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魔道神徒

第112章仙根好小(四爆求票)

魔道神徒
     第一一一章你的鳥好小

    丁浩跟商海到達會試山莊的時候,唐副院長已經走了。

    站在會試山莊兩丈高的大門外,丁浩吃驚道,「從遠處看還不太注意,近處一看才發現,這會試山莊就好像是一座小城池,圍牆都跟城牆一樣。」

    商海笑道,「那是當然,每年到了秋季會試,這裡比舞州城還要繁忙!」

    「果然是這樣。」丁浩目光移動,只見不斷地有車馬停在山莊外,來自舞州各個角落的年輕人全部都向這裡集中。這些年輕人很多都有父母親友陪伴而來,望子成龍,望女成鳳,哪個世界都是一樣的。

    不但有年輕的選手,還有不少的年紀大的選手。

    根據會試規定,每個人一生可以參加三次會試,年紀並不受限。因此有些人年紀看上去不小,也是參賽選手,甚至還有父子一起參賽的。

    「我們進來吧。」商海領著丁浩走進山莊之中,裡邊果然是一座小城池,道路寬闊,兩側商店一家挨著一家,舞州各大商號,全部都在這裡開設了分號。

    商號多,客人也多,來往之人,摩肩接踵,熙熙攘攘。

    「每年的會試也是舞州最熱鬧的節日,各行各業都放假了,大家都趕來會試山莊觀看比賽,為了親朋好友打氣喝彩,這裡不但有商號,而且還有賭場。不過有一個奇怪的規定,四大商號不準進來行商,也不知道為什麼。」

    商海不知道為什麼,可是丁浩大概能猜到。

    試想,平日里四大商號把錢都賺盡了,各家城主能不眼紅嗎?所以就弄出這種規定,在會試之中讓那些跟城主府有關係的商號賺上一筆,讓各家城主府也得到一些好處。

    不過再想想,四大商號就真的不進來做生意了?怕是早就操縱了一批小商號進來,掛羊頭賣狗肉吧。

    商海道,「那邊,我們去報名處先報一個名吧。」

    丁浩他們來的時候是報名最後一天,所以報名處這裡的人很多,堆積如山,密密麻麻。

    負責報名的也是九州學府的人,規矩非常的嚴格。

    首先是審核人和腰牌,怕人代考。若有查出,被代考之人永遠失去會試資格,而代考之人則是被當場廢去修為;

    第二就是審核秋獵之中有沒有成績,如果你秋獵之中一個獵物沒打到,那就請你滾蛋,明年請早;

    第三是審核仙根,五品以下仙根趁早滾蛋,你根本沒有培養的價值!就算現在有些實力,可是你沒有潛力可開發,九州學府不要這種廢物;

    最後就是審核修為,如果你已經到達了鍊氣,那麼請你直接去九州學府外門報名處,不用比賽了。

    丁浩他們排隊等著報名,突然就感覺到前方人群中有一圈靈力蕩漾開!

    「有人突破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向著靈力盪來的方向看出去,只見一個錦衣華服的年輕人興奮的喊道,「我突破了!我剛報完名就突破了!」

    報名前突破就沒有機會參加會試,報名后突破就是理所應當。

    不過那坐在報名處最後一道關口的瘦高男子卻是臉色陰沉,對他招手道,「來來來,你到我這來!」

    那華服青年頓時臉色緊張,走過去道,「柳教習。」

    柳教習道,「伸出手來。」

    華服青年伸出手,柳教習在他手上一搭脈,隨後頓時甩開他的手,怒道,「使用功法,偽裝修為!你欺騙學府,想要投機取巧!你該當何罪?」

    華服青年頓時嚇得臉色蒼白,強自辯解道,「柳教習,我真的是剛才突破的。」

    「胡說八道!你當我看不出,從你氣海情況來看,至少突破了三天!你再想蒙蔽於我,別怪我毀你修為!」

    華服青年頓時嚇得臉色如土,噗通跪下道,「柳教習,我真的才突破三天,我想要參加比賽,得到獎勵,你就讓我參加吧!」

    「成為鍊氣,便是學府弟子!可是你貪心不足,還想要騙取獎勵!你這種人,道德太差!」說著,柳教習扯下此人的腰牌,打上一個符文,然後將腰牌扔在華服青年面前,「鑒於你資質還不錯,罰你去翠葉玉礦區開採三年!希望你這三年,好好思過,吸取教訓!三年後,這腰牌背面的罪字消除,再去學府報到!」

    柳教習說完,便不再理會此人,喝道,「下一個!」

    這個人被查出以後,就有個別人從人群中悄悄走了出來。

    這些人都是在最後的修鍊之中不小心突破了先天期,可是他們直接去九州學府就沒有了前十名的獎勵。所以他們不甘心!就想要蒙蔽檢查之人,矇混過關。

    其實這種事是很惡劣的。

    提前進入鍊氣期,就有足夠的時間練習法術。

    到時候對戰,別人都是先天手段,而他直接往外丟火球術,別人還怎麼打?顯然太不公平了!

    沒一會,又有一個弟子被退了回來。

    「六品仙根,不合格,取消資格。」

    那名弟子年紀不小了,頭髮都白了,連忙磕頭道,「前輩,我是植物系的仙根,根據老版的仙根大全,我是五品,求你讓我參加會試吧,我好不容易修鍊到先天大圓滿了!」

    那檢查的仙師道,「對不起,我們使用的是新版的仙根大全,你不合格!」

    白髮弟子又磕頭道,「仙師,你給我一個機會吧,我好不容易修鍊到先天大圓滿了!」

    那邊柳教習招手道,「到我這兒來。」

    白髮弟子走過去,柳教習給他搭搭脈,又拿過腰牌看看此人資料。點頭道,「怪不得以六品之仙根可以修鍊到先天大圓滿,原來你是鐵線草仙根。鐵線草是丹爐之中墊底的草,你若是作為煉丹童子煉丹成功率更高。」

    白髮弟子連忙道,「是是是,我跟過不少煉丹仙師,服用過大量他們賜下的丹藥,所以仙緣自然要比旁人更多。」

    柳教習點點頭,不過卻道,「可就算這樣,也是無用。你亂七八糟的丹藥服用太多,氣海已死,永遠不能泛波!你這一生永遠都不能進入鍊氣期,先天大圓滿是你能達到的最高境界,再過個幾年,你的修為還會慢慢降級!你辛苦了一輩子,還是一個廢物,別浪費時間了。」

    白髮老者放聲大哭,「柳教習,給一個機會吧,我也想去九州學府,我還想去仙煉大世界!我追求了一輩子,什麼苦都吃過!你就讓我試試吧!」

    可是九州學府卻是規矩如鐵,說了不收就是不收,任那老者哭死,也不會有人搭理他。

    這老者知道柳教習有決定權,便去拉扯他,誰知道被柳教習一腳踢飛。

    柳教習對著所有人冷道,「人貴在自知之明!九州學府是天才的世界!對於那些資質不佳的廢材,希望你們看清形勢,你們就算是去了九州學府最後也是要被趕回來!天才就是天才,廢物就是廢物!資質不佳,不如早點腳踏實地!這個老傢伙就是教訓,辛苦了一輩子終於熬到鍊氣大圓滿,又有何用?滾!」

    他這話說得很多人都臉色絕望,商海嘆道,「我資質也不太好,怕是進入九州學府,最後也是要被淘汰。」

    丁浩勸道,「你想那麼多幹嘛,以前還有人說我是廢物一個,要飯碗都為我準備好了,我不是也走到了現在?我的觀點和這個柳教習不一樣,人貴在進取之心!如果不努力不爭取,我現在也是一個廢物!我現在的一切都不是天上掉下來的,都是我爭取來的!要相信灰姑娘也能變成公主,醜小鴨也有成為天鵝的機會!」

    他這些話是發自肺腑的話,就算他有吸星石這個寶貝,如果不是他努力拚搏,想出各種辦法,他又怎麼能走到今天這一步?

    「我懂了!就算是失敗,我也要走到路的盡頭!」商海點點頭,又問道,「灰姑娘是誰?」

    丁浩也不知道怎麼說,推了一下這小子道,「到你了。」

    商海走過去,驗腰牌,又放出仙根,沒一會搞定,在他腰牌後邊多了一個「試」字,就算成為了會試的弟子。

    「下一個。」

    丁浩走過去,交上腰牌,面前是一個鍊氣三層的年輕仙師。

    年輕仙師一看腰牌,脫口道,「你就是丁浩啊!」

    丁浩的大名在舞州早就傳揚開了,這個仙師一說話,報名大廳里所有人都看了過來。

    「他就是那個丁浩啊。」

    「一般般啊,修為才先天九段,長的還沒我帥。」

    「切!你跟人家怎麼比?唐家商號的大長老鍊氣後期的實力,當眾給他下跪賠罪!」

    「這有什麼?還不是個先天九段的毛頭小子。」

    「人家一定隱藏修為了!」

    那個年輕仙師看來這邊的記錄,丁浩是舞州秋獵第一名,這也沒什麼可挑剔的。年輕仙師又道,「那你放出你的仙根看看。」

    丁浩肯定不能放出吸星仙根,就把火焰鳥的仙根放出來。

    火焰是很大,不過麻雀是很小,還有點嬰兒肥。

    旁邊幾個師姐師妹掩嘴笑道,「你的鳥好小啊。」

    以後有機會掏出來你們就知道老子的大小。丁浩無恥的暗中想到,不過嘴上卻是酷酷地說道,「小歸小,玩的是技巧!」

    幾個年輕姑娘送來一個鄙視的眼神都跑了。

    「成長型火焰獸,超一品。」年輕仙師點點頭,又道,「不要隱藏修為,放出全部修為。」

    丁浩道,「我沒有隱藏。」

    年輕仙師一愣,「你只有先天九段?」

    丁浩道,「對呀!」

    今天五章,遲點還有一章!一號就爆發,求大家支持下饅頭,把保底月票投給饅頭,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