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魔道神徒

第71章誘殺獨狐

魔道神徒
     第七一章誘殺獨狐

    大黃髮現有人跟蹤它,它頓時緊張起來,加快了跑動的速度。

    看著前邊那隻顛顛跑著的大黃狗,獨狐眼中浮出陰冷的笑意,「草狗,看你往哪跑,乖乖的幫我找到姓丁的小畜牲!」

    黑暗的森林之中,一人一狗就這樣追逐。

    不久以後,直到獨狐見到那塊裂開的山石,他才想起,這個地方正是他昨天一早蹲候丁浩幾個時辰的地方!

    「怎麼來到這個地方了!」獨狐心中一驚,到這個時候,他已經感覺到自己是被人誘來的。

    「丁浩,你以為你把我引過來,你就能對付我么?」獨狐臉色陰冷,又上前幾步,來到那塊裂開的山石附近,突然看見裂開的山石之中有一道火紅。

    「怎麼!」獨狐一下衝過去,發現躺著的是人耳狐的屍體,「可惡!丁浩殺我獸寵,死!」

    看見人耳狐屍體,他頓時目赤欲裂,雙目血紅。

    讓他完全沒有想到的是,就在他心神失守的時候,突然從樹后衝出一道黑影。那黑色的影子拳頭大,從樹后衝出,劃出一個弧度,撲向獨狐。

    「什麼東西?」獨狐正沉浸的悲痛之中,感應到黑色的影子,他連忙就想要躲開。

    不過這一切都是丁浩精心計算過,從這個地點,到人耳狐屍體的擺放,都是丁浩細密安排過的,獨狐根本沒有躲避的機會。

    啪!那黑色的影子就好像一塊爛泥,拍在獨狐的臉上,黏在他失去的耳朵處。

    這塊紅色發黑的膿血,帶著無比的污穢氣息和濃重的血腥味,正是獨狐自己的耳朵所煉化形成。葉落歸根,這種膿血對原先的身體非常嚮往,粘上去以後,其中的膿血瞬間就滲入獨狐的身體之中。

    這些膿血原先就是獨狐身體的一部分,因此獨狐的身體並沒有任何的抵抗,就由著其進入。

    獨狐用手一摸,一手血污,血腥味讓人噁心到吐。不過這並不是關鍵,關鍵是他感覺到自己身體之中的氣血阻滯,經脈不暢,修為在瘋狂的向下掉級!

    「這是什麼東西?」獨狐驚慌失措。

    油燈的燈光在樹後點亮,然後丁浩舉著一隻油燈,帶著那隻草狗走了出來,回答道,「這是血穢污物,用你的耳朵煉化。」

    「可惡!」獨狐咬牙罵道,「丁浩!想不到你還修鍊了血道邪術!你真是十惡不赦,你該死!」

    丁浩冷笑道,「你們可以勾結妖道仙師來殺我,為什麼我就不能用血道邪術殺你?天道循環,一報還一報,你們才是十惡不赦,該死!」

    獨狐經過了剛開始的驚慌,鎮定下來,道,「沒想到你也知道我們找來了仙師。」他淡淡笑笑,「你真的以為憑著這些雕蟲小技,就想要弄死我?真是異想天開,如果我沒有猜錯,這東西只能暫時阻礙我的修為!先天級別的攻擊,也想害我?你太幼稚了!」

    丁浩取出毛長海的那邊凡寶小刀,「那就看看掉落級別的你是不是我的對手吧!」

    獨狐哈哈一笑,「你以為我會跟你打么?」

    說到這裡,油燈裡邊的宋缺大聲喊起來,「快點上去,殺了他!他有仙師手段!」

    不過這個時候,根本就來不及了。

    獨狐雖然只是一個鍊氣二層,可是他已經是仙師了!仙師和先天之間真正是天壤之別,仙師動用的哪怕些許的小手段,你先天級別就束手無策!

    獨狐一拍靈寶囊,手中就出現了一張靈符。

    一品靈符,金光符!

    靈符九品,一品最低。金光符正是一品靈符之中最低級也是最便宜的防禦性靈符,獨狐手腕一抖,這靈符就如同火焰一樣,瞬間燒成飛灰!

    而在同時,他的身體外,頓時出現一層緊貼身體的金光!這層金光就好像是一件金色的衣甲,防禦力非常強大!

    「你等死吧!」獨狐眼中帶著狠厲,用手指,指指丁浩,冷哼一聲。然後他當場席地而坐,吞下一顆丹藥,閉上雙目,在丁浩的面前療傷!

    鐺鐺鐺!

    丁浩手中的凡寶小刀已經刺在他的身上,不過那層金光真是分毫不動!丁浩又換上凡寶指套,他雙目之中射出寒芒,全力出擊,「火拳八疊!」

    這已經是丁浩最強大的攻擊,可是金光符之中的獨狐根本就是巋然不動!有了這一層金光,獨狐彷彿山嶽一般,坐在那裡一動不動!

    這個時候,獨狐已經大概能找到清理血穢的辦法,他睜開眼,冷笑道,「別折騰了!蠢貨!這是靈符,靈級防禦!就算是一般的飛劍也殺不掉我,何況你是凡級的武器、凡級的攻擊?蠢貨,等死吧!」

    煉血煉魂燈之中宋缺也感嘆道,「沒用了!真的沒用了!誰知道他有這種防禦手段!一品防禦性靈符,價值20塊靈石以上!沒用的,丁浩你別折騰了,在他煉化血穢以前,趕緊逃走吧!」

    丁浩臉色一變再變,沒想到自己算計來算計去,竟然還是沒有能殺死獨狐!若是沒有經歷過,誰能想到,仙師的手段竟然是如此的厲害!就這一層金光,任你如何的攻擊,都無濟於事!

    宋缺又道,「快走吧!真的沒有可能!這是仙師手段,不是先天可以想象!」

    不過事情到了這一步,丁浩還是沒有放棄,他雙目凝視獨狐,緩緩道,「我還有最後一個方法,我想要試一試!」

    獨狐冷笑道,「蠢貨,你真是死不悔改!明告訴你,現在丹藥在我身體中迅速的剿殺那些污血!你等死吧!」

    丁浩抬手在空中一抓,手中就出現了一個碧綠色的妖藤,那妖藤的身體上又密布了細密的金色絲紋!

    獨狐冷笑道,「藤妖?我就知道你小子養妖,不過你又有什麼辦法?我這是一品靈符金光符,你拿一隻藤妖出來,就想要傷我?」

    丁浩也不理他,對藤妖喝道,「若是擊破他,荒古餌草,我讓你吃個飽!」

    藤妖最近被丁浩不待見,一直都躺在冰晶旁邊,沒吃沒喝,還忍飢受寒。現在聽丁浩這一說,它頓時就興奮起來,好像一條蛇一樣快速遊了過去,然後圍著獨狐身上的金光轉了幾圈,隨後猛地一勒!

    獨狐開始還在哈哈大笑,油燈之中的宋缺也在勸「別耽誤時間了」,可是讓他們想不到的是,碧綠色的妖藤身體一勒,獨狐身上的金光竟然晃動起來。

    「怎麼可能!」油燈里的宋缺驚呼道,「這是什麼藤妖,頂級妖藤!絕對是頂級的妖藤!你告訴我,這是什麼妖藤?」

    丁浩嘿嘿笑道,「我也不知道是什麼妖藤,一不小心撿到的。」

    油燈里的宋缺直接要吐血了,隨手撿到都能撿到這種好東西,這人品也太堅挺了!

    獨狐此刻臉上蒼白,只見隨著妖藤的慢慢收縮,金光就好像一個氣泡一樣,有的地方凹陷、有的地方凸起,已經開始嚴重的變形!

    「不要!」他驚慌的嘶吼之中,他身體上的金光就好像是一個氣泡,被捏爆!

    啪!

    金光,爆了!

    「這是什麼妖藤!」獨狐都要哭了,就連一般飛劍都不易擊破的金光符,竟然就這樣輕易被捏碎!

    回答他的是丁浩的匕首。

    這把從毛長海手上繳獲的匕首是相當的鋒利,從獨狐脖子上劃過以後,開始都沒流血,過了兩秒鐘,這才有鮮血滲出,然後嘩嘩的流淌,接著獨狐的腦袋就從身體上分開了。

    丁浩殺了獨狐,知道不能耽誤時間,一把就扯下獨狐腰上的靈寶囊。將妖藤和靈寶囊都扔進吸星石,然後拿過油燈,宋缺還在那念叨,「什麼妖藤?太強了,你只要把這妖藤煉好,絕對可以達到築基,突破本界!」

    丁浩道,「別廢話了,快教我收魂魄!」

    「什麼,你要收他魂魄?」宋缺一愣,隨即狂喜道,「你可知,這煉血煉魂燈只能有一根燈芯,你若是收他,就要放走我!」

    丁浩沒有猶豫,事實上他之前已經猜到了,他點頭道,「可以放走你!你先教我怎麼收!」

    宋缺口中立即說了一段口訣,「這是引魂訣!拿起油燈照在他臉上,口中吟誦,就可以引出他的魂魄!」

    丁浩聽得真切,連忙將油燈照到獨狐的臉上,然後口中念誦,「欲種長生不死根,再營陰魂及陽魄。先教玄母歸離戶,后遣空王脫竅門。」

    他這一說,果然看見一個淡淡的影子,好像是獨狐扭曲的臉,就飛了出來,景象非常的離奇,丁浩都看得呆了。

    宋缺連忙喊道,「快快快!快念放生訣!我不走,他進不來!」

    丁浩道,「快將放生訣說來!」

    宋缺道,「放生訣就是一個赦,然後吹滅魂火!」

    丁浩道,「若是放了你,他又不進來怎麼辦?」

    「我說了一輩子的謊,最後說了一次真話,你就信我一回吧!」宋缺開口說道。

    事到如今,丁浩不信他也沒有辦法,只好開口喝了一聲,「赦」!喝完以後,一口吹滅煉血煉魂燈的魂火。

    呼,森林之中頓時一片黑暗,黑暗中傳來宋缺的聲音,「丁浩,那妖藤是寶物,好好飼養,再會了……」

    「下一世,我希望生在正道仙師家庭;下一世,我希望有一個天才資質;下一世,我希望可以進入九州學府,破界登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