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魔道神徒

第127章他一定有秘密

魔道神徒
     第一二六章他一定有秘密

    樓母看不得兒子被這樣說,連忙道,「老陳,有些話不能亂說,我兒子從來不說謊。」

    陳三指著他道,「這還是從來不說謊?他說見到丁浩天才,我勉強信了。可是他說丁浩天才要帶他進入九州學府,這簡直是胡說八道!我且問問他,他已經被淘汰,還怎麼進入九州學府?」

    樓應釗已經被淘汰,怎麼可能再進入九州學府,陳三說的是一點沒錯。

    老樓一聽,也感覺到有道理,大巴掌再次扇向樓應釗的臉,罵道,「我打死你這個不誠不孝的小畜牲!」

    不過這一次,他的巴掌卻是被樓應釗的手一把抓住。

    以前他打樓應釗,樓應釗都是不還手,而這次是第一次抓住了他的手!老樓心中大怒,心說你還要還手,可惡,老子打死你!

    可是他眼神再一定,才發現樓應釗已經滿眼淚水。

    樓應釗大聲吼道,「爹爹,難道你沒有夢想嘛?你沒有過夢想嘛?人家丁浩天才今天和第一次相見,都那麼的相信我,支持我!可是你呢,你寧可相信一個外人,也不相信我!這個耳光我是不會挨的,因為我沒有說謊,我剛才是見過丁浩天才,他說要帶我一起去九州學府!」

    陳三哈哈大笑道,「四品的廢材也配說什麼夢想,真是好笑。」

    老樓本來被他說的略有所動,可是聽到最後一句,又怒道,「你又開始說謊,淘汰了怎麼可能進入九州學府,老子打死你!」

    正在他們說話,外邊有好幾個人走了進來。

    「老樓,在嘛?」開口的正是丁浩和樓應釗喝酒時旁邊一桌的大哥,那大哥也認識樓應釗,還是樓父礦上的一個管事,姓李。

    李管事回家跟人一說,說丁浩天才給了樓應釗一顆罡體寶蓮。周圍的人都不相信,一急之下,李管事就跟別人打賭,然後就說趕緊過來,眼見為實,讓樓應釗拿罡體寶蓮給大家看看。

    李管事帶著人走進來,感覺裡邊氣氛有點不對,他疑問道,「你們這是……」

    樓父一看礦上的管事來了,連忙道,「李管事,真是不好意思,快進來坐,我正在教訓這個不肖子呢!」

    李管事看看樓應釗,奇道,「你教訓他做什麼?我剛才見他跟舞州第一天才丁浩一起喝酒,很有出息呢。」

    「什麼,他真的跟舞州第一天才丁浩喝酒了?」老樓夫妻都震驚了。

    陳三才不相信,走上來道,「李管事,你是不是晚上喝多了?丁天才那種高高在上的人,怎麼可能跟他一個四品廢材喝酒?」

    李管事指著他鼻子道,「陳三你怎麼說話呢?我當我瞎了嘛,是不是丁天才我不知道,我要你教我?」

    樓母感覺到自己剛才錯怪兒子了,連忙拉開丈夫,又問道,「應釗,你真的跟丁浩天才喝酒了?」

    樓應釗大聲道,「你們還要我說多少次,他不但跟我喝酒了,還說要帶我去九州學府!」

    陳三的兒子小八子,聽說丁天才跟這個憨貨喝酒了,心中大為妒忌。

    他立即走出來,道,「那就是丁浩在騙你!你這麼大的個子,卻連常識都沒有!我問你,淘汰了怎麼去九州學府?」

    大家又看向樓應釗,心說對啊,也可能是丁浩天才在騙這傻子。陳三的臉上又溢出了得意的冷笑。

    樓應釗索性直說道,「丁浩天才說我的仙根不錯,要介紹我去九州學府做學府童子!」

    「原來是這樣。」樓家夫妻這才明白。

    聽說是做學府童子,陳小八子哈哈大笑,「我就說沒有這麼便宜的好事!樓應釗,你真的是一個蠢貨!你不能再蠢了!學府童子,其實就是那些內門教習和精英弟子的下人!只知道做工,也沒有錢拿,你白白去給人做下人,蠢貨!」

    樓應釗道,「我不是去做下人,我是去學府的玉礦開採翠葉玉!」

    陳小八子笑聲更大,「沒見過比你還蠢的!你在家裡採礦還能賺到錢,你到九州學府還是採礦,可是卻拿不到錢!我說你腦子怎麼長得,被人騙了還幫人數錢?」

    被陳小八子一說,在場不少人都覺得是這個理,都不由得笑起來。

    樓父剛才的臉色才好看一點,現在被更多的人恥笑,感覺臉面都丟盡了。他厲聲吼道,「我不允許你去做什麼學府童子!你一個小小的四品仙根,你就給我老老實實的回家挖礦!回家挖礦一個月還能挖到兩塊元石,你懂不懂,你的命就是這樣!無法改變!」

    「兩塊元石?父親,你的眼中就只有兩塊元石嘛?」樓應釗一把抹去眼中的眼淚,猛地抓出一個東西,怒道,「那這個東西你要挖多久!」

    他粗糙的手掌張開,手中一個泛著五色寶光的蓮籽,把所有人的臉都照亮了!

    「這是什麼?」樓家夫妻和陳三父子都呆住了。

    李管事大聲道,「看看看,我說沒錯吧!丁浩天才送給他的!罡體寶蓮的蓮籽!」

    那些跟著來的人,全部都臉上露出貪婪之色,「我滴個乖乖,老樓啊!你發財了!要不便宜點賣給我吧,我這邊有個親戚,可以出到一萬元石,我幫你介紹一下。」

    「你少忽悠啊,這東西十顆靈石都買不到。」

    「好東西。」

    看著罡體寶蓮,陳三父子頓時不知道怎麼說了。陳小八子更是雙眼射出貪婪之色,要不是他打不過樓應釗,現在肯定衝上去搶奪。

    樓應釗拿著蓮籽道,「丁浩天才說他看好我,最多讓我在礦上呆一年,就會讓我進入九州學府成為弟子!這是他送給我的,你們還是覺得他是騙我嘛?父親,你還是要我回家我挖一個月兩塊元石的礦嘛?」

    在他的喝問之下,眾人都是沉默。一個月兩塊元石,一千年也挖不到一顆罡體寶蓮!

    陳三知道他二姑娘是推銷不出去了,只有帶著嫉妒的眼神匆匆告辭,臨走還又挖苦道,「那就等我家小八子成為精英弟子的時候,你給他做下人吧!」

    李管事他們也走了,臨走那些人又道,「老樓,如果你想要賣了這蓮籽,一定要找我們,我們幫你找買家,到時候你就發財了。」

    老樓回頭看著自己的兒子,突然想到自己年輕的時候,也曾經倔強的站在自己的父親面前反抗過,也曾經在無人處大聲責問老天,也曾經坐在礦山上對著月亮流淚……

    那時候他也有夢想,可是他沒有堅持,他老老實實地挖了一輩子礦,沒有參加過一次會試,他又怎麼會甘心?

    想到這裡,老樓大聲道,「諸位不用費心了。既然丁浩天才都這麼看好我兒子,我怎麼能不看好?這顆蓮籽,他今天晚上就會服下修鍊!如果賣掉,我怕是丁浩天才也不允許!」

    他這樣說,那些人都是很失望,本來還想賺個介紹費。回頭看看樓應釗,心說這小子真是傻人有傻福。

    老樓把眾人送出去,這才回來道,「應釗,你現在就服下煉化吧。重寶在身,萬一被人盯上就不好了!」

    樓應釗見老爹口氣變得緩和了,反而有些尷尬,道,「父親,剛才頂撞你,你不會怪我吧……」

    老樓拍拍兒子道,「我怎麼會怪你,我開心都來不及!我也想過去九州學府,可是我沒有做到,沒有遇到一個如丁浩天才那樣的人!既然你運氣這麼好,那就不要讓丁浩天才失望。好了,我出去喝兩杯!」

    老樓走出靜室,這才抹去眼角的一行老淚,笑道,「我不行,我兒子一定行!沒想到我樓家也要出一個九州學府的弟子了!」

    ……

    就在弟子居住區的另一個角落,靜室之中。

    「什麼,丁浩給了一個傻小子一顆罡體寶蓮的蓮籽?」小王爺震驚。

    丁浩送人一顆罡體寶蓮的蓮籽已經以最快的速度傳遍了會試區,所有人都在心中嫉妒這個運氣好的傻小子。

    嫉妒的同時,心中也在暗自感嘆,丁浩果然是舞州第一天才,行事風格不拘一格,出手也是非同凡響!

    丁浩在眾人之中的氣勢,也一下拔升起來。他只有先天九段的不利影響,也迅速消除,在所有人的眼中,丁浩再次拔尖到跟柴世子小王爺一樣的地步。

    不過小王爺想的可不是這麼簡單,他想的更多。

    「當初說有一個黑衣人,用洗目靈液在商家商號換了大量的罡體寶蓮!果然是丁浩這廝,他壞了我唐家的洗目樹泉,可惡,他竟然還蒙蔽了天意!」

    小王爺氣急敗壞,猛地一拍桌子道,「這個丁浩,他一定有秘密,恐怕還是驚天大秘密!要不然,怎麼可能蒙蔽天意?」

    丁俊才開口道,「他這個人一向神神秘秘,之前在家裡,我父親和哥哥就想要打聽他的秘密,可是一直都沒打聽到,現在看來恐怕是非同一般的傳承!」

    小王爺臉色一陰沉道,「這個事情就別傳揚出去了,這個世界上的厲害角色太多了,如果讓他們知道,恐怕我們連喝湯的份都沒有!」

    丁俊才道,「那我們怎麼辦?」

    「這個事情不要你操心了,你好好打好比賽,明天不要和丁浩對決,留到後天。至於他的秘密,哼哼,看來要到九州學府我才能……」小王爺臉色陰鬱的笑了。

    不過他哪裡知道,九州學府對他來說,恐怕只能是個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