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魔道神徒

第62章竹妖部落

魔道神徒
     第六二章竹妖部落

    連雲山脈的另一側,古樹參天,幽暗深黑。

    古樹盤結之中,一對男女帶著四五個好手站在一塊林中巨石上,這對男女,男子面如冠玉雙目如同星辰,而那女子也是身材高挑,面容不錯。

    「剛才有人彙報,說這這裡看見那小騙子出沒!」女子正是在高台上對丁浩道歉的柴碧月,今天發生的事情,她視為自己今生最大的恥辱。

    想想她在柴家,公主一樣的存在,竟然被父親當眾呵斥,還要對那小騙子道歉,丟盡臉面,她恨不得斬殺丁浩,將其斬成肉醬才痛快。

    站在她身邊的是柴世子,柴世子對丁浩也是恨之入骨。本來他最多只是不喜歡丁浩,可是當他發現美少女天才葉雯對丁浩頗為感激的時候,他心裡就恨上了丁浩。

    而且剛才葉雯和丁浩聊過以後,他隱約感覺到葉雯離他的距離更遠!因此,殺死丁浩已經變成他目前最大的願望。

    狩獵剛一開始,柴家所有這次參加比試的弟子就全部接到命令,如果發現丁浩的蹤跡,立即將情況上報。這不但是柴家兄妹的命令,也是柴家家主柴進的命令!

    柴進這個人其實是相當的小氣,別看他家財萬貫,可是平時一塊元石都要計較。今天白送丁浩兩千個元石,心中不知道恨到何種地步。

    更何況,丁浩今天這一鬧,讓他柴家丟了多大臉,此仇不能不報。

    柴家兄妹聽到手下報告,就過來想要圍殺丁浩。

    不過等他們過來以後,卻發現這裡空無一人。

    「可惡,沒追上。」柴世子臉色陰沉,開口道,「老獵師,可曾找到那奸賊丁浩蹤跡,他逃向哪裡?」

    在山石下,一個老者仔細地觀看地面的痕迹,過了好一會,沉吟道,「他來到這裡,可能使用了什麼移動的法術,又或者什麼寶物,線索一下就斷了。」

    這次狩獵,柴家為了確保勝利,派來作為內應的弟子數量驚人,而且其中有著各種人才,這個老獵師就是出名的林中獵手。

    「移動的法術和寶物,那就真的很難找了。」柴世子惱火的哼了一聲。

    柴碧月道,「這個小騙子倒是手段不少!」她殺丁浩的心思很重,又道,「先天七段,他就算是有什麼法術和寶物,相信也逃不出很遠,要不然我們這附近安營紮寨,仔細尋找!」

    她這樣判斷是沒錯的,先天階段又沒有飛行靈器,丁浩就算是使用法術也走不遠。

    不過柴世子臉色卻是陰鬱道,「算了,小雯還在那邊等我。」

    「好吧。」柴碧月知道,自己的哥哥對葉雯是情根深種,自從第一次見面,柴世子就想要得到葉雯。也正是因此,柴碧月就處心積慮和葉雯交友,跟著葉雯,每天說自己哥哥的好話,別看柴碧月年紀比葉雯小一歲,可是很有一點心計。

    柴世子雖然離開,不過他又安排了兩個人留下,「你們遲一會再離開,那小廢物相當的狡猾,說不定就躲在附近。」

    「是。」兩個打扮成參賽弟子的柴家下人抱拳答應。

    沒一會,柴世子等人走了個乾淨,剩下這兩個人轉來轉去。

    他們手裡拿著綉春刀,來回走動,非常的警惕。一個下人踩過一塊碎石塊,又到樹后觀看。

    這個弟子哪裡知道,他剛才踩到的碎石塊,丁浩就躲在其中。

    丁浩從山上下來,本來是想要奔向一處早就看好的地點。不過他走了沒一會,就感覺到有人跟蹤自己。

    因此到了這個黑暗幽深的地方,他就把吸星石變成一塊普通的石頭,然後把自己的身體裝進吸星石之中。

    果然,他才躲進去,外邊柴家兄妹就到了。

    丁浩現在的實力,面對先天大圓滿還真的不是對手,如果是兩個先天大圓滿,那簡直就是找死!所以丁浩就躲在裡邊,看見柴家兄妹離開,剩下兩個柴家弟子。

    這兩個人都是先天四段,丁浩如果出來,穩可以幹掉他們。

    不過丁浩隱約感覺到不是這麼簡單,於是他依然躲在吸星石之中。

    轉眼,又過了一刻鐘,從遠處的一顆巨樹後邊,柴世子兄妹又走了出來。那老獵師道,「看來真的逃走了。」

    丁浩心中暗道,這些人果然是狡猾!柴世子雖然是個志大才疏的蠢貨,可是他手下的人很多!這個老獵師就已經猜到丁浩可能沒走遠,因此這才暗示柴世子假意離開。

    如果丁浩剛才沉不住氣,想要出來兩個先天四段,就中計了。

    回頭想想,柴世子故意留兩個人下來,他為什麼不留兩個修為高一點的,而是留兩個先天四段?這誘餌,就放得很明顯了。

    柴世子等人發現丁浩真的離開了,於是一行人就遠去了,這一片樹林又恢復了一片安靜。

    不過丁浩還是沒出來,就躲在吸星石里。

    他又等了整整一個時辰,突然山石上方有火紅色的影子一閃,然後一條靈狐從巨樹上竄了下來。當靈狐出現,從巨樹上,又有一個黑影無聲無息的跳了下來。

    丁浩躲在吸星石里看得清楚,只見這個黑影雙目陰冷,只有一隻耳朵。正是小王爺的侍衛,獨狐!

    獨狼和獨狐兩個人是親兄弟,家中有一門煉獸秘術。獨狼煉了一隻鷹,用眼球祭鷹,擁有一隻人眼鷹。而獨狐是煉了一隻靈狐,以耳祭狐,這隻人耳狐就是他的獸寵。

    「怎麼可能,人耳狐明明一直跟著他,怎麼會突然消失了。」

    獨狐也是一直都跟著丁浩,他是鍊氣二層,跟蹤得更加隱秘。柴家兄妹的一舉一動,他都看得清楚,不過他一直都沒有動,他總是感覺丁浩不會突然的消失,理應躲在附近。

    不過整整一個時辰過去了,獨狐相信丁浩不會真的這麼有耐心,於是這才現身!

    「小畜牲,這次先放過你,等到晚上……」獨狐陰森森的一笑,帶著火紅色的人耳狐很快消失。

    吸星石之中,丁浩雙目冷凝。

    他一直信奉的便是「要麼不做,要做就要做絕!」小王爺和柴家兄妹既然撕破臉想要弄死他,他也絕對不會跟他們客氣,只是目前丁浩一沒有實力,二沒有機會,他只有暫時的忍耐。

    丁浩心說,既然你們這麼多人想要殺我,那我就躲在這裡,一直等到晚上,看看還有什麼人想要殺我。

    他也真是有耐心,這一天,一隻靈獸都沒有殺,就躲在吸星石里,看見好幾批人過去,他都沒有現身。

    終於,日落西山,天空陰沉了下來。

    天黑以後,山脈這一片,還突然下起了雨。雨水落在森林茂密的葉片上,然後又從寬大的葉片上流淌下來,形成一條條的雨線,落在山石上,經年累月,滴出一個大坑。

    丁浩依然躲在吸星石之中,看著外邊,心說這下應該是不會有人經過了。

    可是讓他沒想到的是,就在這時,從遠處有一隻四仙大桌一般大小的白色蓮朵,浮在地面上空半米處飛來。在蓮朵上,站著四個穿著黑披風的人影,全部都只露出眼睛。

    這個白色的蓮朵飛到山石上空,可以看見上空滴落下來的雨線到達了這些人的上空,就好像他們的頭頂有無形的護罩一樣,雨線都為之改道,任何方向的雨水,都打不到他們身上。

    「這是……」丁浩心中暗驚。

    雨落不沾,這四個人都是仙師!

    他們腳下的蓮朵,丁浩雖然沒見過,可是應該是和御空靈劍一樣的飛行靈器!不過這蓮朵飛行速度很慢,而且又飛不高,應該比御空靈劍低一個檔次。

    之前在靈植區看九州學府靈米堂的萬師兄使用御空靈劍,萬師兄是鍊氣七層修為。而這些人使用的蓮朵低一個檔次,丁浩猜測,這四人之中,應該有一個是鍊氣五層甚至六層的仙師!

    對於丁浩現在的先天七段來說,鍊氣六層是一個相當恐怖的高度。可以說,人家只要一揮手,就可以抹殺他丁浩!

    這絕對不是吹牛!

    「難道這些人也是來追殺我?」丁浩心中震驚,有點不相信。

    這四人來到這裡,並沒有說話,其中一個一揮手,面前地面上就有一根黑色的箭竹生長了出來。那黑色的箭竹相當的妖異,出現以後竟然如同蛇一樣的一個盤旋,伸到那黑衣人的面前。

    黑衣人開口道,「小黑妖,等會你就躲在土裡,若是有人在附近經過直接擊殺。」

    隨後,那黑色箭竹很聽話的縮回去,原地恢復平靜。

    丁浩躲在吸星石里大氣也不敢出,心中震驚,鍊氣中期的妖道仙師啊!這些人為什麼來這裡,難道為了追殺自己?

    正在這個時候,不遠處有火紅色的光影一閃,獨狐帶著獸寵跟了上來,行禮道,「見過四位前輩。」

    四人之中的一個黑衣人說道,「我已經在這裡放了一株箭竹,他若是從這裡經過,必死!」

    獨狐道,「謝前輩,有諸位前輩幫忙,那小畜牲這回在劫難逃!」

    那黑衣人又道,「那我們繼續去其他小畜牲可能出沒的地點,再布置幾株箭竹。」

    獨狐擔心道,「前輩,這箭竹萬一殺死了其他弟子,恐怕……」

    黑衣人笑道,「殺了就殺了,剛好用人血肉養我之竹,最好。」

    獨狐聽了也感覺膽戰心驚,道,「那前輩,隨我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