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魔道神徒

第49章雜質也是精華

魔道神徒
     第四九章雜質也是精華

    「什麼,他竟然打了獨狐!!」小王爺都驚呆了。

    要知道,獨狐是鍊氣期的仙師!小王爺作為獨狐的主人,都不敢打他的耳光!丁浩才先天七段,他瘋了嘛?

    「小王爺,幫你教訓了一下你的下人,一點規矩都不懂,主人說話,哪有他插嘴的資格?」丁浩打完以後,若無其事,彷彿只是打了一條狗而已。

    獨狐自己都驚呆了,他進入鍊氣期以後,已經沒有先天期的人敢對他出手了。因此對丁浩也沒什麼防備,這才讓丁浩得手。

    等他醒悟過來,臉上已經是一片猙獰。

    「小廢物,你想死我就成全你!」獨狐在靈寶囊上一拍,就抓出一張暗紅色的靈符。

    獨狐是剛進入鍊氣二層,沒學會驅物術,因此也沒有飛劍。不過他可以釋放靈符,這種暗紅色的靈符是下品火焰靈符,催動以後可以放出不熄靈火!

    不熄靈火,可不是一般的火焰,水澆不熄,沙掩不滅,一般凡品級別的武器金鐵,也都能燒成飛灰!對先天級別的強者,簡直是催命靈符。

    不過丁浩並沒有當回事,他坐回去喝了一口茶水,道,「小王爺,你真是對人太好了,把下人寵成什麼樣子?簡直是蹬鼻子上臉!就好像我家下人丁老四,今天他能插。你的話,明天他就能插。你的老婆!」

    小王爺再次幾乎暈倒,插話和插老婆,這好像不是一回事吧?

    丁浩說完,又補充了一句,「要讓他知道,做狗就要有狗的覺悟!」

    「小子,你罵我是狗!」獨狐已經氣得瘋了,隨時可能和丁浩拚命。

    丁浩道,「小王爺,你看看,他到現在還不知道他是狗。」

    小王爺差點沒吐出一口血,心說這小子也太囂張了,見過囂張的,沒見過這麼囂張的。

    不過這個時候,小王爺倒是醒悟過來。丁浩他有仙子賜福,天意護罩!

    雖然說,天意護罩也不是說天意之中就完全無敵,可是至少獨狐這種剛進入鍊氣二層的仙師是絕對攻不破的!丁浩他已經立於不敗之地,還有什麼可怕的?

    真的打起來,獨狐根本占不到便宜。而且這裡是舞州城,凌雲霄也肯定要幫著丁浩說話。

    想到這裡,小王爺連忙笑著拉開獨狐道,「誤會誤會,都是誤會,是我沒說清楚,獨狐雖然是我手下,可並不是我下人,我們先走。」

    獨狐還死賴著要跟丁浩拚命,最後被小王爺硬拉著離開,「走吧!獨狐,我們出去說!」

    當小王爺拉著獨狐走出門,背後又響起丁浩的聲音,「小王爺,你的銀票。」

    隨即大黃叼著一張銀票,跑了出來。

    小王爺接過銀票,道,「丁公子,咱們後會有期。」

    丁浩的聲音傳來,「管好你的狗,你看我的狗多聽話。」

    獨狐再次暴起,不過看見小王爺氣沖沖離開,他也氣急敗壞嘆了一聲,跟了上去。

    兩人離開丁家以後,獨狐連忙跟上去道,「這個小畜牲太囂張了,他根本沒把你放在眼裡。」

    小王爺臉色陰沉,道,「他有天意罩保護,又有凌雲霄當後台,當然囂張!」

    獨狐咬牙道,「我也是考慮到這一點,要不然早就扔出火焰靈符燒死他!」他說完又問道,「小王爺,難道我們就只有這樣看著他囂張下去?」

    小王爺思索一下道,「我唐家商號大掌柜上次不是說要幫獨狼報仇的?你速速去土著城,請大掌柜拿個主意!」

    「是,大掌柜出馬,凌雲霄也不敢偏頗!小畜牲,你死定了!」

    ……

    送走小王爺,丁浩又擔心起了修鍊的事。

    現在他只有吸取靈木和妖木的靈力,才能煉化原丹。可是天意之中,妖木根本是不可能存在,而靈木也是非常的稀少。

    別看丁家院中就有大量的植物樹木,可是這些都是凡木,其中靈力少得可憐,根本不堪大用。

    想到這裡,丁浩突然想到那隻樹妖留下的綠色藤蔓,這東西依然還在他的吸星石之中。

    「對酒當歌,人生幾何?意靜心明,不惹纖塵。」

    很快,丁浩就進入了完美入靜,而在這種入靜之中,他的意念就進入了吸星石的空間。

    「這……」丁浩吃驚的發現,這隻綠色的藤蔓,正在空間的地面上緩慢行動。

    它動作的非常之慢,不小心還看不出來。

    「它在幹什麼?」丁浩仔細觀察了一下,發現這隻指頭長的藤蔓,竟然在尋找食物!

    不過奇怪的是,空間一角堆著一堆靈米,藤蔓卻並沒有對此產生興趣,它食用的是地面上一些綠色的粉塵!

    「這些粉塵!」丁浩用手指捻起一些粉塵,放在鼻子下邊聞了聞,頓時有些明白了。

    「這些粉塵都是我吸入靈力之中的雜質!」

    丁浩不管吸入任何的靈力,其中都不是那麼精純,都會有雜質。他吸入的靈力進入了吸星石以後,吸星石吸收走了靈力,剩下的雜質就會形成粉末,灑在這空間的地面上。

    丁浩自己研究了一下,綠色的雜質,應該就是靈米和靈木之中的雜質;而白色的粉末也很多,那是獸石之中的雜質!此外還有些黑色的、綠色的、不同顏色的雜質,應該是他之前吸收了大量的凡丹之中殘留下的!

    這些粉末雖然是雜質,可是從某種方面來說,也是精華!

    打個比方,七傷樹的葉子有療傷作用。丁浩如果吸取了大量的葉片之中的靈力進入吸星石,那麼就會有不少的雜質粉末留下。而這些雜質,卻是提純到極致的療傷極品!

    「原來如此,這些粉末雜質,都是好東西啊!」丁浩雙目發亮,「別人煉製療傷丹,可是我只要吸取原料之中的靈力,就能迅速煉製出大量的療傷散!而且我這療傷散的藥效,要遠超一般的丹藥!」

    想到這裡,丁浩連忙收斂心神,喊道,「管家,幫我去收購一些七傷樹的葉子。」

    丁老四一家被斬,可家裡沒有管家也不行,丁浩就任命了一個老者,叫做丁老大。這些都是丁家下人,也沒什麼正經名字,這個丁老大為人還是比較憨厚的。

    「少家主,我這就去收購。」

    丁老大帶著兩個下人出門收購,直到下午,收購了滿滿一車,送進丁浩的靜室。

    「好了,你們都出去吧。」

    丁浩關上靜室的門,這才把雙手放在樹葉之中,「吸星魔訣,給我吸!」

    就在丁浩連夜做試驗的時候,城主府外,站立了一位白髮白首,看上去飄飄欲仙的人物!

    「傳話進去,就說我們唐家商號的大掌柜來了。」獨狐趾高氣昂的走上來對城主府的小將說道。

    雖然這個時候已經是深夜,可是唐家商號的大掌柜,鍊氣四層的仙師來了,凌雲霄就是睡著了也得叫醒了迎接。

    沒一會,凌雲霄一邊扣著肩上的衣帶,一邊迎了出來。凌雲霄自己是鍊氣三層,見到唐家大掌柜連忙抱拳道,「前輩,裡邊請!」

    鍊氣三到鍊氣四是一道坎,別看這一層的區別,相差很大!

    大掌柜臉色陰沉,跟著走進大廳,從城主府之中的舞仙子玉像旁走過,坐下道,「凌城主,本座連夜來訪,事情甚大!」

    凌雲霄見他臉色凝重,也緊張道,「敢為是何事,勞動大掌柜連夜趕來?」

    「你們舞州,出了妖道仙師!」獨狐瞪眼說道。

    凌雲霄震驚道,「這話可不能亂說,就算是有妖孽,也是在域外,不可能來到舞州。」

    大掌柜冷哼一聲,「怎麼不可能!這個妖孽不但進入了天意罩,還蒙蔽了你,枉你把他當作天才培養!其實他已經和域外妖道勾結,殺死我唐家商號的人!」

    凌雲霄連忙搖頭道,「絕對不可能!」

    「怎麼不可能,你看!」

    大掌柜立即拿出獨狼的眼球,然後用靈力催動,頓時一副光影射在面前的空間之中。

    這光影是人眼鷹眼中的記錄,落在大掌柜的手中。不過大掌柜事先將其祭煉過了,有些場景就沒有顯示。這裡的場景主要有三個,一個是拓拔老闆的身影,第二個是挖出來的妖道女仙師的屍體,第三個就是獨狼和丁浩對戰,然後丁浩放出一個八爪藤妖,生生摔死獨狼的場景。

    看見丁浩用鬼頭刀一下切掉獨狼的腦袋,獨狐噗通跪下,大聲哭喊道,「請大掌柜做主!」

    大掌柜看看凌雲霄道,「我看還是要請凌城主做主。」

    獨狐又挪到凌雲霄的面前,苦道,「凌城主,我兄弟死得好慘!丁浩他身為舞州天才,可是卻迷戀禁藥,勾結域外妖人!我當時就說,丁浩他先天三段如何敢獨闖域外,卻原來他和域外妖人早有勾結!」

    大掌柜也道,「凌城主,你也看見了,剛才那隻八爪藤妖,我前所未見!獨狼放出了祖寶元氣護罩都沒有能活命!太可怕了,如果等其長大,怕是要成為一方妖道巨孽!我們不能姑息養奸啊!」

    凌雲霄也是看得震驚,那隻八爪藤妖太厲害了,不過他感覺還是有疑問,開口道,「可是唐大掌柜,這影像之中有不少斷裂之處,我根本沒看出他是如何釋放此妖……」

    「影像損壞了。」大掌柜嘆息一聲,又冷然道,「可是他擁有妖物已經是事實!管他如何放出,詳細的秘密,要親自審問這妖畜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