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魔道神徒

第106章唐元昊的貪婪

魔道神徒
     第一零五章唐元昊的貪婪

    見到丁浩被冤枉,舞州百姓義憤填膺。

    「可惡!唐家這些雜碎,就是見不得我舞州出天才!他們勾結妖道仙師,想要殺掉我舞州天才,事情沒成,現在又想要誣陷好人!」

    「唐家商號,何其毒也!」

    商雲站在人群中,目中再次看向丁浩,心中也很好奇,「這個先天的小子,到底有著什麼樣的本事,才能把唐家耍得團團轉?不過眼前的局面對我商家有利,既然這樣,那我就幫你一把!」

    人群之中突然傳來一個女子清朗的聲音,「唐家商號,無恥小人!唐家商號,滾出舞州!」

    舞州百姓正是義憤,就缺人帶頭,頓時也都跟隨喊道,「唐家商號,無恥小人!」

    「唐家商號,滾出舞州!」

    丁浩站在最高處,看得清楚,一眼就看見穿著紅衣的商雲。

    心說卧槽,你這個小姑娘年紀不大,比我還無恥哈!老子在這裡裝死拚命,你剛好跑來佔便宜。要知道趕走唐家商號,得利最大的當然是商家商號。

    丁某人心中暗道,等有機會,我也要把便宜給占回來!

    就在丁浩心中無恥的時候,唐家人等終於發現他們已經站在了一個非常不利的位置。

    他們所有的指控,全部都被丁浩否認,反而丁浩還說出來他們勾結竹妖部落的事情!更重要的是,他們現在得罪了整個舞州民眾,以後想要在舞州經營,恐怕會陷入困難!

    凌雲霄看看他們的表情,心中冷笑,開口道,「皇太子,差不多了吧,問天意的時間也快到了。」

    唐元昊並沒有拒絕。因為他心裡明白,丁浩既然可以蒙蔽天意,問一百句也沒有用!

    可是大長老他們著急了,如果這樣讓丁浩下來,他們就要當面跪在丁浩面前!更糟糕的是,以後他們見到丁浩都要繞道而行,萬一不小心見到還要給丁浩磕頭……

    照丁浩這種惡劣的性格,以後說不定就會經常的「不小心」出現在他們的面前。

    這樣一來,以後還怎麼在九州世界混呢?

    想到這裡,大掌柜唐空明突然想到什麼,連忙開口道,「皇太子,你再問問他,那日搶劫唐飛的可是他?」

    唐元昊眉頭一挑,心說你們這些人怎麼不曉事?人家擺明了可以蒙蔽天意,你再問有意義嘛?

    「不必問了!」唐元昊一擺手。

    大長老唐雲鶴不死心,心說明知不行也要問問啊!因此他連忙道,「皇太子,你一定要問問,茲事體大,不能如此隨便呀!」

    「隨便?」唐元昊獨斷專行慣了,說出的話居然被說隨便,頓時臉色就難看了許多。

    見唐元昊不悅,大長老心說把皇太子也得罪了,只有苦道,「皇太子,你就幫老朽問一下,此事真的事關重大,難道要老朽跪在地上求你嘛?」

    大長老如果這個時候跪在地上求唐元昊,只會讓唐家更丟臉,唐元昊無奈,只好開口又道,「丁浩,我問你最後一個問題,三天前唐家商號唐飛在西城門外被一個黑衣人當街打劫,可是你做的?」

    大長老和大掌柜巴巴地看著丁浩,只要丁浩承認了這個罪行,那麼他們到時候就可以出來說話:雖然樹泉的事情與你無關,可是你當街打劫還是犯罪,那大家就扯平了,我們就不用跪地了。

    不過很遺憾,丁浩的回答讓他們徹底失望。

    丁浩懊惱道,「根本是沒有的事兒,那天我一直和鐵蹄八十騎的幾位小將在一起吃肉喝酒,並沒有去打劫什麼唐飛。」

    他這句話說完,又問道,「皇太子殿下,既然是最後一個問題,那我下來了,這上邊風大。」

    唐元昊道,「你自便。」

    隨著丁浩從高台上走下,舞仙子的玉像恢復了原狀,一場風波就此平息,丁浩能感覺到魂魄面具正在消散崩潰。如果這個時候誰再跟他來一次問天意,他鐵定完蛋。可是經過今天這件事,相信不會再有人對他使用問天意。

    丁浩從台階上走下來,站在唐元昊的面前,整理一下髮型,然後問道,「皇太子殿下,現在是不是應該進行下一個程序了呢?」

    唐元昊倒是爽快,「好,三個條件,我現在就監督執行。」

    說完,他取出一塊金色的玉符,放在額頭錄下內容,然後對著天空一拋。就看見那玉符在半空立即就被天意吸引,化成一道金光,衝進天意之中。

    這是天意信件,通知唐皇結果,讓唐皇給丁浩道歉。

    果然不多時,舞州所在的巨大天意光幕上出現一個宮裝女子的身影,她開口說道,「我是唐皇宮中的女禮官褒姒,今日代表唐皇陛下,向舞州天才丁浩表示歉意。洗目樹泉一事,看來確非丁浩天才所為,唐皇陛下焦急之中難免有疏漏,希望丁浩天才勿要介懷。為表示唐皇歉意,唐皇陛下大度決定,划四縣之地賠償舞州,並且給丁浩個人送上兩千靈石的賠償金!唐皇陛下再次申明,做錯了就要道歉,哪怕他是皇帝,九州世界,乃是正道世界,他要以身作則,定要做千古明君!」

    唐皇這廝也是狡猾的很,雖然輸了,可是他自己不出面,最後還要標榜一下自己,此人堪稱無恥狡詐。

    當下,天雄大將軍走過來,把四縣之地的地圖交給凌雲霄,就算是割讓了。然後又有一隊羽林衛上來,每人手中一個托盤,都是靈石,足足兩千塊。

    願賭服輸,這是通過九州學府的賭局,想不服輸也不行。

    「謝啦。」丁浩對天雄譏諷的笑笑,把二十個盒子全部都塞進自己的儲物囊。然後又一指大長老他們,開口道,「唐皇陛下果然是英明,說的沒錯,錯了就要道歉,該你們了。」

    大長老唐雲鶴臉色通紅,看著周圍黑壓壓的人群,讓他給丁浩下跪……

    他現在算是知道,凌雲霄搭建這個高台,心思是何其的狠毒!他在台上給丁浩下跪,所有人都看得清楚。

    這太丟人了!他咬牙道,「丁浩,咱們有話好說,不如我賠償你一千塊靈石……」

    丁浩才不理會他,對唐元昊道,「皇太子……」

    唐元昊臉色陰沉,冷聲喝道,「跪下!」

    大長老無可奈何,上前一步,眼睛一閉,就要撲通下跪。卻是被大掌柜唐空明一把拉住,唐空明白髮散亂,厲聲道,「丁浩,你作弊了!你一定作弊了!別的我不敢說,可那天唐飛絕對是被你搶的!」

    丁浩冷笑,抬手指著唐雲鶴和唐空明的鼻子,「大長老大掌柜,你們要不要臉?剛才問天意之前你們還口口聲聲要打斷我的手腳,抽髓煉魂,現在你們敗了,就耍無賴不成?你們唐家如此不講信譽,以後誰敢去唐家商號買東西?」

    下邊一個女聲又喊道,「唐家商號,不講信譽!唐家商號,滾出舞州!」

    隨即舞州百姓跟著喊道:「唐家商號,不講信譽!唐家商號,滾出舞州!」

    唐元昊氣得臉色鐵青,咬牙切齒道,「蠢貨!還不跪下,你們還要丟多大的臉才夠?」

    大長老和大掌柜只好屈辱的跪下,大掌柜唐空明還好,他畢竟給丁浩跪過一次。可是大長老唐雲鶴,他可是唐家商號真正的大佬,鍊氣後期的超級強者!

    竟然就這樣,在眾目睽睽之下,給一個先天期的少年下跪。

    等兩個老傢伙跪下,丁浩又道,「好了,你們道歉吧。」

    大長老恨不得自己死了才好,今天這一場景帶給他的屈辱,終身難忘!他咬牙切齒道,「丁浩天才,這件事我調查不周,是我們錯了……」

    「調查不周?」丁浩怒道,「是你們刻意誣陷!」

    大長老只好改口道,「總之我們錯了,給丁浩天才造成了不好的影響,請求丁浩天才的原諒。」

    丁浩又道,「還有你們勾結竹妖部落的事情呢?」

    唐元昊打斷道,「這個勾結沒勾結不是你說的算,也不在今天道歉的範圍內。」

    丁浩道,「好吧,給皇太子面子,那你們就發誓吧。」

    唐雲鶴和唐空明無奈,雙雙對天意發誓,「以後永遠不騷擾丁浩天才,見到丁浩天才立即繞道而行,若是不小心遇見,我等當下跪行禮……」

    丁浩笑道,「沒關係,等我有空的時候,會去遇見你們的。」

    下邊舞州百姓一陣鬨笑。

    唐雲鶴他們恨不得殺了丁浩,可是事到如今,也只能俯首認錯。

    道歉以後,他們再沒有臉留在當場,一前一後走下高台,在眾人嘲笑聲中,逃一般的離開。

    唐元昊並沒有急著走,唐家丟臉,他並不是那麼在意。畢竟還有一個月他就要上界了,這些都是下界之事而已。

    「丁浩,我記住你的名字了,看來我又小看了你。」唐元昊冰冷的臉色竟然帶著笑容。

    唐元昊的眼神之中,沒有怨恨,卻是有一絲貪婪!

    這一絲貪婪才是最可怕的!

    可怕的貪婪!丁浩能感覺到!

    唐元昊說完,也沒有跟任何人告別,抬手一招,喚來天意梭。

    隨後,他踏上天意梭,對丁浩又道,「好好修鍊,快點來仙煉大世界,別讓我久等。」

    話音中,天意梭帶著他的身影化成一道流光,消失在天宇。

    存稿用完了,今天兩更噠!這兩天存點稿,1號加更喲,大家給我留月票呀!再次感謝下給我打賞和月票的朋友,萬分感謝,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