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魔道神徒

第103章唐皇不配我跪(4爆)

魔道神徒
     第一零二章唐皇不配我跪

    「只要能修鍊,萬物俱可奪。」

    他的這句話,可以說相當反動。如果九州學府的仙師聽見一定要憤怒,這是標準的魔道觀念。

    侵萬物先機,奪天地造化!

    人類既然是天地造化之一,拿來煉製一下有什麼不可以?因此才有煉血、煉屍、煉魂、煉鬼這些妖魔鬼道。

    其實這個觀點,丁浩還是能接受的,你正道也是殺人如麻,沒什麼好裝的。魔道只不過是在殺了以後,再用來煉製一下。

    當然了,丁浩畢竟也是長在紅旗下受過地球道德典範教育的,讓他專門去殺人修鍊,他也做不出來。至於那些不長眼惹到他的人,他就不介意將其拿來作為修鍊的材料了。

    九奴隨即就進入了休眠之中,喚也喚不醒,看來以後有一段路要丁浩自己走了。

    最大的遺憾,就是丁浩暫時無法打造雙氣海了。不過就算是九奴醒著也來不及,會試還有半個月,也不可能幫丁浩打造出雙氣海,那個比完美氣海還要困難!

    「雙氣海,只能以後再說了。」丁浩盤腿坐下,將這張人臉一樣的東西按在自己的臉上。

    這東西是獨狐的魂魄煉製,為了煉製這個魂魄面具,獨狐將會永不超生。

    這個世界上魂魄那麼多,有幾個壞人永不超生,也不值得可惜。只是丁浩記得自己曾經答應獨狐放他輪迴,現在看來做不到了。

    「獨狐,安心的消亡吧!」丁浩說完,將這水幕一樣的面具按在自己的臉上。

    下一刻,就看見丁浩雙目一下瞪大。

    他清楚的感覺到,一股強大的精神力量進入自己的腦海,幾乎是一個瞬間就把自己的所有的記憶和精神力全部包裹在其中。

    「精神力!好強大的東西!」丁浩瞪大的雙眼滿滿的恢復,他的心裡卻很震驚,第一次感覺到精神力的強大和危險,如果九奴對他有惡意,剛才那股精神力攻擊他的精神力,他將陷於危險之中。

    「以後,還是盡量不要接受外來的精神力。」丁浩心中依然有些后怕。

    好在九奴對他並沒有惡意,這一圈精神力非常柔和,包裹住丁浩的精神力以後,它就開始緩緩的成型。它就真的好像是一個面具一樣,圍繞著丁浩的精神力,模擬出一個一模一樣的精神力。

    每個人的精神力都不一樣,就跟人臉一樣,精神力更加的精密和複雜,就好像是一個充滿光電星點的人腦。

    天意這麼強大的東西,會清楚的檢測出這個精神力是不是你的,有沒有經過奪舍。所以如果單純的使用獨狐的魂魄,就會被天意檢測到,可是經過九奴煉製,就不一樣了,現在它偽裝地和丁浩的精神力一模一樣,又覆蓋在丁浩的精神力之外,天意也無法發現。

    雖然如此,可是丁浩的感覺並不好。

    自己的精神力外邊圍上一層雲霧,當然不適應,就好像人剛戴眼鏡也會不適應一樣,丁浩倒有點期待唐家趕緊過來找他。

    就在丁浩剛做完這些沒多久以後,唐家的一行人已經來到了丁浩家大門外。

    唐元昊和大長老沒有來,來的是大掌柜唐空明,跟著他一起來的,是唐皇麾下大將軍天雄!

    「丁浩小兒!唐皇聖旨到!」

    唐空明這次來比上次還要趾高氣昂,這次有大將軍還有聖旨還有五百羽林衛!

    因此他暴喝一聲,「丁浩小兒,速速出來受死!」

    先出來的當然是附近駐紮的徐元琨等人,他們才出來,頓時就被羽林衛所包圍。羽林衛是唐皇麾下最精銳的部隊,鐵蹄八十騎根本沒法兒比。

    徐元琨開口怒道,「你們這是什麼意思!」

    天雄大將軍冷哼道,「什麼意思?唐皇讓丁浩接旨,你們給我一邊呆著!否則治你們一個頂撞皇旨、犯上不敬的罪名,廢去你們的修為,到時候你們哭都來不及!」

    被這麼一頂大帽子扣下來,徐元琨他們也不敢放肆,只有含怒站在一旁。

    唐空明見上次牛皮哄哄的鐵蹄八十騎被壓得不敢說話,他心中感覺大為痛快,心說從哪裡跌倒就要從哪裡爬起來,老子今天翻盤的日子,到了!

    想到這裡,他又傲然吼了一聲,「丁浩小兒,你還不出來受死?」

    這時候丁家大門打開,丁浩大大咧咧走出來,開口回道,「我當是誰,原來是老畜牲,叫老子何事?」

    周圍不但有鐵蹄八十騎,還有跟著來圍觀的舞州民眾,此刻全部都感覺痛快。徐元琨等人更是敬佩丁浩,在眼下這種情況下,丁浩竟然還是面不改色,根本不把唐空明當一回事,這是何種膽識!

    「小畜牲,到現在還這麼囂張!」唐空明老眼中閃出怨毒,開口陰冷道,「丁浩,現在喊你接聖旨,你這是什麼態度?」

    天雄大將軍暴喝一聲,官威大震,「丁浩!面對聖旨,你竟然依然口出狂言,你這是藐視唐皇,侮辱聖旨!來人吶,給我將他拿下治罪!」

    看著涌過來的羽林衛,丁浩冷笑道,「我有仙子賜福,你們誰敢動我?」

    天雄大將軍這才想起來還有這茬,當下讓羽林衛退到一旁,怒道,「你不要以為有仙子賜福就肆意妄為!」

    丁浩道,「我怎麼肆意妄為了?」

    「你面對聖旨,自稱老子!你這是藐視唐皇,侮辱聖旨!」天雄大將軍臉色陰冷。

    丁浩一指唐空明道,「那他呢?他剛才叫我丁浩小兒,又叫我出來受死。我請你,聖旨上是叫我丁浩受死嘛?你要治我藐視唐皇之罪,就先治他假傳聖旨之罪,滅他滿門,誅他九族!」

    那邊徐元琨等人也都喊起來,「丁公子說得不錯,假傳聖旨,其罪當誅!」

    唐空明臉色慘白,心中暗道小畜牲,果然是牙尖嘴利!

    他還要說話,被天雄大將軍一瞪眼,這才閉口不言。

    天雄大將軍又道,「算了算了,那些就不說了,跪下接旨吧。」

    丁浩才不理他,抱抱拳道,「草民接旨。」

    天雄大將軍臉色發青,「讓你跪下!」

    「對不起,我是仙種身份,不便下跪!」

    「仙種可以不跪城主,但是要跪陛下!」天雄雷霆震怒道,「難道你這都不懂嘛?」

    丁浩冷笑道,「這位大將軍,你給我搞搞清楚,我丁浩是舞州一等一的天才,擁有超一品天才資質!我開竅靈氣沖高二十米!我擁有仙子賜福!我要問問,唐皇陛下是什麼資質?唐皇陛下開竅靈氣沖高几米?唐皇陛下有沒有仙子賜福?如果沒有,我為何要跪他?」

    丁浩很清楚,真正有點牛逼的,都去仙煉大世界了。依然留在這個小世界的,就是皇帝也不過是土雞瓦狗而已。

    天雄大將軍聽得臉色發黑,心說這個小子才十六歲,怎麼這麼不好對付?口中暴喝道,「混賬,你跟唐皇陛下比?天才難道就可以不尊敬師長帝王嘛?」

    丁浩又道,「那我是九州學府重點保護的弟子!」

    天雄大將軍也知道此刻逼丁浩下跪也是不可能了,索性宣聖旨道,「應承天命,唐皇旨意……」

    丁浩想到九奴說過的天命,再聽天雄說什麼天命,不由得失笑,「什麼玩意兒,你們懂什麼天命,搞笑。」

    天雄大將軍被打斷,氣急敗壞,他終於發現大掌柜大長老為什麼恨這個小子了。確實可恨,太可恨了!

    他暴跳如雷道,「丁浩!我警告你,你不要太過分!」

    丁浩道,「好了好了,你說吧說吧。」

    天雄大將軍把聖旨一念,無非就是說:唐家商號懷疑丁浩破壞了洗目樹泉,告狀到了皇帝那。皇帝秉公處理,為示公正,讓丁浩上問天意接受審問。如果有罪,當嚴明法紀,嚴懲不貸;如果不是丁浩,此事作罷。

    天雄大將軍宣布完,把聖旨遞給丁浩道,「接旨。」

    丁浩道,「這個旨我不能接!如果不是我,此事作罷!這叫什麼話?我要求的賠償呢?我要求的道歉呢?上天意審問,我可以去,但是現在話沒說清楚,我不會去!」

    唐空明又跳出來怒道,「小畜牲,你太狂妄了!唐皇陛下已經口頭答應你的要求,你還要怎樣?難不成寫進聖旨里?」

    丁浩奇道,「做錯事道個歉,有什麼丟人嘛?唐皇陛下就這麼要臉嘛?他不寫進聖旨,萬一出爾反爾怎麼辦?」

    唐空明暴跳如雷,「你竟然懷疑陛下的誠信!」

    丁浩才不懼他,回道,「這個很難說。」

    天雄大將軍也是氣的臉色跟鍋底一樣,恨不得一腳踹死這個小畜牲。不過人家有仙子賜福,他也沒那個本事,只有低沉道,「丁浩,你放心吧。九州學府已經委派唐皇太子為本次的監督人,不管哪一方落敗,他都必須監督執行,無法徇私。」

    丁浩道,「這還差不多,那就給老子帶路。」

    天雄大將軍冷哼一聲,一擺手,羽林衛前後夾著丁浩向城主府前廣場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