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魔道神徒

第47章天才柴世子

魔道神徒
     第四七章天才柴世子

    小王爺在舞州的一舉一動,凌雲霄不可能視而不見。

    雖然九州三皇,舞州屬於皇統之州。可是九州三皇已經遠不如從前,舞州的自治權還是很大的,並不是那種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的那種皇朝!

    因此,小王爺來舞州會試可以,但是你太過分,凌雲霄就不能容忍了。

    暗殺舞州天才,已經觸及了凌雲霄的底線。

    不過凌雲霄也並沒有去找小王爺談話,有些話說出來就不好了。

    凌雲霄派人打探到,小王爺手下的一些護衛想要對舞州的另一個寒門天才動手,剛好就準備利用這個機會,警告一下小王爺。

    「你懂怎麼做吧?去吧。」凌雲霄點點頭,鐵蹄將軍領命走了下去。

    凌雲霄忙完這一切,正要捏捏眉心,外邊突然傳來女人的哭鬧聲。

    「小廢物!我家根偉不就錯判了一下,你至於弄死他嘛?你這個忘恩負義的畜牲,城主對你如此,你還非要弄死我家根偉,你不得好死……」

    「你還我弟弟的命來……」

    丁浩也是很鬱悶,從凌雲霄的書房走出來,就遇到一個紅妝女子,哭著喊著要丁浩償命。

    丁浩不理她,她就拉著丁浩的衣袖哭鬧。

    「夫人,請你自重!」丁浩眉頭一皺,開口道,「在下敢作敢當,周根偉是我殺的!不過冤有頭債有主,夫人你先問問我為何殺他!允許他殺我,不允許我殺他,這是何道理?夫人你回答我!」

    紅妝女子無話可說,咬牙切齒道,「小畜牲牙尖嘴利,來人,給我掌嘴!」

    紅妝女子後邊帶著十幾個女將,聽她這一命令,都蠢蠢欲動。

    丁浩目光掃過這些人,冷笑道,「就憑你們?別忘了我有仙子賜福,天意護罩!你們若是敢動手,我丁浩對女人也不會手下留情!」

    女子這才想到丁浩的仙子賜福,開口罵道,「舞仙子是瞎了眼……」

    她還沒說完,凌雲霄一個箭步衝出來,大耳光扇在她的臉上,開口罵道,「混賬!舞仙子也是你能說的?你想死不成?」

    紅妝女子這才醒悟說錯話,捂著臉道,「好,就算我說錯話,可是這個小畜牲……」

    啪!凌雲霄又給她一個大耳光,怒道,「小畜牲小畜牲,你家周根偉才是小畜牲!修為不過才先天七段就欺男霸女,他不明白是我給他知事讓他得勢,可是他卻要殺我舞州天才,斷我舞州根基!他該死!」

    紅妝女子目中含淚道,「城主,你從來沒打過我,你今天為了外人打我。」

    凌雲霄道,「因為你是十足的蠢貨!我凌雲霄能坐在城主的位置上,就是因為有這些天才!他們從舞州走出去,不管走到那裡,都會記得這裡是他們的故鄉!日後,不管他們走到九州學府,還是走到仙煉世界,更或者登仙階走到九重雲天,他們也永遠是我舞州的根基!和他們相比,你算是什麼東西?」

    女子含淚,再不說話。

    丁浩回頭抱拳,道,「凌城主,你有遠見!我丁浩永遠都不會忘記,舞州這一方土地生了我,養了我,這裡是我的起點!謝謝,我不會忘記這裡!」

    凌雲霄擺手道,「去吧,去選功法。」

    丁浩轉身離開。

    那紅妝女子雖然不說話,可是目光卻是怨毒,心中暗自恨恨道,「丁浩是吧,你等著!凌雲霄不給我做主,我回去焚香喚醒祖宗顯靈,我要把周根偉的事情稟告祖宗!我祖宗在仙煉大世界是築基真人,還掌管著接引大權,你丁浩想要登臨仙煉大世界,你做夢!」

    丁浩從城主府走出來,來到藏書樓,這已經是他第二次來這裡了。

    出示令牌,進入樓中,很快就找到了凌雲霄所說的藏元功法。

    不過藏元功法面前的數字並不是很多,畢竟大家修鍊都不是那麼容易,誰像丁浩這樣需要隱藏修為呢。另外一個,進入藏書樓的機會難得,誰願意把令牌花在藏元功這種沒用的功法上?

    丁浩將令牌插在功法面前的石槽里,頓時有一點智慧之光飛出來,丁浩一把抓住,按在眉心。

    「這功法,不難,原來如此。」

    這藏元功效果單一,修鍊也很簡單,丁浩從藏書樓中走出,已經是先天四段的修為了。

    舞仙子廣場,丁浩走過寬闊的廣場,來到廣場另一側。

    商家書店。

    商老闆走了,不過商海卻依然住在這裡。

    丁浩走進去,現在書店的是商家另一個管事,是個年輕人。丁浩也懶得問他叫什麼。管事倒是認識丁浩,連忙行禮道,「丁天才,裡邊請。」

    丁浩點點頭,走進後院。

    年輕人雖然不濟,也有先天三段,看見丁浩一個字都沒說,低聲嘀咕,「拽什麼拽,不就是先天四段?比我是高了一點點,可是你是天才,不過如此!」

    丁浩走進後院,商海正光著油亮的背脊,在那打沙包。他是力量型的仙根,煉體對他很重要,他只有體質好,才能更快的突破瓶頸,他現在也到了先天三段的關口。

    「丁公子!」商海看見丁浩就是一喜,當下手中事情走過來。

    丁浩笑道,「進屋說話。」

    進屋以後,把商老闆托他帶的東西拿出來,「這些都是你爹讓我帶給你的,讓你好好修鍊,不要讓他失望,爭取進入會試前一百。」

    「他一定還說讓我聽丁公子的話。」商海長得憨實,心眼倒是不傻。

    說著,商海打開小包,裡邊是幾種煉體的禁藥。他有些失望,道,「沒有破天丹啊。」

    丁浩拍了一下他的腦勺,開口罵道,「蠢!人家要破天丹,你也要破天丹,你可知道,破天丹是強提精神力,加快修鍊速度,進入先天四段。而你是力量型修鍊者,破天丹對你用處不大,價格更是昂貴的可怕!而這些鍛煉體質的禁藥,才是最適合你!」

    「原來是這樣。」商海嘿嘿笑道,又問道,「丁公子,域外到底有什麼好玩的,我爹死活不帶我去。」

    「好玩的?」丁浩心說我這出去一下,就殺了四個人,也不知道叫不叫好玩。不過他也沒跟商海說,笑道:「等你以後出去就知道,好了,我也沒東西送你,請你吃一頓好了。」

    商海奇道,「請我吃什麼?」

    丁浩心念一動,手中已經出現了一隻小碗,碗里裝滿了晶瑩油亮的米粒。

    「靈米!」商海眼中頓時出現驚喜,他倒是見老爹幫別人販運過,可他從來沒有吃過。

    「我就知道丁公子對我好。」商海興奮的嘿嘿笑道。

    丁浩道,「你好好修鍊,到時候跟我一起去九州學府,在那裡定期就可以吃到靈米飯。」

    這個時候,小海的房門被推開,走進來幾個人。領頭的一個少年相貌英俊,白衣勝雪,一看就是高貴無比的貴胄公子,他面如寒霜,雙目中彷彿有星光閃過。

    「才先天四段,就想要去九州學府?不知道你是狂妄還是無知?」貴胄公子冷哼一聲。

    「他們是……」丁浩臉色一凝,站了起來。

    商海道,「丁公子,最近你去了域外,不知道。九州學府把柴世子指派在我們舞州會試,柴家是舞州和雲州之間最大的世家,和我們商家有一點關係。」

    柴世子星光一般的雙目在桌上一掃,目中輕蔑更重,「靈米?哧,我天天吃,看見就想要吐了!」

    跟隨著柴世子的一個侍女開口笑道,「世子,世間有幾個您這樣高高在上貴比王侯的世子呢?這些小門小戶,一輩子能吃上一頓靈米飯就已經是天大的福氣了,更何況是舞州這種小地方。」

    商海憨厚,低頭道:「我這還是第一次吃呢。」

    「哈哈!」柴世子放聲大笑,轉身就要走,「我聽說舞州出了如何了不起的一等一天才,還想來看看未來的對手,真是讓人失望透頂。舞州天才,超一品仙根,笑話而已!」

    丁浩算是知道,藏元功為什麼沒有人取了。這個世界的人,一個比一個狂傲,巴不得自己牛逼更牛逼,怎麼會隱藏自己的修為呢。

    看著柴世子的背後,丁浩抱起了胳膊,淡淡回了一句,「我有仙子賜福。」

    他這一說,柴世子的手下,全部被踩了尾巴一樣。

    那個侍女跳出來,尖厲道,「柴世子已經是先天大圓滿了!」

    丁浩依然是抱著胳膊,「我有仙子賜福。」

    又一個手下跳出來,「柴世子是超一品龍蛇劍仙根!」

    丁浩依然道,「我有仙子賜福。」

    接著又有一個手下跳出來,厲聲道,「柴世子修鍊的是最強大的武技,使用的是最高檔的凡寶,你怎麼比?」

    「我有仙子賜福。」丁浩還是抱著胳膊,淡淡說道。他現在明白了,仙子賜福可不是隨便能擁有,你們這些天才這個牛逼那個牛逼,你們有仙子賜福嘛?

    在場所有的柴家人被眼前這個抱著胳膊的少年給弄得火氣大升,這小子太不要臉,憑著一個仙子賜福就吃定四方嘛?

    柴世子龍行虎步的走過來,星辰一樣的眸子落在丁浩身上,一字一句道,「除了仙子賜福,你還能說點別的嘛?」

    丁浩道,「我出竅靈氣沖高20米!」

    柴世子差點沒一屁股坐地上,很顯然,這也不是他能比的。當下高貴的一笑,「那我們會試場上見,還有兩個月,我看你這個先天四段如何跟我斗!」說完一擺手,「我們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