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魔道神徒

第129章有種沖我來

魔道神徒
     第一二八章有種沖我來

    感受到這股靈力,凌雲霄等人一震,「有人突破了,這麼快!」

    所有人都循著靈力的來源望去,只見一號星辰台上一個年輕男子身體內有白光一閃,所有看見此景的人,耳中都聽見悅耳之音。

    那聲音叮咚,動人心魄,聽得人說不出的舒服爽適。

    「又是三像突破?這是誰家天才!」

    有人震驚道,「之前有柴世子三像突破,想不到今天又是一個!靈力四溢、寶光淬體、仙音渺渺!三像又是三像!天才!天才!」

    「是啊!真是沒想到,這邊還有人還沒進場,那邊就突破了。太快了,天才!」

    旁邊一個老者猜測道,「此人莫不是舞州第一天才丁浩?果然了得!」

    聽這老者一說,不少人都恥笑出聲,「錢家主,你真是老了!丁浩才先天九段,大圓滿還沒到,怎麼突破?」

    老者奇道,「不會吧,我這幾天一直聽丁浩丁浩的,怎麼可能這麼垃圾?他昨天不是還把一顆罡體寶蓮送人嘛?」

    「罡體寶蓮送人又如何?只能說明他是一個敗家子!那星辰台上的,是杜家的杜三少爺,也是一位絕世天才!」

    聽著後邊的聲聲議論,凌雲霄臉色微紅,沒開口說話。

    不過柳教習並不想放過他,開口問道,「凌城主,不知道舞州第一天才丁浩現在什麼修為了?」

    凌雲霄剛聽完徐元琨的彙報,被柳教習這一問,頓時臉色尷尬。他只好回道,「這個,這個我倒是沒有注意。」

    要死不死,偏偏這個時候後邊還有一個家主想要討好凌雲霄,連忙探過頭來說道,「丁浩是我舞州第一天才,資質一流,相信丁浩也不甘落後,肯定進入了先天大圓滿!說不定直接進入鍊氣一層,都未可知啊!」

    凌雲霄聽得滿臉通紅,心裡恨不得把這個家主拉出來踩死,你不懂還胡說八道什麼?你這不是伸出腦袋讓人打臉么?

    果然柳教習哈哈大笑,「凌城主,說說吧,那丁浩現在到底什麼修為了?剛才徐元琨小將上來,可不是彙報這個事兒嘛?」

    柳教習這廝果然是陰毒,直接開口點出徐元琨,讓凌雲霄無法推脫。

    凌雲霄只好尷尬道,「丁浩他目前,咳咳,還是先天九段。」

    後邊那個家主知道自己好像說錯了話,也是臉色尷尬,只好又道,「丁浩天才資質那麼好,理應會突破,只是時間問題,時間問題。」

    「時間問題?」柳教習臉色一寒,冷笑道,「此子生性孟浪,修為不如人,也不知道苦練!昨天晚上還出去,據說送了一枚罡體寶蓮給一個根本沒有培養價值的廢材!真是愚不可及,不堪大用,凌城主,你所託非人啊!」

    凌雲霄被柳教習當面批得無話可說,只有臉色通紅,強自回道,「柳教習,現在比賽才剛開始,談論這些好像有點早。」

    「看來你還是對他抱有希望啊。」柳教習哈哈大笑,又道,「凌城主,有句話我要送給你!」

    凌雲霄道,「什麼話?」

    柳教習嘴角輕蔑地吐出幾個字,「爛泥扶不上牆啊!」

    凌雲霄心中大怒,不由得回道,「柳教習怎麼如此說話?丁浩再不濟,也是我舞州一等一的天才,超一品資質,出竅靈氣沖高二十米!怎麼能用爛泥作比?」

    柳教習毫不客氣道,「凌城主,你們說來說去就是超一品資質和出竅靈氣,然後還有嘛?然後他還做了什麼?還有你能拿出來炫耀的嘛?他為人胡鬧怎麼不說,他修為遠遜旁人怎麼不說,他就是永遠躺在原地的爛泥!」

    凌雲霄道,「怎麼沒有可說的,他秋獵第一!」

    柳教習道,「那是他耍賴所得!」

    看著他們鬥嘴,老神仙哈哈一笑,捋著鬍鬚道,「看比賽,今年真是人才濟濟啊,一號星辰台又出事兒了。」

    凌雲霄和柳教習兩人這才停下鬥嘴,把目光看向一號星辰台。

    只見一號星辰台上,一個少年傲然站立,一表人才!手拿雙劍,星辰般的雙目看向剛才剛剛突破的杜三少爺,這個英俊少年正是呼聲最高的柴世子!

    柴世子冷哼道,「杜老三,恭喜你突破了,不過可惜你站錯了檯子!」

    杜三少爺也是少年天才,傲氣得很。他剛剛才突破,一股狂傲之氣還沒散去,開口冷笑道,「我哪裡站錯了檯子?是你選錯了對象!柴世子,別人怕你,我可不怕!我也是鍊氣一層!」

    「鍊氣一層也有高低!你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杜家珍藏了一顆碧波丹是不是剛剛被你吃掉了?」

    杜三哈哈大笑道,「那你家珍藏的碧波丹在哪裡呢?」

    柴世子臉色發紅,「我沒吃碧波丹照樣突破,你給我死下去!」

    說話之中,柴世子手中的一對龍蛇劍,頓時射出奪目光華!

    「龍蛇起陸!」

    隨著柴世子的進攻,那紫色的星辰台上彷彿出現了一龍一蛇,兩道光影在紫色的星辰之中盤旋進攻。杜三公子雖然實力也是不錯,不過根本不是柴世子的對手,步步後退!

    就在杜三公子退到星辰台的邊沿,柴世子星辰般的雙目一凝,吼道,「滿地龍蛇!給我滾下去!」

    隨著他這一聲,杜三公子根本連立足之地都沒有,無可奈何,跳下星辰台!

    裁判道,「柴高陽勝!積兩分!」

    看見柴世子神威大發,下邊觀戰之人全部都鼓掌叫好。主席台上,眾人也都是點頭稱讚,「到底柴家還是家蘊悠久,不得了,厲害!柴世子果然是這次會試的頭號熱門人物!」

    凌雲霄點點頭,雖然柴世子並不算是舞州人,可是也確實是一個少年英才。

    柳教習道,「柴世子不錯,要比那什麼舞州第一天才強!」

    凌雲霄大怒,心說你什麼意思,你非要看我的笑話嘛?

    正在他們議論沒多久,丁浩就出馬了。

    其實丁浩沒想那麼早出馬,事情還是因為商海。

    柴世子佔據一號星辰台以後,沒有人再敢上台挑戰。一號台的裁判就在台後點燃一炷香,這一炷香剛好可以燒半個時辰,如果沒人上台,就說明柴世子沒有敵手,自動晉級。

    柴世子得意洋洋,就地盤膝而坐,旁若無人,開始修鍊。

    於是所有人就來到了二號星辰台,這邊本來是小王爺的地盤,不過小王爺並沒有出現。老虎不下山,猴子就稱王。

    二號星辰台是一片亂戰。

    商海也是看這邊好像沒什麼真正的強者,於是就跳了上去。

    他雖然是先天八段,可他是煉體者,最重要昨天晚上服用了罡體寶蓮!全身刀槍不入!再加上凡寶鳳翅鎏金靴,基本上就風靡一時,一連打下三十多個對手,積分五十分!

    在這個時段,積分五十分絕對是遙遙領先了,商海也是信心大增。

    丁浩在下邊給他鼓掌,不過就在這個時候,一個帶著黑鐵面罩的煉體者,也跳上了二號星辰台!

    「是你?」商海大怒,前一天的比試,就是因為這個傢伙把樓應釗給推了出去,沒想到他又來了。

    「兩個煉體者,恐怕是一場惡戰。」下邊觀戰人群頓時議論紛紛。

    丁浩站在台下,他之前聽商海說過,心裡有點懷疑這個壯漢是丁俊才。不過從外形上來說,實在相差很大,而且當初丁俊才被他一把靈火燒得半死,理應不會這麼快恢復。

    「是我。」丁俊才黑鐵後邊的雙目發出火紅的光。

    商海看看他的腰牌,發現腰牌反著。商海開口喝道,「報名字!」

    「勝了才有資格知道我名字!」丁俊才說話之中,突然暴起龐大的身形突過來,碩大的拳頭砸向商海。

    商海腳下一閃,轟地一下,丁俊才這一拳的力量落在地上,竟然傳出驚駭的巨響。

    「好強的力量!」下邊的人全部都震驚,對這個有著黑鐵面具的煉體者很是陌生。

    商海也是舔舔厚厚的嘴唇,他感覺到對手果然好強,不過他並沒有想要放棄!並不是因為他捨不得腰牌上的一半分數,而是遇到這樣的強者也讓他產生了好戰之心!

    「我的力量也不弱!」商海暴吼一聲,竟然迎著丁俊才猛地一拳。

    轟!拳力對決之下,商海暴退!

    對方的力量果然很強,不過商海卻是感覺到了興奮,心中一股熱血涌了上來,喝道,「再來!」

    轟!再次對拳!

    「再來!」

    兩人連對八拳,丁俊才紋絲未動,不過商海也從一開始的退八步,減到了只退三步!

    「你的實力在提升嘛?看來不能讓你再留在台上!」丁俊才雙目中射出陰冷!

    「再來!」就在商海第九次衝上去,他的全身瞬間被紫色的光氣充斥,彷彿披了一件紫紅色的霞衣!

    「靈氣灌體!」下邊眾人驚呼,又有人喊道,「升級了升級了!」竟然在靈氣灌體之下,商海一下進入了先天九段!

    商海進入了先天九段以後,實力暴增,信心大漲,口中厲聲道,「面具人,我要打破你的面具,看看你的真面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