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魔道神徒

第56章不講道理的女人

魔道神徒
     第五六章不講道理的女人

    「好你個登徒子,你居然把便宜佔到我嫂子的身上,你想死!」柴小姐盛怒。

    她是先天大圓滿的修為,身影一動,就出現在丁浩身邊,抬腿就踢,「先天上品武技,亂影腳!」

    丁浩再吸一息時間葉雯就會清醒,他想要堅持一下。他連忙閃身道,「等下,在救人……」

    「小畜牲,你去死!」柴小姐腿風一變,亂影飛舞,竟然用上了最強一招,亂影流光!

    「你這人!」丁浩只有無奈放手,閃身躲避。

    不過就算是這樣,仍然挨了一腳,丁浩爆退,在他胸口留下一個腳印。這一腳相當給力,就算是丁浩穿著上品軟鐵甲,也震的他心血劇震,一口心血差點吐了出來。

    「你幹什麼?」丁浩大怒。

    這個女人下手這麼重!如果自己真的只有先天五段,又或者自己沒穿軟鐵甲,這一腳怕是要重傷。

    這個女人不分青紅皂白就下重手,實在是可惡!

    柴小姐罵道,「我先問問你在幹什麼?葉雯是我雲州超一品的天才,又有九十九種道體里的凝冰道體!是高高在上的頂級天才!你是什麼東西,怎麼能摸她的手?先天五段的垃圾,我要剁你雙手!」

    丁浩冷笑道,「超一品天才,死了也是一個廢材!如果不是我,她現在恐怕已經被凍死了!」

    「凍死也不要你管!若是我哥知道你摸了她的手,他必殺你!」

    「愚昧。」丁浩嘲笑道,「那你哥娶一具屍體回去,壓在屍體身上一定很開心!」

    「小畜牲,你跟我說這種話?」

    「你才是不講理的女畜牲!」丁浩毫不客氣,這個高挑女子雖然身材不錯,可是做人太差!

    正在這個時候,老藥師和小丫鬟都走進來。小丫鬟道,「爺爺,真的不冷了,剛才這個房間根本不能進,現在好多了!應該都是這個年輕人的辦法。」

    老藥師走過來,搭了搭床上女子的脈搏,鬆了一口氣道,「沒事了,凝冰寒氣基本消失,她現在很好。」說完,他回頭看著丁浩,問道,「小夥子,你是怎麼幫她釋放凝冰寒氣的?」

    丁浩當然不會說實情,只是道,「老藥師前輩,是這樣。剛好我是火焰仙根,可以抵消她的凝冰體質,冰火相剋,兩下抵消。」丁浩說完,抱拳道,「既然現在沒事了,在下就告辭了。」

    言多必失,他不想多說,想要就此離開。

    不過那柴小姐卻是不依不饒,側著臉道,「站住!我讓你走了嘛?」

    丁浩心中惱火,回頭問道,「這位師姐,你有完沒完?」

    「誰是你的師姐?」柴小姐哧了一聲,邁開長腿繞著丁浩走了一圈,審問道,「火焰仙根就能抵消凝冰體質,我怎麼不知道?那麼多火焰仙根的仙師都沒有辦法,你就有辦法?你給我老實交代,給我說!」

    丁浩冷笑道,「說了你又不信,你要怎麼樣?」

    柴小姐道,「我看你一定是個騙子!剛才我們不在,葉雯又在昏迷之中,你是不是對她動手動腳了?你哪只手摸的,伸出來砍掉,我讓你留一條命!」

    救了人命,反而要被砍手。丁浩這回真的怒了,「你這個女子怎麼這麼蠻橫,你的腦子裡裝的是糞水嘛?我救了她的命,沒有跟你要好處,反而你還要砍我的手?這是什麼道理?」

    「你還跟我談道理?」柴小姐伸手進儲物囊取出一對圓環,圓環的邊緣都是刀鋒,靈力充入刀鋒亮起,這是一件很奇特的凡寶級武器。

    她冷哼道,「小騙子,我跟你講什麼道理?你摸了我嫂子,我就要切你的手!放心,不會很疼,我這是凡寶櫻影輪!哼哼,我哥哥可是柴家世子,若是他來看見,你的命就沒有了!」

    「怪不得不講理,原來你和柴世子那隻蠢豬是一家,哈哈,原來如此。」丁浩放聲大笑,「我就說你這個女人這麼沒有教養,看來你們柴家一家都缺教養。是啊,我摸她了,摸全身好爽啊,你來殺我啊!」

    「你……」柴小姐氣得都要瘋了,全身發抖,厲聲吼道,「你們這些窮鬼,你敢罵我們柴家,你死,死啊!」

    老藥師站起來吼道,「你們在幹什麼,都給我出去!」

    不過正在這個時候,躺在那的葉雯長長的睫毛眨眨,睜開眼睛迷濛道,「碧月,你在跟誰吵呢?剛才好像有一個人救了我,你扶我起來,我向他表示感謝。」

    見到葉雯醒了,柴小姐這才連忙收起圓環道,「嫂子,那個人已經走了。」說完對著丁浩一瞪眼,喝道,「快點滾,我不想跟你計較了!」

    惱火的丁浩本來是非要跟她理論一下,不過卻是被老藥師推了出來。老藥師開口道,「別說了,柴家勢大,何況爭論下去對你沒好處。」

    顯然,老藥師知道丁浩或許有什麼秘密,因此並沒有細問丁浩怎麼救治。現在又警告丁浩,不要跟她們爭論。

    「這柴家真是沒好人,好心沒好報。」丁浩也不願爭論到最後把吸星石的秘密被人發現,也就轉身走了。

    丁浩離開以後不久,叫做葉雯的少女終於完全醒來,坐起身左右觀看道,「那個救我的年輕人呢?」

    柴碧月撇撇嘴道,「走了。」

    葉雯失望道,「怎麼會走了,人家救我一命,我都沒有說一句謝謝。」

    柴碧月輕蔑道,「嫂子,你太過相信人了……」

    葉雯秀眉一皺,道,「碧月,你不要亂喊,我跟你哥哥一沒有婚約,二沒有定親,你怎麼能亂叫我嫂子?」

    柴碧月急道,「我哥哥是超一品龍蛇劍的仙根,我們柴家又是堪比城主的大家族,我哥哥長的又帥、資質又好,喜歡他的女孩子排滿雲州城!他哪一點不配你?」

    「這不是配不配的問題。」葉雯臉色不愉道,「總之你再亂喊,以後就不要跟我在一起!」

    柴碧月終於不再糾纏這個問題,又裝出憨樣,拉著葉雯的手說道,「雯姐我錯了,你原諒我吧。」

    葉雯沒辦法,只好點點頭,又道,「你也是,人家年輕人救了我,你怎麼不留他一下,我也好說聲謝謝。」

    柴碧月臉色又變得難看,道,「雯姐,你太相信人了!這些窮鬼之中壞人很多!他說他救了你,就是他救了你?他只不過才是小小的先天五段!那麼多仙師都沒有辦法,他能有辦法?還說用火焰類仙根救了你,更是胡說八道,我沒有砍下他雙手雙腳,就是網開一面了!」

    葉雯俏臉微變,嘆道,「你怎麼能這樣?真的是他救了我,要不然,我什麼丹藥都沒有吃,怎麼就成功渡過了這次凝冰體質的大爆發?這你怎麼解釋?」

    「這還不簡單。」柴碧月無所謂的說道,「還不是他運氣好,他進來的時候,你身體上的凝冰體質已經爆發完畢嘍,所以還以為他救了你,其實是你自己好了。」

    葉雯聽她居然這樣說,無可奈何道,「可是就算這樣,那你也可以把他留下來,然後我對他問問清楚。」

    柴碧月撅嘴說道,「有什麼好問的,要是我哥知道你跟男人說話,他一定會不高興。」

    葉雯聽了眉心黑線布滿,生氣道,「難道我跟人說話的資格都沒有了?」

    「好了好了,都是我錯了,我去看看老藥師要不要幫忙。」柴碧月趕緊逃走了。

    「唉。」看著柴碧月的背影消失,葉雯雖然不開心,可是也只能嘆息了一聲。正在這個時候,小丫鬟端著一杯水進來。葉雯問道,「丫鬟妹妹,剛才救我的年輕人叫什麼名字?」

    小丫鬟道,「哦,他的名字叫……」小丫鬟想了好一會才道,「哎呀記不清了,總之就是浩然正氣浩浩蕩蕩,哦,他就和那邊種田仙師住在一起。」

    葉雯美眸之中這才露出笑意,「浩然正氣浩浩蕩蕩,真是不知道哪有這種名字,算了,等我好一點,我自己去打聽一下,救命之恩總是要謝的。」

    小丫鬟也道,「我也覺得是他救了你,柴小姐非說他是騙子,唉,還要砍斷他的雙手,真是好人不能當啊。」

    傍晚的時候,靈田夕照,紅艷的夕陽下,竟然還下起了朦朦的小雨。

    葉雯終於完全好了,她下床以後第一件事,就是去種田仙師那邊,打聽救她的年輕人。柴碧月雖然不爽,可是拗不過葉雯,也只好跟了過去。

    說到那個少年,種田仙師都開口道,「是丁浩吧,真的是好人。舞州超一品的天才,一點架子都沒有,在這裡幫我們整整種了一個月的田呢!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好的天才。」

    「什麼,他也是超一品?」柴碧月大聲道,「哪有那麼多超一品?你們這些沒見識的種田仙師,你們被他騙了吧!你們說他是超一品,你們拿出證據來!」

    種田仙師都道,「這種事要拿出什麼證據?」

    柴碧月道,「沒有證據就是你們瞎說!我哥哥柴世子和我雯姐才是真正的超一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