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魔道神徒

第60章道歉

魔道神徒
     第六十章道歉

    萬眾矚目中,葉雯在柴碧月的陪伴下走上台來。

    柴碧月雖然就算是一個長腿美女了,可是人比人氣死人,葉雯站在她的身邊,她頓時她就淪為綠葉了。

    「來來來,我來給你們介紹我雲州天才,超一品凝冰鳳仙根,又有凝冰道體,乃是天才之中的天才,頂級天才葉雯!」

    韓飛星站起來,得意地把葉雯介紹給眾人。作為雲州城主他有這個資格得意,這個天才已經足以讓在場所有人都震驚了,甚至就連唐元昊都多看了一眼,還點點頭,表示對葉雯資質很滿意。

    而柴進雖然沒有說什麼,可是心裡卻是在陰笑。暗道,這葉雯雖然是你雲州天才,可是我柴家世子早晚要追到她,到時候葉雯這隻凝冰鳳就會飛進我柴家!

    只有凌雲霄最為鬱悶。他這邊叫了三個人上來,小王爺是唐家人,秦如海是一品仙根,本來以為要幫自己大出風頭的丁浩,這小子竟然修為沒有寸進。

    他感覺自己手中三個人,加起來都不如人家葉雯一個人。

    「看來這次和雲州一起合辦秋獵是一個錯誤的決定。」凌雲霄心中暗道,坐在最邊上的一張大椅上一言不發,臉色難看。

    韓飛星這傢伙和凌雲霄明爭暗鬥了很多年,此刻領著葉雯走過來,道,「葉雯吶,見過舞州城主凌城主。」

    葉雯抱拳行禮,韓飛星又道,「老凌啊,你看看我這雲州天才如何,比起你舞州天才,如何?你別板著臉啊,好壞你說句話吧。」

    凌雲霄心說葉雯都這麼優秀了,我還能說什麼?當下冷道,「秋獵還沒有開始,你急什麼?」

    韓飛星哈哈笑道,「好吧,那我就等著結束以後贏你的四個縣了!」

    下邊的人全部都震動起來,他們這個時候才知道,原來這場秋獵彩頭就是雙方一直有爭議的四個縣!舞州弟子獲得第一,這四個縣就屬於舞州;若是雲州獲得第一,那這四個縣就划入雲州版圖!

    「沒想到竟然賭這麼大。」丁浩心裡都有點震驚。

    不過他心裡又在想,這場秋獵彩頭都搞這麼大,那麼前三名的獎勵也頗為不菲吧?

    這個時候,葉雯見過四位主賓,跟著韓飛星走了回去。柴世子連忙走了上來,星辰一般的眸子也有了微笑,開口道,「小雯,聽說你半個月前凝冰體質爆發,情況很是危急,現在見你一切平安,我心甚慰呀。」

    葉雯禮貌的點頭道,「謝柴世子掛懷。」

    柴碧月連忙幫腔道,「雯姐,我哥聽到這個消息都急死了,恨不得立即趕過去看你!只是他當時身在舞州,不能成行。」

    柴世子痛心疾首道,「我當時在舞州也真是忙到抽不開身啊……」

    他們在那邊說話,丁浩他們都聽得清清楚楚。丁浩想到自己從北疆回來,柴世子在商家閑逛的場景,心中不由得好笑,鼻子中發出哧的一聲。

    他這聲音雖然小,可是給柴世子聽見了。

    柴世子本來就在說謊,聽丁浩這一聲哧,他就惱羞成怒了。他立即暴起,指著丁浩道,「你什麼意思?別人在說話,你為什麼口中發出不禮貌的聲音?小小先天七段,你有什麼資格站在台上?我問你,你要不要臉?」

    柴碧月這才注意到丁浩,也是立即跳出來,「原來是你這個騙子!沒想到你也來了,上次沒有打斷你雙手雙腳,這次看你哪裡逃!」

    看熱鬧不嫌事大,下邊的兩州弟子看見台上鬥起來了,頓時也都打了雞血一樣。

    「揍他!先天七段也敢上台,早就看他不順眼!」

    「哼,柴世子兄妹那是真正的天才,丁浩跟他們相比,當真是土雞瓦狗!居然還敢主動挑釁,應該取消他秋獵資格!」

    此刻距離開場時間還有一會,坐在的四位主賓也都不說話,就讓這些小輩鬧著玩。

    丁浩面對柴家兄弟的指責,淡定不動道,「柴世子,我怎麼就發出不禮貌的聲音了?在場這麼多人,你怎麼知道我針對你?是你自己心虛吧?」

    柴世子臉色一紅,吼道,「胡說八道,我怎麼心虛了,我哪裡說謊了?」

    丁浩道,「我怎麼知道你哪裡說謊了,你是不是腦子不好使,這種事都要問我?」

    台下人聽見紛紛罵道,「那丁浩果然是牙尖嘴利。」

    舞州選手商海也在下邊,這時候忍不住了,開口反駁道,「丁浩公子實話實說,哪裡牙尖嘴利了,柴世子本來就每天閑著,還能不能說實話了?」

    不過他的聲音在人群中根本沒人搭理,就聽又有人陰冷道,「牙尖嘴利的一般都被人打,小小的先天七段,狂妄無知,他算是什麼東西。」

    凌雲霄見他們斗得厲害,擔心丁浩生出是非,連忙喚道,「丁浩,休要呱噪,過來。」

    「遵命。」丁浩走了過去。

    丁浩走開,柴家兄妹也都是冷哼一聲,不再繼續追過去,只是低聲道,「等開獵,有你好看的!」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葉雯聽見凌雲霄叫了一聲丁浩,她頓時就美眸一亮,想想柴碧月對此人的態度,她一下就明白了。

    下邊的人不知道發生了什麼,見到丁浩被叫到凌雲霄身邊,都以為沒有熱鬧了看了。可是再一看,葉雯竟然離開柴家兄妹身邊,走向丁浩。

    「快看美少女天才走過去了!」

    眾人震驚之中,隨即有人猜測道,「傳說葉雯和柴世子關係密切,莫不是想要幫柴世子出氣?」

    「美少女天才果然是敢愛敢恨,那丁浩修為那麼弱,可恨還狂妄無知,扇他兩個耳光才好!」

    看見葉雯走向丁浩,柴世子也是愣了一下,不明白葉雯走過去幹什麼。

    只見葉雯走過去,微微一笑道,「在下雲州葉雯,不知公子怎麼稱呼。」

    葉雯走上台來還沒有笑過,這婉約一笑,不知道多少少年看花眼。丁浩抱拳道,「葉雯姑娘果然美貌無比絕色無雙,在下舞州丁浩,浩浩蕩蕩浩然正氣的浩。」

    葉雯想到那個小丫鬟就記得「浩浩蕩蕩浩然正氣」,當下又是一笑,心中已經確定上次救自己的就是此人。隨即道,「上次在靈植區,多謝丁公子仗義出手,救了小女子一命,萬分感謝。」

    丁浩道,「姑娘客氣了,像姑娘這種美女佳人,人見人愛花見花開,幫你只是舉手之勞,我還要多謝姑娘給我這個效勞的機會。」

    葉雯沒想到這個小夥子說話當真是風趣,再次掩嘴一笑。

    下邊的那些參賽弟子全部都看呆了,心說怎麼回事兒,風向大變啊。本來和柴世子一路的人,現在和丁浩那小子談笑風生,這什麼情況?

    下邊一下鴉雀無聲,那些還指望看美少女天才扇爆舞州廢材的弟子,現在一個個都是下巴落地,喃喃道,「怎麼可能,美少女天才對著舞州廢材笑了,還連笑三次。」

    柴世子一家,包括韓飛星,此刻也都是愣住了。

    凌雲霄一下氣色大好,開口道,「真的沒想到,雲州天才還要靠我舞州天才救命,好啊!丁浩,此事是什麼情況,怎麼沒聽你說呀?」

    丁浩抱拳,正氣凜然道,「男人大丈夫,在外行走,遇到一些事,當然要迎頭而上。一點小事,沒有什麼可說的,我這個人一向都是喜歡做了好事不留名!」

    凌雲霄大讚道,「好!做好事不留名,果然是我舞州天才!急公好義,這才是真正的天才所為!」

    葉雯也道,「丁浩公子,雖然你做好事不留名,可是對小女子卻是救命之恩,小女子無以為報……」

    丁浩心說你以身相許也不錯啊。當然了,他不可能開口說出,而是道,「舉手之勞,不用掛懷。只是我在救你的時候,你那女伴不分青紅皂白,對我全力出手,事後更要砍我雙手雙腳,實在是過份!」

    凌雲霄頓時一拍大椅,喝道,「竟然還有這種人,可惡至極!」

    葉雯尷尬道,「碧月她沒弄清情況,我向你道歉。」

    話說到這裡,柴家家主柴進不能再不吭聲了,當下喝道,「碧月,你過來!怎麼回事?」

    柴碧月臉色發白,走過來道,「我一進房,就看她抓住雯姐的手,我才要砍他的手。」

    丁浩道,「葉姑娘,我抓住你的手,當時是為了救你,抵消你的凝冰寒氣!你覺得我抓你的手,是不是就有了砍手之罪?」

    他雖然是責問葉雯,可是所有人都知道,這是責問柴家家主。

    葉雯白玉一樣的臉上浮出紅暈,道,「我帶她向你道歉。」

    柴進站不住了,也只有喝道,「碧月,還不向丁浩道歉?」

    「爹!」

    「道歉!」柴進怒吼一聲,站了起來。

    柴家一直發展的不錯,柴進這個人比較會做人,在舞州雲州兩面逢源,有急公好義的稱號,他女兒想要砍恩人手的事情傳出去,對他義名非常不利。

    柴碧月看見老爹盛怒,也只有老老實實行禮道,「丁浩公子,之前是有誤會,我行為不妥,向你道歉……」

    丁浩挖挖耳朵道,「只是行為不妥嘛?」

    柴碧月氣的要死,可是老爹在上,也只有道,「不但行為不妥,而且還恃強凌弱。」

    丁浩道,「你不是行為不妥、恃強凌弱,而是恩將仇報、不可一世、兇殘無度、禽獸不如!」

    他這話說得柴家一家臉上無光,柴世子忍不住走出喝道,「丁浩!你說話不要太過分!」

    丁浩道,「你妹妹更過份,我救人碰了葉姑娘的手,她就非要砍我雙手,若非我有些實力,現在我已經是失去雙手的廢人!而且她還說,她已經很仁慈,若是她哥哥在,我連性命都保不住呢!唉,也不知道他哥哥是個多麼兇殘的禽獸!」說完又問道,「你哥哥今天來了嘛?」

    柴家兄妹氣得恨不得殺了這廝,奈何人多不好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