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魔道神徒

第115章丁浩的反打壓

魔道神徒
     第一一四章丁浩的反打壓

    「啊,丁浩來了!」

    「什麼,丁浩也在這裡!」

    在場的所有人都把目光匯聚了過來,大家自然的裂開一塊空間,讓丁浩和商海兩人暴露在大家的視線之中。

    現在柴世子和丁浩,一個在台上,一個在台下,孰強孰弱,一目了然。

    現在人家柴世子是鍊氣一層的仙師,高高在上;你丁浩卻才是一個先天九段的渣渣,階下為囚!

    很明顯的對比!高下立判!

    「不要臉!他怎麼好意思過來?哼,先天九段你就趁著最後的時間躲在哪裡修鍊好了,還出來亂轉,自取其辱!什麼玩意!」人群之中說這話的,正是剛才和商海爭執的那個拿著扇子的綠衣公子。

    就算是那些心中支持丁浩的,也是暗中尷尬,心說丁浩你就回家好好修鍊,你出來幹什麼,這不是自找不痛快嘛?

    台上,柴世子聽見這些話,心中得意,暗道,太巧了,真是沒想到你也在!剛才我突破的場景被你看見,相信你一定心中產生焦急和被打壓的感覺!哈哈,我正是要的這種效果,你心態不穩,甚至產生心魔!恐怕連鍊氣大圓滿都達不到,我看你怎麼跟我斗!

    不過柴世子的如意算盤並不能如願。

    丁浩這廝彷彿根本不知道自己很丟臉,依然是一副不知所謂的笑容,他開口反詰道,「柴老三,你居然說我丁浩背後說你壞話,那麼你剛才在背後說我的壞話又怎麼說?我可是聽得清清楚楚呢。」

    柴世子剛才可是說了很多丁浩的壞話,還咬牙切齒說了兩個字,「不配」。

    此刻被丁浩這一說,柴世子臉色為之尷尬。他說別人背後說人,可是背後說人的,恰恰是他自己!

    他身邊的侍女連忙站出來,大聲道,「丁浩!你少逞口舌之利,這裡是柴家賭坊,這裡不歡迎你,請你出去!」

    丁浩心裡明白,如果他現在出去,柴世子就賺大了。雖然他丁浩不是那麼容易被人打擊到,可是柴世子的氣勢將要陡升到一個空前的高度!

    丁浩站著不動,挖挖耳朵道,「柴老三,你柴家真是一代比一代不懂道理!哪有把客戶向外推的道理?你們不是賭坊嘛,難道不接受投注嗎?是不是你們柴家賭坊要關門倒閉了?」

    「你!」柴世子大怒!

    不過丁浩說的有道理,賭坊開著門,就沒有不接受投注的道理。

    見到丁浩來者不善,祝朝奉開口笑道,「丁客官,既然你要投注,那當然是可以的,這邊來,我幫你辦理。」

    他就想要引開丁浩,不過丁浩卻是臉色不變,注視柴世子,向前行走。他一走動,面前人眾頓時裂開。

    丁浩來到平台之下,冷道,「祝朝奉,我要投的注,恐怕不是你可以辦理的!」

    「狂妄小兒!」祝朝奉心中暗道。他臉色一冷,冷笑道,「丁客官,你誇張了吧?老朽在柴家幾十年,手中接受的大額投注數量驚人!數以億計的銀子嘩嘩流過,嚇都嚇死你!我還真就不信,還有我不能不能辦理的賭注!」

    「好啊!那你給我辦理!」

    丁浩說著,從儲物囊之中拿出一個扁扁的檀木盒子,啪一下扔在面前平台上。

    此刻賭坊之中的人已經全部都涌了過來,要知道,一般來賭的都是賭些小錢,大多都是用銀子,也有元石,用靈石的非常少!

    像丁浩這樣一拿就是一盒子靈石的,極少。

    甚至還有許多人不認識,紛紛伸長腦袋道,「這盒子不錯嘿,什麼材質的,能值幾個錢?」

    旁邊頓時有人鄙視道,「什麼盒子不錯,這是靈石盒,裡邊都是靈石!整整一百塊!」

    「什麼,一百塊靈石!那就是相當於一百億兩白銀!」聽到這個數字,不知道多少人雙目之中射出紅果果的貪慾之芒。

    不過這才是剛開始。

    只見丁浩啪啪啪,接連掏出十個檀木盒子並排放在櫃檯上,然後一個個地用手指挑開蓋子,一叉腰說道,「全押了!丁浩!」

    「艾瑪……」戴著高帽子的祝朝奉看見面前靈石的光芒燦燦,這傢伙嚇得腿一軟,差點沒一屁股坐地上去。

    一千塊靈石,相當於一千萬元石,一千億兩白銀。現在就這樣放在賭場的櫃檯上,場景實在是太震撼了,賭坊里的人全圍過來。

    炫富,絕對是赤果果的無節操的炫富!

    現場一片安靜,唯一能聽見的,就是一個個嘩嘩吞口水的聲音。

    震撼,太震撼了!剛才就說了,這裡的基本都是吊絲,一輩子也沒有沒有機會見到這麼多靈石放在自己的面前!而現在只是看看,就已經有一陣震撼人心的效果!

    別說這些**絲被鎮住了,就算是柴世子也被鎮住了。柴家雖然有錢,可是讓他們一下拿出一千顆靈石,做不到!

    丁浩看著柴世子和其手下的臉色,心中冷哼,果然是金錢一開口說話,真理都要閉嘴。你柴世子不是得瑟嘛,不是想要打壓我嘛?老子就看看誰打壓誰?

    丁浩問道,「祝朝奉,你不是要嚇死我嘛?來啊!」

    「這個……」祝朝奉這下後悔了,心說我都要被你嚇死了!

    可他剛才大話說出去了,沒有他辦理不了的賭注。現在人家就來辦理了,一千顆靈石買丁浩。當然了,如果丁浩敗了,柴家這一千顆靈石賺得相當痛快。可是萬一丁浩勝了,就要賠三千顆靈石!

    這數字,柴家根本賠不起,到時候柴進恐怕要殺了他祝朝奉。

    丁浩沒想放過他,瞪眼道,「快辦呀!你愣著幹什麼,給我辦理當票!我全買我自己,一賠三是吧,到時候你們賠我三千顆。」

    柴世子的女侍者回了一句,「不代表就你能贏!」

    丁浩道,「是呀!我如果贏不了,這一千顆靈石你們拿去就是!反正我來的容易!」

    祝朝奉聽這話都要哭了,心說你來的容易,你問天意回答幾個問題賺了兩千顆靈石,咱們柴家的錢來得不容易!

    如果一輸三千兩……祝朝奉不敢想。

    祝朝奉終於覺得認慫,開口苦笑道,「丁公子,恕老朽權力有限。雖然我們柴家敢接再大額的投注,可是我個人來說,卻是只有處理一百塊靈石以下的投注之權。」

    他這話說的是冠冕堂皇,意思很清楚,我們柴家是有財力接受投注的,關鍵是我個人沒有這個許可權。

    丁浩冷笑,還裝,你再裝。

    他開口道,「祝朝奉,你沒有許可權,可是你們家世子在這,我就不信,他也沒有許可權!」丁浩又對柴世子開口道,「柴老三,你說說吧,敢不敢賭?」

    還別說,賭坊是柴家最重要的生意,柴世子自己也沒有許可權。

    柴世子臉色一紅,心中尷尬,如果說自己沒有許可權吧,難免就氣勢減弱,被丁浩壓制了。可是自己要說有許可權,這數額太大了,自己真的做不了主啊!

    丁浩見他不說話,心說你想打壓我是吧,我今天就打壓打壓你!當下瞪眼道,「喂,柴老三,你說話噻!行不行說個話,你裝啞巴也沒用,你剛才不是挺牛逼的嘛?」

    柴世子本來想要藉助今天當眾突破,讓氣勢好好的發揚出來。可是沒想到,被丁浩這一弄,突破而產生的氣勢一下又憋了回去。

    他有點惱羞成怒,開口怒道,「丁浩,你不要叫我柴老三!我在家排行不是老三,拜託你弄弄清楚!」

    他上次就把這個問題問手下,手下沒敢說。

    可是現在面對的是丁浩,丁浩哈哈大笑道,「柴老三,你還真是沒腦子。我叫你柴老三不是因為你排行老三,而是因為你在秋獵之中得分是第三……柴老三。」

    在場很多人都笑了起來,倒不是因為柴世子是第三名,而是因為柴世子被人罵了老半天,竟然還不知道!這真是夠蠢!

    柴世子何曾被眾人笑話過,頓時臉色通紅,怒吼道,「丁浩,我跟你拼了!」

    丁浩連忙道,「會試山莊里私鬥取消參賽資格!你想想清楚啊!」

    柴世子真是要氣死了,當初在秋獵之中,就被丁浩搶走獵物和分數,今天自己好不容易當眾突破,又被丁浩打壓了氣勢,他真的恨不得殺死丁浩。

    不過會試山莊不準私鬥,這是鐵律!

    他臉色陰沉,目光一動,終於想到了什麼,「丁浩,你不要欺人太甚!你不是要賭嘛,我跟你賭!」

    旁邊的祝朝奉嚇死了,心說一千顆靈石的賭局,一賠三的話,這是要傾家蕩產的節奏啊。

    他連忙道,「世子,賭坊是柴家主親自負責,就算世子你也只能批准一百塊靈石的賭局,再多我們可做不了主。」

    柴世子氣得要死,想不到自己的下人也阻止自己,心說今天這臉丟大了。他猛地從脖子上扯下一根項鏈放在桌上道,「賭坊不接,我個人跟你賭!這是上界聚靈蓮花的光影,戴在身上修鍊有三花聚頂之效,速度比旁人快數倍!價值三百塊靈石!」

    「上界聚靈蓮花的光影,怪不得柴世子修鍊出名的快,原來有這種寶物!」在場人等全部驚嘆。

    其實這東西對丁浩沒用,不過丁浩想到大黃,大黃是多丹道體,需要長期修鍊,如果有三花聚頂相助,大黃的速度會提升幾倍。

    「好,我賭了!」丁浩道,「那我一百塊靈石買自己贏,三百塊靈石和你對賭項鏈,剩下還有六百塊靈石呢?你拿什麼來賭?要不這樣,你輸了就給我磕個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