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魔道神徒

第83章飄零公子

魔道神徒
     第八三章飄零公子

    「啊?」

    聽老爹說要腰牌,柴世子臉色頓時大變,心說老爹,你要不要這樣,哪壺不開提哪壺?

    柴進見他不動,怒道,「這有什麼不好意思?做人該謙虛的時候謙虛,不該謙虛的時候,就不要謙虛!」

    柴世子差點一屁股坐在地上,心說,爹,我真的沒謙虛!這腰牌實在是拿不出手啊!

    看見兒子還是不動,柴進心說自己兒子真是臉皮太薄。

    他也不管兒子同意不同意,一把從兒子腰上扯下腰牌,充入靈力,遞給飄零公子看道,「真的是第一……」

    飄零公子低頭一看,只見牌子反面明明是個0。

    「零分!」這個數字差點把飄零公子給驚得從飛劍上摔下來。

    「這……」柴進自己也驚得差點從高台上摔下去,心說難道是充入靈力的姿勢不對?他再次沖入靈力,發現數字竟然還是零。

    牛皮吹爆了,柴家主老臉臊得通紅,對著兒子怒吼道,「怎麼得分歸零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兒?」

    柴世子一下就嚇哭了,流淚道,「爹爹,孩兒的得分,都被丁浩那混賬搶了。」

    柴進身形一晃,再次差點從高台上摔下去。

    這個時候柴碧月道,「爹,我也被丁浩搶了。那個騙子,他制住了玄雲紫猿,然後就利用玄雲紫猿打劫大家!我們所有人全部都被他搶了一遍!別人他只搶一半,對我們柴家和小王爺最狠,一分都不留,被他搶得乾乾淨淨!爹,你幫我們做主啊!」

    柴進這回真的支持不住了,啪啪啪退了幾步,一屁股坐在大椅上,心說這是怎麼回事,丁浩那小子怎麼一個人就把所有人都搶了!

    飄零公子等人已經聽出一點名堂來了,開口問道,「你是說制服玄雲紫猿的並不是唐元昊,而是另有他人?」

    柴碧月道,「稟告前輩,確實是這樣。我們被困在山谷之中,然後就看見丁浩來了,這小子卑鄙無恥下流至極!他制服了玄雲紫猿,就打劫我們,小王爺的手下丁俊才跟他理論,被他打得半死。」

    「一個人制服玄雲紫猿嘛?」飄零公子驚奇道,「丁浩是何許人也,我怎麼沒聽說過?」

    柴碧月道,「丁浩就是一個無恥敗類,現在才先天七段的修為,不過我感覺他好像還要更高一點。」

    「什麼?先天七段就制服了玄雲紫猿?」飄零公子這回真的震驚了,連忙道,「你給我說說,詳細說說!」

    高聳的山峰,一片墨綠,盤山道路就好像一圈圈纏繞的腰帶,盤旋而上。

    上山的土路上,走來一個十六歲的少年。

    丁浩要把後續的事情做完,因此回來得比較遲,等他走上主峰,柴進等人已經等待良久了。九州學府的三名弟子,也已經從飛劍走下,坐在大椅上。

    丁浩走上來先給站在那裡的裁判交分數。

    那裁判見他腰牌上的分數是32萬分,差點沒一屁股坐地上,做了一輩子裁判,沒見過這麼多分的!丁浩又扔出好多儲物囊,這些都是小王爺和柴世子他們的。

    裁判正在清點結算,柴家的管家就走過來了,「丁浩,我們家主讓你過去。」

    丁浩抬頭看看高台那邊,發現凌雲霄不在,柴進一臉死相。他知道不會有好事,當下回道,「沒看我在交獸頭嘛?最終得分這麼重要的事,能夠馬虎嘛?」

    管家被他硬頂了一句,心裡暗罵,看你囂張,等會你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遠遠的看著丁浩在那邊跟裁判結算,坐在高台上的飄零公子眉頭就是一皺,心說這小子是個老油條,看見仙師還不趕緊過來?

    旁邊的惠紅英突然開口笑道,「原來是這個小子,我倒是認識他。」

    「哦?」飄零公子轉回頭。

    「原來是他。」白天蒼目中射出厭惡之色,道,「飄零,你上次不是叫我們幫助劉雲坤師弟去完成入內門的任務,然後就在路上認識了此子,他和劉雲坤熟悉。」

    「哦,是這樣。」飄零公子臉色一動,作為九州學府里也有各種勢力,飄零公子不介意多收幾個小弟。這小子如果真的有些本事,又和劉雲坤認識,招攬一下也是可以的。

    可是白天蒼卻是又說了一句,「不過飄零,我不喜歡這個小子,桀驁不馴,不尊師長,狂妄無禮,一點覺悟都沒有!」

    白天蒼的一句話,幾乎就在飄零公子的心裡打上了一層枷鎖。飄零公子收的是小弟,如果收一個不受控制,頂撞自己,甚至吃裡爬外的小弟……

    想到這裡,飄零公子臉色也不愉起來,目光看著丁浩依然在拖延時間,他冷哼道,「我也看出來了。」

    丁浩本來有32萬分,加上還有大量的獸頭,最後一結算,一共是35萬多分。

    「才這點分。」丁浩哼了一句。

    柴家的管家心中感慨,這個分數,恐怕是雲州舞州兩州有史以來最高分的第一名了。

    這話是實話,歷史上也沒有誰把所有弟子全部都搶一遍,這太瘋狂了。

    丁浩結算完畢,實在是沒辦法再拖延了,只好收回腰牌,跟著柴府管家走向高台。

    上台以後,柴進立即站起來呵斥道,「丁浩!你什麼意思?你自己不思進取、懶惰不堪,三天沒打一隻獵物,弄到最後公然打劫別人的分數,你該當何罪!」

    丁浩奇道,「柴家主,你這話所為何來,我何曾打劫別人分數?」

    柴進見他死不承認,更加憤怒,吼道,「光天化日,那麼多人看見,你還想抵賴不成?你這個人真是太惡劣了,卑鄙無恥,打劫同伴,到現在還死不承認,壞事全被你做了!」

    丁浩更是奇道,「壞事全部被我做了?原來我救了所有的弟子是做了壞事,柴家主你的人生觀和世界觀真是奇葩啊,讓人大開眼界!」

    柴進被他譏諷得臉色一紅,旁邊柴碧月跳出來指責道,「你救了我們是沒錯,可是你卻又把所有人都打劫了一遍!我們辛辛苦苦得到的分數,全部都被你搶走了!」

    柴進頓時一拍桌子,瞪眼道,「小畜牲,你還不承認!」

    「原來是這個。」丁浩微微笑道,「柴家主虧你還是一方家主,難道你覺得我救了大家,收取一點辛苦費和感謝金不應該嘛。我可沒有打劫大家,那些分數,都是他們心甘情願自己交給我,他們還給我磕頭感謝救命之恩呢。」

    柴世子臉上還掛著淚吼道,「我可沒有給你磕頭!」

    柴進看看兒子膿包樣,臉色定了一下,又道,「丁浩,咱們別的不多說,你現在35萬是吧,你還給我兒子20萬分,這事兒就算了。」

    「卧槽。」丁浩都被柴家主的無恥震驚了,他開口道,「你兒子轉給我都沒有20萬分,現在你跟我要20萬分?你要不要臉?我救了你兒子,你連感謝的話都沒有一句,你居然還反過來打劫我?原來這就是柴家家主的義氣,見識了!真的見識了!」

    柴進臉色也尷尬,不過他捨不得那顆碧波丹,當下黑著臉道,「總之你把20萬分還給我兒子,咱們一切都好說!你犯過的過錯,我也就不計較了,大家就算兩下相抵。」

    「這就抵消了?」丁浩哈哈大笑,「柴家主,原來救了你一雙兒女的命就這麼容易抵消,你兒女的命可真的不值錢!」

    柴進惱羞成怒道,「丁浩,我警告你不要太過分!」

    丁浩道,「幾位九州學府的仙師也在這裡,我就請這位師姐和這位白師兄評評理,到底是誰過分?」

    惠紅英咯咯笑道,「小兄弟,你終於認出了我們。」

    丁浩連忙道,「當然,那天在域外,師姐和這位白師兄的翩翩風姿,小弟一直記憶猶新。」

    惠紅英咯咯笑了起來,白天蒼冷笑道,「小子,你現在知道巴結我們了,可是遲了!你目無師長,狂妄無知,你既然讓我評理,那我就說說,你救了大家是沒錯,可是你又搶劫了所有人!這一好一壞,兩相抵消,柴家主找你要分,要的有理,你理當償還。」

    「想不到九州學府的弟子也是這樣是非不分。」丁浩失望,又問道,「如果把分還給他,那我救了人,豈不是白救了?」

    白天蒼哈哈大笑道,「你可以和玄雲紫猿去要好處,哈哈哈。」

    丁浩其實知道這些人不會幫著自己,他目前能做的,就是拖延時間,畢竟,只有凌雲霄才能幫自己說話。

    這時候,飄零公子終於開口了。

    「是你制住了玄雲紫猿?」飄零公子眉頭一動。

    「是。」丁浩點點頭。

    「玄雲紫猿有鍊氣中期實力,又有玄雲煉體,鍊氣後期的仙師都沒有把握,你是如何制住?」飄零公子冷聲喝問。

    丁浩道,「是這樣,我見那玄雲紫猿的身體如同鋼鐵一般,於是我就猜測,它理應有弱點。剛巧我手上有一件凡寶紅綾,長度也只能攻擊玄雲紫猿的肛。門,因此就臨時突發奇想,冒險一試……」

    丁浩還沒說完,飄零公子就一聲斷喝,「胡說八道!」

    他這句話也不知道使用了什麼奇異的功法,一下就震得丁浩腦子裡嗡嗡響,一片混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