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魔道神徒

第91章《凝神化氣法》

魔道神徒
     第九十章《凝神化氣法》

    丁浩確實是非常想要猴尾劍!十分想要猴尾劍!

    因此就突發奇想,讓徐元琨跑一趟土著城。

    五塊靈石,雖然也堪稱巨款,可是丁浩相信,徐元琨等人的節操倒不至於為了五塊靈石跑路。

    徐元琨他們拿到靈石,心裡很是感動,沒想到丁天才這麼相信他們!五塊靈石,就讓他們拿著去購物!

    當下,吃完肉,徐元琨和另一個小將騎著角馬跑一趟土著城。

    剩下的一名小將,就護送丁浩回去舞州城。

    徐元琨他們速度很快,當丁浩剛回到舞州城,徐元琨他們也跟著回來了,將猴尾劍交給丁浩。

    丁浩終於得到了自己心儀已久的武器,心中歡喜,當然少不得好好操練了一把。

    天氣晴好,清風徐來。

    南苑後街,木塑丁家的後院之中。

    「少家主果然厲害!」

    「這邊這邊……」

    「這邊!」

    「少家主看果!」

    只見幾個大大小小的丫鬟,手裡拿著各色的蔬果。她們將一個少年圍攏在中央,少年手裡握著一隻圓形的手柄,手柄連著一根彈性的猴尾,猴尾的另一端則是連著一把飛劍。

    在少年的控制下,這飛劍上衝下突,在日光下反射出奪目之芒。丫鬟們嬉笑著將手裡拿著鮮果扔出,少年就控制猴尾劍來回斬殺,那劍鋒利又快捷,水果在半空之中經常被連切幾刀,頗有點異界切水果的味道。

    猴尾劍雖然好,可是也要熟練,只有熟練的操縱它,才能在戰鬥之中發揮功效。

    秋高氣爽,花樹之中,猴尾劍來回斬殺,到了後來,竟然連飛來飛去的蜜蜂蝴蝶都能一劍兩半,丁浩玩的不亦樂乎。

    終於九奴開口道,「好了,這些終究是小道,趕緊煉製鐵圍山,要不然在會試之前煉不完,會大大影響你的實力。」

    「好吧。」丁浩這才戀戀不捨收了猴尾劍,走進靜室,正式開始閉關。

    靜室之中,丁浩盤膝坐下,心念一動,進入完美入靜,心念進入吸星石之中。

    紅雲翻滾,九奴在紅雲之中的影子,衣袂飄飄。

    他開口說道,「罡體寶蓮的靈力非同一般,等到日後你進入大世界就會明白,靈力的種類很多,就算是大家使用的靈石,也是五顏六色各不一樣,你現在擁有的無色靈石只是最基本的通用靈石,同時也是最低等的靈石。」

    「原來靈石也有三六九等。」丁浩點頭又問道,「罡體寶蓮之中的靈力又是哪一種呢?」

    九奴道,「罡體寶蓮之中的靈力被稱作元罡靈力,這是一種堅硬如同金屬的靈力,是木屬性靈力之中最為堅固的一種。」

    「木屬性之中最堅固的一種靈力。」丁浩點點頭。

    九奴又道,「我現在教你《凝神化氣法》!這是一種比較基礎的鍊氣功法,你精神力足夠,因此可以提前修鍊。」

    「你吸收了元罡靈力以後,將其納入氣海,然後使用我教你的《凝神化氣法》將這些靈力控制並且移動,絕對不能讓它們落入氣海之中!」

    「等待一段時間,它們會慢慢的沉積,形成靈力晶石。你要注意引導,讓其落在氣海的邊沿,數量越來越多,就會積石為山,最後形成鐵圍山。」

    「那好,我修鍊試試。」

    丁浩將心念收回,離開吸星石,按照九奴的方法開始修鍊。

    罡體寶蓮的蓮籽拿出,丁浩心念一動,「吸星魔決,吸!」

    「果然好強好硬的靈力!」丁浩心中震驚,這種果然是與眾不同。

    這種靈力吸入經脈,如同刀鋒,從他的經脈之中經過,他的經脈就好像被刀刮過一層,疼痛無比。

    「這修鍊,好疼!」丁浩的暗自承受。

    耳邊傳來九奴的傳音,「忍住,這元罡靈力雖然傷害經脈,可是值得!以後我自然有辦法,幫你重新修復經脈!」

    既然九奴這樣說,丁浩也就繼續忍住全身經脈的疼痛開始吸收。

    很快,大量的元罡靈力進入氣海之中。

    「如九奴所說,千萬不能讓這些靈力沉入氣海!否則就會被同化,就浪費了!」

    丁浩當然不能允許其被同化,他立即運起《凝神化氣法》用自己的精神力控制這些靈力,不讓它們落入氣海之中。

    「果然,飄起來了!」丁浩心中驚喜之中,可是又感覺到,自己的精神力消耗驚人!

    「這種煉製全憑精神力來煉製,多虧了之前吃了一顆神元果,現在煉製起來快多了。」丁浩暗自感覺到九奴果然早有預料。

    他又用精神力控制這些靈力來到氣海的邊沿,又等待了一會,果然就看見那些元罡靈力開始變成透明而堅硬的晶石。

    藍冰一樣的晶石越來越大,最後變成好大一塊,從半空之中掉落。

    嘩!晶石落在氣海的邊沿,形成第一塊彼岸。

    「成了,就是要這樣!」丁浩心中大喜,建造鐵圍山就是要不斷的煉製,將蓮籽中的靈力煉化為巨大的晶石塊,然後包裹住中央的氣海!

    這並不是一個很困難的工作,只是比較耗費時間。

    就在丁浩專心煉製鐵圍山的時候,唐家商號正是焦頭爛額之中。

    ……

    唐家商號,議事大廳。

    偌大的廳堂之中,盤膝坐著好幾個人。

    坐在中央的正是唐家大長老,鍊氣後期的強者。在他的身邊坐在的是白髮白須的大掌柜唐空明,還有商號里的其他高層人物。

    「聽說最近商家搞得是熱火朝天呀。」唐家一位女長老先開口說道,「我們唐家的洗目樹泉出了問題,可是沒想到他們竟然推出了替代產品,洗目靈水,現在他們大張旗鼓的宣傳出售,各州會試的弟子全部都被他們搶去了!」

    她這一說,其他各位長老都是怨聲載道。

    要知道,唐家的洗目靈液出了問題,最先受到影響的就是各位長老。他們都開始削減供奉。換句話說,商號都賺不到錢了,那大家都薪水自然要降低了。

    大長老臉色陰沉,開口道,「空明啊,這洗目靈水是怎麼回事呀?」

    大掌柜唐空明連忙回道,「諸位長老,我之前已經買了一些洗目靈水回來,發現這些液體其中和我家洗目靈液如出一轍,除了沒有靈力,其他完全一樣。」

    「分析不出是什麼靈木提取出來的嘛?」大長老沉聲問道。

    「分析不出來。」唐空明臉色尷尬。

    「到底是何人提供給商家?」又有一位長老開聲怒道。

    一位女長老猜測道,「如果沒有猜錯,應該是域外某些木妖的部落妖道仙師,只有他們對各種靈木才有了解。」

    雖然這個長老的話附和者眾,不過唐空明還是說道,「我有一種感覺,這種洗目靈水,還是來自我們的洗目樹泉!」

    「此話怎講?」大長老把臉轉過來。

    唐空明道,「根據我們在商家的密探回來彙報,出售這些粉末的人是一個神秘的黑衣人,他在出售的時候還另外出售了83瓶的洗目靈液,都是用和我們家一樣的小葫蘆裝的,而且數量和我們上次丟失的那批洗目靈液也是一樣。」

    大長老眉頭一皺道,「你到底要說什麼?」

    唐空明斷然道,「我懷疑這個出售粉末的黑衣人,就是毀壞我們洗目樹泉的罪魁禍首!同時,我們那一批洗目靈液,也是被此人劫走!」

    「好大的膽子!」

    在場長老全部都怒髮衝冠,有人怒道,「找到此人,將其殺死還不能平我心中怨恨!當將其活剮,然後當眾煉魂,在他魂魄面前殺他全家,方解心頭之恨!」

    這人也是實在太恨,竟然想出這些狠毒的主意。

    大長老目中一閃,問道,「那隻大黃狗調查出來沒有?」

    唐空明站起來回道,「諸位長老,我那天看見大黃狗就已經有了一些懷疑,最近又對此做了調查。」

    眾人不說話,唐空明繼續說道,「我們最近結下了一個仇家,叫做丁浩。跟據我所知,他就飼養了一隻一樣的大黃狗,因此我專門調查了丁浩。」

    「我發現案發時他就在附近的連雲山脈參加舞州的秋獵!我又打聽了秋獵之中的選手,大家都說這丁浩剛好有三天下落不明!因此我有足夠的理由懷疑丁浩,他利用這三天的時間潛入我秘密基地,毀壞洗目樹泉,搶走洗目靈液!」

    「丁浩?丁浩是什麼東西?」在場長老大多沒聽過這個名字。

    大長老也沒聽說過,冷哼道,「如果這樣說來,此人果然大有疑點。只是不知道,我唐家因何與他結仇,他又是修為?」

    大掌柜道,「他先天後期的修為,跟他結仇的原因……」

    當下他就把事情的前後經過一說,他還沒說完,大長老突然暴起,一個大耳光扇在唐空明的臉上。

    大長老一個耳光將唐空明扇倒在地,在場人全部都心中一驚。

    大長老獨自站立,開口罵道,「唐英羽年紀小,你這麼大歲數也不懂嘛?我們是商人,和氣生財,你沒事幹嘛得罪此人!唐英羽本來就不是家族中重點培養之人!你為了唐英羽得罪此人,得不償失,搞了半天,原來是你這畜牲招來的禍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