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魔道神徒

第126章學府童子

魔道神徒
     第一二五章學府童子

    他們倆對話的時候,丁浩沒插嘴。

    不過聽到樓應釗是鳳嘴鋤的仙根,再聽到他居然能從精鐵礦里挖出翠葉玉,丁浩就有想法了。

    當下,丁浩從儲物囊抓了一把拿出一個東西,問道,「煉體丹沒用,那你覺得這個有沒有用呢?」

    說完,他一張開手掌,掌心之中,五彩光芒閃動。

    「這是什麼?」樓應釗雙目一下瞪大如鈴。

    小酒館里倒是有幾個人,見到這邊有寶光閃動全部都看了過來,有人震驚道,「罡體寶蓮的蓮子!這絕對是罡體寶蓮!天吶,四大靈木之一,這東西一顆就要十幾顆靈石!」

    「乖乖好東西,我們辛苦一輩子也買不起一顆!」

    樓應釗聽到周圍人議論,眼中全是震驚,「這就是罡體寶蓮,好美!」

    罡體寶蓮,煉體者的聖物!對樓應釗來說,只是傳說之中的物品,哪裡親眼見過。

    丁浩又問道,「樓應釗,有了這一顆罡體寶蓮,你還是要決定放棄嘛?」

    樓應釗都已經要石化了,心中一個聲音在問自己,丁天才問這句話是什麼意思?難道他要把這個送給我?

    想到這裡他感覺無法相信,簡直是痴人說夢,怎麼可能?

    旁邊一桌一位大哥是精鐵縣礦上的人,認識樓應釗,開口罵道,「小樓,你傻了不成?丁天才問你話呢?快說話啊!」

    樓應釗連忙點頭,「不不不,不放棄了!」

    「那這就是你的了。」

    當罡體寶蓮放在樓應釗的手心,樓應釗的心裡已經無法用言語來形容了。幻覺,這一定是幻覺!他恨不得扇自己幾個耳光,讓自己清醒一下,這餡餅掉得太大了!大到旁邊所有人都驚呆了,心說,丁天才出手太大方了,一顆罡體寶蓮就送了,這樓應釗何德何能?

    「這太貴重了……」樓應釗拿著罡體寶蓮,整個人都傻了。

    丁浩當眾送出如此大禮,當然不是白送的。第一,他要用自己這種財富的力量來打壓所有人,給自己增加氣勢;更重要的是第二點,他需要樓應釗有用,他可不會白白送這麼大禮!

    丁浩把罡體寶蓮給了樓應釗,然後就問道,「樓應釗,你可知道學府童子?」

    所謂的學府童子,其實就是九州學府的下人。試想,九州學府那麼多人,大家都在修鍊、學習、打坐,可是那些做飯、種花、採藥、挖礦的雜事誰去做?還有那些內門教習、精英弟子的住處都有下人、奴婢、書童,這些人又哪裡來?

    那就是學府童子。

    老神仙這次來就是選拔學府童子來的。

    學府童子收入微薄,不過也有好處。比如閑暇時候也可以修鍊、比如可以得到主人的獎賞、比如干滿幾年可以直接免試進入外門。

    當然,也不是人人都能當學府童子。一定要在某些方面有專長!比如樓應釗的仙根是非常的適合挖礦,丁浩就想要把樓應釗推薦給老神仙,專門去挖翠葉玉。

    「學府童子。」樓應釗猶豫了一下,又道,「當學府童子對我來說倒是一件好事兒,只是不知道讓我去幹什麼?我除了力氣大一點,其他也沒有什麼特長。」

    丁浩道,「你不是鳳嘴鋤嘛,最適合挖翠葉玉,我想介紹你去挖翠葉玉的礦。」

    「還是挖礦啊!」樓應釗差點撲倒在地。

    丁浩道,「挖礦是挖礦,可是我會跟老神仙說,讓你在一年之內轉入外門。」

    「還可以這樣!我干!」樓應釗大喜,如果這樣說,相當於他是免試進入九州學府了,這是天大的好事兒。

    「那就這樣,我去求見老神仙。」

    大家商量妥當,就此分別。

    樓應釗越想越開心,身邊的風也變得輕快起來,他腳步加快,想要回家把消息趕緊告訴父母。

    來到弟子居住區,一走進門,他臉色就一下陰沉了下來。

    只見陳三父子正坐在裡邊,跟自己的父母在聊天。

    陳三是他父親的老相識,陳家有一個二姑娘長得又丑、資質又差、還不檢點。之前就很想推銷給樓應釗,不過被樓應釗拒絕了,從那天開始,陳三一家就對他極盡嘲諷之能事,各種譏笑,今天看見他被淘汰了,晚上過來肯定沒有好話。

    「老樓,我就說四品仙根沒有必要培養!你兒子樓應釗,才第一天,就給刷下來了!我都覺得丟人!你給他買了那麼多丹藥,連第一天都沒撐過去,哎呀呀,真是……」陳三拍著大腿,彷彿幫著樓家惋惜。

    樓父臉色陰沉,點頭嘆道,「是啊,早知道讓他跟我去挖礦,這麼多年也有了不少積蓄,娶妻生子,小日子過的開開心心。」

    「你早這麼想就好了!」陳三哧了一聲,又把自己兒子拉出來,「看見沒有,我兒子才是真正的三品天才,才有培養價值!今天就過關了!哪象你們家的應釗,爛泥糊不上牆!」

    陳三越是這樣說,樓家夫妻臉色就越難看,尤其是樓父,感覺自己面子都要丟盡了。

    陳三的兒子傲然開口道,「爹,咱們回去吧。以後我成為九州學府的弟子,然後再去了仙煉大世界,到時候來咱們家提親的人不要太多,樓應釗,切,我還看不上呢。」

    「胡說什麼?」陳三心說,就算你真的有那天,你姐姐也要成為老姑娘了,到時候更難嫁。喝止住兒子,他又開口道,「老樓啊,你現在想通沒有啊,我二姑娘還在家呢,咱們要不就訂下了。你說就樓應釗那慫樣,整個精鐵縣有誰家姑娘看上他,他居然還看不上我閨女,嘖嘖,老樓啊過了這個村就沒有這個店了啊!你看我小兒子,又是三品天才,到時候去了九州學府,我們家就不是那麼好高攀的了……」

    陳三還沒說完,外邊樓應釗冷哼一聲,心說你閨女要稍微好一點,還用得著你這樣推銷嘛?

    看見樓應釗走進來,陳三的兒子頓時跳出來,指著樓應釗道,「樓應釗,你哼什麼哼?要不是我姐姐看上你,你以為我會到你這裡來?第一天就被淘汰,你還好意思哼?」

    樓應釗大怒,拎起大拳頭怒道,「小八子,別看你今天過關了!你以為你是我的對手,你敢不敢跟我來一場?」

    要說陳三的小兒子為什麼這麼激動,就是因為他一向都打不過樓應釗。他心裡也鬱悶,心說我三品天才打不過你四品仙根,一直都慪氣,因此今天就跳得很厲害。

    不過樓應釗真的要動手,陳小八子頓時嚇得後退一步,臉色發白道,「樓應釗,我警告你啊!在這裡私鬥後果很嚴重的!」

    樓應釗哧了一聲,「過關了又怎麼樣,還不是慫樣,你以為你明天能過關嘛?」

    看著樓應釗這麼囂張,陳三立即道,「老樓,你看看你兒子,都什麼樣?一個第一天都沒過去的廢材,他有什麼資格這麼囂張?算了,人要臉樹要皮,你們實在不要我閨女,那你們就等著後悔去吧!」

    陳三站起來作勢要走。

    這些樓家夫妻一下就急了,兒子樓應釗長得不是很好看,本來還指望他有個出息。現在第一天就被淘汰了,回頭傳到縣裡,那老婆就更加的難娶了!

    雖然陳三的二姑娘不是那麼好,可是總是個女人吧。而且陳三的小兒子如果真的有點出息,那樓家也沾光不是?

    想到這裡,樓母連忙拉著陳三說道,「我說老陳,你別激動,咱們好說。」

    陳三道,「有什麼好說的,你兒子啊,只會花錢,一點都不懂事!廢材!」

    為了平息陳三的怒火,老樓頓時跳到兒子面前,上去就是一個大耳光,開口罵道,「小畜牲!我已經決定了,你明天一早就跟我回去,回去就娶了陳家二閨女,好好跟我去挖礦!」

    樓應釗雖然很有點實力,可是他很孝順,竟然沒躲,一個大耳光就被扇在臉上。他雙目倔強地看著老爹道,「我是絕對不跟你回去的,我要留在這裡,我要進入九州學府!」

    「進你祖宗的九州學府!」樓父反手又是一個耳光。

    看著樓應釗挨打,陳三父子那個得意。陳小八子走過來,得意洋洋道,「樓應釗,你醒醒吧。九州學府是我們這種天才才能進去的,你算是什麼東西,你也能進九州學府?」

    樓應釗回道,「那你又算是什麼東西?人家丁浩天才是不是真正的天才,剛才我看見他了,他說我能進九州學府!」

    陳小八子譏笑道,「你吹牛皮吧,你是什麼東西?你能見到丁浩天才?人家會搭理你,一個小小的四品仙根?」

    樓應釗雙目鄙視他道,「人家是真正的天才,才不象是你這種小人!他最好的朋友就是四品仙根!而且他剛才答應我了,說這次進入九州學府,要帶我一起進入!」

    「怎麼可能?」陳三走過來,搖頭道,「老樓啊,我發現你兒子越來越差勁了!我本來看他雖然長得丑,資質也差,可是還算是誠實,而現在連誠實都沒有了!已經變成一個滿嘴謊話的惡劣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