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魔道神徒

第117章摧心橋

魔道神徒
     第一一六章摧心橋

    丁浩一眼就看見走在第一個的是柴世子,初賽對他來說根本沒什麼難度。

    與此同時,會試大殿的後門也打開,走出近萬人。這些人全部臉色陰暗,唉聲嘆氣,回頭看看演武台,目中有羨慕之色。

    一邊是勝利者,一邊是失敗者。

    失敗者註定是沒有人關注的,所有人都湧向演武台。

    很多人揮舞雙手,大聲呼喊,激動的跳起來,也有很多人抹著淚向身邊不認識的人介紹,「上邊第三個就是我兒子!就是那個!我兒子通過了初賽!」

    「我女兒也過關了!萬人選百人,不簡單吶!」

    「也不知道明天的比賽……」

    而那些等著參加會試的弟子們眼中,又都是露出了期待的眼神。

    正在說話,那邊傳來柳教習的呼喝聲。

    「第二批萬人,可以入場!開門時間半個時辰,過時不候!」

    商海拿起腰牌,腰牌背後的「試」字明顯亮了起來。

    「丁大哥,我要進去了。」商海雖然剛才說的不錯,可是真的到他上場,他又有點緊張起來。

    丁浩拍拍他道,「沒事兒,你如果能過關,我有一件禮物送給你,保證你明天也能過關的禮物。」

    「真假的?」商海臉色激動,丁浩這樣說,顯然是一個好東西。

    丁浩道,「你如果第一關都過不去,那就沒有了。」

    「那我拚死也要過關。」商海嘿嘿一笑,走向會試大殿的大門。他今天穿上了凡寶鳳翅鎏金靴,走路都快了幾分。

    萬人入場,半個時辰時候,會試大殿的大門關起。也有個別遲到的,他們已經喪失了資格,這些人都站在大門外懊惱不已,今年的會試就白來了。

    再說商海走進會試大殿,身邊全部都是人,每批萬人,數量真的不小。

    突然有弟子喊道:「有經驗的弟子過來,只招十個名額,修為先高后低,大家一起出發!」

    雖然這裡大家都不認識,可是並不妨礙臨時結成小隊!一群人的力量,總比一個人強!

    有第一個喊,就有其他人喊,「白雲縣的有沒有?到我這裡報名!」

    「先天大圓滿的都到我這裡來!」

    商海心裡也想跟別人組個隊,不過左顧右盼,並沒有見到舞州城有人組隊。再看看,大部分人都沒有理會,於是他也放棄這種投機取巧的想法,跟著人群繼續向大殿深入走。

    沒一會,前邊出現三座平橋,挺長,橋面都挺寬,橋邊立著一塊黑色石碑,上邊有三個字,「摧心橋!」

    這三座橋都是一樣,隨便走哪座橋。商海抬頭望去,只見三座橋上都已經有了很多人。有的人走的快,有的人走的慢,不過看上去並沒有什麼危險,所有人都走到了橋對岸。

    商海也走上了橋。

    不過一步剛踏上橋,前邊幾個走著的男女就停下腳步,臉色驚恐。商海向前走了幾步,只見前方先上橋的弟子紛紛向後狂奔,口中呼喊,「一個弟子變成了變異獸妖!快逃!」

    商海抬頭一看,果然一隻巨獸從橋對面走過來,它全身生滿觸角,一口森森獠牙,抓住最近的一個弟子,一口咬掉腦袋,生吃活人,大口咀嚼!

    看見這血腥的場景,商海差點吐出來,心中也是驚恐萬分。不過他心裡又在想:前人都說了,摧心橋上各種幻境非常的逼真,千萬不要受其影響,筆直向前走,就對了!

    不過他心中又想,萬一真的是有獸妖混進來吃人,那自己豈不是送死?再說了,其他的弟子都逃了!自己一個人逞什麼能?

    就在這時,他身邊的幾個男女走過來拉著他道,「兄弟,快逃命吧!慢一步,就沒命了!」

    另一人道,「是是是,我知道這是域外的九等變異凶獸,就靠吃人生活,我們快走吧!」

    商海被這幾人死拖著向後,不過走了兩步,商海就冷笑一聲,「本來我還在想,橋上其他弟子都逃了,現在算是知道了!原來我看見的其他弟子,都是幻象!你們若是真正的弟子,早就逃走了,何必留下來拉我?你們哪有這麼好心?哼,滾!」

    隨著他這一聲怒吼,這幾個弟子全部化成粉末落在橋面上,消失無蹤。

    隨著這些弟子消失無蹤,面前那巨大的凶獸也化成粉末。果然這一切全部都是幻象,都是用來嚇唬走上摧心橋的弟子!

    所謂摧心橋,便是要拷問弟子們的心意,自己是不是有走上仙路的堅定意志、信念和智商!

    「欺騙和恐嚇,想要嚇得我驚慌後退,不可能!」商海雙目之中射出堅定,握緊拳頭向前走過去。

    與此同時在另一座橋上,小王爺面前出現的卻是另一副光景。

    只見在橋邊站了一個老者,老者對他招招手,喊道,「年輕人,過來!」

    「幻像而已,也想騙我?」小王爺嗤笑一聲,根本沒有搭理。

    可是讓人驚奇的事情發生了,面前的橋面竟然一下斷裂成兩截,面前是黑乎乎的流水,流水直通萬丈深淵!

    小王爺走到裂口邊,眉頭卻是一皺,猶豫起來。

    這下那個站在橋邊的老者飄飛了過來,他懸在虛空之中笑道,「小王爺,你不要向前走了!你看左右兩道橋,它們都是好好的,為什麼你這道橋裂了?是因為天意已經註定,你這條路走不通!」

    小王爺怒吼道,「胡說八道!我身為堂堂唐皇子孫,我的祖先在仙煉大世界更是一位元嬰老祖!我不信走不通!」

    老者桀桀笑道,「你唐家幾十萬後代,難道人人都能成功?不要自己騙自己了!唐家天才太多了,只有那些超一品的後代才會得到重視!你僅僅是一品仙根,又沒有道體,加上洗目樹泉被破壞,唐家上上下下對你都大有意見,你還想自己能走多遠?」

    老者說的話,全部都是小王爺心中擔心的事,所謂直指人心,莫過於此。

    小王爺沉默。

    老者又道,「你正道的路已經走不通了,不過老頭我作為這座橋的橋靈,我願意幫助你!曾經的我,和你有一樣的遭遇,所以你跟著我來。」

    那老者當先飛到橋的一邊,手掌一揮,竟然從橋旁邊伸出一道一人寬的小橋,形成一個弧度,和斷橋的對面相連。

    老者做完這一切,對著小王爺招招手,「過來,從這邊走。」

    小王爺猶豫不決。

    老者又勸道,「你傻啊,面前就是斷橋之險,萬丈深淵!我這裡有一條好好的道路,雖然是邪路,可是安全!一邊是生,一邊是死,你自己選吧,哼,別管老頭沒有提醒你!」

    小王爺站在斷橋邊沿,閉上雙眼深深吸了一口氣,口中道,「書中早有記載,這摧心橋上,各種離奇幻象匪夷所思!不過你就想憑著這個來騙我,你做不到!」

    說完,小王爺閉著眼向著斷橋前邊的虛空之中伸出一隻腳。

    那老者頓時厲聲吼道,「你不聽我的,你就是死!你一步踏出,你就走錯了路!你瘋了!」

    聽著耳邊的厲聲尖叫,小王爺輕蔑哼了一句,「呱噪!」說完,竟然睜開雙目,就這樣一步踩向面前的虛空!

    他並沒有掉進下邊的河中,當他一步落下,眼前的橋還是橋,好好地就在那。老者的身影瞬間消失一空,如果他剛才聽信老者的話,那才是真正的掉入橋下!

    站在橋上,小王爺雙目一凝,冷笑道,「誘惑和謊言,也想讓我走上岔路,做不到!」

    在最右邊一座橋上,高大如同黑熊一樣的丁俊才,他的臉上帶著黑鐵的面具,不看他的腰牌,誰也認不出他是誰。因為和柳教習的關係,所以丁俊才和小王爺被安排在一批。

    當他走上橋,沒走一會,頓時就呆住了。

    只見丁老四和他母親,還有哥哥丁俊傑,竟然全部都站在橋中間。

    「父親,母親!」丁俊才臉色一個驚愕,然後快步走過去,噗通就跪在橋中間。

    丁老四哭道,「兒啊,兒啊,爹想你啊!」

    他肥胖的老媽直接抱著他苦道,「俊才,我死了以後在陰間,我想來想去,我知道錯了!我們是該死啊!我們有了害人之心,所以才深受其害!世界上的報應,屢試不爽,兒啊,咱別繼續了!冤冤相報何時了!」

    丁俊才掀起黑鐵面具,露出燒得漆黑的臉,臉上已經滿是淚水。他哭道,「爹娘,沒用的!我不能回頭了!我走上這條路,就不能回頭了!我不傻,小王爺利用我,可我也利用他,我真的想要殺死丁浩給你們報仇!」

    他哥哥丁俊傑開口了,「俊才,難道你還不知道爹娘的苦心嘛?我們從陰間上來,你知道花費了多少心血,爹娘和我要做多少年苦役和折磨,才能見你一次?」

    丁俊才淚水嘩嘩的流。

    丁老四又道,「兒啊,就算你堅持要報仇,你就陪陪我們吧,我們太想你了!」

    可是丁俊才卻是砰砰砰磕了三個頭,然後霍然站起身。

    他哥哥丁俊傑大怒,「俊才,你什麼回事兒?爹娘和我,我們費盡千辛萬苦才能見到你,你陪陪我們都不行?」

    丁俊才卻是把黑鐵面具戴回臉上,道,「爹娘哥哥,我知道你們想我,可是半個時辰不到終點我就被淘汰了!你們別想拖延我時間!親情和兄弟情,也不能改變我的路!我一定會走到終點,殺死丁浩!」

    說完不顧後邊的哭泣和怒吼,大步走向橋對岸。

    ps:這本書饅頭很用心,會寫得很好看。商海沒見過什麼市面,所以針對他的是恐嚇;小王爺的內心其實不像表面那麼淡定,是很緊張和自卑,因此摧心橋會誘惑他;而丁俊才最大的弱點就是家人……那麼丁浩走上去,又會發生什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