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魔道神徒

第68章幹得漂亮

魔道神徒
     第六八章幹得漂亮

    還有幾天上架了,到時候會爆發,大爆發!到時候請一定支持饅頭喲!謝謝!

    ……

    丁浩用腳踩在毛長海臉上,問道,「說,你給他們服用的是什麼毒藥?」

    毛長海陰森道,「前輩,你一定要饒我一命,我才能說。」

    丁浩道,「我饒你一命就是。」

    「我給他們服用的是爛腸草,此葯服下以後,腸穿肚爛,先天強者可以支持五天,不服用解藥五天必死。」

    那些弟子全部都臉色慘白,厲聲吼道,「解藥在哪裡?」

    毛長海道,「我這裡沒有解藥,五天之內,你們要買到清腸水服下,否則必死!」

    那幾個小弟目中射出殺機,全部都道,「可惡!若不是丁公子,我們為你服務三天,到時候根本來不及買清腸水,你是要我們死啊!」當下,他們全部都拿出武器,恨不得將毛長海千刀萬剮!

    毛長海爬到丁浩身後道,「公子,你答應饒我一命,救我!」

    丁浩卻是一腳把他踢出去,道,「諸位,我答應饒他,就留他一命吧。不過是斷手斷腳,還是打破氣海,這些我就管不著了!」

    眾小弟含恨一擁而上,將毛長海一陣毒打,又一劍刺破毛長海氣海。雲州凶人,徹底變成了廢人。

    ……

    此刻山頂,柴進正在設宴招待韓飛星和凌雲霄,唐元昊已經辟穀,沒有出席。

    大廳之中,漂亮的女侍者端著各色的菜肴,來來往往;又有各色歌姬在廳中獻唱,清音繚繞。

    柴進舉起酒杯笑道,「看來皇太子說的沒錯,那些妖道仙師並非針對我兩州弟子而來!今天一天平安,來!我提議為了兩州合作舉辦秋獵成功,干一杯!」

    韓飛星道,「秋獵之事還多虧柴兄出力,我們敬你!」

    凌雲霄也道,「對,當浮一大白!」

    三人都端起酒杯,幹了一杯。

    三人喝完酒以後,都坐下來,柴進又笑道,「其實凌城主最要多喝一杯!現在排名第一的,可是代表你們舞州的唐英羽,小王爺!」

    韓飛星道,「老凌你運氣不錯啊,小王爺和柴世子都在你那邊,我雲州輸得有點不服氣啊。」

    凌雲霄冷笑道,「怎麼,那四個縣又想要耍賴皮嘛?」

    韓飛星道,「你勝之不武呀!」

    看見他們又要吵起來,柴進連忙說道,「韓城主,你也別著急嘛。現在才秋獵第二天,什麼情況都還沒定論,再說了,昨天排第一的不是你們雲州的毛長海嘛?」

    韓飛星說到毛長海,竟然有幾分得意,道,「毛長海這小子,在雲州就是一個凶人!這個人雖然兇狠了一些,可是還是有點本事的,不像舞州的弟子,就好像是溫室之中的花朵。」

    柴進點頭道,「我聽說這毛長海對妖魔鬼道的族人都是很兇殘啊。」

    韓飛星道,「那是當然,對那些歪門邪道哪有什麼客氣?」

    柴進又道,「不知道現在局勢如何了。」他心中記掛兒子的排名,當下就讓人把排名玉符給拿來。

    拿來玉符一看,此刻排名第一的是小王爺,1412分;第二名毛長海,1109分;第三名柴世子,1088分。

    韓飛星道,「恭喜柴兄,你兒子也不錯啊,虎父無犬子啊!」其實韓飛星心裡挺不服,小王爺和柴世子不但不是舞州的人,而且全部都是通過作弊得到的分數。

    相比之下,他雲州的毛長海就乾淨多了。

    當下他又道,「其實我還是很看好毛長海的,他能走到現在這一步,不簡單啊……」說到這裡,他突然想到一個打壓凌雲霄的話題,當下突然開口問道,「老凌,你那個最看好的舞州頂級天才,現在多少分了?」

    柴進的目光在榜單上一掃,哈哈笑道,「前二十,沒有!」

    韓飛星臉上露出鄙夷道,「唐皇太子說的果然是沒錯!這丁浩就是牙尖嘴利,百無一用!」

    「哈哈。」柴進也是哈哈大笑,想到這丁浩當眾逼著他柴家道歉,還拿出兩千塊元石賠償,他這心裡就恨啊!

    凌雲霄老臉氣得通紅,不知道怎麼說。

    不過就在這時,他眼睛的餘光看見柴進手裡的玉符上數字一動。

    柴進沒注意,哈哈大笑著,就把玉符遞給下人。

    凌雲霄愣了一下,突然放下酒杯道,「等等,我好像看見丁浩的名字了!」

    韓飛星更是笑的眼淚都出來了,「老凌,你是不是太看好這個丁浩,以至於眼神都出問題了?」

    柴進也道,「凌城主,你喝多了吧。」

    凌雲霄道,「不對,我剛才絕對看到了,你再拿來我看看。」

    柴進又一把將玉符抓回來,口中還道,「你再看一百遍也是……」他這話說了一半,臉色就跟見了鬼一樣,驚呼道,「怎麼回事?怎麼可能?」

    正在放聲狂笑的韓飛星伸過腦袋一看,臉上的變化真是精彩絕倫。他簡直就完全楞了,酒杯里酒灑了一身也沒注意到,「怎麼可能!丁浩怎麼排第一了?胡說八道!這玉符是不是壞了?」

    「丁浩1439分,位列第一。」凌雲霄自己也是完全沒有想到,不過他眼睛一掃,就明白怎麼回事了,當下舉起酒杯淡淡道,「看來我的眼光還是沒有錯啊,丁浩這小子,幹得漂亮!」

    韓飛星和柴進剛才還嘲笑丁浩百無一用,可是轉眼之間就排到了第一,實在是讓人匪夷所思,彷彿給了兩人一記響亮的耳光。

    最鬱悶的是韓飛星,本來他能說的,是前三名還有一個雲州選手。現在很明顯,毛長海的得分被丁浩搶了,現在前三名,丁浩、小王爺、柴世子,全部都是舞州選手!

    而且丁浩是舞州土生土長的選手,韓飛星根本無法挑理!

    凌雲霄見他們兩人臉色陰沉,不由得哈哈大笑,站起身道,「感謝柴家主招待,今晚的酒,痛快!」

    就在凌雲霄他們關注得分變化的時候,還有一處,也在關注著得分的變化。

    暗夜的森林之中,地上一具屍體倒在血泊之中,正是柴世子早晨打聽排名的那位柴家裁判。而站在屍體身邊的,是三個黑衣人,站在中央的一個黑衣人拿著玉符道,「丁浩一直在活動,他剛才還籍籍無名,現在卻排到第一,肯定剛剛和排第二的毛長海戰鬥過!立即通知小王爺,四處尋找,哪裡發生戰鬥!你們也去!」

    「是!」

    其他兩個黑衣人頓時分頭離開,站著的這個黑衣人雙目之中閃著陰寒,「丁浩,我倒要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你怎麼就弄死我的箭竹妖!可惡!你要償命!」

    妖道仙師培養一株妖木出來,不但要投入大量的財物,還要投入很多感情,跟它溝通,甚至在臉上刺青,讓木妖接受自己。這苗長老費了很大心思才培養了三株箭竹妖,沒想到在這裡就死掉一株,因此他心中記恨丁浩。

    另一處森林之中,丁浩把毛長海踢給那些吃了爛腸丹的弟子,然後就帶著商海走進森林中。

    「商海,我轉一些分數給你,然後你現在就去山頂,交掉任務,然後回去舞州修鍊!」

    「可是我還想多獵殺一些獵物。」商海抓著腦袋說道。

    丁浩搖頭道,「你現在才先天五段,你需要的是修為!只有前十名才有獎勵,你在這裡根本就是無用之舉,距離會試還有一個月,你要使勁提升,在會試比武之時修為越高越好!」

    商海點點頭,「丁公子,我也知道,其實我就想鍛煉一下戰鬥的技巧。」

    丁浩道,「戰鬥技巧,以後你可以去邊界村附近鍛煉,在這裡不行!這次秋獵已經變味了,其中有妖道仙師參雜進來,我懷疑稍候還有更多的危險,你速速離開。」

    「妖道仙師!」商海震驚,要知道這一山的都是先天期的弟子,如果妖道仙師來大開殺戒,都是無人可擋的!

    「如此說來,那我趕緊離開,丁公子,你給我轉五分就可以。」

    商海只要回去交一個任務,得到一張會試入場券,其實一分就可以,為了保險才要了五分。

    丁浩看著商海走向上山的方向,然後他竟然又向回頭走了一段,然後他的身影消失在森林之中。

    黑夜的森林深處,月光都照不進來,樹下一顆不起眼的石頭之中,丁浩目光看看外邊,這才盤膝坐下。

    正在拿著一本書觀看的大黃開口道,「剛才為什麼不把我放出去,我幫著你斗毛長海,也可以省下半瓶冰晶。」

    剛才丁浩為了戰勝毛長海,把從葉雯身上得到的冰晶用掉一半。

    丁浩搖頭道,「不行,你是我的秘密武器,有外人在場的時候,我不會使用你出馬。」

    「也好。」大黃說了一句,又開始看手中的《玄牝真經》。

    丁浩則是把毛長海的儲物袋給翻過來,開始清理戰利品。這次戰鬥,丁浩花費了半瓶凝冰寒氣的冰晶,這讓他很是心疼。

    不過他的收穫也是相當的巨大。

    1100分不談,就說毛長海的儲物囊里,東西還真的不少。

    首先就是那把凡寶級匕首,這是一件好東西。丁浩雖然有凡寶級的指套,可是遇上皮厚肉燥的靈獸或者是煉體者,就有點吃虧,如果有一把鋒利的小刀就佔便宜多了;

    其次就是丹藥,毛長海的儲物囊里有很多氣血丹,這是一種可以補養氣血的丹藥。雖然修鍊者注重的是體脈神三者,可是氣血也是屬於體質中的一項,吃點氣血丹有好處。不過,毛長海的氣血丹有些多;

    丁浩隨後吃下兩顆氣血丹,又有一樣物品引起了丁浩的注意,「這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