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魔道神徒

第125章現實和夢想

魔道神徒
     第一二四章現實和夢想

    「這是……」

    看見丁浩手心中發出五色迷光一樣的蓮子,商海憨厚的臉一下就驚呆了。

    「丁浩大哥,這難道是傳說中的罡體寶蓮?」

    丁浩點點頭,然後很隨意地塞進商海的手中,問道:「有了這個,你還沒有信心嘛?」

    有了罡體寶蓮的淬鍊,商海的身體會進一步的強化!雖然他才是先天八段,可是在靈藥進一步強化身體以後,一般的先天九段都不是他的對手!

    丁浩又道:「明天的戰鬥,你只要盡量避開那些先天大圓滿和鍊氣一層的對手,就一定能進入前一百名!相信我,加油!」

    罡體寶蓮對煉體者的作用太大了,丁浩拿出這東西,簡直就是雪中送炭!

    本來以商海的資質和實力,明天的選拔賽根本不可能過關!可是有了罡體寶蓮的蓮子,一切都變得有可能!

    不過這東西價值太珍貴了,要知道這東西外邊可是十幾個靈石一顆!商海曾經聽老爹說過這東西,只有九州世界那些世家子弟才能吃到,他想都不敢想。他爹做管事也沒多久,手上也拮据得很,剛才來會試山莊匆匆給兒子送來幾個元石的煉體丹,哪裡想過罡體寶蓮這種九州世界的頂級神物!

    「丁大哥,這太珍貴了。」商海還是有點不好意思。

    丁浩拍拍他的手道,「不用客氣,你好好修鍊,我還想著你跟我一起去九州學府,難道你不想去?」

    「想!」說到九州學府,商海目中射出嚮往,他把罡體寶蓮仔細收入儲物囊之中。

    丁浩起身道,「你趕緊吃掉修鍊,別耽誤時間。」

    商海卻是憨憨地抓抓後腦勺道,「不是,我還有點事兒,我要出去一趟,等回來再吃下去修鍊。這件事情不辦,我定不下心來。」

    丁浩奇道,「到底什麼事情?」

    商海道,「是這樣,今天第三關小王爺的一個手下故意針對我,想要把我推出青光陣。可是好在一位精鐵縣的朋友幫忙,讓我僥倖過關。可是我這位朋友卻因此淘汰,我覺得挺對不起他。」

    丁浩怒道,「小王爺這傢伙太過分!針對我也就算了,竟然還對你下手,若有機會,我不會跟他客氣!」

    商海又道,「現在我有了丁大哥你給我的罡體寶蓮,因此我想要把我爹剛才給我送來的一瓶煉體丹給他送過去,就當是一些小小的補償。」

    丁浩點頭道,「想不到你還真有心,知恩圖報,好,我們一起去找他。」

    「他是精鐵縣的,叫樓應釗。」

    ……

    與此同時,住宿區另一角的一間靜室之中。

    一個壯實的漢子正在悶頭深坐,雙目看著自己的腳下,身邊是一對中年男女不斷的數落。

    「我就說你資質不夠,不要七想八想,你非不聽,非要試試!」

    「好了,現在結果出來了!第一天就被淘汰,丟人!」

    「你醒醒吧,能進九州學府都是真正的天才!你一個四品鳳嘴鋤仙根,你還想進九州學府,簡直是痴人說夢!」中年男子越說越激動,本來坐著,現在激動地站起來。

    中年女子道,「孩兒他爹,你就別說了,應釗被淘汰了,他心裡也揪心。」

    「我比他更揪心!」中年男子大聲呵斥道,「早就跟他說,好好跟我挖精鐵礦,一年也能挖一兩塊元石!娶了陳三家的二姑娘,好好生活,生幾個兒女!可他就是不聽,非說他可以……唉,我也是,被鬼迷了心竅居然聽信了他,還把所有的積蓄買了煉體丹給他服用,誰知道第一天就淘汰!」

    中年男子氣得來回走動,然後又指著兒子鼻子吼道,「第一天就被淘汰,你讓老子我怎麼見人?陳三帶著小兒子也來參加會試了,等會見到他多丟臉?」

    中年男子越說越氣,說著衝過來對著壯實漢子沒頭沒臉的就打過來,罵道,「還特么煉體丹,老子讓你吃!讓你吃!」

    「孩兒他爹你幹什麼?」中年女子連忙上來擋住男人,開口道,「應釗,你爹心裡揪心,你就說句話吧!」

    壯實漢子臉色鬱悶,低頭道,「其實我今天本來可以過關的,可是那個壯漢也是煉體者,實力太強了,今年是運氣不好,今年回去好好修鍊……」

    「你大夢還沒醒!」他這一說,那中年男子更加的發火,怒吼道,「混賬!我跟你說,這次回去絕對不能再聽你的,你以後不要再想來會試了!老老實實跟我去挖精鐵礦,然後娶了陳三家二姑娘!醒醒吧!九州學府,你這個廢材就不要想了!」

    「可是我真的不想像你一樣過一生!」

    「畜牲,老子打死你!」

    不久以後,壯實漢子跌跌撞撞被打出靜室。

    這片弟子住宿區,臨時住的都是都是精鐵縣的弟子,大家都認識。

    看見這邊的情況,附近就有不少人指指點點。

    「看見沒,第一天就淘汰!資質不夠,還要學人家天才來參加會試!」

    「是呀,聽說老樓還花大價錢買了煉體丹給他吃,想不到第二天都沒撐到。」

    「烏龜吃大麥,糟蹋了!」

    「不孝子!」

    聽到這些話,壯實漢子臉色越來越發白,本來他還是有信心的,可是沒想到,竟然一場失敗,得到的就是這麼多的諷刺和白眼。

    參加會試,進入九州學府,這是所有九州人的夢想。

    可是千軍萬馬過獨木橋,太難了!

    雖然這次放寬了條件,五品仙根就可以報名,他是四品還不錯。可是再回頭想想,五萬人才錄取一百人,又有幾個四品五品能留下?

    根據歷史統計,最後成功的一百人,九成九都是三品以上仙根!

    有很多人就說,九州學府那是天才學府,不是三品天才你就別指望了!那些四品五品的,雖然也能讓你比賽,可是那只是去湊個熱鬧而已!

    「為什麼不能讓我再試一次?難道你們就沒有過夢想!我的夢想和堅持,難道真的是個笑話?」

    壯實漢子從住宿區走出來,臉色茫然。

    雖然他還想要明年再來,可是他自己也產生了懷疑。老爹不允許,他的仙夢就要斷絕,這是他第一次參加會試,可同時,也是最後一次。

    這個情況在九州世界很普遍,就好像他爹也是四品仙根,在他爺爺的要求下,就一次會試都沒參加!所以他剛才才說,不想像老爹一樣過一生。用他爺爺的話說,又窮又沒資質,還參加什麼?不如早點去挖礦、掙錢、娶老婆!

    「唉,鳳嘴鋤仙根,看來我真是挖礦的命啊。」

    就在他茫然走過十字路口的時候,後邊突然傳來一聲呼喚,「樓應釗,樓兄?」

    原來是丁浩和商海兩個人找了過來。他們打聽到精鐵縣的集體住宿位置,就找了過來,剛好在路口看見失魂落魄的樓應釗。

    「哦,是商海兄。」樓應釗回過頭來,點點頭,天色漸黑,他也沒注意到商海旁邊的年輕人。

    商海介紹道,「樓兄,這位是我的恩義兄長丁浩。」

    「丁浩,丁天才。」樓應釗這才注意到旁邊的是舞州第一天才丁浩,他雙目之中射出羨慕之色,不過心中卻多了幾分自卑。

    人家是超一品仙根,舞州最知名的天才,而自己,算是什麼?

    商海道,「那邊有一家酒館,我們去那邊說話。」

    酒館之中,三人坐下,隨便點了幾個靈菜靈酒,都是凡級的低檔貨色。

    商海見到樓應釗情緒不高,問道,「樓兄有心思?」

    樓應釗嘆道,「剛才和家父爭吵了幾句,不妨事。」

    商海比較敏感,問道,「可是因為今天被淘汰?」

    「他不讓我明年參賽。」樓應釗一杯酒下肚,話多起來,「當年我爺爺就是沒讓他參加會試,沒想到他又弄到我身上,我不想像他那樣挖礦過一生!」

    商海見他如此,更加的自責,連忙道,「樓兄,實在是抱歉,小王爺想要整我,沒想到連累到你。」

    樓應釗性格還算爽朗,卻又笑了起來,道,「商海兄,這不怪你。其實確實是我資質不好,才四品仙根,也想要進入九州學府……沒事兒,跟你沒關係。」

    商海道,「四品仙根怎麼了,我也是四品月牙犀的仙根,我就非要拼一下!」

    樓應釗道,「我是四品鳳嘴鋤,可能是天生就適合挖礦,在精鐵礦里居然能挖出翠葉玉。算了,我也想通了,這次回去就聽我爹的話,跟著他去挖礦,到時候娶了老婆,也能生活的不錯。等到生出三品以上的天才,然後再讓他完成我的夢想!」

    「那怎麼行,你之前的煉體豈不是白煉了?」商海連忙把煉體丹拿出來道,「樓兄,這些煉體丹送給你,讓你的體質變得更強,更適合修鍊,明年繼續來參加,別忘了你還跟我說要在九州學府見面!」

    樓應釗道,「不用了,煉體丹我吃過了,沒什麼用,還是你吃吧,你明天還有比賽,你加油!你一定要過關,不能白白讓我失敗!」

    「啊。」商海聽說樓應釗已經吃過煉體丹,他就有點不知所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