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魔道神徒

第52章我的錢!

魔道神徒
     第五二章我的錢!

    大掌柜迫於無奈,只好讓獨狐吃下一顆鎮魂丹,回答問題。

    舞州城偏將怒吼道,「我那小姨子可是你殺的?」

    「正是。」

    「你如何殺的?」

    「我先問了她,丁浩在她那都買了什麼。問完以後,將其割喉!」

    「畜牲!」偏將厲聲吼道,「你為何要殺死他?」

    獨狐茫然道,「如果留她活命,別人就知道丁浩那瓶妖木種子是從她那購買,就不好誣陷丁浩了。」

    「果然如此!」凌雲霄震怒,開口大喝道,「獨狐我問你,這個主意是誰出的,是誰要誣陷丁浩?」

    唐大掌柜臉色陰沉得黑雲滿天,一擺長袖,冷哼一聲,當先走了。

    獨狐開口茫然道,「是大掌柜,他說只有這樣才能弄死丁浩,給獨狼報仇。若是這個女人活著,就不好說丁浩是妖道修鍊者了。」

    「原來如此!」凌雲霄看著唐大掌柜的背影,冷哼道,「大掌柜,你幹嘛急著走?你聽清楚沒有,這就是所謂我舞州天才勾結妖道,我奉勸你做事不要太過分!」

    唐大掌柜臉色陰沉,回頭對獨狐吼道,「你還不走等死嘛?」

    獨狐連忙跟上去。

    舞州偏將磕頭道,「城主,難道此仇就這樣算了?求城主做主!」

    凌雲霄臉色變了幾變,坐下嘆道,「以後再說吧。」

    九州世界就是這樣,仙師殺後天;後天殺凡人;天才殺非天才……這些都是無罪的,死了也白死。更何況,獨狐是唐皇家的人,而且這件事又是執行的唐大掌柜的命令,唐家商號還有鍊氣後期的長老,凌雲霄繼續追究下去只會自取其辱。

    舞州偏將雖然不願,可是也只有無奈。

    弱肉強食,強者凌弱,這本來就是這個世界不變的真理。

    凌雲霄出了一口氣,看看丁浩,他心情又好了許多,開口道,「丁浩,你既然有如此逆天的仙根技能,為什麼不早說,也讓我們開心開心!」

    丁浩道,「城主,本來我也不知道有這個仙根技能。之前我一直都沒有修鍊,還是最近修鍊的時候才發現平步青雲的仙根技能。」

    「原來如此,不管怎麼樣,這是值得慶祝的!你一定要利用好這個特長,保持自己的境界優勢,超過其他天才!」

    其實什麼「平步青雲」的仙根技能,純屬丁浩扯淡。

    可是不這樣說,別人怎麼相信?

    而且以後,丁浩的修鍊速度還會非常快,他不如早點給所有人打預防針。以後任何人再說他丁浩修為提高得太快,他都可以用這個借口來搪塞。

    凌雲霄非常滿意的看看丁浩,站起來就準備走。

    臨走又看見那些七傷樹葉子,奇道,「你這深更半夜在弄什麼?」

    丁浩拿出一個小瓷瓶道,「城主大人,小子閑來無事,煉製一些特效療傷散,想要敬獻給城主大人。此物非常的珍貴,這麼滿滿一大車的七傷樹的葉子就只煉了這一瓶療傷散。」

    「這麼多葉子就煉成這麼一點粉末。」凌雲霄有些吃驚。

    煉丹煉藥都是技術活,凌雲霄開始沒當回事,不相信丁浩這種先天強者能煉出什麼好東西。不過看見那麼多葉子最後煉成這一點點的粉末,他也有些好奇,「這療傷散功效也很強吧?」

    丁浩道,「不管多重的外傷,抹上去以後,數秒時間,傷口就會復原。再過數秒,便可以完好如初!」

    「這種藥效!」凌雲霄吃驚道,「這種效果簡直跟靈級丹藥一般效果,真的假的?」

    當下就有戰將主動出來要給凌雲霄試藥,其中一個立即用刀在手臂肌肉上割開一條傷口,撒上療傷散以後,立即就看見傷口開始停止流血、收口、復原,到最後竟然連痕迹都沒有。

    凌雲霄震驚,「這療傷散的效果,比一般的靈級丹藥還要快,還要好!太好了!」他又問道,「丁浩,你是不是學習過煉丹?」

    丁浩笑道,「我就是瞎琢磨的。」

    「瞎琢磨都能琢磨成這樣!」凌雲霄震驚之餘,也只能用天才兩個字來形容了。

    丁浩又道,「這療傷散就是專門為城主大人煉製的,城主大人如此關愛,我丁浩實在是沒齒難忘,特意煉製了這些療傷散給大人,聊表心意。」

    凌雲霄喜道,「難得舞州天才不但資質甚佳,而且還如此有心,好!我收下了!」

    丁浩趁機道,「城主,我最近對這些靈木靈草比較感興趣,不知道去哪裡尋找呢?」

    他想要突破升級,就一定要靈木妖木,可是他一直都不知道去哪兒找,剛好對凌雲霄提出來。

    凌雲霄道,「靈草靈木都是在葯園之中,只是這些東西在天意之中比較難以生長,回頭我讓人護送你去舞州北疆的靈植區去看看……只是你修鍊可不能耽誤。」

    「城主您就放心吧,我心裡自然有數!」

    ……

    夏日總是天亮得很早。

    早早的,夏蟬就在枝頭鳴叫,雖然有天意罩的保護,陽光也是很熱烈。

    不過此刻,小王爺的臉色卻陰沉的好像冬天的冰塊。

    「想不到竟然弄成這樣,凌雲霄真是要挺他到底了!」小王爺知道昨天晚上的情況彙報,臉色很難看。

    本來他以為大掌柜出馬肯定是馬到功成,成功剷除自己的這個絆腳石。可是沒想到,事情竟然適得其反,弄得他現在很為難,很尷尬!

    獨狐咬牙切齒道,「都是那個姓丁的小畜牲,實在太狡猾!又有凌雲霄一心庇護,大掌柜也拿他沒有辦法!」

    小王爺又問道,「大掌柜回去了?」

    獨狐道,「大掌柜說他沒臉呆在這裡,昨夜就匆匆走了。」

    「那我豈不是也沒臉?」小王爺坐下,嘆了一聲,「真是沒想到,弄成這樣,還好你只是說出了大掌柜,如果把我說出來,想必凌雲霄當場就要剝奪我在舞州參加會試的資格!」

    獨狐問道,「那怎麼辦?」

    「還能怎麼辦,消停一陣吧。」小王爺現在也沒有什麼好主意,突然想起一件事,從衣袖之中把五千萬兩的銀票給掏出來,遞給獨狐道,「這張銀票用不上了,你拿到銀號,存回到我的戶頭上。」

    「是。」獨狐拿著銀票去銀號。

    這個時候,從隔壁房間里突然傳來一股淡淡的靈力震動,小王爺臉色一動,站了起來,走了出去。

    沒一會,隔壁房間的房門吱呀一聲開了,一個健壯的少年走了出來。

    這個世界的少年全部早智,尤其是已經開竅的,身體會很快生長。

    丁俊才雖然才是十歲,可是現在已經高了許多,看上去也有十四五歲的樣子。

    小王爺笑道,「半個月突破到先天四段,不錯,你果然實力很不錯!」

    丁俊才開心笑道,「那還不是多虧了小王爺的破天丹?」說完,他迫不及待問道,「那小廢物什麼修為了?」

    小王爺臉色頓時陰鬱下來,「這小子修鍊了藏元功,從外表上看是四段。」

    「什麼?」丁俊才感覺一個晴天霹靂,他以為自己就夠快的。

    不過他穩定了一下情緒,安慰自己道,人家畢竟是超一品天才。

    他開口又道,「小廢物畢竟是超一品,修鍊比我快也是正常的!這小子果然詭計多端,他還修鍊什麼藏元功,他現在真正的修為應該比我多一段,最多也就是五段六段,猜也能猜到,還有什麼可隱藏的?」

    小王爺苦笑道,「他實際實力,已經是先天七段,獨狼都被他殺了。」

    「什麼!」丁俊才聽了以後,張開的嘴久久不能合攏。

    「先天七段,怎麼可能?要知道,三段到四段,六段到七段,這裡邊兩個瓶頸!他怎麼可能如此輕鬆的突破瓶頸?我不相信!」

    小王爺道,「現在打聽出來了,他的火焰獸仙根有一個仙根技能,叫做平步青雲。因此他修鍊起來事半功倍,遇到瓶頸也可以輕鬆度過,所以修鍊遠超常人。」

    「平步青雲……」丁俊才感覺到口中有一絲苦澀。

    本來他以為把小王爺當靠山,憑著自己拚命的努力,總有一天可以把丁浩擊敗。

    可是現在看來,這根本就只是一個夢而已!一個沒法實現的夢!

    人家輕輕鬆鬆就跑在了前頭,把他甩得連影子都看不見。

    「老天,為何如此對我?」丁俊才握著拳頭怒吼道。

    小王爺眼神動了動,又一次開口道,「如果你真的想要報仇,我倒是有一個辦法。」

    丁俊才當即噗通給小王爺跪下道,「小王爺,我修鍊的目的不是為了自己的前途,只是想要報仇,殺死丁浩!如果小王爺有辦法,丁俊才全部都願意,哪怕是再苦再累甚至要命,我都願意接受!」

    「好!」小王爺一擊掌道,「不瞞你說,我認識域外的某一個種族的首領,他們受我唐家好處,也願意幫助於我……」

    「域外種族!」丁俊才聽得心中撲撲亂跳,脫口道,「那不是妖魔鬼道……」

    小王爺也不瞞他,目色陰冷道,「你可以選擇拒絕!」

    「不,我要去,只要能在會試之前,讓我提升到最大,我心甘情願!縱然墮入萬丈深淵!也絕不後悔!」

    「好!」小王爺大喜!

    正在他和丁俊才說話,外邊獨狐臉色蒼白跑回來道,「不好了,小王爺,銀號說這張銀票是假票。」

    「怎麼可能?這張銀票就是前天他們開出來的!」小王爺拿過來看看,跟原來一模一樣。

    獨狐道,「可是銀票上的天意標記失效了!」

    「怎麼可能!」小王爺用手一試天意標記,俊俏的臉上頓時一下慘白,撕心裂肺吼道,「怎麼回事!五千萬兩啊!啊!天意標記怎麼會失效!我的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