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魔道神徒

第95章又被丁浩搶了

魔道神徒
     第九四章又被丁浩搶了

    沒一會,就看見三匹角馬飛馳而來,馬上三個騎士領頭的一個修為在鍊氣三層,後邊的兩個也都是掛著靈寶囊,顯然也是仙師!

    那些要飯花子都嚇得要逃走,丁浩身影一閃,卻是一腳將其踢回,吼道,「誰逃就殺誰?」

    要飯花子嚇得不敢逃走,丁浩猜測得果然沒錯,唐飛等人看見前邊一堆人,並不敢造次,而是停下馬來,開口喝道,「混賬!你們這些混吃等死的廢物,全部都給我滾,否則我殺光你們!」

    要飯花子們這才一轟而散,等他們走完,大道的中央只剩下一個黑衣人靜靜站立在平整的青石板路面上,開口道,「此山是我開,此樹是我栽,要想從此過,留下買路財!」

    「打劫?」唐飛先是愕然,隨即哈哈大笑,「小子,你是不是瘋了?天意之下,皇統之城,你居然敢當街打劫?你找死嘛?」

    黑衣人緩緩戴上指套道,「是啊!活著太費勁,人生太無聊,不如早點死。」

    唐飛注意到黑衣人戴上的指套,竟然是凡寶級武器。

    他愕然,「凡寶?先天修為?蠢貨,你真瘋了嘛,一個先天強者竟然公然打劫仙師?」

    打劫這種事,若是域外也沒什麼可說的。可這裡是舞州城最寬的街道!最可笑的事,這個打劫者竟然還是一個先天強者!

    一個先天強者打劫三個仙師,說出去都沒人信!

    唐飛後邊一個鍊氣兩層的仙師冷哼道,「既然他想死,就讓我來結果他!不知死活的東西!」

    「那交給你了。」唐飛點點頭,那名鍊氣二層的仙師取出自己的武器。

    鍊氣二層並不能御使飛劍,不過他們也有一種武器。

    這種武器叫做靈武,靈武是介於凡器和靈器之間的武器。這種武器並不能飛行,可是鋒利無比,威力要比凡寶更高一個檔次!

    這名仙師從背後一把抽出,這是一把長柄長刀。柄長,刀也長,騎在馬上,單手雙手都可以握,砍人就跟切瓜砍菜一樣。

    「瘋子,自尋死路!」這名仙師躍馬奔出,撲向丁浩,角馬從丁浩身邊擦過,然後他目中射出一道狠厲,雙手握刀猛地砍向丁浩的腦袋!

    「給我去死!死!」

    這條路雖然是相對偏僻,可是畢竟是出城的主幹道,周圍很快堆積了一批看熱鬧的人。見到此景,他們都是心中暗道,這個黑衣人恐怕必死無疑了!

    「先天挑戰仙師,簡直是愚不可及!」一個年紀略大的老者冷哼出聲,「而且居然面對別人的大刀,還不閃不躲,可笑!愚蠢!」

    「蠢貨,死不足惜!」唐飛端坐角馬上,臉上帶著嘲笑,暗道這世上瘋子還真多呀。

    不過就在下一息,他完全笑不起來了。

    鐺!那黑衣人的身體上,突然就爆出一層五色光罩,那名仙師的大刀砍在光罩上!

    因為他這一擊用力太大,因此反震之力也相當大!

    大刀脫手而出,飛向不遠處的一家店鋪!嘩啦一聲,把人家房頂給砸了一個大洞,至於那名仙師更是失去重心,從角馬上摔倒。

    「怎麼可能?」唐飛臉上頓時露出看見鬼一樣的表情!

    不過下一秒,他就明白過來,厲聲吼道,「丁浩!我知道了,你是丁浩!混蛋!你竟然當街打劫我們唐家商號,你瘋了……」

    天意之中無敵,也只有丁浩一人!傻子都能猜到,黑衣人是丁浩!

    丁浩也不說話,一個獸影身法就閃到唐飛面前,對著那角馬的腦袋就是一拳!

    火拳九疊!

    砰!

    這一拳打出去,那隻角馬的腦袋猛然向左側一甩,鮮血、牙齒、唾沫全部都飄飛在空氣中,這一拳生生把角馬的腦袋給打碎了!

    角馬轟然倒地,把措手不及的唐飛也帶倒。

    後邊一個唐家仙師,知道不好,連忙一牽韁繩,奔上另一條小路。

    「不好!」唐飛一個翻身爬起,就想要逃走。

    他都沒有反抗,他知道丁浩在天意之中無敵,就算放出飛劍,也是無用!

    不過丁浩早有準備,哪裡能讓他逃走,撲上去對著他的臉就是一拳。不過這時,唐飛胸口一塊吊墜護符亮起,形成無形的透明光罩。丁浩這一拳打過去,竟然被光罩擋住了攻擊。

    「果然是仙師,手段不少!」丁浩臉色一沉,心說再遇到金光符就麻煩了。

    不過他按住唐飛又是三拳,拳拳都是九疊火拳!隨著他的攻擊,可以看見那胸口玉符正在出現絲絲的裂縫!

    「原來這東西不如金光符!」丁浩藏在黑衣後邊的臉露出一絲陰冷,隨即暴喝一聲,「給我破!」

    轟!他掌心放出拳頭大的靈火!

    靈火可是正宗靈級攻擊,一下就把無形護罩給擊破,唐飛胸口帶著的玉符,嘩啦一聲,碎成無數的粉末。

    站在遠處觀戰的人,全部都是目瞪口呆。

    剛才自以為見多識廣的老者瞠目結舌,「是我眼花了么?」

    何曾見過這麼彪悍的先天,竟然以一敵三,還生生把一個鍊氣三層的仙師按在地上暴揍,就連靈級的護身玉符都給擊碎了!

    唐飛見到丁浩還能放出靈火,臉色慘白,一絲抵抗的心思都沒有了,連忙求饒道,「丁浩,我跟你無冤無仇!你放了我,放了我,我求你了!那些事都是大掌柜做的,跟我沒關係!」

    丁浩踩著他的臉道,「把你的靈寶囊交出來!」

    唐飛臉色一苦,丁浩舉拳道,「你想死嘛?」

    唐飛沒辦法,只好解下腰間靈寶囊,遞給丁浩。

    丁浩罵道,「你耍我不成?你明知我是先天修為,你這樣給我,我如何用?抹去上邊的神識!」

    唐飛無可奈何,自己在靈寶囊上打下的神識,然後還要自己抹去。

    抹去的神識的靈寶囊就好像是打開鎖的儲物囊,丁浩打開一看,裡邊果然有兩個檀木盒子。隨後丁浩把靈寶囊纏在自己的腰間。

    本來他還想打爆唐飛的氣海,讓這個唐大掌柜的乾兒子徹底完蛋!

    可是這個時候,從斜刺里衝出一彪人馬。領頭的是那個逃走的唐家仙師,這人剛好衝進小道不遠,就看見一隊舞州府的兵馬,領頭的是舞州城防營的副將。

    唐家仙師連忙大聲喊道,「不好了,有人當街打劫!殺人越貨!」

    城防營的副將大怒,「混賬!竟然有人當街打劫,藐視我舞州城法度!來人,速度於我前去捉拿此人!」

    於是領頭的唐家仙師連忙帶著這一彪人馬沖了出來,衝出一看,果然如此,一個穿著黑披風的人正踩著一個唐家仙師,把一隻靈寶囊掛在腰間。

    城防營副將帶著兵士怒吼道,「何方妖孽,你找死不成?」

    丁浩回頭一看,發現這個副將自己還認識。這個副將的小姨子就是邊界村開店的女老闆!

    見到此人,丁浩冷哼一聲,「陳副將,難道你忘記你小姨子是死在何人手中?」

    陳副將一愣,回頭喝問那仙師道,「你們是何家人馬?」

    那仙師也不認識陳副將,大聲呵斥道,「我們是唐家商號的人!現在我們唐家商號在舞州城被人當街打劫,你還不將此人拿下!」

    陳副將一聽唐家商號,冷笑一聲,「果然是唐家商號!我想問問,你們這些仙師都拿不住此人,你要我們這些先天去拿下此人,難道是要我們送死?」

    這個時候,丁浩也不管他們,大步流星,走向不遠處的偏僻道路上。

    後邊躺在那裡的唐飛大聲喊道,「快點抓住他,丁浩小賊當街搶劫,罪當斬首!」

    陳副將一聽此人是丁浩,就更加的不會去追,反而是擋住唐家三人,拖延時間。急的唐飛等人大聲呵斥,遠處圍觀的人群全部都哈哈大笑,唐家商號在舞州本來就名聲不好,哪有人會幫助他們。

    不久以後,唐飛等人只好又返回唐家商號舞州總號。

    唐空明見到唐飛等人這麼快回來,臉色驚奇,問道,「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莫非什麼忘記帶了?」

    唐飛無話可說,指指自己的腰間。

    唐空明沒明白,奇道,「腰疼?」

    「不是。」唐飛頓了一下,然後噗通跪下,開口哭嚎道,「乾爹,我對不起你!」

    唐空明奇道,「何出此言,你們幹嘛都跪下,站起來站起來。」

    唐飛哭道,「乾爹,我們出門就被人搶了!我的靈寶囊被人搶走,裡邊的二百塊靈石和我的所有積蓄,全部都被人搶走。」

    唐空明聽到此言,身體就是一個踉蹌,兩百塊靈石,對他個人來說也是一個不小的數目!

    不過他隨即就回過神來,怒道,「胡說八道!你們這才出去多久,恐怕連舞州城城門都沒有出,怎麼可能被搶?難道還有人敢公然在城中搶劫?」

    唐飛苦道,「乾爹,就是在城中被搶!」

    唐空明再次愕然,又驚怒道,「那舞州城的城防和兵士都是幹什麼吃的?」

    唐飛道,「舞州城的城防和兵士全部都幫著那人,我們只能眼睜睜的被人搶!」

    「怎麼可能?何人這麼大膽!」唐空明白須翹起,雙目欲裂。

    唐飛大聲哭號道,「是,丁浩!」

    「又是丁浩!啊啊啊!」唐空明發狂一般,衝天怒吼,「丁浩小兒,你欺人太甚,我與你勢不兩立,不共戴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