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魔道神徒

第69章煉血煉魂燈

魔道神徒
     第六九章煉血煉魂燈

    引起丁浩注意的是一個陶制的油燈。

    油燈非常的詭異,拿在手中一股濃重的血腥味傳來。可以看見,在油池的底部刻滿了血紅色的符文。這些符文都是變異的九州世界文字,丁浩仔細分辨了一下,認出了幾個「煉、殺、血」。

    「這一定不是正道之物,透出一股陰邪氣息。」丁浩心中暗道。

    就在他放下油燈,卻摸到底座上有一個凹槽。

    「這是……」丁浩舉起來一看,看見油燈底下有一個圓形的凹槽,看上去剛好放一塊元石。

    「這也是一件凡寶!」丁浩又是一驚。

    可以充入靈力的凡級物品,就算是凡寶。只是這油燈太過簡陋和詭異,丁浩開始沒注意到這一點。

    「這到底是幹什麼的凡寶?」丁浩好奇的取出一塊元石,塞在油燈下邊的凹槽里。

    元石放入以後,油池之中頓時有一層紅得發黑的血色液體滲了出來,一股濃重的血腥味,有著邪異的氣息。與此同時,燈芯處也點亮起來,一顆黃豆大小的火苗跳動著。

    大黃也被驚動,過來觀察。

    突然就聽見火苗中有人發出痛苦慘叫,「毛長海!我已將煉血換根之法教你!成與不成,與我何干!」

    「毛長海!你速速放我離開!」

    「痛啊!煉魂之痛,遠超肌膚之痛!痛!」

    叫聲凄慘,丁浩聽得心驚肉跳,仔細一看,才發現那小小火苗之中竟然有一張人臉!

    「你到底是人是鬼?」丁浩第一次看見這種景象,心中確實有些惶恐。

    火苗中的人臉這才注意到點燈之人不是毛長海,他連忙開口說道,「這位公子,在下名叫宋缺,是雲州浚縣人。因那大惡人毛長海貪圖我妹妹姿色,想要強娶我妹妹。我家執意不許,那毛長海便將我殺死煉魂,用來威脅我家門!」

    「這樣。」丁浩眉頭一皺,道,「毛長海此人果然兇惡。」

    這人連忙問道,「毛長海就是雲州出名的惡徒!公子這油燈為何落在你手中……」

    丁浩道,「毛長海已經被我殺了。」

    「天意!真是大快人心!公子你真是除暴安良!我終於等到這一天!」這人狂喜,隨後又道,「公子,你一看就是好心之人,你能不能去雲州浚縣宋家一趟,將我送回家門,在下被毛長海殺死至今,無日不想回家看看。老父妻兒,今生無緣,我魂魄歸天,重入輪迴,見一面也心滿意足了。」

    這人說完以後,竟然嚎啕大哭起來。大黃這隻草狗倒是心善,聽見這人這麼慘,不由得狗眼含淚。

    丁浩坐在燈前,臉色平靜,沒有開口說話。

    火苗中人連忙又道,「公子,我見你年輕英俊,一表人才。你將我送回雲州浚縣宋家,我家裡定有各種寶物送上,我宋家在當地也是頗有名氣,到時候我幫你說說好話,說不定還能得到我妹子傾心,我妹妹相貌資質在浚縣都是數一數二的,她最聽我的話,此事說不定就成了,不知公子意下如何?」

    不過丁浩聽完,卻是端起油燈,左右觀看,好像在尋找什麼。

    那人不由得急道,「公子,你在找什麼,你說句話吧。」

    丁浩道:「我看看哪裡可以把火苗調大一點。」

    那人道,「為何?」

    丁浩道,「燒死你這滿嘴謊言,居心叵測之人。」

    火苗中人頓時臉色大驚,問道,「公子,公子,你這是何意?」

    丁浩冷哼道,「你先是搏取我的同情,又用寶物和女色勾誘,你真的當我年輕好騙不成?我若是將你送回,恐怕等待我的,不是你妹妹而是殺人的刀!這個世界,人心之險惡,我早有領教!你這樣就想騙我,做夢!」

    丁浩說話之中,卻從毛長海的物品之中,又找到一根陶制的小勺。小勺就跟耳屎耙一般,此物應該是和油燈配套,丁浩琢磨了一下,便用那小勺舀了油池之中粘稠血液澆在火焰之上。

    濃稠的血液被火一燒,頓時就好像汽油澆上去一般,轟得一下。一股刺鼻的腥味,那火中人臉頓時發出刺耳的怒罵聲,「畜牲!你跟毛長海一般都是大惡人!惡徒,該死!」

    丁浩不為所動,又去舀了一勺血液。

    這下那人臉再也吃不消了,開口驚呼道,「公子,你聽我說!我都說實話!」

    丁浩停下手,問道,「叫什麼名字?所住何處?」

    「宋缺,我家住在雲州浚縣……」

    他還沒說完,丁浩又要火上澆油,那人連忙喊道,「大哥,我說的都是真的!」

    丁浩問道,「那你家所修是何功法?」

    那人沉默,丁浩毫不猶豫又是一勺澆上去,那人慘叫聲中這才道,「我宋家所修,乃是血道功法!」

    「原來如此。」丁浩點頭。

    血道也是妖魔鬼道之一,殺人煉血,搜魂煉魄,這些都是血道所為。不過血道是非常隱蔽的妖邪之道,一般看不出來,就算是進入天意之中,天意也不會發生反應。

    丁浩又道,「這盞油燈應該也是你宋家所有。如果我沒有猜測,毛長海殺死你以後,搶到的這盞油燈,而你見到我之後,想要騙我將這盞油燈送回你宋家!當然了,你宋家是血道妖孽,為了防止我說出去,你們定要將我滅口!」

    大黃聽完以後勃然大怒,本來它還相信了此人,卻沒想到,其中竟然還有如此險惡陰謀。如果不是丁浩,而是遇到一個善良之人,又或者起貪心之人,將油燈送回,就是死路一條!

    宋缺連忙道,「不會不會,我宋家還算是知書達禮,我妹妹真的不錯。」

    丁浩又要澆油,他這才閉嘴。

    「現在開始,我說一句,你回答一句!若是回答的好,我說不定就放你的魂魄重入輪迴。至於把油燈送回,這種事就別想了。」

    丁浩冷哼一句,開口問道,「這油燈叫什麼名字?」

    「煉血煉魂燈。」

    「都有那些作用?」

    宋缺道,「煉血和煉魂。有血煉血,有魂煉魂。比如公子有仇人,就可以找到他的血肉,放在這燈中祭煉!祭煉以後,便會成為這燈中穢物,這個時候,公子就可以約來那仇人,點燃油燈。那些穢物見到主人氣息,就會如同跗骨之蛆,穢物入體,靈力受阻,修為大降,公子便可以發動偷襲,一舉將其擊殺!」

    丁浩聽得心中震驚,暗道這邪異之物,果然是陰狠!簡直是出其意料,威力驚人!

    宋缺又道,「這只是煉血之效果,而煉魂之效果,公子也看見了,我就是答案。將仇人的魂魄收入燈中,當作燈芯,燒魂點燈,經歷九九八十一日,生生將魂煉完,那就魂飛魄散,永不入輪迴。」

    「將人魂魄,當作燈芯,燒魂點燈,以血助燃!」丁浩雙目之中射出厲色,點頭道,「這血道的修鍊,果然是非常的邪惡和殘忍!」

    那宋缺現在被丁浩識破,連忙哀求道,「公子,我已經在這裡收了七七四十九天折磨,我現在其他也不想了,你就放我輪迴,我去了陰間也會感謝你。若是到了八十一天,我魂飛魄散,那才是真正的凄慘。」

    丁浩冷道,「輪迴不輪迴,又有什麼意義?下一世的你,就不是你了!」

    宋缺苦道,「公子饒我,饒我!」

    丁浩道,「你給我老實點,好好為我服務,我到了八十日自然會放你!現在你給我說說,煉血換根之法是什麼意思?」

    剛才油燈剛點起來的時候,分明聽他說什麼煉血換根。

    宋缺不敢隱瞞,老實開口道,「這是我血道宋家一門秘法,可以在進入鍊氣以前,將人的仙根強行更換!不過成功率很低,毛長海捉拿我,就是為了這個功法。」

    「強行更換仙根?」丁浩心中震驚,沒想到竟然有這種厲害的法子。

    宋缺道,「毛長海是四品仙根,資質很差。因此他修為到了先天大圓滿多年,始終無法進入鍊氣,所以他就想要得到這秘法,然後捉到了一個一品天才,將其活殺,取出心臟,煉化其中心血,想要換到對方的仙根,不過卻是失敗了……」

    丁浩聽完,冷道,「看來你之前又說謊了!」

    「沒有。」宋缺驚道。

    丁浩道,「你之前說,毛長海殺你就是為了得到《煉血換根》之法。可是在我看來,應該是你幫助毛長海煉血換根!在失敗以後,毛長海一怒之下,才殺你煉魂,你說是不是?」

    宋缺頓時啞口無言,隨後嘿嘿笑道,「公子,時間太久,我記不清了。」

    「是嗎,那我幫你長長記性。」丁浩冷笑著,又是一勺血液澆了上去。

    「啊!不要!公子,我以後保證不說謊了!」

    就在丁浩在吸星石之中拷問宋缺的時候,黑暗的森林之中,三個黑衣人站在了吸星石的不遠處。

    跪在地上的,是全身是血的毛長海。

    丁浩雖然饒了他,可是那些小弟卻是將其折磨得不輕。

    黑衣人之中的苗長老開口森然問道,「毛長海,可是丁浩傷你,搶你得分?」

    毛長海滿口含血,恨道,「前輩,正是那丁浩!我恨他!我必殺他!」

    苗長老哧道,「就憑你一個廢人?」

    毛長海頓時不說話。

    苗長老又問,「丁浩逃到哪裡去了?他現在什麼修為,可有什麼隱秘的手段和詭異之事?」

    毛長海道,「丁浩剛走沒一會,他是跟一個叫商海的舞州少年一起走了,兩人關係密切。他的修為看上去是七段,可是我感覺有八段,甚至更高。詭異的事情……恩,他有一種寒冰的寶物,可以瞬間將人凍得無法還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