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魔道神徒

第54章天才就是要狂

魔道神徒
     第五四章天才就是要狂

    雖然知道了中品靈木和上品靈木的分佈,可是丁浩並沒有找到修鍊吸收的目標。

    妖木遠在域外的深處,那裡妖魔鬼道多如牛毛,各種部落,其中不乏兇殘的修鍊種族,先天七段的丁浩根本無法深入。

    至於上品靈木就更加的不可能。

    四大靈木分屬四大商號,全部都防衛森嚴,就好像鎖在保險柜里。其中也只有商家的神元果樹種在商號里,其他三大靈木都不知道在何處。那最神秘的玲瓏白松,就連見過的人也是寥寥無幾,根本不可能讓丁浩接觸到。

    此行沒有達到目的,不過丁浩並沒有立即離開,而是在這裡住了下來,幫著柳仙師他們種田。

    陽光下,靈稻彷彿反射出金屬的光澤,丁浩從稻田之中走過,金燦燦的光線把他的臉都照亮了。

    這是來自仙煉大世界最好的靈稻品種,成熟以後,靈米會漲破稻殼,容易收穫。它們的種子也是多季種,播種一次,四季都可以收穫。

    「丁浩,那邊!」柳仙師站在稻田邊喊了一聲。

    「來了。」

    「丁浩,我這邊也有。」黃衣男仙師在遠處喊道。

    「來了!」

    金色的稻田中,一個少年的身影,勤快地帶著一隻大黃狗愉快的奔跑。

    附近仙師,都認識丁浩,對他印象都很好。這些仙師都是九州學府資質不佳的人,平時看見天才都是頤指氣使、傲氣十足,哪裡見過丁浩這種謙和樸實的超一品天才,他們都是讚不絕口。

    其實以丁浩的修為,他也幫不上太多的忙。

    他主要負責清理田間的一種綠色的雜草。

    這種雜草,專門在靈稻快要成熟的時候出現。它們緊挨著靈稻的根部,它的根會慢慢的爬上靈稻的根系,吸收靈稻身體中的養分,這株靈稻就會暫停生長,產出次品靈米。

    這種雜草有一個很霸道的名字,叫做荒古餌草,傳說這種雜草是九州世界最古老的生物,因此非常的難以清除,全部都需要人手工拔除。這種草生長力旺盛,卻沒有藥用價值,是靈田之中有害植物。

    沒一會,丁浩就已經拔出了一大堆的荒古餌草。

    「荒古餌草這麼古老,難道就真的沒有任何的藥用價值嘛?」丁浩也嘗試吸收其中的靈力,不過其中的靈力少得可憐。

    「真的沒用,把它們放在太陽下邊曬枯就好了。」柳仙師他們不當回事的說道。

    荒古餌草雖然沒任何的藥用價值,可是在丁浩這裡,卻有不小的作用。

    趁柳仙師他們不注意,丁浩就會抓起一批荒古餌草扔進吸星石之中。在吸星石空間里,那隻短小的碧綠妖藤竟然很喜歡吃這種荒古餌草。這根妖藤是那株八爪藤殘留下來的,非常的挑食,靈米都不愛吃,對這種荒古餌草卻是非常喜愛。

    那隻碧綠妖藤食量很大,可以說丁浩投進去多少,它就吃多少,讓人震驚。丁浩開心的是,這株妖藤正在發生著變化,它並沒有長大,而是在翠綠色的身體上,開始生長出金色的脈絡。

    丁浩看了很多書,都找不到這種妖藤的資料,他相信這東西養大以後,應該會有八爪妖藤的威力。

    就在丁浩在靈植區幫忙的時候,有些人並沒有忘記他。

    城主府一角,小院之中。

    「獨狐,我已經打聽到,今年的秋獵,放在連雲山脈獵場!」小王爺興奮說道。

    獨狐思索一下道,「根據以往的經驗,秋獵就是會試的入場券!若是秋獵中沒有捕捉到足夠的獵物,便沒有資格參加會試!只是以往舞州秋獵都在邊界村附近,這次為什麼弄到連雲山脈獵場?」

    「是柴家挑頭。」小王爺道,「連雲山脈位於舞州和雲州之間,柴家也在附近,也不知道是柴家哪個多嘴,說讓舞州和雲州的秋獵放在一起舉行,凌雲霄一口答應了下來。」

    小王爺說完又道,「雖然明著說是聯合秋獵,可是也就是兩州之間互拼實力,看看哪一邊的天才更加的厲害。」

    獨狐道,「那小王爺你豈不是要代表舞州,幫他凌雲霄爭面子?」

    「哈哈,這有什麼?」小王爺微微一笑,目中卻是閃過一絲陰鬱,「我倒是有些想法。小廢物最近雖然挺安生,可是我絕對不能忽視他,或許秋獵是我們最後的機會!」

    「對呀!」獨狐咬牙切齒道,「上次被這小子僥倖逃過一劫,還弄得我們灰頭土臉!這次絕對不能放過他,小畜牲!」

    「還有我的五千萬兩銀票!」小王爺咬牙切齒,雖然不知道丁浩怎麼弄的,可是他可以確定銀票一定是這傢伙做了手腳。

    「對!」

    小王爺又道,「那連雲山脈獵場並不是我唐家的獵場,就算是在那發生了什麼,凌雲霄也想不到我們!」

    小王爺他越想越是覺得完美,又道,「你現在去土著城,跟大掌柜彙報一下,請竹妖部落的人出手,順便通知一下丁俊才回來參加秋獵。」

    「竹妖部落!那小廢物必死!」獨狐雙目之中射出驚喜,不過他又擔心道,「可是連雲山脈距離我們挺遠,會不會……」

    「這些不用你操心。」小王爺揮退獨狐,心中卻是暗道,獨狐你哪裡知道,我們唐家在連雲山脈的秘密處有一個據點,到時候進可攻退可守,來去都不知不覺,殺了丁浩都沒人知道誰幹的!

    ……

    轉眼丁浩在靈植區已經有大半個月了,夏季悄悄的結束,入秋了。

    「收穫了!」稻田上傳來一聲興奮的呼喊。

    「大黃,出去看看!」丁浩帶著大黃從屋裡跑出來,站在稻田外圍,看著面前的靈稻。

    這些靈稻的稻米已經全部都破殼而出,一顆顆晶瑩的靈米就好像一顆顆的碎玉。金色的稻殼,白玉樣的米粒,這種景象正是靈米成熟時「金鑲玉」的場景。

    柳仙師他們看見收穫的場景也是抑制不住的開心,這些都是勞動的收穫,自己的勞動獲得成果當然會開心,仙師也不例外。

    「靈米堂來人了!」

    這個時候,從遠方飛來一道光芒。

    那光芒在陽光下更是耀眼,丁浩不由得用手遮擋住眼睛。

    沒一會,光芒飛來,停在眾人的眼前,丁浩這才看清,來的是一柄飛劍。這是丁浩第一次看見踩在腳下的飛劍,這柄飛劍遠勝過他以前看過所有的飛劍,劍身三尺多長,比人腳還寬,一個青衣的年輕人站在飛劍上,面無表情。

    「早就聽說踏劍而行,果然是這樣,好帥!」丁浩看向那青年,雙目之中射出羨慕之色。

    其實不光是他,其他所有的種田仙師都是目中射出羨慕。

    這種飛劍並不同於一般的飛劍,而是一種飛行靈器,叫做御空靈劍,價值非凡。而且使用御空靈劍需要的精神力很強,驅物術要修鍊到圓滿,所以只有達到鍊氣後期的仙師才能使用。

    這些種田的仙師都是初期和中期為主,因此見到御空靈劍,都是心中艷羨,幻想著自己有一天修為達到,也能夠弄上一把,御空而行,踏劍而歌。

    「見過萬師兄。」柳仙師等人全部抱拳行禮。

    雖然柳仙師他們年紀大,可是修仙者之間,修為為大。你年齡再大沒用,哪怕八十歲老頭,見到修為比自己高的,也要尊稱為「師兄」。如果對方高出你一個境界,那就叫「師叔」了。

    看見下邊的種田仙師,一個個面有土色,那萬師兄高高站立,目光一掃,輕蔑掃過所有人。

    在這兒種田的都是資質不好的仙師,他們以勤勞取勝。雖然他們以後也能進入仙煉大世界,不過萬師兄知道,這些人去了仙煉大世界也還是種田。

    萬師兄是一個十足的天才,哪裡會搭理這些人。

    他目光掃過以後,連哼一聲都欠奉,目中無人地一拍靈寶囊,從裡邊拿出一個半青半黃的大葫蘆,開口吐出幾個字,「君山寶葫,收!」

    然後,就看見那個半青半黃的葫蘆變大,飛到一畝靈田上,葫口向下。只見下邊的靈稻之中破殼的靈米,就全部都被吸飛起來,最後都吸入葫蘆之中。

    沒一會,附近的靈田都收穫完畢,寶葫蘆又落入那萬師兄的手中。

    萬師兄又飛向下一個收穫地點,柳仙師等人全部都大聲恭送,「萬師兄慢走。」

    這個萬師兄飛來收穫,從頭到尾沒有跟其他仙師說一句話,看上去架子非常大。他走掉以後,丁浩不由得低聲道,「這萬師兄好大的架子。」

    柳仙師等人笑道,「哪個天才沒有架子?你還沒有去九州學府,到了那裡就就知道,學府裡邊的天才一個比一個架子大!剛才那個萬師兄已經是好的了,如果遇到脾氣不好的,被莫名的呵斥辱罵,也只能聽著。」

    丁浩吃驚道,「怎麼會這樣。」

    柳仙師道,「九州學府的許多長老們認為,天才就是要狂,就是要傲,不狂不傲的是庸才,只有把狂氣和傲氣激發出來,才能爆發出天才所有的潛力。」

    「這樣。」丁浩心說,我是不是以後也要狂一點呢?想到這裡,他的心念一動,把藏元功給收縮了一層,讓大家看出自己先天五段的修為。

    「好吧,先天五段好像不太狂得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