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魔道神徒

第70章血道宋缺

魔道神徒
     第七零章血道宋缺

    「先天八段?」苗長老眉頭大皺。

    他現在調查的是,丁浩是如何殺死他的箭竹妖和另一個竹妖部落的仙師哪去了,可是光從修為來看,丁浩完全不可能做到這些。

    另一個黑衣人道,「不管怎麼樣,找到丁浩是關鍵。」

    正在這個時候,一隻火紅色的靈狐奔來,在它後邊跟著的,是小王爺的護衛,獨狐。

    苗長老見到獨狐,立即開口道,「丁浩和一個叫商海的一起走了,這商海,你可認識?」

    獨狐道,「認識,小王爺把這些人都調查過。」

    苗長老道,「這就好,你速速去尋找,他們應該跑不遠。」

    此刻毛長海又喊道,「商海剝下了我的中品藤甲,可以循味而去!」

    「如此甚好。」獨狐讓自己火紅小狐狸聞了一下毛長海,然後小狐狸就跑了,獨狐跟在後邊就追。

    過了一會,獨狐又跑了回來,彙報道,「稟告幾位前輩,商海已經返回山頂,交了任務,退出狩獵。」

    「那丁浩呢?」苗長老立即追問。

    獨狐道,「不知去向。」

    「可惡!」苗長老等人也都是怒極,卻無處可發。

    獨狐道,「諸位前輩,你精神力外放都找不到那小廢物,很顯然他手中有隱秘的寶物!此刻說不定就躲在林中某處。」

    苗長老道,「你說的很有可能,只是誰又知道他躲在何處呢?」幾個仙師,都找不到一個小小的先天,這讓苗長老等人很是惱火。

    又一個仙師道:「我們還是分頭去轉轉,說不定能找到他的線索。」

    「也好。」苗長老點頭。

    他們臨走,並沒有留活口,其中一個仙師一拍儲物囊,放出飛劍將毛長海轟殺,然後又扔出一張靈火符文,將毛長海屍首燒個面目全非。

    沒一會,現場又恢復了一片安靜。

    外邊的情景,全部都看在丁浩的眼中,他心中暗道,還好商海聽話及時的離開連雲山脈,否則被這些妖道仙師抓住,後果可想而知。

    吸星石中,丁浩將煉血煉魂燈的元石取下,將燈收起,臉色陰沉。

    「這些妖道仙師盯著我,我還如何狩獵,難道也要逼著我離開狩獵?」丁浩萌生退意,不過就算是離開,也要熬到第二天白天,夜晚是最危險的時候。

    丁浩繼續整理毛長海的財物。

    毛長海儲物囊之中,剩下的就是元石了,這傢伙殺人如麻,元石也挺豐富。

    丁浩一清點,竟然有多達五千塊元石,也就是說五千萬的銀票!

    「收穫不小。」

    將財物收起,丁浩盤腿打坐,心念沉入丹田氣海之中。

    他現在是先天八段,氣海已經是一片小小的湖面了。湖面平靜,在湖面上空,原丹還有最後一層。如果化開這最後一層原丹,就是先天九段。

    到時候,丹核就露出來了。

    丹核就是原丹的核心,相比前邊的幾層,丹核是最難煉化的!

    也就是說,先天九段突破到先天大圓滿是相當困難的!這個丹核困住了很多人,丹核無法煉化,也就意味著無法進入先天的圓滿狀態。

    曾經有人研究過,只有四品以上的仙根,才能煉化丹核;四品以下,直接就沒希望了,先天九段就是他們的山巔!

    這個問題對丁浩來說,並不是問題。

    他現在的問題,是去哪吸收靈力的問題!

    箭竹妖是不錯,可是再找沒有了,那些妖道仙師可不是吃素的,丁浩只要露面,就會被斬殺!

    「去哪裡找中品靈木,這絕對是個問題。」

    丁浩突然發現,擁有了吸星魔訣也並不是完全的好事。

    打個比方,別人修鍊,隨便找個地方吸取空氣中的靈力就可以;可是他不一樣,他非要吸收物品之中的靈力!如果找不到合適的物品,可能很久都無法提升!

    想到這裡,丁浩雙目之中明亮起來,甩開所有的雜念,自言自語道,「眼前就只有這條路,已經義無反顧的走上去了,還有什麼可後悔的?既然走了,就一定要走到底!」

    夜色寂靜,森林之中幽深無比,偶爾有一個人經過,也是小心翼翼。

    不過就在這黑暗之中,又有一個火紅色的影子一閃。

    「獨狐的人耳狐!」丁浩心中一動。

    人耳狐是一種下品的靈獸,有偵查的作用,尤其是有了一隻人耳,更是眼觀六路,耳聽八方,非常的機靈。它得到主人的命令,尋找丁浩的消息,它也能分辨出丁浩氣味,可就是找不到!

    因此它轉來轉去,又找回到這裡。

    雖然它不說話,可是它感覺到丁浩最後的氣味,就是消失在附近!

    「特么的,鼻子倒是很尖。」大黃開口說道。

    丁浩道,「我倒是有一個想法。」

    大黃放下手裡的書,道,「一看就知道,又要陰我。」

    丁浩每次讓大黃上,都是沒好事兒。

    「這次簡單。」丁浩笑道,「放你出去,你有沒有把握把它抓回來?」

    大黃道,「這有何難?」

    丁浩大喜道,「那我放你出去,記得,死活都可以!不過一定要得到它的那隻人耳!」

    說到這裡,丁浩臉上露出陰冷的笑意。

    他可不是善男信女,小王爺的手下獨狐對他根本沒有好意!數次想要致他於死地!

    當然了,他也想弄死獨狐,只是可惜雙方相差太大,他才是先天八段,獨狐已經是鍊氣二層!

    若是在平時,丁浩想要弄死獨狐幾乎是不可能的!不對!不是幾乎,是絕對不可能的!

    可是,丁浩突然想到了,他手中有了陰人的利器!

    他心念一動,就把大黃給放了出去。

    火紅的人耳狐看見大黃,頓時就是一驚。它並不認識大黃,可是氣味它熟悉,它知道這氣味和丁浩息息相關!不過它看見大黃,並沒有後退,也沒有逃走!

    它一雙銳利的小眼睛看著大黃,目中發出光亮,它這是警告,彷彿在說,「草狗!你別惹我,否則老子弄死你!」

    這是很正常的,別說人之間這樣,動物之間也是這樣。獅群之中,獅王走向某隻母獅子,其他公獅子只有主動躲開。

    這就是等級觀念,人和動物的天性。人耳狐是下品靈獸,而大黃只是一隻凡獸之中的草狗,草根之中的草根!人耳狐當然不會當一回事兒,它口中發出尖厲的警告聲。

    不過,大黃不是一般的草狗。

    只聽它罵了一句,「特么的,老實點!」隨後,如同一條金色的閃電,一下就撲了上去,大嘴一下就咬了過去。

    人耳狐這下嚇慘了,這才明白草根也是可以逆襲的!

    它嚇得扭頭就跑,大黃汪一聲撲上去,王霸之氣大發,一爪子就撲翻了它。

    在吸星石里,丁浩又一次把煉血煉魂燈給拿了出來,開口問道,「宋缺,我問你,這燈的煉血功能,對鍊氣二層,可有效?」

    「這個……」宋缺眼珠子又一轉。

    丁浩知道這廝就是謊話連篇的主,兩勺血油澆上去,這廝慘叫幾聲頓時老實了。宋缺心說這小祖宗可真夠狠得,連忙開口道,「公子,是這樣的。此物是凡寶,對鍊氣期的仙師效果也有,可是有一個關鍵,對方仙師修為不能太高,同時也不能有防止邪異類的護身寶物!」

    丁浩問道,「你就告訴我,鍊氣二層,能不能搞!」

    宋缺道,「可以!不過血肉要多一點,這樣煉成的穢物才夠大!如果光是一滴血,那便是無用!」

    丁浩道,「如果是一隻耳朵呢?」

    「可以!」

    正在說話,大黃叼著人耳狐回來了,這玩意已經被他咬死了。

    丁浩心念一動,將大黃收入空間,取出毛長海的小刀,割下人耳。

    宋缺也算是見多識廣,道,「這是祭獸之術,從某種角度也算是妖邪類的法術,此獸經過祭煉,身上長出人耳,****合體,天意不容,應該無法進入天意之中。」

    丁浩把人耳扔進油燈的油池之中,問道,「要煉化多久?」

    宋缺問道,「公子希望多快?」

    「越快越好!」

    「那公子將一塊元石磨成粉末,撒在油池之中。」

    人耳本來泡在血紅色的液體之中,隨著元石撒進去,清楚得可以看見那隻人耳開始變黑,腐爛……

    就在丁浩做這些的時候,獨狐已經開始焦急起來。

    「不好,小狐到哪裡去了?小狐!」

    人耳狐是妖物,養妖之人不但要餵養飼養妖物,還要跟其建立很深的感情!感情投入越大,妖才肯幫你。否則的話,跟人對戰,還沒開始,養的妖就逃跑了,那主人就只有等死了。

    每個主人對自己養的妖,也是非常的有感情,對那些養妖者來說,就算是自己的父母親人、夫妻道侶,也都比不上對妖的感情,別人會背叛,可養的妖不會!

    正在獨狐焦急萬分的時候,突然有一個金色的影子從他面前若無其事的走過去,那是一隻賤得不能再賤的草狗,獨狐卻是眼睛一亮。

    「這不是丁浩的狗嘛!」

    獨狐曾經在丁家見過,也聽丁俊才說過,他一眼就認了出來!

    「跟上去!」獨狐暫時當下尋找人耳狐的念頭,追著大黃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