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魔道神徒

第85章美人贈甲

魔道神徒
     第八五章美人贈甲

    丁浩並沒有參加最後的頒獎儀式。

    凌雲霄怕飄零公子再來找丁浩的麻煩,因此讓他先回去,回到天意之中有仙子賜福的保護,就算是飄零公子有什麼想法,也無法對丁浩出手。

    其實,凌雲霄也是多慮了,丁浩已經把那隻玄雲紫猿給裝進了吸星石空間。

    因此飄零公子他們就算是找到吐血,也不會找到玄雲紫猿。他們找不到,也沒有證據懷疑丁浩,更不可能拿出來說事兒,所以這件事也就是不了了之了。

    不過飄零公子算是記得丁浩了,對於丁浩能擺脫他的鎮魂功法,他心中非常好奇,感覺到丁浩一定有巨大的秘密!

    相信等丁浩去到九州學府,日子也會過得相當「精彩」。

    丁浩回到天意之中的第二天,凌雲霄等人也回來了。

    碧波丹由凌雲霄帶了回來,讓人沒想到的是,這次秋獵結果竟然是這樣。

    丁浩第一,葉雯第二,柴世子第三。

    這實在是匪夷所思,柴世子根本就是零分!看來還是各方商量的結果,舞州雲州柴家各有一個名額,就連小王爺也取得了會試的名額,這種比賽永遠都是人為操縱的,談不上什麼公正。

    柴進虧了血本,只是幫自己兒子安排了一個第三名,心中肯定是非常不情願。

    凌雲霄道,「你一定要好好的修鍊,一個月以後的會試,柴世子和小王爺等著報仇雪恨呢!」

    丁浩點點頭,拿著碧波丹問道,「突破進入鍊氣對會試有沒有影響?」

    凌雲霄道,「忘了跟你說,這枚碧波丹你千萬不要吃。會試是鍊氣以下的會試,進入鍊氣你就已經是仙師了,你就自動進入九州學府成為弟子,到時候就無法參加會試,也就得不到3級登仙階的獎勵了。」

    「原來是這樣。」丁浩點點頭,心說幸好問一下。

    凌雲霄又道,「不過有一個例外,那就是如果已經開始會試了,在會試進行之中,突破進入鍊氣期,那依然可以參加會試,所以最好的辦法,就是會試中途吃。」

    丁浩頓時恍然大悟,「怪不得柴世子和小王爺拚命也要得到碧波丹,原來還有這個說法!他們是想在會試進行之中吃下,突破進入鍊氣期,那豈不是會試無敵了?」

    凌雲霄道,「也不能這樣說。根據我的經驗,會試之中大家拼殺激烈,人人憋著一股氣,氣氛影響之下,有些人就會自動的激發碧波,踏入鍊氣的門坎!根據我的經驗,每次會試,都會有好幾個人自動突破!所以就算你有碧波丹,也不能大意。」

    「原來如此。」丁浩點點頭。

    說完,凌雲霄又拿出一隻下品的儲物囊遞過來,道,「這是我幫別人帶的,裡邊有什麼我也不清楚,你自己看看吧。」凌雲霄說完,站起來拍拍他,臉色曖昧道,「小子,可以啊!我支持你,搶過來!哈哈哈,到時候柴進和老韓那張臉不知道有多難看!我走了!」

    凌雲霄一番話說得莫名其妙。

    丁浩從儲物囊里拿出東西,這才知道他說的是誰。

    原來這儲物囊里,竟然裝的是一件凡寶級的內甲,龍筋豹胎甲!

    凡寶級的內甲,傳說是用九州世界難得一見的蛟龍體內的硬筋為材料織造,然後又用域外雪豹的內胎煉成皮覆蓋在取上。這種甲穿在身上,凡寶以下級別的武器攻擊,全部免疫!就算是凡寶的攻擊,也要最高檔的凡寶,才能擊穿!

    這甲真真是價值連城,外邊有錢難買!

    看見這東西,丁浩就知道,一定是雲州葉雯讓凌雲霄帶回來了。凌雲霄的意思,是讓丁浩把葉雯從柴世子手中搶來,氣死柴家和韓飛星。

    當然了,美人贈甲並不是說對丁浩有意思。

    葉雯有書信一封,說這甲是第二名的獎勵,本來就應該是丁浩所有,丁浩沒搶她的得分。因此,她就以甲相贈,感謝他兩次救命之恩。葉雯生怕他不肯接受,又說明了她自己已經有不錯的內甲,無須擔心,最後還說要跟丁浩在九州學府見面。

    柴家主如果知道,第一第二名的獎勵都被丁浩得到了,不知道會有多麼的吐血。

    丁浩看完葉雯的信,抬起頭來,窗外正是秋色正濃。

    「九州學府,我倒是有些期待了。」

    ……

    就在丁浩回到天意之中的時候,唐家商號的大掌柜已經趕到了連雲山脈附近的秘密基地之中。

    不但大掌柜,就連輕易不出動的唐家大長老,鍊氣後期的大強者!也都趕了過來,要知道,洗目樹泉這堪稱唐家商號的命脈!

    如果洗目樹泉毀了,唐家大掌柜根本沒法兒對唐皇交代!

    陣法光幕之中,放著三張椅子。

    中央一張椅子坐著唐家大長老,鍊氣後期的強者!右邊坐著的是唐家大掌柜,煉器中期的修為!左邊一張椅子是竹妖部落首領的,此刻首領正在忙著檢驗洗目樹泉。

    洗目樹泉這種上品靈木,一般人不會養,因此唐家花大價錢請來竹妖部落的竹長老幫忙飼養。可是沒想到,現在竟然出現了這種事情,因此竹妖部落的首領親自過來查驗。

    竹妖部落都是木系仙根,竹妖部落的首領放出自己的仙根,那是一根本界已經絕跡的通靈紫竹。

    通靈紫竹的光影浮在半空之中,竹妖部落首領一邊輕輕撫摸在洗目樹泉上,口中一邊吟唱著晦澀難懂的咒文,在場人等全部都臉色發黑,等待著結果。

    沒一會,竹妖部落的首領收回仙根,走了回來。

    大長老開口道,「木首領,是什麼原因?」

    竹妖部落的首領走回來,坐下,思索一下開口道,「樹泉傷得非常的嚴重,是內傷。它已經進入自我保護狀態,我和它溝通得很困難,它說它被人故意破壞,身體內的大量靈力被吸走,造成根系的枯萎。不過幸好,它並沒有死,只要繼續好好照顧調理,有個千八百年,才能開始慢慢的重新滲出洗目靈液……」

    木首領還沒有說完,大掌柜就臉色震驚道,「什麼!還要有千八百年才能重新滲出靈液!」

    木首領點頭道,「這還是比較好的情況。」

    聽說這樣的結果,大家的臉色更黑了。洗目樹泉是唐家商號的一個主要的收入來源,如果少了這一筆收入,唐家商號手頭要緊很多!而且還有一個更加重要的是,如果洗目靈液那麼久無法恢復提供,那麼樹泉出問題的事情就會傳揚出去,到時候唐家不但丟了財,還丟了臉!

    大長老臉色黑得好像鍋底,他低沉道,「二掌柜,你說說吧。」

    八字鬍二掌柜走了出來,連忙推卸責任道,「大長老,這件事你別問我,我只管經營!樹泉是竹長老料理,現在出了問題,理應是他……」

    他的話還沒有說完,大長老身影一晃就飄到他面前,然後一個大耳光扇了上去,把二掌柜直接扇倒在樹樁旁。

    下一秒,大長老又坐回中央大椅,開口罵道,「蠢貨!沒聽見木首領說,是有人故意破壞!說,是誰幹的?」

    木首領也開口對自己的族人竹長老吼道,「小竹!你也有責任,有人破壞,你不知道嘛?你想死了是不是?」

    竹長老嚇得噗通跪下,連忙磕頭道,「木首領,大長老,我真的不知道啊!我前一天跟它溝通得還好好的,第二天就突然發現它進入休眠狀態了。」

    木首領喝道,「蠢貨,都是蠢貨,有人破壞你們都不知道!」

    這個時候,唐家商號的大掌柜走出來,他還是有點懷疑是竹妖部落的責任,他開口道,「木首領,這兩層防護陣法,不應該有人破壞。我還是懷疑,更多可能是竹長老照顧不周……」

    「不應該有人破壞。」木首領冷笑聲,突然站起來,從靈寶囊中抓出一把白色的木屑粉,然後猛地一把灑在樹樁的樹皮上,大聲喝道,「這是靈桃木的樹粉,喜歡吸附在有靈力沉積的地方,你們自己看!」

    白色的樹粉灑在樹樁表面,然後飄飄洒洒零落,可以看見在樹皮上有幾個清晰的手印!

    「果然!」

    在場人等看見那幾個手印,全部都是臉色大變。

    唐家商號的大掌柜震驚的走過來,看著道,「這手印……」

    木首領道,「你用手摸樹表面,是沒有手印的。根據靈桃木的特性,只有靈力大量進出的位置,才有靈力沉澱!」

    「這麼說,就是有人從這裡故意破壞洗目樹泉?」大掌柜臉色震驚,隨後回頭吼道,「你們挨個用手來比試一下!」

    守護樹泉的所有人,休假沒休假的都來了,還有運輸靈液的商號夥計也都來了,可是沒有一個手印一樣。

    大長老擺手道,「不用再對照了,這個手印明顯比成年人小一點點,應該是個十五六的年輕人!不是我們這裡的人!」

    這個事兒,二掌柜爬了起來,跪下磕頭道,「大長老,我真的沒看見有人進來!這光幕除了這些人,連只蚊子也沒有進來……」

    說到這裡,竹長老想起了什麼,吃驚道,「不對!有隻狗進來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