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魔道神徒

第59章美少女天才

魔道神徒
     第五九章美少女天才

    小王爺還在往主峰前進的時候,柴世子已經到達主峰上的住處。

    安靜的房間之中,雕樑畫棟,龍鳳呈祥,推開窗戶,外邊一片雲海茫茫,連雲山脈在雲海之中隱隱約約,如同巨龍潛在雲中,景象壯觀。

    柴世子坐在高大的椅子上,開口問道,「父親怎麼安排的?」

    立即幾個族人走上來,領頭的男人說道,「家主是這樣安排的,在這幾個位置,都有我們已經準備好的靈獸……」

    說話之中,兩個侍女左右拉著一份捲軸畫卷放在柴世子面前。

    這次秋獵,舞州和雲州兩州一起舉辦。這是柴家的主意,目的是打壓兩州,給他柴家自己造勢!

    柴世子在舞州這邊參賽,女天才葉雯在雲州這邊參賽。到時候這兩人如果拿了第一第二,那麼可以說,他柴家冠絕兩州,舞州雲州,都被他柴家踩在腳下!

    這就是柴家的想法。

    不過家主柴進知道,自己兒子志大才疏,喜歡夸夸其談,實戰經驗不足。因此,他事先給兒子安排好了幾批靈獸,還在參賽選手之中又安排了不少內應,最後他還準備了一大批死牲口,這些都是給柴世子作弊的。

    不過柴世子卻不買賬,聽了這些安排以後,猛地一拍桌子,吼道,「我堂堂柴世子,超一品天才,我何需要作弊?真是開玩笑,舞州那種土雞瓦狗的地方,也就出丁浩這種次品天才,我碾壓他們簡直是易如反掌!我憑著自己的實力,穩拿第一!」

    一個人如果難得裝b,那還能清醒的認識自己;可是如果一個人裝b已經成為一種習慣,沉浸其中以後,那他就已經是一個b了。

    主峰上,彩旗飄舞,人頭攢動。

    左邊一側的彩旗寫著一個龍飛鳳舞的「舞」,另一側的彩旗上寫的是龜走鱉爬的「雲」。看上去都是非常的霸道豪氣,不過柴家家主柴進卻是淡淡一笑,「舞州雲州,柴家最強!」

    彩旗下,現在已經站了不少少年英才,全部都是兩州之中年輕翹楚,今天來到這裡,全部都是神采飛揚,高談闊論。

    「看那邊,那是我們雲州天才曹德龍,一品滿堂紅仙根!」

    「切,你那是算什麼?那個坐在那邊一動不動的,是我們舞州寒門第一人,秦如海!」

    「秦如海再強,也不是你!」

    「你還瞧不起我了,我跟你說我們舞州人傑地靈,英才輩出!」

    「少來了,誰不知道你們把小王爺唐英羽請來撐門面!」

    正在兩州青年高談闊論的時候,八十騎亮銀甲的兵士,簇擁著一輛獸車走了過來,車簾拉開,一個少年走下獸車,凌雲霄站在高台上遠遠招手,讓他上台。

    舞州這邊年輕人頓時興奮道,「看見沒有,這是我們舞州超一品仙根,丁浩!這才是我們奪冠的希望!」

    雖然丁浩已經放開了所有的修為,先天七段,不過還是引來雲州天才的一陣嗤笑。

    「才先天七段就出來丟人現眼!回去好好修鍊吧!」

    「你們舞州真是搞笑,把一個先天七段就派出來。別說我們雲州天才,就算是我,也足以碾壓他!什麼東西!」

    對於這些議論,丁浩裝作沒聽見,施施然走上台。

    只見台中央有四張大椅,椅子都非常的寬大,雕刻精美,就連下邊的四角都好像老虎爪子一樣穩固。

    四張大椅上都有人坐著,其中一個就是舞州城主凌雲霄。

    凌雲霄坐在最右,最左邊是雲州城主韓飛星。中央並排坐著的兩個,一個是唐皇使者皇太子唐元昊,另一個是柴家家主柴進。

    唐元昊年紀不算大,二十七八歲的樣子,臉色白凈,雙目冰寒,看見誰都是一副冰冷模樣!冷,絕對的冷傲強者!

    下邊不懂內情的人都是討論這次秋獵的參賽者,而真正懂行的,卻是低聲在議論,「那就是唐家的第一天才,天才之中的天才,絕品天才,唐元昊!據說他很快就會進入仙煉大世界,進入九州道宗以後,他立即就會成為元嬰長老的親傳弟子!」

    「不得了,不得了!唐元昊那是真正的頂級天才!其實他鍊氣五層的時候就可以上登天樓。不過他堅持要在九州世界修鍊到極限!」

    「他到極限了嘛?在九州世界,極限就是鍊氣大圓滿!」

    「不錯,他現在已經是九州世界最強的強者!他根本不在乎什麼皇太子的稱號,對於這些強大仙師來說,皇太子就是一個屁!」

    「厲害!跟他比起來,今天的這些參賽天才,原來都是土雞瓦狗而已!哼,修鍊到先天大圓滿的柴世子和雲州第一天才葉雯,才是今天的看點!舞州那邊能看的,也只有小王爺寒門天才秦如海,只是可惜小王爺和秦如海都只是一品仙根,又沒有道體,相差甚大!」

    「至於那個丁浩,哧,真是搞笑,舞州沒人了嘛?」

    「是,那丁浩才區區先天七段就來參賽,真不知道他怎麼想的,難道他覺得自己先天七段就能斗得過其他的強者?」

    這些都是男選手們的對話,而女選手則是除了修為,更加關心八卦。

    「你們聽說沒,柴家世子可能要跟雲州第一天才葉雯訂婚!這兩人真是郎才女貌,般配呀,真是般配!」

    「般配什麼,要我說,柴世子那麼帥,又是超一品龍蛇劍的仙根,九州學府要保送他,他都不要,就是去舞州爭搶登仙階,他真是帥呆了!要我說,我跟他才般配!」

    「花痴,你去死!葉雯又漂亮又是天才,只有她才配柴世子!至於我們……哎,你們注意到沒有,那舞州天才小王爺長得英俊,家世又好!」

    「哎呀,哎呀,就算我配不上柴世子那種星辰一樣的男子,如果能得到小王爺這樣的少年,那也是很開心。」

    「哎,那個寒門天才秦如海雖然家境貧寒了一些,可是長得也是有模有樣……說起來,最差的就是舞州的天才丁浩,才先天七段,長得又不帥,他怎麼好意思上台?」

    下邊呱雜訊中,台上也在介紹。

    凌雲霄介紹道,「這是我舞州天才,超一品火焰獸仙根丁浩!他開竅靈氣沖高20米,又有仙子賜福,是我舞州第一天才!」

    雲州韓飛星當先嗤笑道,「可惜就是修為欠缺了點,有點趕,唉,舞州真是無人啊,下一撥還沒長好,就拔上來了,就怕拔苗助長,效果相反吧!」

    柴進臉上故作關心道,「先天七段,參加是可以,不過拿名次……嘖嘖嘖,難度太大。要不現在退出,明年再來。」

    而坐在最中央的唐元昊臉色依然是那樣冰冷,目光根本沒有看到丁浩一般,就沒看到這個人一樣。

    凌雲霄臉上尷尬,心中暗罵丁浩把自己好心好意送的靈元丹給了別人,竟然現在還是先天七段。

    不過丁浩卻是無所謂地一笑,「多謝柴家主關心,先天七段是低了一點,可是我這個人比較賤,就喜歡參加這種有難度的比賽。拔苗助長也不是不可以,關鍵是要看到底是什麼苗!」

    他這句話把韓飛星和柴進都頂了回去,這兩人都是心中暗罵,牙尖嘴利,你以為你是什麼苗?

    因為這句話,冰霜一樣寒冷的唐元昊終於扭回頭看了他一眼。不過唐元昊眼中卻是閃過一絲厭惡,開口教訓道,「靈牙利齒,終非大道!成長仙根,百無一用!」

    其實唐元昊到了這種境界,他倒並不是故意打壓丁浩來抬舉小王爺,事實上他根本看不起小王爺,甚至來說根本看不起這裡任何人!他之所以開口斥責,是因為他當年在一個成長仙根手裡吃過虧,因此就特別厭惡。

    唐元昊作為這一界的最強者,他一開口,所有人都閉起嘴。韓飛星和柴進臉上都閃過些幸災樂禍,凌雲霄生怕丁浩亂說話,連忙道,「皇太子說的是,我一定好好教育他。」

    唐元昊連若冰霜,看都不看凌雲霄,雙目看著前方,好像在看下邊人,好像什麼都沒有看。

    大家都很尷尬,目光看向丁浩,都更加的輕蔑。

    唐元昊作為這一界最頂級的強者,他的話就是金口玉言,他說「百無一用」就是百無一用。現場恐怕只有丁浩和凌雲霄兩人不太相信,其他人都是絕對相信的。

    柴世子目光更加地輕蔑,低聲道,「此人,百無一用,不配做我對手!」

    小王爺卻是目中很平靜,不管丁浩有用沒用,他都要在這次將其弄死!因為他知道,唐元昊的眼光很高,丁浩對唐元昊來說,是「百無一用」;可是丁浩對他來說,說不定就是一座擋路大山!

    唐元昊的實力超絕,他這一句話,雖然說的不大聲。可是聲音無風自送,在場的所有人,全部都聽到這一句。

    那些下邊的參賽年輕人本來就不看好丁浩,現在更加的是呱噪起來。甚至就連舞州的選手都開口哧道,「城主怎麼想的,怎麼讓丁浩這種小丑上台,這不是故意丟自己的臉么?丟人!」

    正在大家都說著,從另一邊的台階上走上兩個女子。這兩個女子一個姿態婉約,另一個身材高挑,都是一等一的佳人美女。

    下邊的男選手全部都眼睛一亮,舞州男選手都是目中火熱,雲州男選手則是紛紛得意道,「怎麼樣?我們雲州資質最佳也是最美的頂級天才,葉雯!」

    「葉雯真的好漂亮,只要跟我說一句話,我死都願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