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魔道神徒

第84章玩得起玩不起

魔道神徒
     第八四章玩得起玩不起

    見到丁浩迷糊,飄零公子雙目之中射出明亮異光,用一種低沉的語氣說道,「丁浩,那根紅綾能如此的聽話,是何等凡寶,就連我等的靈器都比之不及!那到底是什麼東西,你老實交代!」

    丁浩腦子裡迷迷糊糊,眼看就要實話實說。

    不過這個時候,耳中卻是傳來一句,「對酒當歌,人生幾何?意靜心明,不惹纖塵。」

    是吸星石之中的九奴給丁浩傳來聲音,鎮定住他的心神。

    丁浩聽到這一句,這才驚醒過來,心中大怒。這個年輕仙師竟然什麼招呼沒打,就用鎮魂功法,想要打聽自己的秘密!

    丁浩的秘密很多,最怕人打聽,當下心中怒火湧起。

    他被鎮魂以後,目中痴迷,醒過來的一瞬間,目中明顯一亮。丁浩無法假裝迷糊,乾脆雙目注視飄零公子,一字一句回應道,「紅綾就是紅綾,凡寶一根,沒有什麼好說的。」

    飄零公子見到他竟然從自己的鎮魂功法中醒過來,臉色一驚,要知道他這功法對鍊氣初期都有效,丁浩如何能擺脫?

    不過他使用鎮魂功法打聽別人秘密並不光彩,因此他沒有追究,而是又道,「那紅綾何在,你拿出來給我看看。」

    現在最大的疑點就是紅綾。一般的凡寶都是充靈指套那樣,沖入靈力就變得厲害。當然也有猴尾劍那種高檔凡寶,不過畢竟少數。何況這紅綾又太聰明了一點,引起了飄零公子的懷疑。

    紅綾是妖藤所化,丁浩不可能拿出來。

    「稟告仙師,紅綾一半伸入玄雲紫猿的體內,後來那巨獸突然發飆,硬生生逃走,把我的紅綾凡寶也帶走了。」丁浩說完對柴進道,「柴家主,我損失這麼大,跟他們收一點感謝費,過份嘛?」

    「紅綾被帶走了?」飄零公子臉色一變,他並不相信丁浩的說法,他更加相信是有什麼隱情丁浩不願意拿出。

    當下他臉色陰沉道,「把你的儲物囊給我看看。」

    丁浩臉色也是很陰沉,一字一句回道,「仙師,你這是什麼意思?難道我真的救人救錯了?你們從九州學府趕來,不急著去殺巨猿救弟子,反而在這裡懷疑有功之人,我不知道你是什麼意思?」

    白天蒼一拍椅把,喝道,「跟飄零公子說話客氣點!」

    丁浩道,「我只是問出心中問題,沒有任何不客氣,希望飄零公子給我一個回答。」

    「我可以給你回答。」飄零公子眼神冰冷,嘴角帶著輕蔑的笑容,道,「我們這次是救人來的,不過我們也聽說,上界叛逆魔道仙師也在附近活動!鑒於你的修為和實力差距太大,因此我懷疑你跟妖魔鬼道可能有勾結,所以必須檢查你的儲物囊!我讓你自己交出來,還是對你客氣,難道你要我親自動手?」

    他這句話說的冠冕堂皇,誰也無法拒絕。

    丁浩點點頭,「好,我就給你看!」說完,他解下儲物囊,也沒遞給飄零公子,直接將裡邊的東西全部倒在地上,大聲道,「仙師既然說了,那我就全部倒出,你儘管看!」

    他值錢的東西都會放進吸星石空間,儲物囊里並沒有值錢的東西,一眼往過去,也沒有什麼秘密。

    不過他這種行為卻是得罪了飄零公子,飄零公子臉色更加陰沉,又問道,「那你的紅綾凡寶是從哪得到的?哪家商店賣給你!」

    丁浩道,「不是商店賣的,是前幾****遇到雲州凶人毛長海,他和我一見如故,大家相談甚歡,最後將寶物傾囊相贈,紅綾就是其中之一。」

    飄零公子回頭問道,「毛長海是誰?」

    柴進道,「是個參賽選手,被這丁浩殺了。」

    丁浩立即怒道,「柴家主你說話實事求是一點!我何曾殺他,當時有很多人作證!你敢不敢叫人出來當面對質!」

    柴進臉色一紅,勉強道,「就是不算你親手所殺,也是因你而死!」

    飄零公子臉色更陰沉,「那就是死無對證了?」

    丁浩坦然和他對視,「我不知道飄零公子要證明什麼?」

    飄零公子突然猛地一拍椅子,怒道,「從剛才到現在,你一直在說謊!說,那紅綾到底是什麼東西?你將它藏到哪裡去了?還有啊,你是如何知道玄雲紫猿的弱點在肛。門?還有最值得懷疑的是,後來出現的那隻奇形怪狀的巨獸,為何那麼聽你的話?」

    柴碧月也跳出來道,「對呀!後邊出現的那隻靈獸,擺明和你一夥的!你指揮靈獸,就是妖道!妖人!」

    丁浩咬牙切齒道,「看來真的是好人不能做,我救了你們一群人,現在回來,你們一句感謝話沒有,反而欲加我之罪,何患無辭!」

    白天蒼道,「公子,這小子狡猾無比,我們不如將其拿下,用些手段,看他說不說!」

    「你們!」丁浩心中盛怒。

    此刻,他倒是真的有些手段,可以跟這些人拼一下。

    不過好在,這個時候幾匹快馬奔來,凌雲霄和韓飛星回來了。

    「這裡發生了什麼事情?」凌雲霄看見丁浩的樣子,臉色大變。

    當下就有人講出事情經過,凌雲霄隨即震怒道,「你們這不是恩將仇報嘛?如果不是丁浩,柴進你兒子女兒說不定都死了!現在丁浩救了他們,你就這樣報答?柴進,如果你是這種人的話,那以後不要來往了!」

    柴家有一半在舞州境內,如果得罪了凌雲霄,恐怕日子不好過。因此柴進只有尷尬道,「這不是仙師在審問,跟我們柴家沒有關係。」

    凌雲霄是保定丁浩了,上前又道,「幾位仙師,我且問你們,九州學府讓你們來救人還是讓你們來調查我舞州天才來了?現在你們到了這裡,一個人不救,卻盯著我舞州天才沒完,我表示非常憤慨!」

    白天蒼怒道,「凌雲霄,別以為你是城主,你說話小心點!」

    凌雲霄道,「我是不是城主不重要!關鍵這丁浩是超一品天才,擁有仙子賜福,開竅靈氣沖高二十米。我之前剛剛收到消息,閔正元副院長已經將他的名字報給九州學府,他已經被提前確定為學府重點保護的弟子之一!若是想要審問他,你們沒有資格!」

    原來在上次丁浩被大掌柜誣陷以後,凌雲霄就跟閔正元聯繫過,這「學府重點保護弟子」就是針對一些超級天才,防止被其他州的人嫉妒,避免損失,因此設立。

    閔正元已經幫丁浩申請了一個位置。

    飄零公子若是想動丁浩,就是違反學府規矩!回去要受到懲罰,而且飄零公子嫉妒後輩天才的不良消息也會傳揚出去。

    「重點保護。」飄零公子臉色陰沉。

    身邊白天蒼低聲道,「不若我們先找到那隻玄雲紫猿,等有了證據再來找他。」

    飄零公子臉色一動,點頭道,「也好。」

    玄雲紫猿那麼大一個傢伙,活要見人死要見屍。等找到以後,就能從傷口進行分析,到時候就能找到蛛絲馬跡,丁浩便無話可說。

    「那我們先告辭了!」飄零公子臉色陰沉的看看丁浩,帶著兩個小弟踏上飛劍,去找玄雲紫猿去了。

    他們一走,柴進又道,「凌城主韓城主,你們說說,這丁浩把所有弟子都搶了一遍,那我們這場秋獵進行得有什麼意義?」

    韓飛星道,「不錯,這太過分了,簡直是喪心病狂!」

    凌雲霄卻是冷哼道,「韓城主,你可曾記得。在我們研究這次規則的時候,是你提出讓腰牌上的得分可以互相划轉。當時你還說,這樣才能達到優勝劣汰,選出真正強者的效果!難道韓城主轉眼就忘了?」

    「這個……」韓飛星臉色尷尬。

    其實話說,丁浩主要搶的是柴世子和小王爺,對他雲州的弟子影響不大。因此他轉身又道,「柴家主,凌城主說的也是有些道理,你願賭服輸啦。」

    柴進差點沒一屁股坐地上,臉色通紅道,「可是我就一枚碧波丹,如何能給他?」

    「原來說了半天你捨不得碧波丹!」凌雲霄勃然大怒,一把拉著柴進站到高台邊緣,大聲道,「柴進,這次規則是你定的,獎勵也是你承諾的!現在得獎的不是你兒子你就耍無賴!好,沒關係,只要你對著下邊的千名弟子親口說一句,我柴進出爾反爾,我玩不起了。那我凌雲霄縱然想盡一切辦法,我來找一枚碧波丹來!」

    「這個……」柴進臉色尷尬,碧波丹雖然值錢,可是當著所有人出爾反爾,他老臉往哪兒放?

    凌雲霄見他發愣,大聲喝道,「柴進,你到底玩得起還是玩不起?你玩不起,就給我滾蛋!」

    丁浩這時候一邊收拾地上散落的東西,一邊冷笑道,「沒那麼大肛。門就不要吃那麼多瀉藥,什麼玩意兒!」

    柴進聽了直接要吐血,臉色通紅,喊道,「有什麼玩不起!小畜牲,你不要小看人!這顆碧波丹,老子給你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