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魔道神徒

第100章危難見情義

魔道神徒
     第九九章危難見情義

    從城主府出來,徐元琨長嘆了一聲。

    丁浩這個人客氣,會做人,豪爽,徐元琨感覺相當的對脾氣。

    本來他還想要跟丁浩多多的親近,可是沒想到,現在事情弄成這樣。

    按照凌雲霄的意思,就是讓丁浩逃入域外,從此成為黑戶口!這樣的後果,就是丁浩永遠不能進入九州學府,甚至不能進入天意之中,落草為寇,只能和那些妖魔鬼道為伍!

    雖然從理論上來說,丁浩在域外也有機會離開九州世界。可是那是理論上的依據,在域外能修鍊到築基然後離開九州世界的妖魔鬼道,真是鳳毛麟角,少之又少。

    基本上來說,丁浩進入域外,前途就徹底毀了。

    城主府廣場上碧綠的舞仙子塑像頂天而立,人們走在下邊就跟只螞蟻一樣。徐元琨看著眼前的巨大塑像,感慨道,「可惜了我舞州一個大好天才!」

    如果丁浩進入域外成為一個妖魔鬼道仙師,到時候和徐元琨見面就是敵人!

    想到這裡,實在是非常的惋惜。

    不過徐元琨也知道,凌雲霄這已經是網開一面了!

    如果丁浩被問天意審問,說出他毀壞唐家靈木的罪行,那誰也救不了他。就算是閔正元親自來,那也是無用!

    整個九州世界就四株靈木,每株都是價值非凡,寶物之中的寶物!而且這東西不但是唐家的寶物,還是整個九州世界的寶物,如果沒有洗目樹泉,那以後所有的弟子豈不是全部都是兩眼一抹黑?

    所以這樣來說,丁浩的罪行太大了,九州學府都會震怒!哪怕他是頂級的天才,也要受到制裁!

    「丁浩兄弟,這回恐怕無人可以救你了,唉……」

    徐元琨想到這裡,連忙奔向鐵蹄八十騎的駐地,想要去通知兄弟們各自散開,尋找丁浩。

    可是讓他沒想到的是,他走了幾步,就看見舞仙子的廣場的另一頭,一個少年熟悉的身影悠悠閑閑的走過來。

    「這小子……」徐元琨苦笑一聲,心說兄弟,你早不出現晚不出現,你現在出現,你不是找死嘛?

    他連忙跑過去,喊道,「丁公子。」

    丁浩施施然走過來,笑道,「徐小將,這麼巧?氣色不錯啊?」

    徐元琨吐血,心說你這什麼眼神,我都擔心死了,還氣色不錯?

    這個時候他想到凌雲霄剛才說過,城主府門前人多嘴雜,於是開口道,「丁公子,正要找你,咱們借一步說話。」

    丁浩大大咧咧道,「借一步幹什麼?我去城主府見凌城主,一起去吧。」

    徐元琨苦笑道,「你還是別去城主府了,你跟我去城外莊園吧,凌城主準備在那裡見你一面,見完就送你走。」

    「去城外莊園見面?送我走?」丁浩弄得莫名其妙,「徐小將,這是什麼意思,我沒弄明白。」

    「兄弟,你闖大禍了!」徐元琨低聲在他耳邊道,「唐元昊來了!唐皇親自出面,已經徵得九州學府的同意,要對你進行問天意審問!現在通告已經送到城主府了!」

    丁浩愣道,「那又怎麼樣?」

    「那又怎麼樣?」徐元琨感覺自己快要暈倒了,自己這急死了,這小子沒當回事兒。

    「怎麼樣?丁公子!你怎麼聰明一世糊塗一時?問天意以後,你毀壞洗目樹泉的事情就瞞不住了,到時候唐家就會捉拿你去唐州,怕是凶多吉少啊!」

    徐元琨感覺自己已經說的很清楚了,不過卻沒想到,丁浩卻是哈哈一笑,「那又怎麼樣,你以為我會怕什麼,沒事你就放心吧。」

    丁浩說著,又繼續走向城主府。

    「丁公子,你聽我說啊,事情很嚴重啊!」徐元琨拉住丁浩道,「你別去啊,凌城主懷疑城主府門前可能有唐家的人盯著,你會被他們發現的。」

    「發現就發現,老子做人堂堂正正有什麼可怕?好了好了,你別廢話了,我要去見凌城主。」

    說完,這廝一甩手,走向城主府。

    「丁公子,你,哎呀,你……」徐元琨張口結舌被弄的無話可說,看著丁浩的背影,他焦急跺腳道,「哎呀,這小子怎麼聰明一世糊塗一時?」

    ……

    其實凌雲霄懷疑得沒錯,唐家正是有人盯著城主府,就在丁浩出現的一瞬間,那邊就有人回去稟告;當徐元琨拉住丁浩,就有人準備跟蹤;當丁浩走向城主府,第二撥人再次趕回去稟告。

    唐家商號大廳之中,大長老和唐皇麾下的天雄大將軍正在喝茶,大掌柜唐空明陪在下首。

    「報,丁浩出現了,就在剛才他出現在城主府前廣場!」

    「當真!」白髮白須的唐空明丟下茶杯就站了起來。

    稟告的夥計點頭道,「小人親眼所見!」

    「哈哈,哈哈哈!」唐空明昂頭狂喜,這幾天他太憋氣了!他這一輩子最為憋氣的日子,眼看就要過去了,一切都將隨著弄死丁浩而隨風而去!

    「小畜牲!你的死期到了!」唐空明渾濁的老眼之中滿是凶厲之光。

    大長老要鎮定一點,放下茶杯道,「丁浩這小子大概還沒收到消息,要不然他不敢這樣大張旗鼓的出來。」

    正在這個時候,第二批的彙報的人也到了,稟告道,「丁浩他進入了城主府!」

    這下大長老也站了起來,問道,「天雄大將軍……」

    天雄大將軍卻是坐著不動,依然淡定喝茶道,「放心吧,我已經把羽林衛給派了出去!丁浩那小子到哪裡,都逃不出我們的手掌,我現在倒是希望凌雲霄偷偷地把這小子給放了!」

    說到這裡,他臉上露出陰惻惻的笑容。

    「原來……」大長老臉色一動,隨即也笑了起來,「陛下早有打算?」

    大掌柜唐空明還沒有太明白,天雄大將軍卻是主動開口說道,「凌雲霄雖然是屬於我唐皇之將,舞州也是皇統之州,可是這凌雲霄卻是屢屢對我唐皇陽奉陰違,唐皇心中早就已經有了想法!如果這次,凌雲霄敢於違抗命令,偷偷放走丁浩,那就連凌雲霄一塊兒拿了!哼,這次是九州學府下的命令,他敢違抗,九州學府也不會保他!」

    「原來如此!」大掌柜唐空明再次放聲大笑,猙獰道,「凌雲霄啊凌雲霄,你和我唐家作對,這就是你的後果!哈哈,這次你和那小畜牲,一起都給我完蛋!」

    天雄大將軍又道,「我們就在這裡等著,如果那丁浩離開城主府逃走,我的人會回來稟告。」

    於是三人又繼續坐下喝茶。

    就在同一時間,商家商號舞州總號的大廳之中也奔進一個夥計,大聲喊道,「大小姐,丁浩出現了,剛才進入了城主府。」

    「什麼?他這個時候出現了!」商雲和商培都走了出來,他們對視一眼,臉上全部都是震驚和擔心。

    商培擊掌嘆道,「這小子早不出來晚不出來,現在唐家的人已經到了舞州,他現在出來豈不是找死?」

    商雲比較決斷,開口道,「不管怎麼樣,我們一定要保丁浩!通知鐵血衛做好準備,商培管事你跟我來!」

    兩人走出商號,急沖沖走向城主府前廣場。

    路上,商培道,「你說凌雲霄會不會悄悄放了丁浩?」

    「難說。」商雲臉色陰沉道,「此時此刻,恐怕唐家說不定巴不得凌雲霄偷偷放走丁浩!到時候,唐家就會連凌雲霄都一起捉拿,至於丁浩最後也無法逃走!」

    商培擔心道,「如果這樣來說,丁公子豈不是沒救了?」

    商雲臉色堅定道,「有救!凌雲霄護不住丁浩,可是我們可以,我帶來的鐵血衛是秦皇麾下最精銳的戰士,實力遠超凌雲霄手下的鐵蹄八十騎!」

    「如此甚好。」商培點點頭,不過他臉色還是很陰沉。一直走到快要到城主府舞仙子廣場,他這才又說道,「可是商雲管事,有一句話我一直想問,如果丁浩公子真的跟我們走,大掌柜真的會說到做到嘛?」

    直到此刻,商培還有些擔心。

    畢竟商家的主要目的還是洗目靈水,如果丁浩落在商家的手中。商人重利輕情義,商家得到洗目靈水以後不實現承諾,到時候丁浩可真是一點辦法都沒有!

    想到這裡,商培咬牙道,「商雲管事,丁浩公子對我有恩,我不能害他。你真心回我一句,大掌柜的承諾會兌現嘛?」

    「沒想到商培管事你倒是有情有義。」商雲用手一撩額頭的秀髮,笑道,「商人重利輕情義,這句話雖然是沒錯。可是在商言商,一個真正的商者,最重的不是利,而是信譽!買賣什麼最重要,信譽最重要!土著城四家商號,唐家只愛權勢;錢家為了錢什麼都做得出來;端木家做生意根本不為錢;只有我商家才是真正的商人,商者!商培管事,難道你在商號這麼久了,還不相信我們商家的信譽嘛?」

    商培臉上有歉意閃過,點頭道,「我也是實在怕害了丁公子,那麼好吧,我們過去等他出來。」

    他們一路前行就來到城主府外邊,商雲做事也很大氣,並沒有躲起來,而是大大方方站在城主府門外,等著丁浩。

    一會以後,就看見一個少年從城主府之中走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