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魔道神徒

第120章險惡的選擇

魔道神徒
     第一一九章險惡的選擇

    商海根本不是丁俊才的對手,被這一推,直接就退向陣外。

    「好強的力量,完了。」

    丁俊才的力量太大,商海連重心都無法控制。

    不過好在,他腳下穿著鳳翅鎏金靴,他連忙輸出靈力,靠著鳳翅鎏金靴想要穩住。

    這個時候,他的一隻腳已經退出青光之外。

    丁俊才推開面前眾人並沒有閑著,走過來對著商海的又是一腳!丁俊才現在身材變得相當高大,巨腳一下就踏在商海的胸口!

    「滾出去!」

    噗!商海被這一腳踹得口中鮮血噴出。

    不過,他並沒有被踹出去。身後的青色光圈已經停止縮小,青色光幕反而變成一面牆一樣,抵住了他的身體。

    「什麼,結束了?」

    原來當時圈中就已經只有101人了,和商海一個組的那名壯漢先一步跌出,這個時候,圈中就只有一百人,所以比賽結束,青色的光幕變成牆壁,商海也無法掉出青光圈之外。

    「這個時候結束了?」丁俊才大怒,心說慢了一步,竟然讓商海通過了!

    不過他的腳還踏在商海的胸口,「小子,就算比賽結束了,我也要你死!」丁俊才雙目之中射出厲色,腳下猛地加力,想要把商海踩死當場。

    好在裁判走了過來。

    每批挑選出一百人,如果只有九十九人,裁判沒法兒交代。因此他連忙呼喝道,「你幹什麼?混蛋,停手!停手!」

    丁俊才遲疑了一下,這才雙目陰森的看看商海,哼了一聲,收回腳。

    商海喘了一口氣,從儲物囊之中抓出一把療傷藥粉吞下。這些藥粉都是丁浩給他的,是丁浩自己煉製的精華療傷粉末,效果很強。

    他轉回身看著青色光幕外,那個跟自己一隊的壯漢正要被裁判趕走。商海有些歉意,這個人本來不該失敗,人家是因為幫助他商海,才被丁俊才推出去。

    他喊道,「樓應釗,謝了!」

    之前兩人互相亮過腰牌,那壯漢名叫樓應釗。他回過頭來,一抱拳道,「商海兄,一路加油,後邊的路好好走,不要讓我白白失敗一回!」

    商海道,「抱歉,本來跌出去的應該是我……」

    樓應釗倒是敞亮,鄭重道,「沒有關係!我才是第一次參加會試,明年我會再來,我會比今年更有經驗!明年我一定會通過的!」

    商海抱拳回應道,「好!希望能在九州學府見面!」

    小王爺站在後邊,目光陰森森地看著商海的背影,嘴角滑出幾個字,「九州學府……現在才第一天而已。」

    商海知道鬥不過小王爺等人,聰明的選擇不吭聲。

    沒一會,所有淘汰的選手都被趕出這個大殿。這個時候,大殿一側的一個小門打開,燦爛的陽光照進來,照耀在商海等人的臉上。

    這個時候,青色陣法消除,面前是一條陽光大道,這是勝利者的大道!所有人都歡呼起來,「我們通過了!我們過關了!第一天的比賽,我們是勝利者!」

    「終於走到了最後。」商海擦擦嘴角的鮮血,憨厚的臉上也露出了笑容。

    有裁判走過來,喝道,「排成一列,依次走出去。」

    小王爺在裁判的安排下,走在最前邊。商海被指派在最後,不過他並沒有去計較,這個排位根本是任何作用都沒有,先出去后出去而已。

    ……

    時間飛快,一個時辰在大家等待之中過去,會試大殿兩側的殿門再次打開。通向演武台這邊的是小門,看著從門中列隊走出百人,不知多少人眼巴巴的在看,希望從這百人之中看到自己的家人、朋友。

    商海身材高大,一眼就能看見。這小子走上高台,遠遠地對著這邊大聲喊道,「丁大哥,我勝了!丁大哥,看你的了!」

    丁浩對著那邊舉起手,也微笑了起來。

    又是一會兒過去,會試大殿清場完畢,正門再次打開。

    柳教習再次走了出來,手中拿著一個玉符道,「第三批萬人,可以入場!開門時間半個時辰,過時不候!」

    丁浩看看自己的腰牌閃動,跟著人群走了過去。就在丁浩從柳教習身邊走過的時候,柳教習突然大聲吼道,「我警告你們,不要想作弊,否則取消會試資格!」

    他雖然是對大家呼喝,可是早不喊晚不喊,偏偏丁浩走過來喊,他明顯要給丁浩一個下馬威。

    丁浩也能看出來了,這個柳教習刻意針對自己,恐怕是得到某些人的指使。

    既然人家都打上門了,他也沒想賠上笑臉讓人打,因此乾脆停下抱著胳膊道,「柳教習,你覺得我需要作弊才能過關嘛?」

    柳教習心說這小子果然膽大包天,怒道,「丁浩,你什麼意思,我又沒說你!」

    「說誰你自己心裡沒數嘛?」丁浩哧了一聲,優哉游哉走進大殿,口中嘟囔道,「說了又不敢認,還外門執法堂教習。」

    柳教習氣得臉色發白,心說從來沒見過這麼可惡的弟子,「小子,有你好看,你等著!」

    第三批,丁浩資質最好,最出名。可他並不是實力最強,同批的還有幾個先天大圓滿的修為。

    丁浩不知道這是不是柳教習故意安排,不過他並沒有當一回事。別看他才是先天九段,可是他的實力,遠超一般的先天大圓滿,如果這些傢伙有不長眼的,丁浩不介意讓其第一天就出局。

    他走進會試大殿以後,裡邊也是有不少老弟子,在呼朋引伴。

    「三奇縣的有沒有,來這裡集合,要老弟子!」

    「先天八段以上,確定能走到第三關的過來,人數不限……」

    看著這人組織在一起,丁浩並沒有搭理。

    那些人的實力太弱,說句不好聽的就是烏合之眾。以他的實力,如果跟別人組隊的話,相當於他多出了幾個累贅,所以他早就決定要獨來獨往。

    跟著人群,很快就來到了第一關,摧心橋。

    和商海一樣,丁浩站在橋頭,就看見橋上很多人輕輕鬆鬆走過橋。

    不過丁浩並不相信這是真的,如果依照眼前的景象來看,那這橋就根本沒有任何的危險,誰都能過。

    他相信不是這樣輕易,他一腳踏上了橋。

    剛走上去,沒什麼不同,前方的弟子們也在行走。可是走了幾步,前方就有弟子開始向後奔逃,口中道,「不好了,前邊發現妖魔鬼道之人,連九州學府的副院長都來了,比賽暫時停止!我們先回去吧,等會過橋。」

    丁浩微微一笑,「這種小技倆也想要騙我?」

    任憑別人逃走,他繼續向前走,這個時候面前橋上已經一個人影都沒有了,前方卻是傳來打鬥之聲,丁浩快走了幾步,眼前的情景讓他心中就是咯噔一下。

    「怎麼可能?」

    只見前方打鬥的,竟然是九奴和閔正元兩個人。

    閔正元手中一把長劍直指對方,喝道,「何方妖孽?」

    九奴的身影隱在血雲之中,陰惻惻的笑道,「關你什麼事?」

    閔正元道,「大膽妖孽,既然潛入了我會試山莊,那你就不要走了!」說話之中,他手掌一松,長劍變成飛劍猛攻過去。

    「就憑這個也想傷我?」九奴雙手猛地向前一推,他身周的血雲頓時化成長鞭,和飛劍戰在一處。

    「怎麼可能?一定是幻象!」丁浩心念一動,觀察了一下自己的吸星石內部,九奴還在吸星石中靜養。

    正在他心念驚疑的時候,閔正元發現了他,大聲喝道,「丁浩!快來幫我,斬妖除魔,是我正道弟子的天賦使命!」

    九奴卻是也開口了,陰惻惻笑道,「丁浩,快點來幫我殺了這個偽君子,正道魔道勢不兩立!」

    兩人一邊打一邊喊,不過很顯然,閔正元不是九奴的對手,已經被困在很小的一片區域。在閔正元的身後,就是橋外,橋下就是萬丈深淵。

    丁浩冷笑一聲,「兩個幻象而已,打死打活,與我何干,你們繼續。」

    不過就在丁浩快要走過去的時候,閔正元卻是突然一把抓住飛劍,然後架在自己脖子上,開口道,「丁浩,正道魔道本為仇敵,你正魔不分,枉為正道弟子!我是幻象不錯,可是他日我閔正元真的和魔道戰鬥,難道你也要熟視無睹?我苦心安排想讓你得到登仙階,力排眾議讓你成為學府重點弟子,舌戰眾人為你爭取唐家的賠償,想不到你竟然這樣對我!」

    這樣一來,丁浩就只好停住腳步了。

    他心裡有些猶豫,閔正元對自己不錯,不幫閔正元,自己說不過去。而且最關鍵的是,丁浩心裡又在懷疑,自己此刻的表現,會不會被閔正元看見呢?

    要知道,這個橋是九州學府建造的,裁判也是九州學府。此刻會不會有一個錄像機一樣的東西把現在的場景記下來,然後拿給九州學府的裁判看,甚至拿給閔正元看。

    如果閔正元看見自己的幻象都要死了,丁浩也見死不救,閔正元會怎麼想呢?

    閔正元這個人相當正直,正道魔道也分得很清楚,如果知道他丁浩竟然在正魔之間搖擺,他還會不會幫助自己呢?

    讓丁浩沒想到的是,這個時候九奴手中也多了一把血色的飛劍放在自己的脖子上,開口道,「丁浩,我對你的幫助你自己心中清楚!不錯,我也是幻象,你千萬不要小看我和閔正元的幻象,這關係到你未來的路!你今天做出的選擇,我的本尊無法得知,可是你可以欺騙所有人,但無法欺騙自己!我看你以後如何面對我!」

    閔正元喝道,「好了,丁浩,是堅守正道還是甘心墮落,你選擇吧!」

    丁浩臉色慢慢陰沉下來,終於感覺到自己面前的選擇是多麼的險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