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魔道神徒

第96章改容術!

魔道神徒
     第九五章宣欲丹!改容術!

    唐空明一天兩次被丁浩打劫,心中的憤怒直衝雲霄。

    作為唐家商號的大掌柜,萬人之上,何等榮耀,今日竟然被一個小小的先天強者逼到如此地步,太欺負人了!讓他差點生生氣死。

    「快去!去找凌雲霄,問問他這舞州是怎麼管的!放縱子弟,公然打劫!這舞州還是不是皇統之城,還有沒有王法!」

    唐家的夥計找到城主府,得到的回答很簡單,「城主正在閉關,你們去城防營報案。」

    城防營的主將和副將雖然都很熱情的接待了他們,但是也只能回答,儘力來偵緝那個「膽大妄為」的劫匪!

    太過分了,竟然在舞州城內就公然打劫,簡直是喪(gan)心(de)病(piao)狂(liang)!

    當然了,唐飛等人明確表示,根本不需要偵緝,這個案子明顯就是丁浩做得!只有丁浩才有仙子賜福,才有天意罩!城防營理應立刻緝拿丁浩,將其繩之以法!

    不過對於這樣的要求,城防營的主將堅決表示了否定。

    「唐管事,對你們的遭遇,我們深表震驚!我們一定會大力緝拿,但是你們的要求,恕我們無能無力!這個世界上各種功法太多,不能因為對方有靈力光罩就一口咬定是我舞州天才丁浩!而且,我舞州鐵蹄八十騎全部都可以出來證明,案發時丁浩和他們一起談天說地、喝茶消遣,絕對不會去打劫你們!」

    唐飛聽到這一句,心裡知道,完了,人家這是不可能找到罪犯了。

    丁浩是舞州天才,又是凌雲霄重視的人,整個舞州都在幫助丁浩。唐飛他們也終於明白,怪不得丁浩敢於在光天化日之下公然打劫他們,就是因為清楚地看到這一點!

    等他們報案完畢,城防將領道:「你們別急著走,現在還有一件事。我們城中一家商號,被你們一把靈武大刀掉進房中,房屋毀壞,其中又有大量物品損壞,據說還是一些著名仙師曾經用過的古董,希望你們照價賠償,這裡是清單……」

    報案無用,反而還要賠償大筆的維修費,唐飛都要哭了,沒見過你們這麼欺負人的!

    賠了錢,唐家人等只好都躲在唐家總號之中,甚至唐飛還驚恐的擔心,丁浩會不會某天夜裡單槍匹馬殺進唐家總號之中?

    當然了,丁浩也不至於那麼變態,搶到了唐飛的靈寶囊以後,他回家了一趟。

    靜室之中,他打開靈寶囊,兩個扁扁的小盒子打開,裡邊靜靜地躺著兩百塊靈石。這些天地演化出來的寶石精靈,閃動著奪目的光彩。

    「唐大掌柜你太客氣啦……」丁浩的臉上終於露出笑容。

    繼續打開靈寶囊,裡邊有一把一品仙劍,上邊刻著登天兩個字。很顯然,唐飛也曾經進入九州學府學習過,登天劍是九州學府的制式武器。

    看得出,這個叫唐飛的也是窮得很,成為了唐家商號的管事,到現在都使用著九州學府發的武器。

    丁浩又查點了一下,發現這個唐飛的錢並不多。而是另有兩塊護身玉佩,可以掛在胸口,能夠阻擋凡級攻擊和低級的靈級攻擊。

    「好東西。」丁浩一喜,這個東西剛才救了唐飛的命,要不然他一拳就打破了唐飛的氣海。

    「這傢伙倒是怕死。」丁浩冷哼一聲,拿出一塊玉符項鏈,掛在自己脖子上。

    繼續翻看,裡邊放著一本典籍,《青靈防典》。這是一份防禦類的點擊,木系被火系壓制,丁浩無法修鍊也不想修鍊。

    扔在一旁,最後,丁浩看到一些讓他感興趣的東西。

    「宣欲丹!改容術!」丁浩終於明白,這唐飛為什麼要準備幾個防禦玉符了。

    這唐飛就是個淫。賊,經常改容以後外出採花,劫掠女子。偷偷進入大戶人家,然後強迫對方服下宣欲丹,和他大肆歡好,對於那些反抗的女子,他倒也不會辣手摧花,而是靠著玉符的防禦抵抗,然後將其壓在身下……

    「這種畜牲,該死。」

    丁浩罵了一句,不過這改容術對他有些作用,他雖然有一張假臉。不過現在很多人都已經知道秘雲靖就是他,可是現在有了改容術就不一樣了,可以任意改變容顏。

    其他就沒有什麼發現了,另外還有一張小小的白色腰牌引起了他的注意。這塊腰牌上邊寫著庫房兩個字,應該是進入唐家某個庫房的。

    相信腰牌被搶以後,唐家商號的庫房要換腰牌,丁浩將腰牌扔在一旁。

    正在這個時候,外邊有人敲門道,「丁浩公子,在不在?」

    丁浩收起東西,走出靜室,發現來的是徐元琨小將。

    徐元琨一進來就道,「屋裡說。」

    進屋以後,他立即就笑道,「可以啊!丁公子,你給力,痛快!」

    唐空明對凌雲霄下重手,差點弄死凌雲霄。鐵蹄八十騎都看在眼裡,因此聽說這件事以後,全部都感覺到痛快!

    徐元琨又道,「丁公子你放心,這件事城主肯定會壓下來的!而且我們也會證明你和我們鐵蹄八十騎在一起,我已經跟所有人說了,就算是到了唐皇大殿之中,我們也不會改口。」

    鐵蹄八十騎都是非常講義氣,丁浩微微一笑,「徐將軍,你們一直都很關照我。我無以為報,今日發了一點小財,大家一起開心。」

    丁浩說著,拿出一個只檀木的小盒子。

    徐元琨奇道,「這是?」

    丁浩笑著推到他面前。

    徐元琨打開盒子,眼睛都要被其中的光芒給閃瞎了,驚道,「一盒靈石啊!天吶!這麼多的靈石!」

    「一百顆。」丁浩錢來得容易,他為人又大方,笑道,「鐵蹄八十騎的兄弟每人都有一顆,其他的二十顆,你做個主,幫我給城防營那邊打點一下,雖然這件事城主絕對不會查,不過相信城防營的兄弟也會受到很大壓力,我丁浩絕對做不出自己發財,讓別人頂缸的事兒!」

    徐元琨並沒有拒絕,而是豎起一個大拇指道,「丁天才,你夠意思!會做人!兄弟們以後就跟著你混了!」

    丁浩其實並不是要這些人跟著自己混,他們也幫不上忙。不過丁浩這個人性格就這樣,雖然有時候做事沒有底線,做壞事的時候也沒有覺悟,可是對於有恩於他的人,他也不會小氣!

    用他的話:做人嘛,有仇不報是孬種,有恩不還是雜種。

    不久以後,徐元琨拿著靈石回去,他也是一個直爽的人,不可能出現剋扣這種事,挨個頒發靈石。

    鐵蹄八十騎雖然在城主府收入不錯,可是一塊靈石對他們來說也是不小的財富,大家都跟著發了一筆小財!

    拿著靈石,他們全部都面有喜色,暗中覺得丁浩這小子夠意思!

    丁浩做完這些以後,他再次出門。

    他相信唐家經過這一次,不會善罷甘休,怕是只有更大的風雨要來!

    唐家商號的後方,六福客棧。

    一個長臉的年輕人走進客棧之中,開口道,「小二,給我開一間上房。」

    這個年輕人正是改容以後的丁浩,改容術並不複雜,原理就是使用靈力沖入臉部經脈,改變臉部形狀。

    丁浩知道唐家不會罷休,因此乾脆來到唐家附近住下,長期地監視唐大掌柜!

    六福客棧上房之中,一個少年盤膝而坐,手中捏著一隻罡體寶蓮。在他的手邊放著一塊玉符,他每次修鍊的間隙,都會拿起這玉符看看唐空明到底在幹什麼。

    沒想到竟然還能看到唐空明這個老傢伙壓在商號的一個少女的身體上……

    「老畜牲,早晚要你死!」丁浩罵了一句,又開始修鍊。

    與此同時,土著城,商家商號。

    一個穿著紅色旗袍樣緊身裙的年輕女子從商號後院跑出,然後通過商號種著神元果的大廳,走上二樓,匆匆忙忙來到了二樓靈米櫃檯。

    櫃檯里,管事商培正在忙碌,有幾名年輕後生正在購買靈米。

    九州會試的時間越來越近,九州多少後生晚輩,全部都開始了衝刺!商家商號每天生意興隆,絡繹不絕,靈米櫃檯也是一樣忙碌。

    跑上來的年輕女子對著商培招招手,商培安排一下手中事情,走出來問道,「商雲小姐,有什麼事?」

    這個年輕女子正是大長老的孫女商雲,她低聲問道,「商培管事,我再問你一次,那天來我們這裡出售洗目靈液和靈水粉末的黑衣人,你是不是認識?」

    商培苦笑道,「商雲小姐,我真的不認識,這種事我怎麼敢說謊?」

    商雲這才點點頭,「大掌柜讓你去。」

    商培不明所以,不過見到商雲臉色鄭重,路上問道,「到底是何事?」

    商雲道,「到了大掌柜那裡就知道,你實話實說就可以,說真的,當我得知那個黑衣人是誰,我真是不敢相信!」

    商培直到現在也不知道黑衣人是誰,只好跟著商雲走進後院大掌柜那裡。商培見到黑髮黑須的大掌柜,連忙行禮道,「見過九叔公。」

    大掌柜卻是臉色冰寒,猛地一拍桌子道,「商培,你這混賬!你明明認識那黑衣人,為何不老實說出?」

    商培嚇得噗通跪倒,「九叔公,我真的不認識啊!」

    大掌柜怒吼道,「舞州丁浩,你敢說不認識!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