰風厲鬼,上啊!殺死他!撕碎他的身體,以解我心頭之恨!」

    「吼!」陰風厲鬼隨即化成一片陰風。

    丁浩感覺全身冰冷,可是卻根本都看不見厲鬼。不過他並沒有慌張,他還有保命手段,他從儲物囊里又拿出一個小瓶子,他用靈力催動以後,猛然摔在地面上。

    啪!小瓶子一下摔得粉碎,隨即地面上呼呼拉拉長出一個大傢伙。

    「什麼東西!」丁浩吃驚的看著面前高達五米多的生物,這是一株綠色的藤蔓植物,可是卻好像八爪魚一樣,擁有好多巨大的觸手。

    啪!一條綠色的觸手就好像長鞭一樣抽過,陰風之中一個黑影被抽了出來。

    「陰風厲鬼!」丁浩震驚的目光中,又有幾條觸手甩了過去。

    啪啪啪,一鞭接一鞭,抽的陰風厲鬼根本無處可逃,口中發出凄厲的嘶吼,最後被生生的拍散。

    「好強的樹妖!」獨狼呆了一呆,隨即大聲吼道,「丁浩,你果然勾結妖道!該死!怪不得拓跋老闆那麼幫你,原來你是妖道修鍊者!」

    丁浩道,「獨狼,你不要血口噴人!你自己修鍊鬼道,還誣我勾結妖道。不過這些都沒有關係了,你今天必死!」丁浩說完,對著八爪魚樹妖命令道,「把這個人也給我抓起來!」

    獨狼轉身想逃,可藤蔓更快,很快就有幾條藤蔓追過去,把他的手腳都牢牢綁住,讓他的身體懸空。

    「放開我!」獨狼被扯到空中,鬼頭刀也落在地上。

    丁浩撿起鬼頭刀,站在樹妖身下,冷笑道,「獨狼,你不是想要殺我嘛,來呀?」

    獨狼雖然身體被樹妖綁住抽打,不過他目前還有真元護罩的保護,他厲聲吼道,「小廢物,我警告你,你弄死我不會有好下場!小王爺不會饒過你,還有我的哥哥叫做獨狐,他可是仙師,他一定會弄死你!」

    「是嘛?」丁浩冷冷一笑,「想不到你這麼有後台,那我更加要弄死你!」

    真元護罩雖然強大,可是時間也只有半個時辰,慢慢的,金丹真修的真元散去,護罩開始變得暗淡。

    獨狼這回真的是慌了,他大聲喊道,「丁浩!你放了我,我不能死!我家裡有長輩在仙煉大世界是金丹真修!你饒過我,我願意奉你為主!」

    丁浩嘲笑道,「那你怎麼保證呢?」

    「我可以對著天意發誓!」誓言在天意罩之中是有效果的。

    「可是這裡哪來的天意呢?」丁浩冷笑一聲,「別說了。你想罵我,我便罵你;你想打我,我便打你;你想殺我,我怎能饒你?樹妖,摔死他!」

    樹妖的藤蔓卷著獨狼的身體,伸高到三丈高,然後猛然抽下來。轟!獨狼的身體被狠狠砸在地上。

    「沒死,再來!」

    獨狼被震的張口吐出一口鮮血,他臉都扭曲變形了,對著天空吼道,「祖宗之法,挖眼祭鷹,我今將死,你還我人眼!」

    聽著他大聲吼叫,長空之中傳來獵一聲哀鳴。

    獨狼又吼一聲,「一定要還我人眼!」

    隨即,啪的一聲,他再次被狠狠砸在地上,摔得昏死過去。

    丁浩走過去,用他的鬼頭刀,一刀斬在他脖子上,當場將其斬得身首異處。

    雖然獨狼喊了幾遍「還我人眼」,不過那隻鷹並沒有下來,丁浩等了一會也不等了,直接扒了獨狼的衣甲。這是一件上品寶甲,全部用域外軟鐵打造,穿在身上非常柔軟,可是防禦效果很強。

    「不錯!」

    丁浩的雪蠶甲被劈壞,現在多了這件上品軟鐵甲,賺大了!

    隨即,丁浩又收了他的儲物囊,這才在他的身體上扔了一顆炎烈草,獨狼的屍體頓時熊熊燃燒起來。

    其實丁浩覺得最賺的還是這瓶樹妖種子,花了十二塊元石,救了自己一命。這種藤蔓樹妖,太強大了!別說獨狼才先天九段,就算是先天大圓滿,甚至鍊氣一二層的仙師來了,恐怕都難以應付。

    「絕對是上品靈木種子!可惜了!」

    靈木種子都是一次性的,消耗就沒有了。

    丁浩心裡有些可惜。

    不過就在丁浩看著它枯萎下去以後,原地卻還剩餘一根綠色的藤蔓,手指粗,並沒有枯萎。

    「還有遺腹子?」丁浩好奇的拿起這一截藤蔓,吸星石傳來的念頭當然是「吸干它!」不過丁浩感覺到這東西可能有用,如果能培養出樹妖一樣的寶物,就有大用了。

    把妖藤收進吸星石空間之中,他這才對大黃一招手,回去。

    傍晚時分,天意內外景象完全不一樣。

    天意內因為多了一層天意,因此陰沉了許多。反而是天意之外,天空更紅,紅雲密布,在紅雲的邊沿又有一層金色的光邊,雄奇輝煌。

    「邊界村副將何在?」凌雲霄的騎兵隊停在邊界上,整齊佇立。

    長途奔襲,當這一隊人停馬住以後,竟然保持著整齊的隊形,每匹馬之間的距離都是一模一樣!

    內部人一眼就能看出,這是舞州最精銳的「鐵蹄八十騎」,他們形成一個攻擊陣法,就算是中期的鍊氣仙師都不能阻擋。

    「舞州鐵蹄八十騎都出來了,難道發生了什麼大事?」

    「是啊,凌城主親自帶著鐵蹄出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眾人驚疑的目光中,邊界村副將連忙跑出來,就地跪在黃土中,「見過城主,卑職副將曹侯!」

    凌雲霄喝問道,「可有我舞州天才丁浩的消息?」

    副將曹侯道,「沒有!」

    「那你就跪著吧!」凌雲霄冷哼一聲,一擺手,「走!」

    鐵蹄頓時再次響起,噠噠噠,眾騎絕塵而去。副將只好跪在那,他知道,凌雲霄這是怪他彙報消息不力,周根偉離開的第一天,副將就必須要彙報!

    曹侯心說,丁浩天才你可千萬別死,否則的話,那我真的完蛋了。

    雖然他並沒有追殺丁浩,可是他知情不報!現在周根偉死了,凌城主肯定拿他出氣!

    正在他想著,只見域外方向鐵蹄聲再次響起,不過這次速度不是那麼狂暴。

    只見殘陽如血,黃沙漫天,一個少年信步走來。

    全部都穿著亮銀甲,手拿波紋槍的「鐵蹄八十騎」在少年身後,緩緩跟隨!凌城主騎著一匹有花紋的角馬,遠遠的壓陣而行!臉色陰沉!

    這種景象,很多人在很多年後都清楚記得。

    「我們就看見那個少年人走過來,後邊狂暴的鐵蹄八十騎也變得溫柔了,凌城主默默跟在後邊,我們都在打聽這個少年是不是凌城主的私生子,後來才知道是一位超一品的天才少年!」

    與此同時,土著城唐家商號。

    「嚦!」

    天空之中一聲悲鳴,隨後一隻半人高的大鷹飛落下來,落在院中的一顆小樹上。

    院中站著一個白須白首的老者,他聽見鷹鳴,抬頭看鷹落下,臉色已經變得惱怒,然後他伸出手。

    那隻大鷹的左側人眼竟然突然滾落出來,落在老者的手心。

    老者接過人眼,抬手對著人眼打出幾個法訣,隨後人眼之中竟有一幕幕的映像出現。

    看完這些,老者將人眼收起,冷哼道,「妖道妖孽,定叫你伏法!獨狼,你幫我做了不少事,我會幫你報仇,就當還了你祖上當日救過我之恩!」

    說完,他看著面前樹上的大鷹,隨後一拍腰間靈寶囊,一道奪目之光射出,將大鷹斬於樹下。

    「你的主人死了,你也陪他去吧!」

    一天後,舞州城,城主府。

    凌雲霄接到丁浩,就把他帶回了舞州城。

    「真是讓我想不到,你竟然已經提升到先天七段。」凌雲霄見到丁浩的修為,終於鬆了一口氣,也證實了自己的心中猜測,丁浩絕對是一個天才!

    不過他又提醒道,「禁藥可以用,不過千萬不要濫用!否則你就算升級再快,也是白費!」

    丁浩道,「凌城主放心,我曉得。」

    凌雲霄點頭,又問道,「你沒有再次覺醒仙根吧。」

    「沒有。」

    凌雲霄又點點頭,從儲物囊之中拿出一塊令牌道,「去藏書樓尋一份叫做藏元功的秘法修鍊,可以隱藏修為,否則你這樣突破的太快,難免被人所嫉!」

    「好。」丁浩也感覺自己突破得太快了,別人惦記上可不好。

    他拿了令牌剛要告辭離開,凌雲霄又道,「丁浩,你是我舞州的天才,得到仙子賜福,又有開竅靈氣沖高20米!我一定會維護於你!你只管好好修鍊,本城主定會好好警告有些人!」

    「謝城主!」丁浩行禮以後,就此離開。

    丁浩剛離開,就有一名將領走進殿中,稟告道,「城主,已經打探清楚。」

    凌雲霄臉色一厲,冷道,「他要清洗我舞州天才,那我們也得讓他受點損失,你們鐵蹄八十騎去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