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魔道神徒

第50章你們,該死!

魔道神徒
     第五十章你們,該死!

    舞州出了妖道仙師,而且還是凌雲霄器重的丁浩。

    凌雲霄感覺到事情之中有隱情,畢竟唐家商號和小王爺是一起的,他們很可能合夥打擊舞州天才。不過現在大掌柜拿來了影像,凌雲霄也不能不管,於是他點頭道,「那我們去丁家問問他。」

    他們來到丁家,丁浩正在靜室煉製療傷散。

    將七傷樹的葉子吸干,靈力進入吸星石,然後就有綠色的粉末灑落。

    這些粉末療傷的效果堪稱驚人,不過提煉也很費勁,丁浩從傍晚忙到半夜,才湊足一小瓶。

    「丁浩你給我出來!你勾結妖人,修鍊妖術,現在已經事發了!孽障,出來!」

    外邊傳來獨狐的大聲吼叫,丁浩打開靜室的門,只見外邊火把熊熊,站了很多人。

    獨狐站在前邊大聲嚷嚷,後邊是凌雲霄和一個白髮老者,周圍站滿了穿著銀白衣甲的城主府兵士。

    丁浩面色一疑,對凌雲霄抱拳道,「凌城主,這是……」

    凌雲霄道,「這是唐家商號的唐大掌柜,他有些話想要問你。」

    丁浩道,「進來說吧。」

    一眾人等走進靜室之中,獨狐一眼看見那麼大堆枯黑的樹葉,他連忙喊道,「快看!證據,他又在研究妖道妖木!」

    丁浩譏諷的道了一聲,「蠢貨!看看清楚再說話!」

    在場人都看的清楚,那些不過是乾枯的七傷樹葉子,怎麼樣也不可能變成妖木的。

    獨狐還要說什麼,唐大掌柜都嫌他煩了,開口道,「好了,說正事兒!」

    獨狐這才閉嘴,凌雲霄道,「丁浩,今天唐大掌柜是來問你的話,你有一說一,不要隱瞞。不過你也別害怕,這裡是舞州城,我絕不允許人誣陷我舞州天才!」

    丁浩抱拳,「謹遵城主鈞命。」

    唐家大掌柜這才開口道,「丁浩,你速速將你勾結妖道仙師,修鍊妖術的事情老實招來,我留你一條狗命!」

    丁浩沒想到這個大掌柜說話竟然這麼不客氣,他頓時回敬道,「唐大掌柜,你年紀這麼大了,鬍子都白了,怎麼連話都不會說?我啥時候勾結妖道仙師,啥時候修鍊妖術,你刻意誣陷舞州天才的名譽,你用心良苦啊!」

    唐大掌柜拍案吼道,「你好大膽子!老夫這麼大的年紀,如何會誣陷你一個小兒!現在證據確鑿,你還不老實交代,難道你想死不成?」

    丁浩道,「有證據就拿出來給我看,別黃口白牙,血口噴人!老人家,說瞎話是要絕後的!」

    居然詛咒唐家大掌柜絕後,凌雲霄都拎了一把汗。暗道這小子可什麼都敢說。

    「證據?」唐大掌柜臉色陰鬱至極,陰森看著丁浩,笑道,「我讓你死的口服心服!」

    說話之中,他再次催動眼球之中的影像,讓所有人都看個清楚。

    看完以後,他啪的一拍桌子,吼道,「你這妖孽還有話說,還不受死?」

    丁浩哈哈大笑,指著唐大掌柜道,「你這老東西,你好不要臉!你要放錄像就放全部,你弄個剪輯過來的給大家看,你有種把全部的影像都放出來給大家看看嘛?」

    唐大掌柜冷哼道,「眼球之中的影像損壞了,現在只能放出這麼多!」

    丁浩道,「胡說八道,為何影像剩下的全部都是不利於我的內容?這損壞也損壞得太巧了!獨狼放出鬼頭刀里陰風厲鬼的畫面呢?你敢說你沒有剪輯?老東西,你敢對著天意發誓嘛?」

    唐大掌柜拍案怒道,「妖孽,你不要狡辯了!現在是我審問你,還是你審問我?」

    見他們對吵對罵,凌雲霄開口道,「二位,現在是各執一詞,我來做個公道,你們都分別說出證據,不要互相攻擊了,那樣對查清事實沒有任何的幫助!」

    唐大掌柜知道,要對丁浩出手,一定要得到凌雲霄的幫助,也只有壓壓火氣,開口道,「那我問你,拓跋老闆為什麼要幫你,為什麼要讓你從北門離開,你和他有什麼勾結?是不是北門還有你們其他的同夥妖人?」

    丁浩大聲道,「純屬胡說八道!第一,拓跋老闆他並沒有幫我,他只是維持他店裡的生意,他到底有什麼目的,你問他自己;第二,我並沒有從北門離開,當天你們唐家的夥計可以作證,我還讓他把儲物囊帶給獨狼;第三,我不知道北門有沒有妖人,我想是你這個老東西勾結了妖人在北門等我吧!」

    唐大掌柜被駁斥得啞口無言,凌雲霄暗道一聲好,問道,「唐大掌柜,我舞州天才說的可是事實?」

    唐大掌柜也不回答,憤怒的一拍桌面,厲聲喝道,「我乃是堂堂鍊氣四層仙師,你再罵一句老東西,我必治你不敬之罪!」

    丁浩道,「老東西,我們凌城主在問你的話!你不回答我們城主的話,你就是不敬我們城主!」

    凌雲霄又問了一遍,「大掌柜,他剛才說的可是事實?」

    唐大掌柜老臉一個尷尬,道,「孽障,倒是牙尖嘴利!」

    他還是不直接回答,凌雲霄就有點生氣了,臉色一沉道,「大掌柜,你可是覺得凌某說話不夠檔次,不屑得回答?」

    唐大掌柜這下沒辦法了,只好道,「凌城主,我被他氣糊塗了,關於拓跋老闆的事情,好像確實還有疑問,不能完全說明他的嫌疑……」

    不過他還沒說完,又一拍桌子喝道,「孽障,那你和那個死掉的妖道女仙師什麼關係?」

    丁浩好笑道,「你們真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那個女妖道是鍊氣期的實力,你們覺得我有本事殺了她嘛?再說了,就算是我殺了她,那也是我斬妖除魔,大功一件,怎麼變成了我勾結妖人?大掌柜,你這幾十年活到狗身上了嘛,一點邏輯都沒有了嘛?」

    「你……」唐大掌柜臉色猙獰,道,「凌雲霄,你看看,這就是你舞州天才,對長輩就是這樣說話!我活到今天,從來沒有人敢這樣對我說話!」

    凌雲霄喝道,「丁浩!你說話客氣點!小小的先天七段,你狂什麼狂?」他罵完丁浩,又轉過頭來,道,「大掌柜,這小子雖然說話不好聽,可是貌似挺有道理,憑著那具女屍就說他勾結妖人,這也太牽強了。」

    唐大掌柜臉色一個尷尬,隨即瞪眼道,「那她是怎麼死的,誰知道裡邊有沒有內情!」

    凌雲霄道,「丁浩,你老實說來,我給你做主。」

    丁浩道,「是這樣。我從那裡經過,誰知道遇到九州學府的四位仙師在伏擊妖人,這四位仙師三男一女,其中有個仙師名叫劉雲坤,是我好友。然後大家聊聊天喝喝茶,敘說了一下友情,其中實力最強的是一位叫做白天蒼的仙師,哇塞,鍊氣四層!他的實力真是超強!他跟我一見如故,他跟我說,他是飄零公子的人,說一定要把我這種少年天才介紹給飄零公子,還說等我進入九州學府,他會親自去找我!然後那妖人突然就出現了,他們四人放出四把飛劍,白天蒼最厲害,一下就斬下妖人的腦袋,事情就是這樣的。」

    丁浩半真半假,把跟他關係不睦的白天蒼說成了好友,又把八字沒有一撇的飄零公子拿出來當虎皮。

    唐家大掌柜並不知道,這背後的事情竟然是這麼複雜,聽完以後,臉色更加的陰沉。他不知道丁浩說的是真是假,不過飄零公子是九州學府目前風頭最近的天才之一,這是他知道的。

    凌雲霄也是心中暗驚,沒想到丁浩這小子已經提前和九州學府的天才有了聯繫,九州世界的最強者都在九州學府!如果丁浩能認識一些強者,對舞州大有好處!

    他立即追問道,「當真?」

    「比真金白銀還真!你們可以去九州學府問。」丁浩說完,又問道,「唐大掌柜,你可知道九州學府是不是真的有飄零公子這個人?也不知道見面以後,他會不會器重我?」

    唐大掌柜心中更驚,暗道,這小畜牲對我唐家有仇,若是投靠飄零公子,說不定又引來更多的仇家!不如早點弄死這個小畜牲!

    想到這裡,他陰惻惻笑道,「那好,既然前邊兩件事跟你沒有關係,那你解釋一下那隻八爪妖藤是哪裡來的?」

    丁浩道,「那個妖藤我事先也不知道,是從邊界村的一個小店買的。那是一個靈木種子商店,店老闆她也可能也不清楚這是妖藤,瓶子上沒有標籤,她按12塊元石的價格賣給我,我只是看便宜才買的。」

    「一派胡言!」大掌柜厲聲喝道,「一個沒有任何標籤的瓶子,裡邊裝的什麼種子你也不知道,你如何願意花12塊元石購買!你還在說謊!」

    丁浩道,「我沒有說謊,你把那種子商店的女店主叫來便知。」

    這個時候獨狐開口插嘴道:「吳家種子商店的女店主已經死了,叫不來了!小畜牲,你不要信口雌黃了!」

    丁浩聽見這句,隨即一驚,冷聲問道,「你怎知我說的吳家種子店?你去了那邊,將女店主提前滅口了是不是?你們這些人才是真正的畜牲,為了誣陷我,就將無辜的人殺死。你們,該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