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魔道神徒

第76章先天大圓滿

魔道神徒
     第七六章先天大圓滿

    在唐元昊的身側,柴進也是心神激蕩。

    柴進沒有本事闖蕩仙煉大世界,不過他有兒子,九州世界最流行的一句話就是,「我不行,但是我兒子一定行!我兒子不行,但是我孫子一定行!子子孫孫,總會出一個天才!」

    柴家主手中拿著玉符,心中暗喜。

    目前排名拍在第一的是他兒子柴世子!沒有任何意外,在柴進家主的安排之下,柴世子拿不到第一,這簡直是不可能發生的。

    他兒子在秋獵拿到第一,就會在會試拿到第一,就會在九州學府拿到第一,到時候就可以闖蕩仙煉大世界,在柴家留下一尊金身,甚至玉像!

    不過排在第二的小王爺競爭力也不弱。柴進沒想到,小王爺這個傢伙看上去溫文爾雅,竟然很有實力和謀略,始終咬著柴世子不放!

    不過柴進並沒有擔心,因為他早就安排人打殺了數量驚人的獵物。等到秋獵結束前的最後一刻,自然就會有人將這些獵物送入柴進的手中!

    排在第三的就是雲州天才葉雯。其實葉雯能拿到第三,也是柴進家主的大力安排之下,要不然憑著個人實力,又有誰能問鼎前三呢?

    「以個人實力問鼎前三……」想到這裡,柴進目光掃掃旁邊的凌雲霄,心中想到了丁浩。曾幾何時,丁浩的排名到達了第一名的高度,那時候還讓柴進在凌雲霄面前吃了一癟。

    不過很顯然,這只是大海之中的浪花而已!

    轉眼即逝!

    丁浩在獲得1439的高分以後,立即就開始了退步,接下來的三天來,根本一分沒漲,不斷地退步!現在,1439這個分數,已經排到了排行榜的20名,最後一名!

    正在他心裡想著這些,雲州城主韓飛星一拍大腿道,「老凌,丁浩的名字看不見了!」

    柴進再一看手中玉符,果然,他剛才還說丁浩掉到了20名,而現在,丁浩的名字已經掉到20名以後,根本看不見了。

    凌雲霄臉色鬱悶,他心裡也是奇怪,丁浩在前天一下跳到第一名,讓他很是開心了一陣。不過從那天晚上開始,丁浩就消失了,人蹤全無,分數也沒有加一分,實在是詭異。

    韓飛星見凌雲霄不說話,又道,「老凌,你說你舞州天才到底是怎麼回事?怎麼就消失不見了,不會是死在山裡了吧。」

    他這話里透著幸災樂禍的意味,柴進道,「不可能。若是別人將他殺死,肯定要搶奪他腰牌上的分數!為什麼他腰牌上1400多分一直都沒有變呢?」

    韓飛星道,「這還不簡單,說不定他是被什麼強大的靈獸給咬死了,當然腰牌上的分數就不會少,我猜測他的屍體說不定也被什麼靈獸給吃了,因此這幾天都沒有消息。」

    「對!」柴進點頭道,「這個很有可能,唉,想不到舞州好不容易出一個天才,竟然就這樣葬身獸口,實在是一大損失!」

    他嘴裡雖然在說一大損失,可是心裡卻在是冷哼,「死的好!」

    韓飛星也是哈哈大笑道:「老凌,舞州難得出這樣一個人才,就這樣死了,我真替你惋惜呢。」

    凌雲霄被這兩人說得心中惱火,而是開口冷道,「秋獵還沒有結束,說什麼都是沒用!」

    一直沒有說完的唐元昊收回冰冷的目光,用眼角看了一下凌城主,用嘲笑的口吻道,「凌城主到現在還在指望著爆冷門嘛?」

    他一開口,旁邊的韓飛星連忙奉承道,「皇太子說的沒錯,這個世界根本沒有冷門,還有一個時辰秋獵就結束了,結果自然就清楚了。」

    凌雲霄被他們說得臉色通紅,拳頭握得鐵緊。

    隨著秋獵即將結束,已經有不少的弟子都返回了主峰,現在依然在山裡拼殺的,都是為了得到最終的獎品做殊死搏鬥的真正強者。

    尤其是小王爺的分數竟然後來居上,和柴世子兩人的分數互相變來變去!

    就在這個時候,突然從山下跑來一匹角馬,角馬沿著盤山道路而上,馬蹄聲急促,騎手遠遠開口喊道,「速速閃開!九州學府急件,唐皇太子親啟!」

    「我的信?」唐元昊臉色一變,猛然站了起來。

    一會以後,角馬上的騎士風塵僕僕衝到高台面前,唐元昊已經傲然站在高台外沿,他一隻手負於身後,一隻手指向下邊,道:「拿來!」

    那弟子都來不及下馬,從儲物袋拿出一封信箋。

    唐元昊抬手對著下邊虛空一抓,那信件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抓起,落在唐元昊的手中。

    他一把拿過信紙,打開以後,上下這麼一看,頓時目中射出驚色,「什麼!魔道仙師出現在連雲山脈!」

    柴進等人跟上來問道,「皇太子殿下,什麼情況?」

    唐元昊道:「學府發來緊急信函,說收到確鑿的證據,上次學府大力搜查的上界道宗的叛徒魔道仙師,此刻就在連雲山脈!讓我負責尋找擊殺!」

    聽到這個消息,後邊的三個人全部都站起來,凌雲霄心裡更是咯噔一下,道:「上次閔正元在舞州尋找沒有找到,沒想到竟然來了連雲山脈!」

    韓飛星道,「那前幾日被殺的竹妖仙師莫非也是被這上界叛逆殺死?」

    柴進道,「如果這樣說,還是趕緊通知秋獵結束為妙!」

    就在他們商量對策之時,下邊有弟子指著遠方驚呼道,「那邊!」

    唐元昊等人極目遠眺,只見遠處山林之中,卻是有一朵青色玄雲升起。

    隨後,青色玄雲很快就消失不見。

    那一片的森林,就好像綠色的大海,而此刻,卻是好像有一條鯊魚乘風破浪,快速分開綠色海洋,撲向秋獵弟子集中之處。

    眾人全部震驚,「這是何物?」

    唐元昊見多識廣,第一時間就反應過來,「不好,這是一隻巨獸,秋獵的弟子危險!」

    「巨獸!怎麼可能有巨獸?」柴進驚呼。

    在連雲山脈舉行秋獵,正是因為這裡不太可能出現太強的靈獸。

    唐元昊眉頭一挑道:「去看看再說!」

    說完,他一拍靈寶囊,一把御空靈劍飛出,他躍上飛劍,化成一道劍光從山頂直插森林之中。

    凌雲霄他們都是鍊氣三層,並沒有御劍飛行的本事,當下三人都是喚來自己的角馬坐騎,翻身上馬,帶上親兵護衛,撲下山去。

    此刻連雲山脈之中,依然有許多精英選手,為了爭奪前二十名的位置而爭鬥。

    尤其是柴世子和小王爺,兩隊人馬剛好在一群斑羚面前相遇了。

    斑羚是中品靈獸,這批斑羚有幾百隻,其中不乏二等變異和三等變異的,若是獵殺這一群,很有可能事關著最後的名次!

    兩隊人馬都想要獨霸這群斑羚,小王爺拿著扇子笑道,「柴世子,你家大業大,為人大方,這批斑羚不如讓給我好了。」

    柴世子坐在兩人抬的滑桿上,冷道,「小王爺說笑了,我柴家家再大也沒有唐皇大,小王爺你大方一點讓給我就是!」

    小王爺笑道,「君子當仁不讓!」

    柴世子反駁道,「唐兄的意思,柴某難道不是君子?」

    這兩人正在拽文,被他們圍在中間的斑羚突然就驚動起來,一隻三等變異的斑羚領頭,用鋒利的羚角撞死柴世子這邊一個手下,奔逃而出。後邊的斑羚都跟潮水一樣,奔涌而出。

    「怎麼回事?斑羚怎麼變得如此狂暴?」

    小王爺和柴世子都暗自心驚,不過這個時候也顧不上多想,見到斑羚發飆,他們也立即下命令,「殺!能殺多少就殺多少!」

    兩隊人馬衝進斑羚群中,就是一陣瘋狂屠殺。

    現場正在一片混亂廝殺之中,從一側的樹林里卻是奔逃來一群弟子,這些弟子雖然不是小王爺和柴世子的手下,不過幾天秋獵,也是臉熟。小王爺不由得拉住一個問道,「為何如此的驚慌,那邊發生了什麼?」

    那弟子道:「凶獸啊!凶獸巨猿!」說完奔逃而去。

    凶獸也是靈獸的一種,只是異常的兇狠。最低層的凶獸也是上品靈獸的級別,威力不是一般的猛。

    其實這個時候柴世子也得到了消息,不過如果現在離開,那豈不是要把第一名讓給小王爺?

    柴世子正在猶豫,前方又傳來消息,說唐皇太子已經擋住凶猿。

    聽這一說,柴世子立即下令,「大家都別慌,唐皇太子是鍊氣大圓滿的修為,那凶猿也就是鍊氣中期的實力,唐皇太子一定會殺了此獸。別怕,先將這一群斑羚屠殺乾淨!」

    小王爺跟他的思想差不多,眼看到了衝刺的階段,誰願意就此放棄?

    想到這裡,小王爺吼道:「將斑羚趕到連山谷!」

    就在小王爺和柴世子為了獲得秋獵第一名而在冒險拼殺的時刻,百里之外的秘密基地之中,巨大的洗目樹泉下邊的一塊石子之中,丁浩卻是猛然睜開了雙目。

    「爽快!真的是爽快!」

    「原陽照海,已經是昨日景象!」

    「現在我丹田之中,一片遼闊氣海!先天大圓滿,我丁浩也是先天大圓滿!從今日開始,小王爺、柴世子你們在我面前,還有什麼優勢可言?」

    「不行,今日已經是秋獵最後一日,我要趕緊離開這裡,看看還有沒有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