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魔道神徒

第104章第二次問天意(五爆)

魔道神徒
     第一零三章第二次問天意

    從南苑後街到城主府前的仙子廣場並不是很遠,現在道路兩側已經站滿了舞州的民眾。

    民眾們都是聽說要問天意審問丁浩,來看熱鬧的。

    舞州和唐州的關係並不好,因此民眾們都是暗中挺丁浩,紛紛道,「你們看見沒有,那個白頭髮的,唐家商號大掌柜!上次給丁天才下跪的就是他!」

    「下跪過還來,老傢伙要不要臉?」

    「據說這次如果他們敗了,還要下跪!」

    聽見這些議論,唐空明老臉發紅,罵道,「沒見識的愚民,你們全部要倒霉了!」

    丁浩淡淡道,「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

    「我看他們都瞎了眼!」唐空明冷哼道,「小畜牲,你還能猖狂多久?像你這種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早就應該死!不見棺材不落淚,等上了問天意我看你怎麼哭!」

    「你覺得我會哭嘛?我怕你給我下跪的時候會哭啊。」丁浩回道。

    「我給你下跪?」唐空明放聲大笑,又道:「小畜牲,你別硬撐了。你以為開出三點苛刻條件就能嚇退我們?真是好笑,唐皇陛下是多麼英明!不管什麼條件都答應你,因為那些你都得不到,你不可能贏!給你道歉、給你下跪……只是一個笑話而已!」

    丁浩嘴角露出笑容,「是嘛?難道你就沒想過,那萬一你問不出來什麼呢?」

    「絕對不可能!」唐空明渾濁的眼中露出冷笑道,「你到現在還在想要矇混過關嘛?我告訴你,沒用的!九州三皇,是高高在上神一樣的存在,你算是什麼東西,敢得罪我們唐皇!我明告訴你,等問天意以後,天雄大將軍會強行收押你!煉去你的保護罩,然後打斷你的手腳,使勁折磨你,等你死了以後,還要將你抽髓煉魂……」

    想到這裡唐空明老臉陶醉道,「你一定沒想過那種痛苦有多苦,保證你欲。仙。欲。死啊。」

    「不就是煉魂嘛?」丁浩毫不當一回事兒,「我還真的想享受一下,不過要看你有沒有那個資格。」

    「少年麻木!」唐空明罵了一句,心說等到時候你就知道怕了!

    城主府前廣場上,舞仙子頂天而立。

    為了讓大家看得清楚,凌雲霄專門在廣場上搭個幾個高台,中間的一個高台位於舞仙子的腳下,是丁浩接受審問的地方。

    高台對面有一個略矮的檯子,是凌雲霄這個主人和唐元昊等人所在。

    在四周,又有幾個掛著金絲玉縷帘子的高台。帘子後邊坐的都是各方貴賓,有九州學府的弟子,有秦皇和周皇的代表,還有來自其他幾州的客人,至於那些圍觀的舞州民眾則是全部站在高台腳下,仰首觀看。

    商培和商雲也站在人群中,商培的兒子小海也來了,他們站在高台下方觀看得更加清楚。

    「丁浩公子來了。」商海先發現了那邊路口的情況。

    商培扭過頭眼神一動,果然看見一眾人等走了過來,丁浩就夾在全副武裝的羽林衛之中走了過來。

    「丁公子這次怕是要真的有麻煩了。」商培眉頭緊鎖。

    商海急道,「爹,要不是丁公子,我這次秋獵就回不來了,他對我有救命之恩,你一定要救救他!」

    商培嘆道,「我也想救他,可是……」說到這裡,他恨恨擊掌道,「怪我那天,沒有多說幾句勸他離開舞州。」

    商海又道,「商雲小姐,你一定要救救丁公子,他是好人。」

    商雲一撩雲鬢,美眸看著走過來的丁浩,恨鐵不成鋼道,「我們也曾勸過他,可這小子真是聰明反被聰明誤,不知死活!他以為他做的事隱蔽,他以為他是了不得的大天才,幼稚!煌煌天威,站在天意下,有誰能說出一句假話?連我都要罵他一句,狂妄自大!」

    商海聽這一說,臉色失望!問道,「真的沒有辦法了嘛?」

    商雲緩緩搖搖頭。

    此刻,只要知道內情的人,都已經認定丁浩要完蛋了。

    這個事情很清楚,丁浩的狗出現過,他那三天他又剛好不在!而且黑衣人給商家出售洗目靈液的時候,丁浩也在域外!最後一點,丁浩使用過猴尾劍,如果不是他乾的,他哪來錢買?

    種種證據都表明丁浩嫌疑最大,應該不可能出錯。

    大長老已經完全認定丁浩,他迎過去道,「你就是丁浩啊,長的不是很牛逼呀。你說你怎麼這麼不要臉,我們唐家的洗目樹泉被破壞是你做的吧,你怎麼敢做不敢認?」

    丁浩反唇相譏道,「你就是唐家商號的大長老唐雲鶴吧!你說你長的這麼牛逼怎麼也很不要臉?你們唐家一窩,又是掌柜、又是長老、又是王爺、又是帝皇,非要搞死我一個小先天,還給我玩問天意,你們要不要臉?」

    大長老唐雲鶴臉色鐵青,心說小畜牲果然伶牙俐齒,他冷哼道,「搞搞清楚!不是我們唐家要害你,是你破壞我們唐家的洗目樹泉在先,罪不可恕!」

    丁浩冷笑道,「那麼在秋獵之中,你派來幾個竹妖部落的仙師想要暗殺我,這又是哪個在先?」

    唐雲鶴為之一窒,不過他很快反應過來,回道,「那你就是承認破壞洗目樹泉了?」

    丁浩反問道,「那你就是唐家承認勾結妖道仙師了?」

    兩人打了幾句嘴仗,都沒佔到便宜。唐雲鶴冷道,「你記住我的名字,唐雲鶴,我會讓你終身銘記的!」

    丁浩點點頭道,「放心吧,跪在地上給我磕過頭的,我都記得一輩子。」

    大長老唐雲鶴氣的臉色漲紅,怒極反笑道,「我給你磕頭?好好好,你等著!」說完拂袖而去。

    聽見他們的對話,附近觀禮的各州嘉賓全部都不由得嘆道,「這個丁浩還真是膽大包天,說話不饒人!只是可惜這種事,最後是要問天意的!就怕他現在說的爽,將來,有苦頭吃!」

    正是秋分,秋風蕭瑟。

    唐元昊面對舞仙子玉像坐著,在九州世界,唐元昊到哪裡都是坐最中央,哪怕是皇帝寶座,他想坐也可以隨時去坐。這個世界實力為尊,就算是九州學府的師尊前輩副院長,也要讓著他,除了院正大人一人,其他都不在他眼中!

    很快,丁浩就被帶到了唐元昊的面前,在唐元昊旁邊坐著的還有凌雲霄。

    凌雲霄道,「丁浩,還不給皇太子見禮。」

    丁浩抱拳道,「見過唐前輩。」

    這小子來了,唐元昊不由得多看了一眼。然後開口第一句話,「丁浩,超一品廢仙根是吧。沒想到啊,上次我真是還小看你了!」他不喜歡成長型仙根的人,因此稱為超一品廢仙根。

    丁浩心說你這種修為,我不跟你爭。當下不置可否道,「是嘛?」

    「不過今天,我看你怎麼過這一關!」唐元昊嘴角露出一些嘲笑,他倒並不是那麼恨丁浩,他的嘲笑是一種輕蔑。

    就好像丁浩是一個幼兒,在一個強大的成人面前玩一些不值一提的小花樣,成人給出的輕蔑笑容。

    丁浩暗罵一聲裝b貨,反問道,「聽說唐皇太子是九州學府派來做公證人的,我感覺你好像並不是很公正啊?」

    「放心,如果是唐家敗了,我會讓他們滿足你的三個條件的!」唐元昊英俊有稜角的臉上露出冷酷的笑容,又道,「可是如果你敗了,我也會監督他們好好伺候你的!」

    丁浩哧了一聲,「想不到唐皇太子廢話也很多呢。」

    「你……」唐元昊也瞬間被激怒了。

    如果丁浩說其他話,甚至罵他,他都不一定會激怒。可是說他廢話多,他就真的很怒!要知道,他作為九州世界最強者,平時逼格是非常的足,話也說很少!今天難得多說了兩句,卻被人說廢話多,他感覺自己被人輕視了,這是他最不能容忍的。

    這個時候,凌雲霄站起來怒道,「丁浩!你對皇太子客氣點!等會兒你贏了,你還要不要皇太子監督執行?」

    他這句話雖然是呵斥丁浩,可是大家都聽出來,這是噁心唐家人等。

    丁浩連忙道,「對呀對呀,皇太子殿下,等會兒他們給我磕頭的時候,你可一定要監督得清清楚楚呀。」

    唐家人等聽得全部都是臉色難看,大長老唐雲鶴跳出來冷笑道,「丁浩,你死到臨頭還不自知!等會兒你問天意以後,哼哼,我們……」

    「不就是打斷四肢、抽髓煉魂么?拜託你們搞點新意。」丁浩冷笑一聲,又對唐元昊道,「皇太子,現在可以開始了么?」

    「想不到你居然還迫不及待了。」唐元昊眼神中沒有任何感**彩,不過這一刻他再次有了不好的預感。但是他絕對不相信有人會逃脫天意的鎮壓!

    蒙蔽天意,絕不可能!

    唐元昊雙目一厲,點頭道,「那你上去吧。」

    今天繼續五更連發,大家給力,饅頭寫了也有勁!來,大家一起上!感謝下大家昨天的訂閱和各種票票,最後還要感謝下給我厚賞的d調u、狂飆k哥、常先富、餅乾哥、安然、九月火!灰常感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