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魔道神徒

第65章雲州凶人

魔道神徒
     第六五章雲州凶人

    隨即,丁浩把三個儲物囊拿出來,清點裡邊的物品。

    拿過這三個儲物囊,還沒有開始清點物品,丁浩就是一個驚喜。

    原來這三個儲物囊之中,那個領頭巨漢擁有的儲物囊,竟然是一個上品儲物囊!

    而且更好的是,這個上品儲物囊製造得跟中品儲物囊差不多,從外觀看,根本看不出這是上品儲物囊。

    「低調,好東西!」

    下品儲物囊只有兩個立方的空間,中品儲物囊有三四個立方,而上品儲物囊有多達十個立方!

    十立方,相當於一個小房間了,就可以放不少東西了。

    把儲物囊之中東西都倒出來,其中最多的,當然是各種獸頭。這些獸頭都是雲州三獸這一天獵殺了,其中竟然有幾個二等變異的中品靈獸。這種靈獸一個就是三十分。

    另外就是武器,這三人都是有武器的,一把開山巨刀,一對鎚子,還有一對指套。都不是什麼好東西,煉體者的實力都在自己身體上,不會在外物上投資很大。

    因此比較多的,就是各種煉體的丹藥。

    不過這些丹藥多半,丁浩都用不上。另外發現一份典籍,名叫《玄牝真經》,丁浩翻了一下,發現這正是雲州三獸修鍊的仙根功法。

    丁浩不是煉體者,這功法用不上。

    可是丁浩想到了大黃。

    大黃的情況比較特殊,你說它是妖,好像它也不是,至少它在天意之中暢行無阻。因此丁浩從一開始就沒想把大黃當妖養,所以一直就想找一份人類修行的功法給大黃修鍊。

    「大黃,這份典籍你拿去看,有看不明白的來找我。」丁浩把玄牝真經扔給大黃。

    最近他開始教大黃認字,相信大黃可以看懂。

    而那些煉體的丹藥,除了丁浩自己可以吃的,其餘都給了大黃。

    「恩。」大黃應了一聲,蹲到一角翻看這本功法。

    丁浩對大黃很有期待,這隻狗如果修鍊人類的煉體功法,最後能修鍊出個什麼玩意來呢?是算獸寵,還是算妖物呢?

    丁浩自己也想不明白,當下又把這三個人的錢財一歸攏,一共收穫1200塊元石,銀票還有幾百萬兩,看來這三人平時沒少殺人奪寶。

    幹完這些,丁浩把上品儲物囊掛在自己的腰間,然後把所有的獸頭都裝在一個獨立的儲物囊之中,離開吸星石。

    秋獵第二天的上午並沒有發生什麼驚天動地的事兒,大家都在鉚足了勁打怪,丁浩壓制了修為到先天七段,然後找到山林之中第一個裁判,然後把所有的獸頭都交給了裁判。

    那裁判拿出自己的腰牌,他的腰牌和丁浩的腰牌一碰,180分就劃到了丁浩的腰牌上。看著自己腰牌背面明亮的數字,丁浩不由得問道,「前輩,180分,現在排第幾位?」

    那裁判拿出手中玉符道,「我這張玉符呢,可以看見前二十位,目前沒有你。」

    丁浩心說,這強者可真是多啊,老子殺了三個人,得到180分,都沒得到前二十?

    鬱悶歸鬱悶,不過這次比試,強者實在太多,先天大圓滿的都有十好幾個!還有那些世家子弟,他們出來都是一群幾十個人,打到的靈獸全部都算在一個人的頭上,當然數量多了!

    就在丁浩打聽自己的時候,山脈另一處,柴世子也在交獸頭,開口問道,「我現在排第幾位?」

    這次裁判都是柴家安排的,對柴世子當然是格外奉承。那裁判連忙笑道,「柴世子,你現在是第四位。」

    柴世子勃然大怒道,「怎麼可能,我怎麼能是第四位?前邊四個都是誰?」

    裁判道,「排名第一的是雲州毛長海。」

    「是那個凶人。」柴世子臉色一冷。

    毛長海在雲州頗有些名氣,凶名。要說此人兇殘,恐怕妖魔鬼道仙師都望塵莫及,他是先天大圓滿,可就是無法進入鍊氣期,很多年了。當然了,此人雖然兇殘,主要還是屠殺妖魔鬼道比較多,因此正道也無法說三道四。

    裁判道,「毛長海是個凶人,現在得分330分。我估計他這一路,根本沒有殺靈獸,全部都是在搶分,要不然不可能這麼高的分。」

    「這樣……」柴世子心說,這年頭果然是殺人勝過殺獸,自己辛辛苦苦殺靈獸,人家只要搶劫一個人,分數就比自己多了。

    柴世子也想去殺人搶分,不過作為世家弟子,手下人多嘴雜,這種事傳出去也不好。

    裁判卻是道,「柴世子你放心吧,毛長海開始得分多,是因為他搶的全是修為低的弟子。隨著比賽的開展,剩下的都是強者,毛長海越來越難搶,你早晚都會超過他。」

    「如此甚好。」柴世子點點頭,又問道,「你幫我查查,丁浩現在排名在哪裡?」

    裁判道,「我這裡只能看到前二十名,根本沒有姓丁的。」

    說到這裡,柴世子臉上露出強烈的輕蔑,「唐家皇太子都說了,這丁浩百無一用!他居然還想跟我爭,真是搞笑!」

    說完這些,他一揮手,「走。」

    關心丁浩的還有小王爺,不過他卻不是在得分上關心。

    山中之中的某處草廬,小王爺正坐在其中,而他的手下在丁俊才的帶領下,此刻正在殺一群變異藍毛狼。這種狼品階不高,一隻也就是二十分。不過好在數量多,這一批怕是有上百頭,若是全殺了,他小王爺就是不少分到手。

    小王爺自己站在草廬之中,喝喝茶,旁邊獨狐把情況做了簡要的彙報。

    「沒找到他,跑了?」小王爺眉頭大皺,心裡想要罵竹妖部落的仙師。不過想想,竹妖部落把鍊氣五層的仙師都派出來了,人家也算是很給力了。

    「看來這小廢物手裡有我們不知道的手段。」小王爺是相當精明和狡猾的,他第一時間就想到丁浩可能有秘密的手段。

    獨狐道,「我懷疑不是手段,而是他背後也有人。」

    「背後有人?」小王爺雙目之中射出厲芒。

    「不錯。」獨狐道,「今天竹妖部落的一名仙師失蹤了!而且苗長老說,他辛苦培養的一支箭竹妖也死掉了!」

    「這樣……」小王爺再次沉吟起來,問道,「那失蹤的仙師是什麼修為?」

    「鍊氣三層。」

    小王爺也感覺有些頭疼,要知道他是九州三皇之一唐皇的皇親國戚,如果被別人知道他和竹妖部落有勾結,這事情就麻煩了。

    獨狐又道,「苗長老發誓一定要找到丁浩,為他的箭竹妖報仇。」

    「這樣……」小王爺眉頭再鎖。

    他隱隱感覺到事情有點脫離他的掌控,雖然他非常希望弄死丁浩。可是他也不願讓別人知道他跟竹妖部落有勾結,若是這些妖道仙師行為太過分,真的驚動唐元昊出手。

    恐怕到時候,事情就麻煩了,唐元昊這個人目空一切,連唐皇都不當一回事兒,到時候絕對會公之於眾的。

    小王爺覺得讓苗長老他們回去,有點不妥。第一他不甘心,第二苗長老也不會走。所以他思索一下道,「你去提醒他們小心行事!唐元昊就在山頂,唐元昊是鍊氣大圓滿,殺他們只需要動動手指,如果真的驚動唐元昊,我可保不住他們。」

    獨狐道,「是。」

    小王爺又道,「我原話轉告苗長老,你一個字都不能少。」

    獨狐又道了一聲是,這才轉身離去。

    他這一走,小王爺又開始思索起來,「丁浩那個小畜牲背後會有什麼人呢?」

    竹妖部落的人在找尋他們的同伴,可那具屍體已經送到了山頂,某一間靜室之中。

    圍著屍體的有四個人,唐元昊、柴進、韓飛星和凌雲霄。

    唐元昊看了一眼就道,「鍊氣三層,被人用飛劍擊破身體。看來擊殺他的人,是他的熟人,突然出手,讓他措不及防!你們看,他根本沒有反抗!」

    唐元昊自以為天下無雙,在九州世界金口玉言。可是他哪裡知道,這個黑衣人沒有還手,並不是熟人作案,而是被超級強者用精神力鎮住,根本沒有機會出手而已!憑唐元昊的實力,也無法看出,這個人死後還被收了魂魄!

    當然了,唐元昊看不出,身邊的幾個老傢伙就更加的看不出。

    柴進道,「想不到這次我們兩州秋獵還驚動了妖道之人,我們兩州的弟子,危矣!」說著,他就看向唐元昊,指望唐元昊說一句「我去。」

    不過唐元昊修鍊到這種地步,早就已經視人為芻狗了,那些不相識的弟子就算是死光了,他也不會過問。

    「既然是熟人作案,那就說明這是他們竹妖部落自己內部的矛盾,和我們秋獵沒有直接的關係。」唐元昊隨口扯了一個借口,走了出去。

    既然唐元昊這樣說,在場的三個人也只能往好處去想了。要知道,死掉的是鍊氣三層,殺死他的修為只有更高,凌雲霄他們也都是鍊氣三層,就算是此刻衝進山中,說不定反而被人殺掉。

    韓飛星道,「目前只有繼續看看情況,如果再有事情發生,就中止這次秋獵。」

    凌雲霄也表示贊同。

    柴進道,「還是再看看吧,我會讓所有的裁判警告所有的弟子,如果再有人彙報看見妖道仙師,我們就中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