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魔道神徒

第105章蒙蔽天意!

魔道神徒
     第一零四章蒙蔽天意!

    舞仙子腳下,有一個最高的高台,上邊只容一個人站立。

    通向高台之巔,台階層疊,丁浩獨自走上去。走到一半,衣袖一揮,背在身後,昂首挺胸,大步而行。

    在大多數人眼裡,這些台階,是走上斷頭台的台階。只要丁浩問天意說出實話,等待他的是酷刑和死亡!

    可是看著他如此闊步而行,倒有一些人心中感覺到不對勁。

    灰暗的平民之中,商雲穿著紅衣,比較醒目。她看著丁浩的背影,一雙美眸之中露出無限的迷惑。按道理丁浩絕對是一個真正的聰明人,可是今天為什麼這麼糊塗?再看丁浩的腳步,好像不是在走斷頭台,而是皇帝登基一樣。

    「難道他真的有蒙蔽天意的方法?」商雲心中突然有了一個非常不切實際的想法。

    與此同時在另一邊,大長老臉色陰沉,旁邊大掌柜白須在風中飄飛,雙目帶著喜色,「小畜牲,看你再狂!到頭了!!」

    一會以後,丁浩已經站在舞仙子的腳下,那裡位置更高,長風浩蕩,衣袂翻飛,冷酷的深秋終於來了。

    丁浩卻是來了一句,「哎呀,真是,髮型都亂了。」

    底下一眾舞州百姓聽了都不由得發笑。

    「不知死活。」唐皇太子冷笑一聲,站起身,朗聲道,「舞仙前輩,在下是九州學府弟子唐元昊,今手中尚餘一次問天意的機會,想要用在這罪犯丁浩的身上,讓他接受唐某審問!請你降下天威,讓他務必說出真話!」

    說話之中,巨大的翠葉玉的雕像緩緩下頭,舞仙子雙目也放出了奪目之光,注視丁浩。

    情景和上次一樣,丁浩從審問者變成被審問者。

    就在那一瞬間,丁浩感覺到先是一股靈力壓了下來,這股靈力衝進他身體之中,把他的四肢百骸都死死壓住,動彈不得。

    雖然丁浩很想使用吸星魔訣將這份靈力吸走,可是眾目睽睽之下,他可不敢這樣做,會被唐元昊發現!

    就在這時,又有一股強大到恐怖的精神力猛地鎮壓了下來,一直衝進他的精神力之中,讓他的思維瞬間感覺遲鈍了。

    「怪不得那一天丁老四屁滾尿流的樣子,原來這天意鎮壓,果然威力驚人!」丁浩也不由得驚懼,這是他有史以來感覺到最恐怖的力量。

    所謂天威煌煌,小小的人類在天威面前,能保持筆直站立就已經不錯,哪裡管到臉色。

    看著丁浩驚恐的臉色,大長老和大掌柜對視一眼,捋須一笑,目中陰寒,「小畜牲,終於知道怕了,遲了!」

    「看來這小子,不過如此。」唐元昊臉上倒是露出一絲失望,上前一步,開口問道,「丁浩,你可感覺到天意之威,可願說出實話?」

    丁浩站在高台上,臉上已經消失了剛才的桀驁不馴,他頭髮被風吹散,苦笑道,「皇太子殿下,我想不說實話也不行啊。」

    「哈哈哈。」唐元昊放聲大笑,然後立即就直搗黃龍,開口一字一句問道。

    「那我問你,唐家商號的洗目樹泉,可是被你破壞?」

    唐元昊的話音在偌大的廣場回蕩,此刻鴉雀無聲,所有人的目光都看著丁浩,等待回答。

    鏡頭轉向遠處,在人群角落,一身銀白的年輕少公子,也在看著高台上之上。小王爺最近很低調,可是他會試在舞州,因此並沒有離開,這種時候,他當然要來看好戲。

    丁浩聽到唐元昊的問題,在眾目之下回答,「是,」

    「哈哈,你終究還是上不了會試,自己作死!」小王爺輕蔑一笑,瀟洒的轉身。

    不過就在他瀟洒轉身的動作才完成一半的時候,高台上的丁浩繼續說道,「不,可,能,的。」

    原來丁浩說的是:是不可能的。

    「怎麼可能?」小王爺瀟洒的動作頓時愣住,差一點沒一個跟頭趴地上,猛地回頭,「怎麼回事?」

    大長老和大掌柜兩人也是一樣,差點就撲倒在地了,兩人的臉色好像是見到鬼一樣。

    所有在場觀看的人,全部都轟然一下鬧了起來。

    知道內情的全部都震驚道,「怎麼可能?難道丁浩真的不是破壞洗目樹泉的兇手?」

    而那些舞州民眾則是群情激奮,「我們就知道丁浩公子不是這種人,唐家商號誣陷我舞州天才!唐家商號,滾出去!姓唐的,滾啊!」

    周圍的怒吼和各種嘈雜,全部都傳進了唐元昊的耳中。這個時候,他發現事情果然和他預感到的一樣,出現了變數,他的雙眸的瞳孔收縮了如同針芒一般!

    「這小子作弊了!」

    不過他並沒有懷疑天意被蒙蔽,而是懷疑自己可能剛才的問話讓這小子找到了漏洞。於是他重新開口問道,「丁浩,你說謊了沒有?」

    「沒有。」

    「胡說八道!」唐皇太子暴怒道,「那你剛才為什麼說話那麼慢,是不是故意想要耍大家?」

    丁浩苦笑道,「唐皇太子,我被天意所鎮壓,精神力受制,反應很慢,說話當然也緩慢。」

    唐皇太子怒道,「怎麼現在語速又正常了呢?」

    丁浩道,「剛才有點不適應,現在說了幾句適應了,也就快了。」

    唐元昊聽了差點沒吐血,心說這小子果然牙尖嘴利,怎麼說都有理。

    唐元昊這個時候發現,自己好像再次低估了這個小爬蟲。他回歸正題,繼續開口問道,「那我再問你,如果洗目樹泉不是你破壞,那秋獵之中的三天,你都幹什麼了?為什麼一隻靈獸都沒有殺?」

    丁浩道,「事情是這樣,為了追一隻落單的斑羚,我放出了我的寵物大黃,不過就在這個時候,卻突然出現了一群竹妖部落的仙師!這些人穿著黑衣,使用黑色妖竹,想要殺死我,我只有逃走。」

    「你又說謊!」唐元昊怒道,「當時你不過先天七段修為,妖道仙師要殺你,你怎麼可能逃走?」

    丁浩道,「是不可能逃走,可是就在這個時候又來了另外一個穿著黑衣的妖魔鬼道仙師,他們好像有仇恨,見面就打,剛好就把我給放走了……不過卻把我的狗給弄丟了。」

    「這樣。」唐元昊臉色陰沉。

    旁邊凌雲霄道,「皇太子,我覺得很有可能,丁浩並沒有說謊。當日在秋獵,是有一夥竹妖仙師被殺,然後又出現了上界魔道叛逆,應該是這兩伙人在發生了衝突。」

    唐元昊也是親身經歷者,他半信半疑地看著丁浩,沉默了好一會。他決定不再問丁浩破壞洗目樹泉的事情,而是從去商家出售洗目樹泉和洗目靈水粉末的事情上發問!

    「丁浩,那我再問你,你最近一個月可曾去過土著城商家商號?」

    丁浩一口回絕道,「沒有!」

    唐元昊大怒,「你再次說謊!有記錄顯示你曾經進入域外!」

    「我是去域外,可是沒去土著城。當時我提升了一個等級,出去試用一下武技,順便打了幾隻野味,徐元琨小將可以為我作證。」

    「那你為何讓徐元琨幫你去買猴尾劍?」

    丁浩心說幸好是讓徐元琨去買,如果那天一起買,自己這次就真的完蛋了。

    他回道,「是因為唐家商號仇視我,我怕他們暗殺我,所以沒敢去土著城。」

    「胡說八道,明明是你做賊心虛!你先在商家商號出售了搶來的洗目靈液和洗目粉末,然後為了快速逃走,就沒有買猴尾劍!直到看見徐元琨,你才臨時起意,讓他去幫你買!我說的對不對?」

    丁浩心中嘆道,唐皇太子你果然聰明,可以去寫推理小說了!竟然把事情猜測得一模一樣,但是老子就是不承認,你能奈我何?難不成你還要咬掉我的鳥?

    「你說的不對,我就是怕你們唐家人殺我,所以沒去土著城,就這麼簡單。」丁浩回道。

    「那你五塊靈石哪裡來的?」唐元昊暴怒。

    丁浩道,「我從毛長海那裡搶來的。」

    「毛長海何在?」

    「死了。」

    唐元昊終於無話可說了,問了這麼多,他終於確信了一點。

    那就是問了半天,丁浩一句實話都沒說!

    在場的人,比唐元昊還要震驚的是商雲。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那天去我們商號的就是他!我可以確定是他!他絕對說謊了!他蒙蔽了天意!」

    蒙蔽天意。

    這種簡直是不可想象的!商雲回憶歷史,從來都沒有人可以蒙蔽天意!可是丁浩卻做到!

    商雲的眼神震驚的看著高台上的丁浩,雖然這小子依然是一臉的驚恐,可是商雲清楚的知道,這小子就是個演技派!他的心裡應該很平靜,他完全能夠掌控場上的局勢!

    商培比較實誠,嘆道,「我就說不是丁浩公子,他怎麼能做出這種事情來?」

    商海也點頭道,「我覺得也是,丁公子那麼好的一個人,怎麼可能去破壞人家的靈木?這些唐家的人,就是嫉妒丁浩公子的天才資質!」

    商雲嘴角終於露出一抹輕笑,開口淡淡說道,「是嘛,丁浩公子還真的是一個很有意思的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