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魔道神徒

第58章殺人煉魂

魔道神徒
     第五八章殺人煉魂

    「丁浩大哥,我突破瓶頸,修鍊到先天四段了。」商海服用了他父親帶給他的煉體丹藥,現在更加強壯,已經進入先天中期,他握緊拳頭道,「我現在一共有兩犀之力!」

    丁浩點頭道,「好!這就說明你父親的選擇沒有錯,就算花大價錢幫你買破天丹,你現在也是這個效果。」

    「可是我今年恐怕是來不及了。」商海低頭道,「柴世子說了,我這樣的資質,再修鍊個三五年才能參加會試。他還說,我這樣的資質就算是參加會試,最後也會被人從比武台上踢下來;就算是僥倖進入九州學府,也永遠都是外門弟子。他讓我別痴心妄想,老老實實學個打鐵的手藝。」

    丁浩問道,「那你是怎麼想的?」

    商海抬頭道,「我想跟你一起去九州學府!我爹說了,我比較憨,跟著你不吃虧。」

    這小子把老實話都說出來,丁浩笑道,「那你還有什麼可猶豫的,努力修鍊,咱既然有夢想就要去試一試。試了以後不成功,那是天災;可是你還沒有試就放棄,那是**!別聽柴世子扯淡……」

    正在說柴世子,房門推開,柴世子帶著好多手下,眾星捧月一般的走進來。

    他就好像是一顆恆星,永遠站在所有人包圍的最中央,高高在上。

    看見丁浩在這,他有點意外,隨即冷笑道,「先天五段,比上次見面高一段,看來這段時間你沒閑著。不過我告訴你,就你這種修鍊速度,給我提鞋都不配!」

    說著,他對身後的侍女道,「把我提升表格圖拿出來給他看看,讓他看看和我有多大的差距,舞州天才,笑話而已。」

    那侍女還真的拿出一張圖出來,上邊畫著每一層提升花了多少天、同比增加了多、環比超過一般人多少,搞得像模像樣。

    丁浩失笑道,「見過自戀的,沒見過你這麼自戀的,我問你,弄這麼一張圖表能代表什麼?除了用來打擊別人的信心,你還能幹什麼?修鍊速度快,你不是就多服了幾顆靈元丹嘛?」

    柴世子還真服用了不少靈元丹,不過他不覺得羞恥。

    「對呀,就是靈元丹,我吃得起,你管我?靈元丹這種禁藥,對修鍊有好處,又不傷害我的天才資質,我有什麼不能吃?」

    跟在他後邊一群男男女女紛紛道,「對對對,吃得起為什麼不吃?不像那些窮鬼,想吃都買不起!一顆靈元丹多少元石,嚇都可以嚇死你!」

    丁浩淡淡一笑,「嚇死我?你們還真的小看人了!」

    說完,他隨手一扔,就把凌城主給他的小盒子扔出來。

    商海走過去打開,裡邊三顆紅色的靈元丹,每張都貼著一張黃紙符鎮壓靈力。

    「真的是靈元丹,我就說丁浩大哥也很有錢。」商海力挺丁浩。

    看著丁浩拿出靈元丹,柴世子手下的人都閉嘴了。

    不過柴世子卻是輕蔑道,「有什麼了不起,拿出三顆靈元丹就好意思炫耀了。這種東西,我都不好意思亮出來,跟我比有錢,江邊賣水而已!」

    丁浩微微一笑道,「柴大世子,你真的很有錢嘛,我看不見得!這個年頭穿得人五人六的,不是騙子就是小白臉!」

    柴世子怒極反笑,「哈哈,真是好笑,居然還有人瞧不起我柴家的財富!」

    丁浩道,「我還就瞧不起你們柴家了!試問你這段時間住在商家,你給錢了嘛?你給住宿費了嘛?你給伙食費了嘛?還牛皮哄哄,大言不慚,不過是南疆的窮鬼家族!」丁浩說完,隨後把那盒靈元丹扔給商海,道,「我可不像某些窮鬼,只會吹牛皮,送給你了!」

    「懂嘛,真正有錢人是這樣的!」丁浩哧了一聲,挑釁的看了一眼柴世子,轉身就走。

    這邊小海驚呆了,之前他爹兩百元石的破天丹都買不起,現在丁浩直接扔給他三枚更貴的靈元丹!

    不過讓他沒想到的是,氣急敗壞的柴世子厲聲吼道,「丁浩,我比你有錢多了!靈元丹算是什麼東西,夏荷,去我房間拿五顆給商海!我倒是不信了,我沒有你這個臭小子有錢!」

    「又是五顆!」商海眼珠子都驚得冒了出來,這這這……幸福來得太突然了!

    雖然柴世子給的比丁浩多,可是商海心中知道,這完全是丁浩幫他!所以他只會記住丁浩的恩情!

    三顆靈元丹對丁浩沒用,賣了也就是九百元石,所以一開始丁浩就想要送給小海。現在剛好利用柴世子,讓他出點血,多幫助一下商海。

    商海有了這八顆靈元丹,會試前突破到先天後期不成問題。

    ……

    從商家出來,丁浩又去逛了逛舞州的各大商號。

    距離秋獵還有半個月,丁浩知道自己這段期間是找不到中品靈木了。如果這樣,他的修為就比小王爺和柴世子欠缺一點,之前他跟先天大圓滿的柴碧月短暫交手,他能感覺到差距。

    丁浩是天才,先天七段相當於一般人八段九段。

    可是別忘了,柴世子他們也都是天才!天才和天才相比,丁浩就沒有優勢可言了,如果和先天九段甚至先天大圓滿的遇上,丁浩真的不是對手。

    不過也不是說丁浩就輸定了,他分析了局勢,感覺自己還是有優勢的。

    因為秋獵並不同於比武,秋獵是各自為戰,這樣他的隱秘手段就可以拿出來使用。

    首先他有吸星石,隨時可以躲進其中,遇到再兇狠的靈獸凶獸也不怕。

    另一個,妖藤現在已經基本聽他的話,妖藤這個東西用好了,事半功倍。為此,丁浩離開的時候,帶走了不少的荒古餌草。

    最後還有一個,他還有一個殺手鐧!那就是大黃!

    大黃也在修鍊,現在實力也不錯。更加關鍵的是,當初丁浩吸取了大量獸石,現在吸星石空間里有很多獸粉,大黃吃了這些獸粉在短時間內會發生巨大的變異!

    所以丁浩感覺到,這一仗自己能打,也能勝,所以他並沒有氣餒。

    這半個月里,他並沒有修鍊,而是買來不少的關於連雲山脈的地圖和消息,分析各種靈獸的位置。同時,他也買了不少的傷樹葉子回來,煉成強力療傷散,以備不時之需。

    轉眼時間,半個月就已經到了。

    連雲山脈巍峨綿長,遠一看去,一片深綠,彷彿深綠色的巨龍橫卧。

    就在通向主峰的山路上,平日無人問津,今天卻是不斷有人三三兩兩的經過,這些人都是年輕的少年男女,目的地都是主峰峰頂。

    噠噠噠。

    馬蹄聲中,一支馬隊奔來,領頭的正是小王爺的護衛獨狐。他手中皮鞭亂響,大聲呵斥道,「讓開!天才來了!驚動了天才你們吃罪不起!滾!」

    隨後,小王爺和丁俊才騎著角馬而來,他們邊走邊行,並不著急。

    「俊才,這段時間的修鍊,你果然很有進步。」小王爺讚許的看看身邊的丁俊才。

    丁俊才這些日子在域外修鍊,使用了某些秘法,別看他才十來歲年紀,可是現在身形已經比商海還要龐大一圈。他的臉孔雖然幼稚,可是衣服都遮不住他壯實的身材。

    丁俊才看著眼前通向山頂的路,「現在我已經是先天七段,墨仙師有把握讓我在會試之前達到先天九段!」說完,他目光變得深遠,「我的路,到了先天九段,就是山巔!」

    小王爺知道,丁俊才使用了這種秘法,如此快速的突破,結果是到了先天九段就無法寸進一步。

    他也目光看著這條通天之路,道,「怎麼,後悔了?」

    丁俊才搖頭道,「沒有,小王爺。那丁浩是我血海仇人,我只求將他手刃報仇,其他我不考慮!」

    小王爺這才滿意的點點頭,拉拉馬韁道,「有的路就是這樣,一走上去,就回不來了。走到底吧,能走到你的山巔,看見屬於你的彩虹,就已經是最大的幸運了。」

    丁俊才又道,「小王爺,聽說這次咱們有一個針對丁浩的計劃,能不能讓我參加?」

    小王爺搖搖頭道,「不行,你只管打好你的獵,這次行動是竹妖部落,都是仙師,你插不上手。」

    丁俊才懊惱道,「可是我放棄一切都是為了殺死他,現在不能親手殺掉這個小廢物,我真的恨吶!」

    「哈哈。」小王爺仰頭大笑三聲,目中射出陰厲,道,「你以為我沒有想到這一點?放心吧,我已經跟那些仙師說了,殺了丁浩以後,收取他的魂魄!不讓他進入輪迴,然後交給你,每天祭煉他的魂魄,讓他死了都痛苦不堪!煉魂之苦,勝過世間一切的刑罰!」

    「還可以這樣!」丁俊才臉上隨即滿是喜色,猙獰道,「到時候我一定一天煉他九十九次!仙師手段,果然高明!」

    小王爺哈哈大笑道,「那是當然,全部都是鍊氣三層四層,甚至還有五層的仙師!」

    「好!」獨狐騎馬返回,賠笑道,「小王爺,到時候我配合一下,讓我的靈狐幫助找那小畜牲的位置!我也要報仇!」

    丁俊才看看獨狐道,「對對對,你弟弟獨狼是被他殺死!我們可真是同病相憐啊!」

    小王爺又道,「不過俊才,我要跟你說一下,這次我想要搶到秋獵第一的稱號。連雲山脈靠近柴家,柴世子肯定要作弊,所以我們也不能那麼老實!」

    丁俊才聽完頓時明白小王爺的意思,他開口道,「小王爺放心,我只要進入九州學府資格,超出的獵物全部都算在小王爺那裡。」

    小王爺這才滿意笑道,「你小子果然知情識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