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魔道神徒

第101章三點要求

魔道神徒
     第一百章三點要求

    「丁浩公子出來了!」

    商培看見丁浩的人影走出來,臉色一喜,連忙走上去。

    丁浩看見商家兩個管事也是一愣,不過隨即就明白了他們來的目的。當下笑道,「二位管事真是有雅興啊,沒事來舞州逛街玩。」

    商雲好笑道,「逛街?丁公子真會說笑。難道丁公子這麼聰明的人,還不知道你現在已經危在旦夕了么?」

    「危在旦夕?」丁浩依然是要死不死地笑笑,「商雲管事你是指唐家商號要對我進行問天意審問嘛?」

    看見丁浩笑得很燦爛,商雲真的不知道這小子腦子到底是怎麼長的。這個時候還笑得這麼開心,難道你真的不知道死字怎麼寫嘛?

    商雲也不跟他打馬虎眼了,開門見山道,「丁公子,你不要否認了,那天去我們商家商號出售洗目靈液和靈水粉末的黑衣人就是你!也就是說毀壞洗目樹泉的就是閣下!現在唐元昊已經來到舞州,你絕對逃不過問天意的審問!等到你當眾說出實話,唐家就可以直接跪請天意取消你的仙子賜福,到時候你必定死路一條!」

    商培也道,「是啊,丁浩公子,凌雲霄根本不能保護你,只有我們商家才能保你平安。」

    丁浩並沒有否認商雲的話,而是反問道,「商雲管事,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得到你們商家庇護,恐怕並不是那麼簡單吧。」

    商雲臉色一尷尬,心說這小子果然機靈,不過你還有其他路可走嘛?她毫不隱瞞,點頭道,「商家是生意人,無利不起早,我們的條件是知道洗目靈水的來源,我們商家的信譽可以保證。」

    丁浩知道商家就是打得這個主意,淡淡一笑道,「有勞商雲管事費心了,不過我真的不需要幫助,二位請回吧。」

    你真的不知道你現在處境有多危險嘛?商雲感覺自己恨不得上去踹這小子兩腳,她連忙又道,「丁公子,人要有所得到就必須有所付出!只要你付出我們想要的,我保證你可以在秦州得到新的身份、新的生活!現在你有三條路,第一留在舞州就是死,第二逃進域外就失去前途,現在能幫助你的,只有我們!」

    丁浩也不理她,回頭道,「謝謝商家和商雲小姐對我的護花之義,不過我暫時還不需要那些,請回吧。」

    商雲都要暈死了,這個魂淡怎麼就油鹽不進呢?居然還說什麼「護花」,你是花嘛?現在是開玩笑的時刻嘛?

    「丁浩,你別走啊!你幹嘛去?」商雲大聲喊道。

    「我還能幹嘛,回家。」

    看著丁浩越走越遠,商培開口道,「大小姐你也別擔心了。丁公子一向都很有主意,我看他或許已經有了辦法。」

    「問天意審問他有什麼辦法?我看他是瘋了!這小子真是狂妄無知!」商雲這麼好脾氣的姑娘,都被氣得咬牙切齒。

    商培又問道,「大小姐,現在我們怎麼辦?」

    商雲嘆道,「只有靜觀其變了。」

    就在兩人準備離開的同時,商雲猛的抬起圓潤的下巴,看著天空。只見從城主府之中射出四道金色光點,這光點就好像是四顆衝天的焰火,一下衝上雲霄,匯入天意的洪流之中,然後向著不同的方向迅速遁走。

    看著那四個光點,商雲嘴角露出輕蔑道,「凌雲霄還在四處聯繫,丁浩這個愚蠢的傢伙還以為凌雲霄能保他,簡直蠢到極點!凌雲霄自身難保,如何能保他?」

    ……

    此刻的唐家商號之中。

    一個全身帶甲的戰士走進大廳之中,跪在天雄大將軍面前,雙拳一抱稟告道,「報!丁浩已經從城主府出來,現在已經回家,路上和商家管事商雲聊了幾句,不過他並沒有跟商雲離開。同時屬下還看見城主府中射出四道天意信件!」

    天意信件可以在天意之中利用天意系統進行通信,因為消耗天意的能量,所以只有真正的急事才能使用。

    天雄大將軍依然坐在那裡喝茶,開口道,「看來凌雲霄還想要最後一搏!如果我沒有猜錯,這四封天意信件,一封是傳遞給九州學府的閔正元,請求幫助;第二封應該是發給我唐州唐皇拖延時間;第三第四封應該是發給周皇和秦皇,向這兩家賣好,請求他們出面調停!」

    大長老拍案怒吼道,「凌雲霄這個小人,叛徒!身為我唐皇之臣,和秦皇周皇勾勾搭搭,當真是不要臉!」

    唐空明急道,「那我們怎麼辦,難道就看著他四處活動?如果秦皇和周皇出面,九州學府那邊改變主意怎麼辦?」

    「放心吧。」天雄大將軍一邊飲茶一邊道,「凌雲霄他們還是沒認識到事情的嚴重性!你們可知道,四大靈木那是九州學府委託給四大商號種植經營,現在丁浩弄死了洗目樹泉,這是犯了大忌!」

    「九州學府絕對不允許有人對這四株靈木下手,否則今天有人弄死洗目樹泉,明天就會有人弄死神元果,後天就會有人弄死罡體寶蓮,到時候四大靈木全部完蛋,九州世界法紀何在?」

    說到這裡,天雄大將軍傲然道,「再說我唐州唐皇,乃是一方君主,真正的帝王!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何況是丁浩這個跳蚤?凌雲霄想要翻盤,不可能!」

    聽他這一說,唐空明和大長老的雙目之中射出喜悅之芒,森然道,「說得不錯,我們唐家是什麼身份,丁浩小畜牲你是什麼身份,你在劫難逃了!」

    與此同時,九州學府最高峰,靈元殿。

    殿里白色的雲霧飄渺,地面上印著巨大的九州道紋。

    道紋四周,圍著一圈九星蒲墊,上邊盤膝坐著九位學府的副院長。

    這時候,遠處的天意光幕中射來一道金光,九人之中的一個有著黑色長須的中年男子眉頭一挑,抬手將這道金光抓在手中。

    這個男子正是九州學府的副院長之一,閔正元。

    他收到凌雲霄發來的天意信件,隨後開口說道,「舞州凌雲霄給我來信說,對九州學府重點保護的弟子進行問天意的審問,這是對弟子的極大不信任!會寒了弟子的心,對當代和後代弟子都會產生不好的影響。而且對丁浩個人來說,問天意對他的心理和潛力都會有不確定的不良影響,很可能會損害丁浩的資質和潛力……」

    閔正元還沒有說完,對面一個紅衣女子開口譏諷道,「難道閔副院長覺得我唐家這一株洗目樹泉就應該白白的被人弄得半死不成?難道這件事不處理,就不會傷了我唐州億萬臣民的心?」

    閔正元頓時被問得無話可說。

    右側一個老者開口道,「閔正元你不要說了!這件事我們覺得問天意的要求理所應當!一個小小的成長型仙根,之前放進重點保護的弟子之中我就有點不同意,沒想到竟然是這種胡作妄為之人!」

    「對,他必須接受審問!洗目樹泉不僅關係到唐家商號,也關係到九州學府和九州世界!」

    「毀壞了四大靈木還不接受審問,那以後豈不是大家都要為所欲為?閔副院長,你不是一向都行事公正,怎麼這一次也歪了屁股?」

    九大長老代表著九州的利益,互相之間有著競爭和制約,打擊別州的天才是他們最愛做的。加上閔正元為人善良又謙和大度,這樣的結果就是大家都不害怕他,當他是軟柿子。

    閔正元臉色不變,開口道,「我並不是說不讓丁浩接受問天意,而是凌雲霄認為,如果問完天意以後不是丁浩,那怎麼辦?我舞州的一個頂級天才,難道就白白遭受屈辱?難道就白白的承擔可能被影響資質的後果?如果這樣,那以後大家是不是都可以用問天意的機會審問其他州天才?」

    「這倒也是……」其他副院長點頭,感覺到這個問題解決不好可能會影響本州的天才,因此都謹慎起來。

    代表唐州的紅衣女子冷哼道,「閔正元,你不要痴人說夢了!現在從各方面的情況和證據顯示,這個事情就是他乾的,絕對不會錯!」

    閔正元反問道,「絕對不會錯,真的有證據嘛?如果有直接的證據,你何必還要問天意?唐副院長,你難道不知道就是因為你們沒有直接的證據才需要使用問天意的嘛?」

    「這……」紅衣女子被問得張口結舌。

    這時一個老者開口說道,「閔正元說的有點道理,如果事情真是那後輩乾的,讓那後輩承擔責任,甚至讓凌雲霄接受懲罰都是理所應當;可是如果最後證明事情並非如此,而是你們唐州故意誣陷,那麼你們唐家必須也要給予賠償!」

    九州世界畢竟是正道世界,凡事還是講理的。他這一說,眾人也都點點頭。

    紅衣女子怒道,「閔正元,那你要怎樣?」

    閔正元道,「不是我要怎麼樣,是凌雲霄剛才發信來說,如果問天意以後證明事情並非是丁浩乾的,那麼他有三點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