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魔道神徒

第48章我這個人就是賤

魔道神徒
     第四八章我這個人就是賤

    小王爺最近日子不好過。

    派去追殺丁浩的獨狼反而死在丁浩手中,讓他損失一個得力臂助;而他以為自己在舞州全無敵手的時候,九州學府竟然又指派一個柴世子來舞州參加會試;更加讓他難受的是,他讓獨狐帶著手下人馬去殺舞州一個寒門天才,竟然被人伏擊!

    「你可確定是鐵蹄八十騎?」小王爺沉聲問道。

    「絕對是他們!要不然憑著我鍊氣二層的實力,他們如何能抵抗?」只有一隻耳朵的獨狐直到現在還心有餘悸,鐵蹄八十騎果然厲害,組成的陣法,差點連他也死在其中。

    他開口又道,「我總覺得是他們網開一面,要不然我都要死在那裡。」

    「看來這是凌雲霄對我的警告,不過他也不想撕破臉皮,所以才讓你回來。」小王爺好歹鬆了一口氣,看出凌雲霄的意圖。

    獨狐又道,「小王爺,我聽說九州學府又把柴世子指派來這邊會試了?」

    小王爺臉色陰鬱道,「還不是閔正元搞得鬼!當初讓他帶我來這邊參加會試,他就不情不願!他為了想讓丁浩得到第一,竟然沒有帶走丁浩,現在又用一個柴世子來攪渾水!」

    獨狐道,「丁浩他是成長型仙根,閔正元也帶不走他吧?」

    小王爺道,「丁浩擁有仙子賜福,閔正元想帶他去九州學府還不容易?關鍵是九州學府有了新規定,保送進入的,不頒發登仙階!所以閔正元的目的是把丁浩留下,奪取三級登仙階!」

    「原來還有這個目的!」獨狐恍然大悟,又道,「凌雲霄和閔正元都是舞州人,當然希望舞州天才得到登仙階!只是,他又把柴世子指派來這邊,是什麼意思?這樣一來,丁浩豈不是更加的難以得到第一名?」

    「你不懂。」小王爺冷聲道,「柴世子這個人,一向就是志大才疏!別看他是超一品仙根,可是那是各種禁藥堆出來的,實力可想而知!更何況,此人行事高調,可是腦子卻不如人,經常犯低級錯誤。成事不足,敗事有餘,根本不在我眼中!」

    獨狐再次清醒,點點頭,看向小王爺,目中有敬佩之色。別看小王爺年紀不大,可是考慮問題,一般人根本沒法比。

    小王爺咬牙又道,「現在最關鍵的問題就是丁浩!他這才出去幾天,回來就是先天七段!別人不知,我清楚的知道,他這種修鍊速度,才是我的敵人!」

    獨狐臉上有怨毒一閃,「一定要給我兄弟報仇!」

    「不過現在不方便了,凌雲霄已經警告了我們,我們要改變行事方式了……」小王爺陷入思索。

    獨狐道,「我聽說那丁浩回來,又開始幫人入靜,他好像很缺錢。」

    小王爺目色一動,「這倒是提醒了我,既然他缺錢,那咱們就從這方面入手,明天你去銀號把我存的錢拿出五千萬兩來。」

    「五千萬兩!」獨狐震驚道,「這數額對小王爺您,也是不小的數字呀!」

    「捨不得孩子套不到狼,如果小廢物真的願意,就算是再給五千萬兩,我也願意。」

    「可惡,他殺了我兄弟,我們還得給他大筆銀子!」獨狐咬牙切齒恨道。

    「顧全大局。」小王爺拍拍他道,「放心吧,獨狼的仇,我一定會報!不過現在的當務之急,是取得舞州會試第一。你現在就去取銀票!」

    南苑後街,丁家靜室。

    丁浩正在用一隻小瓶子洗眼,自己洗洗又給大黃洗洗。

    上品洗眼靈液,這是從獨狼的儲物囊里得到的,洗完以後,鍊氣以下,一目了然。

    「你現在能看出別人修為嗎?剛才過去的丫鬟是什麼修為?」丁浩洗完,開口問道。

    大黃嗯了一聲,然後把爪子舉起來三次,口中模糊不清喊了一聲,「汪。」

    「想不到狗也能洗眼,哈哈,別人是狗眼看人低,你是狗眼看人高。」丁浩哈哈大笑。

    大黃也聽出這不是什麼好話,開口罵道,「特么的,老實點。」

    「哈哈。」丁浩又是一陣笑,不過笑完,臉色又低沉了下來。

    現在他每天幫人入靜,賺些銀子,目的是想購買猴尾劍。有了猴尾劍,在會試之中的勝率更高!

    不過猴尾劍太貴了,他這樣賺錢,還是很遙遠!

    還有另一個問題,他提升修為也是難事兒。

    靈木妖木,去哪裡找?

    距離會試還有兩個月,他必須要提升到大圓滿!至少也要到先天九段!

    「不能老是呆在家裡,看來必須出去轉轉。」

    丁浩剛站起身,外邊卻是有喧嘩之聲傳來,「小王爺來了!小王爺果然英俊帥氣,平易近人!小王爺,請!」

    小王爺這個人,虛偽的很,可是在不知真相者的眼中,見他人又帥又客氣,還以為他是好人。

    很快,一襲銀邊白衣的小王爺翩翩站在了靜室外。好像他根本不知道獨狼暗殺丁浩一樣,笑著問道,「丁公子,可在,小王來拜訪來了?」

    「他來幹什麼?黃鼠狼給雞拜年!」丁浩臉色一變。

    小王爺一直跟他作對,支持丁俊才,更加派出手下,藉助唐家商號想要害自己!

    他來幹什麼?

    丁浩雖然不待見此人,可是表面客氣還是要做的。

    「哎呀,小王爺,稀客。」丁浩對虛偽的一套也是駕輕就熟,客氣迎上去,「請進。」

    小王爺哈哈笑著走進去,左右看看道,「丁老弟,你這裡環境不錯啊。」

    「哪裡哪裡,跟小王爺不能比,小王爺是鳳凰,我是山雞。」丁浩引著他來到菩提墊旁邊,道一句,「請坐。」

    「丁老弟客氣了。」小王爺心說,你麻痹,你是說我落毛鳳凰不如雞是不是?放心,老子不會落毛的!

    坐下以後,他開門見山就說道,「丁老弟,你可知道,柴家世子也來舞州參加會試了,據說他的目標也是這次第一名呢。」

    丁浩道,「我見過此人了,世家公子果然了不得,很牛氣,說話很霸道,論長相比小王爺還帥。」

    「哈哈,可惜比武不比相貌。」小王爺微微一笑,又道,「丁老弟有什麼想法?」

    丁浩道,「我沒有想法。」

    「那不如聽聽小王的想法。」

    說著,小王爺一揮手。旁邊站著的獨狐從衣袖裡把一張銀票拿出來,放在桌上。

    小王爺把銀票推到丁浩面前,笑道,「丁老弟,小小意思,不成敬意。」

    丁浩拿起一看,目色一動,五千萬銀票,他也感覺到很震驚,暗道小王爺可真捨得下本錢。

    「這是……」丁浩疑道。

    「只要老弟你遲一年會試,這就是你的了。」小王爺用手指點點銀票,又道,「哦,等我拿到舞州第一,另外還有一半。」

    小王爺果然是財大氣粗,一億兩銀票,只換丁浩今年不參加。

    看見丁浩不說話,小王爺心裡罵了聲窮鬼,又勸道,「丁老弟,這次高手天才太多太多,你拖一年到明年,說不定很輕鬆。我知道你很強,我也很強!最關鍵,你缺少一份底蘊,這不怪你,關鍵是你丁家底子薄。所以我真心為了你好,你有了這些銀子,明年肯定拿第一名!而且對我也好,你退出以後,我可以專心對付柴世子!你知道吧,柴世子是超一品龍蛇劍的仙根,保送都沒去,就是來奪取會試第一的!」

    旁邊站著的獨狐也道,「丁浩,你別再猶豫了,千載難逢的好機會!我們王爺宅心仁厚,要不然像你這種一沒修為、二沒本錢的小先天,去了也是白去,最後人財兩空!」

    「這樣。」

    丁浩笑笑,心說知道小王爺上門就沒好事兒!這傢伙受到凌雲霄警告,就換了一種手法來打壓自己,把刀子換成了銀票,其實目的還是一樣。

    最可恨的是,小王爺這個人太虛偽,明明是他自私自利,卻還要裝出一副「我為你好」的樣子。

    丁浩想到這裡,伸手壓住銀票上的標誌,笑道,「謝小王爺的關心,小王爺還真是宅心仁厚。其實我也覺得自己修為和實力,根本沒有辦法抗衡柴世子與小王爺……」

    小王爺聽他這一說,心中一喜,沒想到丁浩這就被買通了。

    不過丁浩並沒有說完,他繼續又道,「不過我這個人吧,就是比較賤。對手太弱了,穩拿第一,我還不痛快,我就要跟強者爭一爭!哪怕爭輸了,沒事,我痛快!」

    小王爺聽了差點沒脫口罵道,你不是比較賤,你是非常賤!

    他繼續又勸道,「丁老弟,你考慮一下,你明年拿第一進入九州學府,和今年拿第三進入,得到的獎勵不一樣!」

    「你怎麼知道我拿第三?」丁浩沖了他一句,又道,「我老家有一句話叫重在參與。獲得第幾名,並不重要,關鍵是參與!參與就是成功,參與就是無悔,參與就沒有遺憾!小王爺,想開點啦!」

    「這個……」小王爺張口結舌,心裡在罵,小廢物果然是牙尖嘴利。

    這個時候小王爺沒辦法,坐在那一動不動。獨狐忍不住了,跳出來怒道,「丁浩,你不要給臉不要臉!你以為你自己什麼東西,你別以為仗著凌雲霄庇護就了不得了!你別以為我們不知道,你殺了我弟弟!這個仇,我們早晚都會找回來……」

    獨狐還沒有說完,只見丁浩身影一閃,「獸影身法」!

    下一秒,啪!丁浩一個耳光就扇在獨狐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