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魔道神徒

第138章杜三少爺的榮譽

魔道神徒
     第一三七章杜三少爺的榮譽

    八強賽,萬眾矚目。

    這八強是本屆舞州幾萬名弟子之中的翹楚,從實力來說,整體實力遠超以往各屆。

    這是所有人等待的一場戰鬥,和之前的賽事相比,精彩才剛剛開始。

    這八名弟子全部都有來頭,事實上能走到這一步,沒有來頭是不可能的。

    柴世子是舞州和雲州之間的巨富柴家世子,會試期中達到鍊氣二層,本來就是奇迹;

    杜聞是舞州老牌世家杜家的天才晚輩,水銀道體更是非同凡響;

    唐英羽是唐州唐皇之子,皇室血脈,資質略遜,不過工於心計,還有秘密武器;

    路一刀的背景更厲害,事實上他已經是九州學府某位長老的俗世弟子,一品精神力仙根,砍人從來只用一刀;

    丁浩就更不用說,先天至尊這四個字已經能震古爍今;

    梁靜月,古老的苦修尼家族,超一品風系仙根,絕技風神腿不知道將多少鬚眉大漢踢下星辰台;

    仇深海一戰成名,血腥指數爆棚,相信沒有人願意碰上這個暴力煞星;

    晗瑛是快劍門的傳人,那也是一個古老家族,據說煉器很有一套,被九州學府看重。

    看著這八個人高高站在四號星辰台上,人群頓時爆出最猛烈的歡呼,有實力就會得到尊重!

    這雖然是正道世界,可也是一個崇尚實力的世界!

    一個穿著黑紗衣的男子在人群后,黯然走向童生殿。

    寒門天才秦如海,本月悲情人物。

    本來此刻他也可以在台上有一席之地,可是他連前一百名都沒有進入。

    對秦如海來說,丁浩的可恨之處不是擊敗了他,而是用先天至尊的優勢侮辱了他!導致他道心幾乎入魔,後邊的比賽完全放棄,因此才沒有進入前一百名!

    而現在,他要去競爭學府童子種田的名額,這顯然是更大的屈辱。

    「這都是你丁浩給我的!」

    「你拿走的榮譽,我會拿回來!你送給我的屈辱,我會加倍奉還!」秦如海咬咬牙,大步走向童生殿。

    丁浩可不知道又多了一個恨他的人,恨他的人太多了,他已經有點不當回事兒,不被人妒是庸才!

    根據順序,八強賽第一場比賽是柴世子對杜聞。

    這樣的安排對杜三少爺來說相當殘忍,要知道選拔賽的時候,杜聞就被柴世子打下了星辰台。

    現在柴世子又突破到了鍊氣二層,他就更加地打不過了。

    站在四號星辰台上,台下喧嘩一片,不過杜聞知道,大多喝彩的都是為了柴世子,而不是自己。

    難道我就要這樣認輸走下台嘛?

    難道我真的是一個軟蛋嘛?

    老子怎麼樣也是鍊氣一層的仙師了!杜三少爺猛地吸了一口氣,從儲物囊之中緩緩取出他的武器,他決定為他的榮譽而戰。

    「你竟然沒有認輸?」柴世子有些意外。

    杜三少爺拿著一對三尖叉,叉頭的光芒耀眼。

    杜聞臉色沉凝道,「這是我杜家祖傳的十擊叉,我祖在鍊氣三層時曾經用此叉連退十人,當時在九州學府成為佳話,我祖被稱作鍊氣三以下第一人!」

    「那又怎麼樣?可惜物是人非,杜聞你這個手下敗將真的要跟我打?」柴世子狂傲不可一世。

    「當然要跟你打,我杜家豈有怕死之輩?」

    「杜家?明日黃花而已!」

    「去死!」

    轟……

    杜聞的實力一下爆開,氣勢猛地攀升,他從一個文靜男子一下變成了一隻猛虎一般,澎湃的力量比之前更增一截,人叉合一,帶出漫天的叉影,以一個巨大的攻擊面壓向柴世子。

    「看來經過了一天,你的實力也有提升……」柴世子的身影在叉影之中閃動,並沒有急著回擊。

    「那是當然,我不能給杜家丟臉!」杜三少爺手中的雙叉攻擊更強,他的動作踏實,穩紮穩打,每一擊席捲著狂風!對手太強,所以杜聞必須全力以赴,哪怕知道這一擊打不到對手,可是他也必須用盡全力!

    對手太強,他不能有任何弱點!

    「杜家?哪根毛?」

    柴世子一貫地囂張,他閃動了幾下,就已經找到了對方攻擊之中的弱點。

    「龍蛇拳!」柴世子開始回擊,面對杜聞,他竟然連武器都不用,只是拳腳,他要杜聞明白,鍊氣二層和鍊氣一層有著天地一般的距離!

    叉影和拳影交織,兩個人的動作都達到了一定的速度,星辰台上紫色的氣焰不斷爆開,突然紫色氣焰向後方一爆,杜聞猛然跳出戰圈,臉色發白。

    柴世子身形站定,衣袍這才平復,笑問道,「這就是你杜家祖傳的十擊叉,真是搞笑,你杜家祖先當年的對手這是要有多弱啊?不會是吹牛吧!」

    杜聞剛才吃了一點小虧,此刻被柴世子譏諷,他怒氣上涌,咬牙道,「是我學藝不精,你不要辱我杜家祖先!」

    柴世子指著他的臉罵道,「你學藝不精就給我滾下去,就你這種水平,你是自辱祖宗!不要丟人現眼!」

    「那就讓你嘗嘗我杜家的十擊叉!」

    杜聞臉色陰沉,隨著怒火的攀升,可以看見他手中的一雙三尖叉的通體都明亮起來,三根鋒利的叉尖之間出現大片的水銀色電流,這些電流噼啪有聲!

    而杜聞的身體,拉的好像一張弓,然後,他猛然動作!

    開弓,射箭!

    他的身體就射了出去,而他手中的三尖叉一下具有了巨大的威能!

    十擊叉。一擊破天!

    面對杜家絕學,柴世子並沒有後退!心說我一個鍊氣二層的強者,我只要後退一步,就是我輸了!

    柴世子不但對別人傲氣,對自己一樣傲氣!

    「給我回去!」柴世子對於如此猛烈的攻擊,沒有後退,而是以攻對攻!

    不過讓人沒想到的是,杜聞竟然在這一刻,又是臨時換招!

    十擊叉。二擊裂地!

    其實杜聞並不想跟柴世子拼個魚死網破,也沒有實力擊敗柴世子,他所期望的,只是將柴世子逼退一步!

    只要柴世子後退一步,他就算保存了最後的榮譽!

    所以這裂地一招,兩叉分攻上下,就是要柴世子退卻!

    「這樣就想逼退我,你還是不夠格!」柴世子明白對方的意圖,他臉色輕蔑一閃,口中暴喝,「龍蛇雙行!」

    要說杜聞遇到柴世子真是倒霉,他雙叉分攻上下,可是柴世子的龍蛇拳也是一樣可以分開。左拳為龍,右拳為蛇!立即迎擊過去!

    十擊叉。三擊三連!

    杜家這位前輩也是了得之輩,竟然把一對靈武級別的武器,玩到這種地步!就在兩叉上下分攻的時候,杜聞的身體在空中再次翻滾,對著柴世子的面孔、胸口、腹下連踢三腳!

    「我就不信你不退!」杜聞暴喝。

    柴世子要想立於不敗之地也有一個辦法,那就是使用金光符。

    不過人家杜聞並沒有用,柴世子用了難免流於下乘。

    「我還真的就不退!」

    柴世子臉上射出堅定之色,他躲過面門這一腳,硬挨了胸口和腹下的兩腳!這是柴世子第一次被人擊中,他身影一晃,不過杜聞的攻擊並沒有讓他後退。

    但是柴世子卻是得到機會!

    「你給我滾!」柴世子不退反進,前踏一步。

    砰!

    柴世子的一個肩撞,直接把杜家杜聞給撞飛了!

    他雖然挨了杜聞兩腳,不過杜聞被這一撞,更為吃虧!

    杜聞就跟一個破布娃娃被撞飛,飛行之中,空中鮮血直噴!

    不過就算是這樣,他手中一對三尖叉卻猛然合二為一,然後他猛力擲出,一對三尖叉化成一把,形成一道水銀色的流光,刺向柴世子。

    十擊叉。四擊催命!

    柴世子這個時候躲無可躲,這對三尖叉合併以後已經變成一件靈器!他空手根本無法去抓住靈器!

    無可奈何之下,他只有一抬手!

    鐺!

    關鍵時刻,柴世子只有拿出了龍劍,將三尖叉擊飛!

    嘩!掌聲如同潮水一樣,不可否認,這是一場高質量的比試。

    杜聞和他的三尖叉被打落下星辰台,雖然他受了不輕的傷,可是他並沒有認輸,他最後拚命一擊,逼得高傲的柴世子動用了武器。

    杜聞就捍衛了杜家的尊嚴!

    雖敗猶榮!

    不過大家感興趣的是:柴世子的實力到底有多強?面對鍊氣一層的杜聞,他竟然只是最後使用了武器格擋一下,僅此而已!那麼,如果柴世子的實力全開,那有會有多大的實力?

    如此想想,就已經感覺很恐怖。

    「柴高陽,晉級!」

    裁判的宣布聲中,柴世子單手負在身後,不帶一絲煙火氣息地翩然下台。

    下一場比賽是在小王爺唐英羽和路一刀之間進行。

    小王爺站在四號星辰台上,風吹動他的衣擺,他紋絲不動,背後斜背著的長條形武器分外的引人矚目。

    「路一刀,聽說你砍人只用一刀。」小王爺開口笑道。

    路一刀也是一個年輕人,上去安安靜靜,不過奇特地是他頂著一個光禿禿的腦袋。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天生異稟,他從小就是禿頂,不過他的資質相當特殊是一品精神力仙根。

    單純的精神力仙根,非常的罕見。

    「不錯,不過對付小王爺這種高手,一刀恐怕並不夠。」很顯然,路一刀並不是蠢貨,不會被虛名所累。

    小王爺又笑道,「那你準備砍幾刀呢?」

    「小王爺你怕了嘛?」路一刀哈哈大笑,又道,「你放心吧,我刀沒有鋒,你不會死!」

    小王爺笑聲變冷道,「你放心,輸了我也不會殺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