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魔道神徒

第94章跟蹤老畜牲

魔道神徒
     第九三章跟蹤老畜牲

    唐空明作為一個鍊氣四層的仙師,跪在丁浩的面前,還被扇了幾個耳光,最後還被搶走飛劍。

    他已經完全沒有臉站在這裡,當下帶著手下的夥計悶頭逃走。

    看著他們走遠,凌雲霄走過來拍拍丁浩。

    他並沒有說什麼,可是他的意思很清楚,感謝丁浩。

    他這麼感謝丁浩,第一是感謝丁浩救了他一命,雖然丁浩有天意護罩,可是這那種情況下敢於擋在別人的面前,需要很大的勇氣!不是人人都能做到的!

    第二是因為丁浩給他面子,沒有殺唐空明。

    如果丁浩不顧大局殺了唐大掌柜,對凌雲霄以及舞州來說都是相當被動的事兒!到時候唐皇降罪,凌雲霄再怎麼樣,都鬥不過唐皇陛下!

    唐皇,那是高高在上的九州三皇!

    誰敢硬頂唐皇的決定?

    所以丁浩沒有殺大掌柜,對凌雲霄來說也是一件好事兒。

    「放心,總之我不會袖手旁觀。」凌雲霄話並沒有太多,不過他說出的話就是釘下去的釘子,他又拍拍丁浩,「你別管這些,好好修鍊,會試才是最重要。」

    「好。」丁浩說完又道,「凌城主,這天意之中沒有人可以傷害我,不要讓徐將軍他們跟著我了。」

    丁浩給唐大掌柜種下血雲,回頭一定會跟蹤他,如果徐元琨他們跟著就會很麻煩。

    凌雲霄點點頭,這天意之中,丁浩確實不需要保護。不過他也給丁浩定了規矩,道,「不過你也不能老往域外跑,如果要去土著城,必須帶著鐵蹄八十騎一起去!」

    「好。」丁浩在煉出鐵圍山之前,反正也不想離開天意。

    「那我們走。」凌雲霄翻身上馬。

    這個時候,有人幫凌雲霄把落在地上的飛劍撿來,凌雲霄接過就準備離開。

    「等下。」丁浩卻又叫住凌雲霄,然後跑過去,把唐空明的那把白光劍拿出來,遞給凌雲霄道,「凌城主,這把劍對我來說也用不上,剛好給你,你用起來氣死那個老畜牲!」

    「這……」凌雲霄頓時眼中一亮。

    如果得到這把劍,他的實力可以增加很多!可是從晚輩手中拿東西,他又覺得不好意思。

    正在這時,徐元琨走上來,抱拳說道,「城主,我覺得你應該收下這把劍!唐空明此番離去,勢必要捲土重來!你的實力提升一點,他們就不敢放肆一點!」

    實力永遠決定話語權!他的這句話點醒了凌雲霄。

    凌雲霄點點頭,從丁浩手中拿過白光劍道,「既然如此,那我就不矯情了!有了此劍在手,我也更多一份把握!不過我也不能白拿你的劍,等你會試之前去我那裡,我給你打開內庫,你需要的寶物,隨便拿!」

    「那樣就是最好!」丁浩哈哈一笑,對著凌雲霄抱拳告別。

    凌雲霄當下回去城主府,這把劍上還有唐空明的神識,他必須煉化掉唐空明的神識,並且打上自己的神識才可以使用。他鍊氣三層想要抹平鍊氣四層留下的神識需要一點時間,因此他必須抓緊時間。

    凌雲霄走掉以後,徐元琨他們又各自回去駐地,丁浩則是走入了街市之中。

    「九奴,怎麼樣追蹤那個老畜牲?」丁浩一邊走一邊問道。

    「主人,拿一塊玉牌或者玉符進來,我幫你煉製一個追蹤符。」

    想到可以追蹤唐空明那個老傢伙,丁浩就是一陣興奮。

    「老畜牲,想害我,我也來害害你!」

    給九奴的玉符是秘雲靖的,就是那個黑披風製作者。和黑披風配套使用的那個,丁浩也不會使用黑披風來害人,這塊玉符沒啥用,就扔進吸星石空間。

    丁浩雖然在大街上行走,不過他的手伸在儲物囊里,動動心念就可以,不會被人發現。

    吸星石空間,玉符化成一點光星,飛進血雲之中。沒一會,它又從血雲之中飛出。

    丁浩心念一動,抬手一抓,就把這玉符給抓在手心。

    九奴低沉的聲音傳來,「看了我現在還很虛弱,剛才分離了一絲血雲,現在又煉製了一塊玉符,竟然有些累了。」

    丁浩道,「那你休息一會吧。」

    他拿出手掌,打開一看,只見玉符上多了一個小小的紅點。

    「唐大掌柜,看你往哪兒逃。」丁某人臉上浮出陰邪的笑意。

    他跟著紅色的光點追蹤了過去,很快,就找到這小紅點的位置,正是唐家商號在舞州的總號里!

    「老傢伙,你還呆在舞州幹什麼?」丁浩站在街市上,左右一看,不遠處剛好是一個小茶樓。

    「來一碗妙珠茶。」少年的身影走進茶樓。

    妙珠茶是一種凡級中品靈茶,價格不菲,因此夥計連忙把丁浩請進樓上雅室。

    雅室之中,安靜清新,檀香靜靜焚燒。

    「好了,你可以下去了。」趕走夥計,丁浩推開後窗,對面正是唐家總號。

    九奴所說,玉符在一定範圍內不但可以聽到唐空明的聲音,甚至還能看到唐空明的視野。

    丁浩用靈力催動玉符,玉符亮起,就看見面前是幾個唐家的夥計。

    「不錯,感覺看電視一樣。」

    「可惡!丁浩,我必殺之!必殺之!」唐空明正在大發雷霆。

    唐家商號的大掌柜,高高在上的人物,竟然當著那麼多人,在大街上給丁浩跪下!這種奇恥大辱,唐空明這一輩子都沒有經歷過!也絕對不會忘記!

    「小畜牲!就算是耗盡後半生,也要一雪此辱!」唐空明厲聲吼叫,「哪怕是跟你同歸於盡,我不要這條老命,此仇定會百倍報答!」

    雖然他如此發狠,可是他也知道,丁浩在天意之中,他根本就不能拿丁浩怎麼樣。

    他發了一會怒氣,終於平靜下來,坐在大椅子上。

    這時候一個手下上前道,「乾爹息怒,現在大長老已經去了唐州。等到大長老請到唐皇手諭,到時候不相信凌雲霄敢於對抗唐皇手諭!到時候,我們就押著丁浩去唐州,然後在路上……」

    此人臉上露出森然笑容,他有著鍊氣三層的修為,是唐空明的乾兒子。

    唐空明出了一口氣,然後點頭道,「唐飛,你是我最看好的晚輩。我這次闖了這麼大的禍,丟了這麼大的臉,大掌柜我是做不下去了,我準備推薦你做下一任大掌柜!」

    唐飛頓時噗通跪下,慌忙道,「乾爹您千萬別說這種話!您讓給我,我也不敢做呀!乾爹,整個商號除了你沒有人有資格做大掌柜,我絕對是不會做的!」

    唐空明嘆道,「你起來吧,這件事容后再敘。」

    唐飛這才站起來,開口又道,「乾爹,您的飛劍被那小畜牲搶走了,要不我現在帶人去凌雲霄那裡索要!」

    唐空明想到這件事,心中又慪氣,咬牙道,「我那把白光劍,是二品靈劍之中的極品!不但威力超過一般的二品靈劍,還有瞬間提高一倍力量的暴擊效果,竟然被那小畜牲給搶了!可惡,此劍三百塊靈石都買不到!」

    唐飛道,「那我們現在就去!」

    不過唐空明卻是搖搖頭,晃著白鬍須道,「去了也要不到!我之前對凌雲霄那一劍下手太狠,凌雲霄一定記恨我!怎麼可能歸還,你們去了,徒遭其辱而已!」

    唐飛急道,「難道就這樣不要了?」

    唐空明怒吼道,「我已經丟了那麼大的臉,難道你們還要去丟臉?」

    他這一說,唐飛沉默,過了一會又道,「可是乾爹,你連一把武器都沒有。」

    唐空明思索一下道,「商號里還有一把二品清風靈劍,雖然趕不上白光劍,可是也算能用,你們去拿來。」說完,他又拿出兩個扁扁的靈石盒子,開口道,「公私分明,就算我個人購買。」

    唐飛道,「我們去去就回,乾爹保重。」

    ……

    「結賬!」唐家商號對面的茶室之中,也有一個少年換上黑披風走了出來。

    這妙珠茶不便宜,一杯要半塊元石!

    一杯茶五千兩銀子,非常昂貴。不過夥計結完帳走上來,發現這杯茶竟然分毫沒動!

    「果然是個有錢的年輕人。」夥計感慨一聲,將一杯茶倒入自己的口中,「好茶。」

    丁浩把黑披風的頭套戴上,走出茶樓。

    舞州城屬於天意之中的城市,也就是說皇統之城!在皇統之城中,有著兵丁和官員,很少有人敢當街打劫,也不會有妖魔鬼道出現,所以幾乎沒有人穿黑披風。

    丁浩穿著黑披風走在街道上,引來很多的目光,不過他並沒有當一回事兒。

    靠近城門,行人稀少路段。

    「前輩行行好,給點錢吧,實在是餓啊!」這裡有幾個要飯花子正在磕頭要錢。

    這些要飯花子都是沒有仙根的凡人,很少有人會同情他們,他們過的非常的凄慘。

    一個黑衣人走來,拿出一疊百兩的銀票道,「每人一張!不過幫我做點事兒!」

    那些要飯花子看見銀子,全都瞪大眼睛,「要得,要得!」

    黑衣人道,「拿了錢的,都給我站到路中央來!我讓你們走才可以走,否則我可會不客氣!」

    要飯花子也不知道是什麼意思,不過一百兩銀子對他們來說是大數目,站在路中央就路中央吧,沒一會路中央就站了十幾個花子,把大道完全堵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