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魔道神徒

第116章淘汰賽,過三關!

魔道神徒
     第一一五章淘汰賽,過三關!

    會試山莊,弟子住宿區,某一間靜室。

    和室外的人頭涌動相比,在這靜室之中,卻是非常的安靜。

    檀香一縷,清茶兩杯。

    小王爺風輕雲淡地坐著,在他身邊的是臉上是一個戴著鐵皮面具、壯實如熊的壯漢。就算是丁浩親自前來,恐怕也難以想象,丁俊才竟然變成了這副模樣。

    地上跪著一個年輕人,衣著普通得不能再普通,這是小王爺派出的探子之一。此人正在彙報在不久前,柴家賭坊丁浩和柴世子之間的爭鬥。

    「原來是這樣,柴世子當眾突破,想要拔高氣勢。可誰知,竟然巧遇老仇家丁浩,反而被丁浩藉助金錢的優勢,倒壓一頭。」小王爺三言兩語就把事情總結了一個通透。

    旁邊丁俊才開口道,「奇怪了,柴世子突破成為仙師,修為大進,丁浩不過是有兩個臭錢的暴發戶,為何反而讓丁浩壓了氣勢?」

    小王爺微笑道,「俊才,你這就不懂了。你千萬不要小看金錢的力量!等你多了解一點仙師的世界,就會知道修仙世界最重要的幾點,莫過於財侶法地這四樣!」

    「財侶法地。」丁俊才咀嚼這四個字。

    小王爺道,「財侶法地,這排在第一的,就是財!由此可見,財富的重要!修仙之人並非不食人間煙火,他們要想前進,要想突破,每走一步,都需要錢!購買丹藥、煉製靈寶、各種靈物,哪一樣不要錢?所以你千萬不要小看丁浩這個暴發戶,他有錢就可以壓倒柴世子!」

    「原來這樣。」丁俊才恍然大悟。

    下邊跪著的年輕人連忙賠笑道,「小王爺說的沒錯,柴世子被丁浩所壓,臉色漲的通紅,卻也是無話可說!柴世子一向都是仗著財勢壓人,想不到這次竟然被別人壓制。」

    「讓他們斗去。」小王爺笑笑,又問道,「最後柴世子怎麼說,有沒有答應那一跪之賭?」

    所謂一跪之賭,就是丁浩說用六百靈石賭柴世子一跪。

    那年輕人道,「沒有,柴世子認輸說自己沒有足夠的財物抵押,剩下的就不賭了,請丁浩收回六百靈石。然後丁浩哈哈大笑,譏諷說柴家賭坊賭不起云云,不過柴世子沒吭聲……」

    他說完又道,「其實要是我就賭了!首先,丁浩當時氣勢洶洶,一個人把柴家賭坊弄得全啞了火,實在是氣人;然後六百靈石換一跪,我覺得還是划算的,輸了不過一跪而已,贏了卻有六百靈石!」

    年輕人想到六百靈石,雙目之中射出貪婪之光。

    「所以你的出息也就這麼大!」

    小王爺輕哧了一聲蔑,說道,「好了,你出去吧,有任何情況都及時回來彙報。」

    「是。」密探領命而去。

    小王爺則是沉吟道,「想不到柴世子愣頭愣腦,在大是大非問題上,竟然一點也不含糊,我倒是小看了他。」

    丁俊才奇道,「何出此言?為何六百靈石不能換一跪?」

    「當然不能換!」

    小王爺喝了一口水才說道,「修仙之路漫長,不是一朝一夕,絕不能著眼於眼前!六百靈石確實不少,可是柴世子想要未來的前途,就絕對不敢賭!這次會試,如果柴世子沒拿到第一,這不過是修仙路上的一件小事,將來也有機會反超丁浩。可是如果給丁浩跪了,那就不一樣了!那麼從柴世子自己心理上,就會產生陰影,恐怕以後就永遠都無法超過丁浩了!」

    「原來這一跪,跪的不是失敗,而是所有的前途!柴世子的前途當然不止六百靈石,所以他無論如何也不會和丁浩賭。」丁俊才想到這裡,點點頭,突然茫然道,「那麼我呢?」

    丁俊才突然感覺到,自己的氣量實在是太小了!君子報仇十年不晚,柴世子都知道為了自己前途可以忍一時之氣,而自己卻是放棄了所有的前途和機會,這樣真的划算嘛?

    小王爺扭頭看看他,目中閃過一絲陰寒。

    隨即開口笑道,「俊才,你不要多想,墨族長不是說了你會恢復正常的。這次只要幫助我取得第一名,我想盡各種辦法也要幫你搞一個前途!」

    「真的?」丁俊才雙目之中射出希望之芒。

    「當然是真的。」小王爺笑道,「之前說你只能到先天九段,現在可不也大圓滿了?所以說事在人為!好好乾!我不會虧待你!」

    丁俊才心中大喜,雖然他恨死丁浩,想要和丁浩同歸於盡。可是來到這會試山莊,看著各方弟子都信心百倍,想要奔赴前程,一個個你追我趕,力爭上遊!

    他丁俊才也是一個年輕人,心中又何嘗沒有想法呢?

    他開口又問道,「那我要怎麼做?」

    小王爺心中冷笑,暗道,你上了我的船、花了我的錢,現在想要後悔嘛?遲了!他臉上依然是和煦笑道,「很簡單,我會和柳教習打個招呼,丁浩和柴世子誰贏就讓你上!到時候不管你的對手是哪一個,你都不要留手,全力攻擊,弄死他就行!」

    丁俊才點點頭,咬牙切齒道,「我希望對手是丁浩,小廢物,死!」

    小王爺哈哈一笑站起來道,「聽說老神仙也來了,我們去拜見拜見。」

    ……

    天下九州,人口百億。

    每州人口都數以億計,舞州人口有十多億。

    有了這樣的一個基數,每年成長起來的後生晚輩,數量更是驚人。因此,就算是經過之前的多道遴選,到了此刻的參賽人數,竟然還有五萬之眾!

    由此可見,九州世界人才濟濟,英才輩出!

    要知道,九州學府每州的正常招生名額,不過才一百人!

    五萬人之中挑選出一百人,這絕對是一項強度空前、非常具有挑戰性的競爭。

    會試一共分三天進行。第一天是淘汰賽,淘汰掉絕大部分選手;第二天是選拔賽,選出一百名入選天才;第三天是名次賽,決出百人之中的前十名!

    第一天的賽程是這樣。

    淘汰賽,也就是所謂的過三關!

    這三關的名稱分別是摧心橋、戰俑殿和青光陣。

    五萬名選手分成五批,依次進入會試大殿,每批最後只留下一百人!

    每批就會淘汰九千九百人之多!

    也就是說,第一天結束的時候,五萬多人只餘五百人,晉級參加第二天的選拔賽!其他人全部淘汰!這種競爭,可以稱得上殘酷!

    「怎麼樣,你是第幾批?」

    「你呢,你第幾批?」

    五張紅色大榜,上邊密密麻麻寫著人名。榜單之下,人頭涌動,來到這裡的弟子,都伸長脖子在榜單上尋找自己的名字。

    「哥哥,我是第三批!」

    「哎呀,那怎麼辦,母親說讓我在第一天照顧你一下,現在不是一批,如何是好?」

    很顯然,榜單的批次都經過了精心的安排,生怕熟人之間互相幫助等作弊情況發生。因此,都是把不同地區的弟子,混編在一起,至於父子、兄弟、夫妻,這些情況更不可能被安排在一張榜單。

    這樣的好處,有兩個作用。

    第一,可以讓每個弟子展現自己的實力,避免有些強者幫弱者作弊;第二,防止強強相遇。打個比方,如果丁浩和柴世子一組,那就有可能第一場把其中一個強者淘汰,隨意靜心安排過得榜單就不會出現這種情況。

    九州學府的目的還是在儘可能的情況下,多收一些真正的天才。

    丁浩和商海也在人群中觀看。

    第三張榜第一個就是丁浩的名字,他點點頭,「這榜單安排的很有心思,我和柴世子、小王爺、秦如海等人都分處不同的榜單!就是防止我們第一天相遇,把真正有實力的爆冷淘汰。」

    「那是當然,天才之間的比試留到最後才精彩!」旁邊有人插嘴道。

    商海也終於找到自己的名字,「我是第二批,跟小王爺他們一批!」商海又看了一下道,「別說你們天才選手被分開,就連我們這樣不是天才的弟子,也都是精心安排過。我這張榜上,一萬個名字,竟然一個認識的都沒有。」

    丁浩道,「怕什麼?大家都是單打獨鬥,這樣反而公平!」

    商海憨笑道,「我才不怕?我也是先天八段好吧,我還是煉體者,可以硬拼先天九段!」

    「那不結了,要認識別人幹什麼?」

    商海是第二批,丁浩是第三批。

    第一批上午八點進入,大概到十點左右,第一批的結果就出來了。

    「看那邊!」

    「出來了!」

    在場數以十萬計的人,全部把視線集中在會試大殿一側。

    只見會試大殿向北的方向打開一扇小門,隨後一隊人影走出。他們排成一列,走向演武場的方向!如果有人數一下,這一隊肯定是整整一百人!

    演武場在會試山莊的北側,其中有五個高高的演武台,這一列一百人,全部登上第一個高台,沿著高台邊沿站成一圈。他們全部是第一天的勝利者,人人面帶笑容,對著下邊揮手示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