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魔道神徒

第113章刁難丁浩(5爆求票)

魔道神徒
     第一一二章刁難丁浩

    「丁浩才先天九段?」

    報名大殿之中,所有人都震驚了!

    要知道,在問天意以後,丁浩的大名已經傳揚出去,儼然是舞州一代少年英雄!超一品仙根,開竅靈氣沖高20米,又有仙子賜福。最關鍵的是,還在舞仙子廣場上給舞州的百姓出了一口氣,太多的光環圍繞在丁浩身上!

    有了光環就有了期待,曾幾何時,丁浩已經成為大家心目之中會試第一的不二人選!

    可是現在完了!

    丁浩才先天九段!

    這問題就隆重了。

    因為很多人在會試之中,修為會突破先天,進入鍊氣!

    先天九段和鍊氣一層,這懸殊太大了!

    有多少期望就有多少失望,報名大廳一眾嘩然。

    「完了,完了,丁浩已經完了!」

    「不錯!就算他的資質過人,可以越級對抗先天大圓滿。可是如果遇到鍊氣一層,他還能越級嘛?他只能趴在地上,俯首稱臣!」

    「確實如此,一個大境界的差別,簡直是輸定了!必輸」

    不過也有人說,「看你們說的,難道人家丁浩,就不可能一下升兩次嘛?先從先天九段到先天大圓滿,然後再從先天大圓滿進入鍊氣期。」

    頓時眾人撲哧笑了,「連升兩層,你大夢沒做醒吧?」

    這些人恥笑地不是沒有道理。會試一共就三天的時間,別人在這三天之中突破一層都很困難,你丁浩要三天突破兩層?

    有可能嘛?

    有,微乎其微!

    消息好像瘟疫一樣,迅速的從會試山莊這個報名大殿快速傳了出去,很快整個會試山莊之中,傳遍!

    「哎,你們聽說沒?會試第一的大熱門丁浩,竟然真實修為才先天九段!」

    「真假的?那樣一來,變數就大了!」

    丁浩本來是這次會試的第一號種子選手!甚至就連會試山莊里的賭坊,都把丁浩的賠率放成了最低。因為他是最有可能勝利的,所以買丁浩也就是穩賺,所以賭坊給丁浩開出的賠率,基本上無限接近一比一。

    可是這個消息傳出以後,丁浩的賠率已經一下漲到一賠三。賣一賠三,基本上和那些不出名的三流選手差不多的賠率!

    而那些曾經嫉妒丁浩的青年人,則是不由自主地發出一聲嗤笑,「搞了半天才先天九段!這一次第一名,看來非柴世子莫屬了。」

    「我覺得還是唐州的小王爺最有可能,你別看他資質不如柴世子,可是他畢竟出於皇家!大有問鼎潛力!」

    「我倒是覺得寒門天才秦如海不錯,聽說他得到了一位上界高人曾經留下的傳承,為人低調,可是往往一鳴驚人!」

    可能是丁浩曾經給人的希望很大,現在讓很多人失望,因此不少人恨鐵不成鋼,甚至都羞於談論丁浩。遇到那些不知道內情而說到丁浩的人,他們都口中發出一聲輕蔑的嗤聲。

    丁浩自己並沒當回事,他看見腰牌後邊多了一個「試」,就掛上腰牌走向後門。

    不過最後方坐著的柳教習卻是開口喚道,「丁浩,你過來。」

    這個柳教習雖然為人看上去還算是公正,不過傲氣太足,牛皮哄哄,丁浩並不喜歡。

    既然此人叫他過去,他就走了過去。

    「把手伸出來。」柳教習這就想要探查丁浩的氣海,他有點不相信丁浩是先天九段。事實上,他早就得到唐副院長針對丁浩的密令,此刻當然要找點岔子刁難一下。

    丁浩心中暗道,如果讓你探測我氣海,豈不是讓你發現完美氣海的奧秘?這是我的奧秘,若是讓你白白學了去,我特么的不是虧大了?

    想到這裡,丁浩心念一動。

    柳教習放出一股靈力進入丁浩的經脈之中,還沒開始探查,就發現泥牛入海,無影無蹤了。

    柳教習眉頭一皺,心說怎麼回事?他不動聲色,又放出一股靈力,結果還是消失無蹤。

    啪!柳教習一拍桌子,怒道,「丁浩,你搞什麼名堂?你是不是故意隱藏了修為,不讓我探測?」

    丁浩故作不知,奇道,「柳教習,沒有啊,我不知道你說什麼?」

    要說丁浩這廝演技確實高超,柳教習看看他不像是作偽,按在丁浩手腕上,又是一股更強的靈力放出去。

    「柳教習謝了,老子現在正缺靈力。」丁浩暗中冷笑,把柳教習放出的靈力又給吸走了。

    這下柳教習不能淡定了,甩開丁浩的手,上下打量丁浩道,「你老實說,是不是修鍊了什麼妖魔鬼道的法術?為何我的靈力不能探測你的氣海?」

    丁浩不樂意了,「柳教習,我敬你是個前輩,可你這話說的……你不能探測就說我修鍊了妖魔鬼道?我還說你是妖魔鬼道,所以才不能探測我的正道氣海!」

    柳教習作為學府外門執法堂的教習,實權也是相當大了,平日教訓弟子也是跋扈慣了。今天竟然被丁浩當眾頂撞,他一下就怒了,拍案吼道,「你什麼態度?你怎麼能質疑我?真是荒唐,我作為九州學府的外門執法堂教習,怎麼可能去學習妖魔鬼道?」

    丁浩回道,「我作為舞州超一品天才,我怎麼可能去學習妖魔鬼道自斷前程?外門執法堂教習大人,拜託你動動腦子!」

    柳教習被他氣得吹鬍子瞪眼,卻又回不出話來。

    好在這個時候凌雲霄得到消息趕了過來,連忙問道,「丁浩,你真的是先天九段?我上次見你不是先天大圓滿了嘛?」

    丁浩道,「是啊,我也不知道,這幾天突然就降級了。」

    凌雲霄聽到這句話差點沒一個跟頭摔倒,心說,你早不降晚不降,這不是要命嗎?

    不過柳教習就更加的不信了,他冷哼道,「凌城主,這裡是我說了算!哼,降級,我看你是升級了吧?」

    丁浩道,「我真的是降級了!這個年頭說真話怎麼沒人信?柳教習,要不然這樣,咱們去問天意!」

    柳教習這回也差點暈倒,心說輸了也要老子給你下跪嘛?

    柳教習既沒有問天意的機會也不會那麼蠢,一抬手,從口袋裡掏出一張玉符片道,「這是鍊氣級用來測試等級的測試玉符,綠色最高,紅色最次,你如果能達到正紅色就是說謊了,你把手伸出來。」

    丁浩毫不猶豫把手伸出來。

    柳教習拿著玉符道,「丁浩,我再給你一次機會!你如果是進入了鍊氣期,就老實承認;你如果進入了還假裝沒有進入,那我可要對你不客氣,罰你十年挖礦!」

    丁浩心中冷笑,剛才那個華服青年不過二品資質,你說鑒於他資質良好只罰三年;到了老子這裡,老子是超一品仙根,你卻要罰我十年,你這屁股也太歪了吧!

    「想要冤枉我的人,都沒有好下場。」丁浩答非所問的哼了一聲。

    柳教習怒道,「凌雲霄你看看,這就是你們舞州的天才。」

    凌雲霄喝道,「丁浩,你怎麼每次都這樣!就算是冤枉你的人都沒有好下場,可也不能到處說,要分分場合!柳教習是九州學府的外門執法堂教習,公正廉明,怎麼可能冤枉你?」

    柳教習聽得眉頭大皺,也不知道凌雲霄是誇他還是罵他,心說你們穿一條褲子的,我不跟你們說了,我非要看看丁浩有沒有故意隱瞞修為。

    不過就在他把玉符放在丁浩手心以後,他臉色顯得尷尬了。

    「這……」玉符雖然亮了,可是也就是淡粉色,距離正紅色有明顯的差距,玉符不會說謊,丁浩真的是先天九段的修為。

    「真的是先天九段。」柳教習這下無話可說。

    「我可以走了嘛?」丁浩把腰牌塞在腰間,跟著凌雲霄走了出去。

    看著丁浩的背影,柳教習臉色鐵青,心說,小子,比試之中你給我小心點。

    丁浩跟著凌雲霄走出去以後,凌雲霄還是很擔心,開口問道,「你怎麼就降級了呢?要知道柴世子他們肯定都要突破進入鍊氣期,你如果只是先天階段,你連靈武都用不起來,怎麼跟他們比?」

    丁浩道,「凌城主,你就放心吧,我心中有數。」

    其實凌雲霄也看不透這小子,就好像上次問天意,大家都擔心死了,這小子不當回事兒,最後果然成功通過了。凌雲霄也看出一點名堂來了,這小子越是不當回事兒,那就是真沒事兒。

    「好吧,你自己有數,不要讓我失望。」凌雲霄拍拍丁浩,又道,「憑著會試令牌,可以去那邊選手區得到一間靜室,另外還有免費的伙食提供。」

    丁浩笑道,「白吃白住啊,我喜歡這個。」

    凌雲霄見他真的不當回事兒,心裡也就放鬆了,點頭道,「那我去忙著了,有事直接去中央大殿來找我。」

    凌雲霄一走,商海跑了過來,低聲問道,「丁大哥,你真的只是先天九段嘛?」

    丁浩點頭道,「是啊。」

    商海嘿嘿笑道,「那我知道了,你一定有秘密手段。別人不看好你,可是我知道丁大哥你是最強的。我剛才看見那邊賭坊里,把你的勝率調到一比三了,我把身上的銀子都買了你贏,你可別讓我失望啊。」

    丁浩喜道,「走,我也去買點!」

    今天5更送上了!上架以後,饅頭更新的速度已經很快了!而且怕大家等著難受,都是一早發出來。可是月票不理想啊!啊啊啊!啊啊啊!求月票啊!饅頭的月票排名真的這麼低嘛?你們確定真的看得下去嘛?求給力!!!激勵一下,正常更新以外五十張月票加一更,更多少看大家了喲!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