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魔道神徒

第92章唐家上門

魔道神徒
     第九一章唐家上門

    大長老盛怒之下,管他什麼大掌柜,直接當眾就給他一個大耳光,一點沒有顧及他的身份。

    唐空明臉色通紅,他年紀也不小了,也算是商號高層的一個人物,卻被當眾打一個耳光,他心中怒極。

    但是他又不敢怪罪大長老,只是把怨毒積在丁浩身上。他爬起來,跪在地上道,「大長老息怒,我本來只是知道他是一個小小先天,可是誰知道這小子竟然有這些手段!」

    大長老怒道,「九州世界多少英才俊傑,豈是你能知道?都是你,害得家族遭受如此巨大災禍!你這個大掌柜,怎麼做的!」

    唐空明跪著說道,「是,是我的錯,可是諸位長老,現在事情已經發生,難道就看著那丁浩逍遙法外嘛?」

    正在此刻,又有一個商號管事跑過來。這個管事本來是來找唐空明,看見唐空明跪著,他立即嚇得不吭聲。

    大長老怒道,「有什麼事,有話就說!」

    那個管事立即戰戰兢兢走上來,開口彙報道,「大長老,各位長老,大掌柜。我奉大掌柜的命令去調查丁浩前幾日的活動,果然就在那黑衣人賣給商家粉末的那一天,丁浩不知去向,第二天他出現在邊界村,是從域外而來。」

    大長老冷哼一聲,「看來就是此人了。」

    他一甩大袖,坐在主位上,開口罵道,「你們這一個個的蠢才!被一個小小的先天小子耍的團團轉!居然還怪到人家竹長老的頭上,原來全是你們無端引來災禍!這個丁浩,心中懷恨,利用秋獵毀我樹泉,然後用搶我靈液,最後更是弄出什麼靈水來搶奪我唐家生意,其心可誅,該死!」

    唐空明連忙磕頭道,「大長老,這丁浩的秘密也是不少,他如何能利用一隻狗接近樹泉?他又如何得到的那些靈水粉末?如果將其弄到手中,相信還能找回一點損失!」

    他說這些話的時候,雙目之中射出狠毒之光。

    果然他這一說,大長老在內的所有長老都點頭了。

    那個女長老道,「空明說的有道理,如果能活捉丁浩,逼迫他說出他的秘密!不說其他,就說那些靈水粉末的由來,如果我們能搞到那些粉末,就可以拿出來低價出手,到時候商家那幫子小人,就沒辦法再蹦躂!」

    大長老也是點點頭,「看來現在只能這樣。」

    唐空明又道,「只是舞州的凌雲霄一直袒護這丁浩!而且這丁浩又有仙子賜福,天意護體,只要在天意之下,我根本拿他沒有辦法!」

    大長老道,「這個簡單,第一,要把道理講給凌雲霄聽!天下雖大,可是逃不過個理,他丁浩做出這種事,凌雲霄怎麼能袒護?第二,我去一趟唐州,請唐皇的手諭,有了唐皇手諭,諒他凌雲霄不敢反抗!」

    唐空明頓時喜道,「如此甚好,那我現在就去舞州去找丁浩!」

    大長老也站起來,「那我就去唐州走一趟,至於其他的長老,你們就在商號之中駐守!我們這邊也要注意安全,商家對我們虎視眈眈,錢家更是為了錢什麼都做得出來,不可大意!」

    「是!」在場的所有的長老全部都站起來抱拳應諾。

    隨後,大家各自分頭行動。

    ……

    一天之後,舞州城,南苑後街。

    「就在前邊,把他抓住!」一隊怒氣沖沖的唐傢伙計在大掌柜唐空明的帶領下,直奔木塑丁家而來。

    因為丁浩最近閉關,也沒人進出,所以大門緊閉。

    唐空明白須飄飛,站在丁家大門外,怒吼一聲,「給我撞開它!」

    幾個夥計就去衝撞丁家大門。門內的丁家下人全部都嚇得目瞪口呆,更加得不敢開門。

    正在這個時候,門外有人怒吼一聲,「住手!」

    隨著這一聲,徐元琨等人從隔壁一家走了出來。自從上次的事情以後,凌雲霄怕再有人對丁浩不利,因此就派了鐵蹄八十騎在丁家旁邊駐紮,隨時保護丁浩。

    唐空明自然是認識徐元琨,開口道,「徐將軍,這件事你不要管了,你想管也管不了!你速速給我走開!」

    徐元琨一翻身騎上鐵蹄角馬,牽馬走到丁家大門外站定,開口道,「舞州的事情由凌城主做主!凌城主說了,南苑後街由我徐元琨做主!我倒要看看,我怎麼就管不了啦?」

    唐空明一捋白色的鬍鬚哈哈大笑道,「徐元琨,你不要不知好歹!我說你管不了,你就管不了!我唐空明既然今天帶著人來丁家,就有足夠的證據弄死丁浩!你給我起開!」

    他這一聲,穿著唐家號衣的夥計全部都拿出刀,圍了上來。唐家的夥計也都是一等一的好手,都是先天後期和大圓滿的強者,甚至還有鍊氣一二層的低等仙師!

    徐元琨一看事情緊急,立即怒吼道,「唐空明,你不要倚老賣老!我警告你,你若是敢強攻,我們就敢擊殺!」

    說完他大吼一聲,「鐵蹄八十騎,列隊!」

    頓時從兩側走出穿著鐵鎧甲的騎兵隊,組成一個小陣法,擋在丁浩家的門口。

    就在雙方對峙沒多久以後,凌雲霄趕了過來,他開口怒道,「唐大掌柜,你又在搞什麼,你和我們舞州天才丁公子有多大仇恨,你非要這樣?」

    唐空明冷笑道,「凌城主,是你搞錯了!我們可不想怎麼樣,關鍵是你舞州天才太過分,竟然毀我洗目樹泉,搶我洗目靈液!」

    事情到了這種地步,他也就不再隱瞞了,直接開口說出。

    又道,「洗目樹泉啊!九州世界四大上品靈木就被這個小畜牲給弄得半死不活,凌雲霄我告訴你,這件事你罩不住了!我唐家上下一片憤慨,就連唐皇都發誓要查清這件事,嚴懲不貸!」

    凌雲霄道,「唐空明,你也說了!唐皇說要查清這件事,沒有說要殺掉丁浩!現在事情還沒有查清,我希望你不要胡說八道!丁浩他一個小小的先天強者,怎麼可能毀壞你洗目樹泉,真是異想天開!」

    「你!」唐空明氣得要死,白色的鬍鬚不停的哆嗦,他大聲怒道,「有種讓我和那丁浩對峙!」

    凌雲霄是真的不相信丁浩會毀壞唐家的洗目樹泉,只當唐家故意誣陷,當下冷道,「唐大掌柜,你少不要臉!上次你誣陷丁浩是妖道仙師的事情依然言猶在耳,你要不要臉?」

    唐空明拍著胸脯道,「我這次有確實的證據,你把小畜牲給我叫出來!」

    凌雲霄道,「你再說一句小畜牲就給我滾!」

    唐空明無奈,當下只有忍住氣,開口道,「凌雲霄我知道你是公正的人,好,我今天絕對不仗著人多,我只要跟丁浩對峙!我要親手撕下他的麵皮,讓你看看他卑鄙無恥的面目!」

    「我只看見你卑鄙無恥的面目!」凌雲霄冷笑一聲,不過最後還是道,「把丁浩給我叫出來。」

    當下徐元琨就去敲門,裡邊丁家下人都在門縫偷看,這時才連忙打開門。徐元琨還沒有開口,就看見裡邊丁浩走了出來。

    丁浩雖然是閉關,可是並不是修鍊,而是在煉製鐵圍山,倒並不在乎被打斷。因此他得到了下人的彙報,就走了出來。

    「該來的,早晚會來。」丁浩並沒有太過擔心,雖然他也有破綻,不過並沒有留下真正確實的證據,所以他並不怕!

    丁浩走出門外,疑道,「唐大掌柜,你帶著這麼多人又來我家幹什麼?難道你上次丟的臉還不夠?」

    唐空明冷笑道,「丁浩,你不要故作鎮定了!我唐家已經查明,你就是毀壞我洗目樹泉,搶走我洗目靈液的元兇!你最好弄清楚狀況,老實交代,說不定我會讓你死的痛快一些!」

    丁浩依然是裝作不知,擺手道,「神經病,我都聽不懂你在說什麼。什麼洗目樹泉洗目靈液,都是些什麼玩意兒?我還要修鍊,不想搭理你!」

    「不想搭理我?你心虛了吧?」唐空明哧笑一聲,「唐財唐寶,把你們的畫像拿出來!」

    唐財唐寶把畫像拿出來,要說這畫像還真是很像,一眼就能看出是大黃那隻草狗。

    唐空明拿著畫像左右展示給眾人看,大聲道,「諸位街坊四鄰,你們看看,這是不是丁家的狗!」

    出來圍觀的街坊都點頭,這狗就是大黃。

    唐空明又冷笑著拿到凌雲霄和徐元琨等人的面前,問道,「你們看看這是不是丁浩的狗?」

    凌雲霄他們都是見過這隻狗,凌城主奇道,「這是丁浩的狗,你有話說話,那隻狗來幹什麼?」

    唐空明也不回答,而是把畫像又拿到丁浩面前,大聲問道,「你老實回答,這是不是你的狗?」

    「是我的狗,它的名字叫大黃。」丁浩一口承認。

    「你果然承認了!」唐空明放聲大笑,有了這個證據就足以將丁浩給釘死!

    不過卻聽丁浩又道,「我也在找我的狗,自從上次帶它去參加秋獵,他就與我失散了。原來是被你們抓了,你們速速還我狗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