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魔道神徒

第74章驚人發現

魔道神徒
     第七四章驚人發現

    秋日的山林早晨,淡淡的薄霧散盡。

    一眼望去,楓葉火紅、小溪清澈、層層疊疊,一片秋天的五色斑斕。

    這裡,已經是連雲山脈的最外圍,在向前走,就是屬於唐州的清秀山脈了。這個地方處於唐州、舞州和雲州三州交界,已經遠遠的離開了狩獵區。

    「秘密基地在哪?」丁浩在吸星石中左右觀看。

    草色青青,小路蜿蜒,路的盡頭,只有一塊大青石,空空蕩蕩。

    大黃走到這裡,左右看看,然後把口中的吸星石扔在路邊,接著它的身影一閃,也消失了蹤跡。

    吸星石中。

    大黃問道,「獨狐這傢伙該不會騙我們吧。」

    這隻草狗自從被宋缺騙過以後,看誰都像是騙子。

    丁浩道,「這裡的描述和獨狐描述的一樣,他說這裡有一個隱匿陣法遮擋著秘密基地,應該沒有騙我們,等等看。」

    這塊吸星石就這樣靜靜的躺在路邊,誰也不知道,裡邊有一雙人眼和一雙狗眼正在注視外邊。

    外邊非常的安靜,若不是知道,誰也想不到這裡會有秘密基地。

    丁浩一抬手,拿出獨狐的靈寶囊。

    靈寶囊和儲物囊最大的不一樣,就是靈寶囊是有鎖的!就算是原來的主人死了,想要打開也必須抹去上邊的靈識。

    「算了,等進入鍊氣再說吧。」先天修為根本無法抹去獨狐的神識,因此也只能以後再說。

    就這樣,丁浩整整在吸星石里呆了一天,一直到明月高懸,外邊也沒有一絲動靜。

    丁浩終於等不及了,把油燈放出來。

    「獨狐,你是不是騙我?」丁浩把魂火點亮。

    「沒有我真的沒有!」獨狐嚇得臉色蒼白。

    丁浩怒道:「你說這些竹妖仙師白天會進入陣法中,晚上會從陣法中出來,為何我等了一個白天一個黑夜,也沒有見到一個人進出?」

    獨狐道,「丁祖宗,我真的沒有說謊!那些竹妖真的是白天進去,晚上出來!」

    丁浩才不管他,又是三勺燈油澆上去,疼得獨狐死去活來,才暫時饒過他。

    就在丁浩苦熬著等待機會的時候,千里之外的土著城,唐家商號之中,白髮白須的唐大掌柜卻是等到了消息。

    「什麼?竹妖部落的四個仙師都死了,就連鍊氣五層的苗長老都死了?」唐大掌柜臉色震驚。

    在他面前站著的是竹妖部落的那個年輕人,他開口說道,「是這樣,因為上界魔道仙師的出現,殺死我族的四位前輩。」

    「上界的魔道仙師?」唐大掌柜眼中射出厲色,白須飛揚,如同雄獅一般的一拍桌子,厲聲道,「一定是丁浩那個小畜牲!小畜牲勾結魔道仙師、上界叛逆!一定是這樣,我早就說過,留下這個小畜牲就是一個禍害!」

    竹妖部落的年輕人道,「我們首領已經將此事彙報給了九州學府方面,不過唐掌柜這邊,我們恐怕是暫時幫不上忙了。」

    「唉,你們也是儘力了,誰知道那個小畜牲竟然勾結了上界的叛逆。」唐大掌柜從桌上拿起一隻靈寶囊,道,「這是一點感謝費,小小意思,希望苗長老的親友節哀。」

    竹妖部落的年輕人雙手接過,轉身離開。

    看著他離開,唐大掌柜這才一掌拍在桌上,自言自語道,「這個小畜牲,怎麼就勾結上魔道仙師了!」說到這裡,他目中又布滿厲色,冷笑道,「你這樣只有死得更快!丁浩,你當眾辱我,此仇必報!」

    ……

    又是一個早晨,山林籠罩在薄霧之中。

    丁浩又熬了一夜,終於看到了動靜。

    從小路上,走來兩個男子。這兩人一高一矮,都是先天後期的修為,身上穿著寫有「唐」字的服裝,一看就是唐家商號的夥計。

    兩人邊走邊說話,高個說道,「又是三個月,每次進山,我老婆都要跟我鬧一陣,你說她是不是以為我在山裡養了小老婆?」

    矮個子笑道,「女人,都是這樣,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這兩個人,就是新的一批進山來換班的,兩人並肩走到小路盡頭的青石面前,各自從腰間拿起腰牌。

    就在這個時候,從青石後邊卻是跑出一隻大黃狗。

    「哎,你看,誰家的狗跑出來了。」矮個子眼尖。

    高個子拿著腰牌,回頭道,「別管它,野狗而已。」說著,他就要拿著腰牌往青石上掃。

    不過這個時候,大黃狗卻是來到了矮個子的腳下,用鼻子去蹭矮個子的腿。

    矮個子連忙拉住高個子道,「唐財,這隻狗好像跟我們挺有緣的,基地裡邊整天閑的難受,不如帶進去……」

    高個子左右看看道,「唐寶,帶一隻野狗進去,這不合規矩!到時候二掌柜會說話的!」

    矮個子唐寶道:「怕什麼,這就是一隻黃狗而已,又不是妖獸!再說了,就算是妖獸,有二掌柜和竹長老在裡邊,還有什麼可怕?」

    唐財猶豫道,「二掌柜問起來怎麼辦?」

    「就說我家養的,帶來打發時間。」

    高個子唐財道,「也好,養三個月剛好是冬天,到時候臨走還可以吃一頓狗肉火鍋!」

    兩人口徑一致,矮個子趕緊彎下腰,打開儲物囊。這隻大黃狗倒是乖巧得很,一頭就跳進了矮個子的儲物囊。

    接著矮個子站起來,兩個人都拿起腰牌往著石頭上邊一晃。

    奇異的景象發生了,那塊看上去樸實無奇的大青石,上邊竟然有青色的朦光射出,光線在兩人腰牌上掃過。又過了一會兒,面前的空氣之中就裂開一個一指寬的縫隙。

    唐寶道,「別看了,是我們!」

    在縫隙里露出一隻眼睛,看見外邊的唐財唐寶二人,縫隙這才慢慢的裂開變大,最後成為一個小門,門裡站著兩個唐傢伙計。

    唐財唐寶走進去。

    裡邊迎接的夥計笑道,「等你們好幾天了,家裡媳婦都憋不住了。」

    唐財笑道,「怕什麼,憋不住就找野男人唄。」

    「你媳婦才找野男人。」兩名夥計早就打點好行裝,當下就離開了。

    等他們一走,唐財道,「我們先去二掌柜那裡報個到吧。」

    唐寶低聲道,「那隻狗……」

    唐財道,「先放出來。」

    唐寶把大黃放出來,摸摸狗頭道,「別亂跑啊。」兩人這才走向前方的木質小樓。

    大黃下地以後,轉了兩圈,看看情況。這才找了一個角落,把口中的吸星石給吐了出來。

    毫無疑問,這是丁浩的計策,利用人喜歡小動物的心理,混進其中。當然了,如果這唐財唐寶不上當,那丁浩就會跳出來將這兩人擊殺!搶奪他們的腰牌!

    不過還好丁浩沒有這樣做。這個陣法非常的隱秘,搶到腰牌也沒用!用腰牌照射青石以後,還需要裡邊的人確認,否則是絕對進不來的!

    這個陣法竟然如此的隱秘和謹慎,那麼裡邊到底是幹嘛的?

    吸星石落在地上,丁浩就可以透過吸星石向外看。

    他不看還好,一看頓時就驚呆了!

    只見這陣法之中,和外邊的景象完全不一樣!

    從外邊看,小路的盡頭就是一塊巨大的青石。然後其他什麼都沒有!可是身在其中,卻是可以看見,小路進入陣法,還在繼續的延伸,一直延伸到遠處的一座木質小樓。

    這個陣法之中,有著十多畝的面積,有著兩座小樓。小樓周圍,還有著不少的樹木,不過最顯眼的,卻是在這方天地的最中央,又有一個四四方方,光幕罩著的陣法!

    「陣中還有陣法!」丁浩驚嘆。

    他再向著那個四四方方的光幕之中看去……

    「這是……」丁浩的一雙眸子頓時射出狂熱之光!

    「難道是……」

    只見在這四四方方的光幕之中,有一顆巨大的樹樁!

    這個樹樁是相當大,方圓大約有數十步,周圍一圈至少要站上百人,才能手拉手將其圍住。這樹樁高度有一層樓那麼高,然後在這樹樁中央的部位,有一個巨大的凹陷,感覺就好像是一個高出地面的游泳池,而在池中,裝滿的是明亮澄清的液體!

    「想不到,唐家商號竟然把它種在這裡!」丁浩無論如何也想不到,連雲山脈的一個角落,三州的交界部位,竟然遇到這種寶物!

    不過回頭想想,正是因此,所以至今都無人發現唐家的秘密!

    沒一會,唐財和唐寶就從二層小樓里走出來。一邊走,唐財一邊罵道,「這兩個傢伙真是懶死了!臨走都不知道裝一批上來!」

    唐寶道,「別抱怨了,趕緊弄吧,這幾天就有人來拿貨了。」

    兩人說著,走進另外的一棟小樓里,從裡邊推出一輛小車。在小車上,裝滿的都是一個個青色的小葫蘆,兩人推著車來到中央光幕前,唐財回頭道,「二掌柜,開門。」

    這個時候,小樓窗口出現一個八字鬍的中年男子。男子一揮手,一道黃光脫手飛來,那黃光是一張黃符紙。

    黃符紙飛出以後,一個盤旋就貼在光幕上,光幕下方隨即打開一扇小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