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魔道神徒

第123章凶神好過關

魔道神徒
     第一二二章凶神好過關

    聽這裁判一說,青光陣之中所有的弟子全部都有些意動。

    第二天的選拔賽是拼積分的,多一分好一分。如果柳教習能夠白送他們十分八分,說不定就能躋身進入前百,成為九州學府新晉弟子!

    「我聽說柳教習作為總裁判,確實有這個許可權!」

    「不錯,如果能多得到十分,就可以少擊敗十個對手!很關鍵!」

    「這種好事,機會難得……」

    那幾十個人之中有了一陣小小的騷動,都臉色不善地看向丁浩。

    丁浩感覺到後邊的騷動,他抱著胳膊轉回身,目光冷冷掃過這幾十個人,也沒說話。

    被丁浩的目光一掃,大部分人立即安靜下來,不過也有人心中暗道:不就是個先天九段,怕他做甚?

    可就在這時,老弟子韓孝低聲說道,「你們是沒看見剛才那個先天大圓滿是怎麼死的,嘖嘖,根本連反抗之力都沒有啊……」

    他這一說,那些心中意動的人全部驚醒。

    他們暗道:不錯!明天加分,那也要到明天!今天如果惱怒了丁浩,恐怕連命都不保!自己真的有實力去打丁浩嘛?眼下這幾十個人真的團結嘛?

    想到這些,那幾個剛剛心思亂動的弟子頓時定下心來,有的看著遠處,有的互相聊天,「哎呀,今天天氣真的真的很不錯啊……」

    外邊的那個年輕裁判看的都要吐血了,心說你們怎麼回事?加分都不要,你們有這麼怕丁浩嘛!

    還別說,還真怕。這時後邊又來了一批弟子,這些弟子可是全是清楚看見丁浩剛才的「冷酷」行徑,到了這裡互相之間低聲的一說,就更加地不敢去招惹丁浩。

    一死一重傷,這傢伙就是個「凶神」,傻子才會去惹這傢伙。

    丁浩回過頭來,還是抱著胳膊道,「裁判大人,你不進來那我繼續比賽了。」

    年輕裁判氣的無話可說,怒道,「丁浩,你等著!我跟你說,你已經被取消資格,你比試了也不算!你等著!」說完氣沖沖地走了。

    這種人拿著雞毛當令箭,色厲內荏,丁浩才不當回事兒。

    丁浩走過去,老弟子韓孝連忙笑道,「丁天才,這邊。」

    他那個位置在中間,人多。丁浩並沒有過去,而是抱著胳膊站在人群稍遠處,開口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你們打你們的,可要是誰打到我這邊,別怪老子不客氣。」

    人的名,樹的影。

    丁浩剛才在第二關立威,很管用,這一關他基本沒動手。青光圈不斷收縮,那邊打死打活,也沒一個敢打到丁浩身邊來。

    丁浩從頭到尾就抱著胳膊在那看,看他們打得熱鬧,看到最後丁浩突然眼睛一亮,「有個弟子很臉熟啊!」

    之前在柴家賭坊,有一個拿扇子的綠衣公子很是討厭。又說丁浩沒實力早晚做人家孫子,這人倒並不是柴世子的人,就是嘴賤,誰知剛好今天和丁浩一個組。

    這小子今天換了一件衣服,而且他也看見丁浩了,所以故意就很低調,生怕丁浩注意到他。

    可是眼看到了最後,卻被丁浩給發現了。

    丁浩這廝表面裝得大方有禮,可是記仇的很。得罪過他的,就算他今天沒搭理你,可是卻已經永遠記得你了。

    「等一下!」

    丁浩一喊,那邊頓時全停下了,一個個緊張地看著丁浩,心說「凶神」發話了,不知道誰要倒霉了。

    看著丁浩走過來,那個綠衣公子沒有那天搖著扇子的風度,緊張道,「丁浩天才,你要作甚,你別過來……」

    丁浩人畜無害地笑道,「沒有實力,早晚做人家孫子,這句話是你說的吧?」

    這人後退一步,強詞奪理道,「丁天才,之前在柴家賭坊可能有些誤會……」

    丁浩又上前一步,「先天九段還不在家修鍊,出來丟臉,自取其辱。也是你說的吧?」

    這人又退了一步,他已經退到青光陣邊緣。他現在後悔了,心說自己真是嘴欠啊,不關自己的事,怎麼就得罪了這個凶神。

    不過這廝倒是有些機智,突然想到什麼,連忙道,「丁天才,你不是浩浩蕩蕩正氣浩然嘛?難道因為我說了兩句話就要針對我?一個真正的天才,應該是有肚量的!」

    丁浩停下腳步道,「對呀。我丁浩是正氣浩然浩浩蕩蕩的浩,我應該有點肚量……」

    綠衣公子心中暗自得意,老子這嘴巴果然本事,竟然把這個凶神給忽悠住了。

    可是讓他沒想到,丁浩還是突然暴起,一腳把他踹了出去。

    巧的是這個傢伙剛好是最後一個,他被踢出去以後,陣中剛好剩下一百個人,比試結束,勝利者產生。

    綠衣公子這下苦了,罵道,「什麼正氣浩然浩浩蕩蕩,全部都是假的!唉,完了,這次已經是我最後一次參加會試的機會,沒想到竟然是這樣……」

    丁浩心中冷笑,正氣浩然浩浩蕩蕩,老子隨便說說你就信嘛?

    比賽結束,所有淘汰者都被趕出,通向演武台的小門為之打開。

    奇怪的是,那個之前和丁浩唧唧歪歪的裁判,竟然沒有繼續找丁浩的茬兒。他只是恨恨瞪了丁浩幾眼,最後還是把丁浩安排在第一個走出去。

    ……

    演武場裡邊有五個演武台,實際上就是五個擂台。

    這裡是他們明天比賽的地點,丁浩走上第三座演武台。從遠處看,五座演武台之間很靠近,上了演武台才發現,互相之間還是有著不小的距離,每個演武台之間還有院牆相隔。

    丁浩遙遙和商海打招呼。第二座演武台上,商海看見丁浩也是很激動。

    同樣也是那座演武台上,小王爺看著丁浩走出來,他的臉色就陰沉了起來。

    接下來就是第四場,丁浩站在演武台上站了一會正在無聊,來了一個小將徐元琨。

    「丁公子,凌城主讓你過去一下。」

    丁浩正在無聊,立即就跳下演武台,跟著徐元琨走向會試主殿。

    路上,丁浩就問道,「城主叫我什麼事兒?」

    「讓你拜見一下老神仙。」

    「老神仙?」

    聽徐元琨一介紹,老神仙並不是真的神仙,甚至連築基真修都不算,只是一個鍊氣後期的老者。

    可是你別看他修為普通,但是他活的夠久,至今年紀他自己都說不清,十萬八萬年總是有的,子孫後代,數量驚人!

    老神仙為什麼能活這麼久,傳說他當年在仙煉大世界走了****運,碰巧得到了魔道一位超級強者珍藏的仙丹!

    真正仙界流落下來的延壽仙丹!

    老神仙吃了仙丹,壽命是延長了無數倍,可是卻得罪了那名魔道強者,其頒下追殺令,一定要將老神仙殺死!

    老神仙在九州道宗之中居然都被人偷襲,他心說在仙煉大世界沒法混下去了,那就回九州世界吧,反正咱資質一般,也不指望飛升成仙了。

    於是老神仙就回到了九州世界,一心一意在九州世界造人,這麼多年下來,子孫無數,其中有不少都去了仙煉大世界,成為九州道宗的精英。

    因此別看老神仙修為不是最高,可是在九州世界有著非同一般的影響力。

    那句九州世界最出名的話,「我不行,我的兒子一定行;我的兒子不行,我的孫子一定行!」這就是老神仙最先流傳下來的。

    「原來如此,這倒是傳奇人物。」丁浩心中感慨,這老神仙雖然資質一般,可也算是一生逍遙。雖然仙路無法前進,可是這十萬年生了那麼多兒子,多少妹紙被他那啥……真是個性福的男人?

    徐元琨又道,「剛才你的事,還多虧了老神仙。」

    丁浩奇道,「怎麼講?」

    徐元琨道,「剛才柳教習非要說你違反規矩,惡意競爭,致人一死一傷,理應取消會試資格。然後凌城主就說,這種事絕對不可能。柳教習又說有人證物證。正在他們爭論不休的時候,老神仙說了一句話,說天下沒有無緣無故的愛恨,那丁浩下如此重手,恐怕還有隱情。」

    「原來如此。」丁浩心說難怪那個裁判後來不找自己麻煩,原來中間還有這些插曲。

    徐元琨又道,「那名先天六段的少年被燒死,還有一名活口。凌城主略施了一些手段,那大圓滿修為的弟子老實交代,是他們想要討好小王爺,這才對你先出手。」

    「那真是多虧了凌城主和老神仙。」丁浩點點頭。

    不過丁浩也清楚,徐元琨說的話肯定也做了一些處理。「想要討好小王爺」這句話恐怕應該是「小王爺買通他們」,不過小王爺畢竟是唐家後代,凌雲霄不太好得罪,所以才只好如此處理。

    徐元琨又道,「那柳教習聽到這些,再也沒有說什麼,畢竟是這些人先出手,你出手還擊,這是理所應當的。」

    丁浩道,「這柳教習判罰不公,處處跟我作對,我猜他恐怕是別有用心。」

    徐元琨道,「你就放心吧,凌城主已經感覺到了,他一定會據理力爭的。不過你做事也挺狠啊,一死一傷,那個先天六段的小子身上的凡寶內甲都燒化了最後還是死!就算是我放出的火球術都達不到這個水平,你怎麼修鍊的?」

    丁浩嘿嘿笑道,「誰叫你們不修鍊九疊火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