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魔道神徒

第79章我叫九奴

魔道神徒
     第七九章我叫九奴

    他們這些陣法還是很厲害的,聯合起來,鍊氣三層四層甚至五層的仙師也能頂住!

    韓飛星的飛星陣最厲害的就是飛星箭矢。百人陣眼人人都是靈級箭矢,一輪箭射出去,鍊氣五層的仙師也要退避。他大吼一聲,「給我射!」

    柴世子他們看著外邊的景象,鎮定下來,對身邊葉雯道,「小雯休要害怕,韓城主的飛星陣非同凡響,你看那些箭矢,每一根都有靈級攻擊!非我等凡級攻擊可比!等這輪箭雨過去,我家三才陣的三位鍊氣仙師衝過去……」

    說到這裡,他雙目中有星光一閃,大手猛地一揮,豪邁道,「此猿必殺!它,完了!」

    不過很顯然,他的結論有點早。

    巨猿實力,已經遠超三四五層的仙師,什麼靈級箭矢,射在他的身上連紫色的長毛也沒有落下一根。只見它左右開弓,一手拎起一根巨木,連根拔起,對著飛星陣就扔過去。它的動作飛快,扔完一批,再拔再扔,什麼百人飛星陣,轉眼全部成為笑話,被巨木砸死了一片。柴家的三才陣更慘,三人被砸死兩人。凌雲霄的鐵蹄八十騎好在騎馬,逃的快,傷亡略小。

    陣形一亂,更是威力全無,眾人嚇得慌忙逃走。

    不過那巨猿堪稱奸滑,也不去追擊,而是轉回頭來,又走向連山谷。

    剛才還鎮定自若的柴世子頓時又慌了,「這可如何是好?爹爹救我,爹爹!」

    柴家主急得都要哭了,喊道,「我兒莫慌,我兒莫慌!」

    眼看巨猿要衝進谷中,好在小王爺算是家世淵源,取出一件唐皇祖寶。小王爺畢竟是唐家嫡系,還是有一些保命手段的。

    「我唐家祖先護佑!祖寶,靈力屏障!」

    這件唐皇祖寶放出以後,四周的空氣之中的靈力瘋狂湧來,就在連雲谷的山谷口,形成了一道屏障,暫時的擋住巨猿。

    看見屏障擋住巨猿,凌雲霄他們這才鬆一口氣。他們實在是打不過巨猿,只有大聲喊道,「你們再支持一會兒,我們立即去和九州學府聯繫!」

    凌雲霄、柴進和韓飛星三人也只好先逃回主峰,想辦法調集強者,這裡最近的是雲州城,請求九州學府強者乘坐天意梭過來應該只有半天時間。

    玄雲紫猿並沒有死心,它的怒氣還沒有發泄完畢。只見它巨拳猛砸在那白色的光幕屏障上,發出砰砰的聲音,地動山搖,山谷中的人全部都惶惶不安,不知道啥時候被凶猿殺進來,到時候大家全部都是一個死。

    就在這種情況下,丁浩回到了狩獵區域。

    「怎麼會人這麼少,最後一天應該還是衝刺的時候,按理說不會這麼安靜。」丁浩一路走回來,竟然路上沒有遇到一個人。

    「怎麼回事,就連應該有裁判站立的地點,現在都空無一人?」

    「難道提前結束了?」丁浩正在考慮要不要直接回去主峰,突然聽到連山谷那邊傳來震耳欲聾的轟響。

    「難道他們全部都去連雲谷圍獵了?」

    他這三天一直都在秘密基地之中修鍊,一隻獵物沒有打到,心說去連雲谷看看,說不定還能撿到一些機會。

    走向連雲谷,越是向那邊接近,他心中越是震驚。

    只見地面上一路都歪倒著很多巨木,這些巨樹都是十幾個人圍不住的,高達數十米,現在就這樣無力的歪倒在那裡。

    再向前走,地面都開始震動,轟轟的巨響,聽得人心臟都跟著震動。

    大黃道,「前邊有一隻凶獸,很強的凶獸!小心點。」

    它的鼻子非常的敏銳,遠超一般的人和狗,它已經聞到了凶獸的氣息。丁浩減慢了速度,一會以後,隱約看到前邊有一個巨大的身影,他躲在一顆巨木后伸出腦袋……

    「這隻凶獸好大。」丁浩來到這個世界還沒有見過如此高大的巨獸,十幾米高,全身都覆蓋著紫色的長毛,看上去像是一個紫色長毛的巨人。

    它上身長,兩腿短,是一隻紫毛巨猿!

    目光再看向遠處,只見山谷口,有一道白色的光幕,巨猿正在用拳頭一拳拳的轟擊光幕,它每轟擊一拳,光幕都一個震動。

    那光幕是透明的,可以看見光幕後邊柴世子小王爺等一干人臉色蒼白,神色惶恐。

    看見這一幕,丁浩心中好笑,「小王爺柴世子,你們也有今天。」

    他還看到了丁俊才,他巴不得這些人被巨猿一腳踩死才好,不過再一看,天才美少女葉雯也在裡邊。

    「她也在裡邊。看著美人慘死,還真是有點煞風景啊。」丁浩捏著下巴,想要找到一個辦法,可他發現憑他自己還真是有心無力。

    正在這個時候,他的耳中卻是突然傳來一句,「玄雲紫猿,下等靈獸,你有凶藤碧玉金絲,要弄死它很輕鬆。」

    「誰?」丁浩心中一驚,仔細一感應,才發現,說話的正是血雲之中的人影!

    此刻,吸星石的空間中央,那片血雲翻滾變得很有節奏,來回翻動,彷彿血色的絲綢在風中滾動。

    剛才的說話聲,正是那人影發出。

    「你是誰?」丁浩之前跟這個人說話,都沒有得到回應,沒想到他主動開口了。

    「對酒當歌,人生幾何?」人影開口嘆了一聲,道,「那麼多年過去,我是誰,我自己都搞不清了。」雖然這樣說,可他隨即又道,「你既然是我的主人,你有權知道我的名字,我叫九奴!」

    「九奴?」丁浩驚疑,又問道,「你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住在吸星石里?」

    「時間太久,我記不清了,我要慢慢恢復。」人影說話很文雅,開口又道,「丁浩,你是魔尊舍利的主人,又將我身體的一部分放出來,你就是我的主人!我能記得的就是,帶著你找到魔尊的傳承,成就魔尊,這是我的使命!」

    「魔尊的傳承!」丁浩先是一喜,隨即又道,「可不可以光得到傳承,不用成魔?」

    人影淡淡道,「要成仙,先成魔。」

    「可是我不想成魔!」

    「這由不得你。」人影口氣依舊是淡淡的,根本一點下人的覺悟都沒有。

    丁浩惱火道,「我不管你是誰,我只想告訴你,我的命運由我自己決定!哪怕我是錯誤的決定,我也決不允許別人來決定!還有,你既然叫九奴就要有奴的覺悟!幹什麼都要有職業道德,奴要有奴的樣子,我不喜歡你剛才裝b的口氣!」

    血雲中的人影被他訓斥得無話可說,愣了好一會,才回道:「是!」

    丁浩這才道,「你剛才說什麼魔尊舍利?什麼東西?」

    九奴道,「魔尊舍利就是你手上的這塊石頭。」

    「原來這叫魔尊舍利。」丁浩看看自己手指上戴著的吸星石,心說魔尊舍利這個名字果然霸道。不過他還是說道,「現在這東西是屬於我的,我給它改了一個名字,叫吸星石,你記好了。」

    九奴再次愕然,遇到這種有個性的主人,他反應有點跟不上來。

    丁浩又問,「吸星石是怎麼個來歷?」

    「恩,吸星石……」九奴適應了一下,才又開口道:「具體我也記不太清楚,總之是魔尊和仙尊兩大尊族都想要承載天命,有消息說天命出現在仙魔洞。於是兩大尊族在仙魔洞發生激戰,我的前主人裂天魔尊最終搶到天命,卻無力掌控!為了天命不落在那些假仁假義的仙尊手中,裂天魔尊引爆天命,震碎仙魔洞,造成九天傾覆!天命無人能抗,裂天魔尊自己也化成九塊魔尊舍利,帶著他的九大魔功,分崩離析!」

    九奴說完這一段,才發現自己用錯詞了,連忙補充道,「現在叫吸星石。」

    丁浩點點頭,很滿意九奴的改口,問道,「吸星魔決就是九大魔功之一?還有其他的魔功呢?」

    九奴其實很想問,你不是說不要成魔嘛?不過他還是沒問,開口回道,「其他事情我記不清了,我的身體都被封印在這魔尊舍利……不對,吸星石之中,只有空間完全打開,我才能復原。」

    「原來如此。」丁浩點點頭,又問道,「既然你來頭這麼大,牛皮這麼足,那麼問題來了:眼前這隻巨猿怎麼解決?」

    從血雲之中飛出一顆星光,正是智慧之光。九奴道,「你先將這段功法修鍊了,很簡單的功法,我就可以幫你消滅這隻巨猿。」

    丁浩的手在虛空之中一抓,就把那智慧之光握在手中。隨後,他將智慧之光按入自己的眉心,頓時一份功法出現在他的面前。

    「往生魔功。」

    丁浩略一瀏覽,眉頭大皺。

    這魔功之中說,引入別人的精神力,融入自身,兩者集合,可以大大增加自己的神識。丁浩問道,「九奴,這功法之中所說引入他人精神力,可是你的精神力?」

    「正是。」

    丁浩反問道,「我引入你的精神力進入我的意志之中,你若是有歹意,想要殺死我的精神力,奪取我的身體,那我豈不是死定了?」

    九奴還是那樣溫文爾雅,笑道,「你可是不放心我?你是我的主人,我是你的奴僕,我又怎麼會害你?這樣,我跟你解釋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