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魔道神徒

第141章以武入道,進入鍊氣。

魔道神徒
     第一四零章以武入道,進入鍊氣。

    嘭!

    四號星辰台上發出一聲驚心動魄的巨響。

    那一刻,丁浩和梁靜月都消失了。只有颶風和火焰,鐵青色的颶風和火紅的火焰狂暴地震蕩出。散落的颶風帶著星星點點的花火,從半空中灑落。

    所有人都注視星辰台上……

    只見梁靜月曼妙的身體橫著飛了出來,然後狠狠砸在星辰台的一角。

    觀眾們一片平靜。

    因為剛才丁浩也是這樣飛出來,然後爬起來。可是等了好一會,梁靜月也沒爬起來,八成是被丁浩一拳給打暈了。

    丁浩並沒有閑著,他依然在星辰台上自顧自地打拳。

    「九疊火龍掌。」自己開發出一門新的武技,並不是那麼簡單的,其中還有很多細節需要完善。

    只見丁浩在台上雙掌揮舞,跟隨著兩隻手掌的火焰隨著他的動作,越來越快!最後這兩道火焰在人們雙目之中留下的殘影,果然如同兩條火龍!

    「這是丁浩剛剛創設的掌法嘛?」

    「好像是,以前沒見過!」

    「不得了!天才就是天才!我舞州第一天才,竟然在比賽之中自創掌法!」

    小王爺的臉色一下變得很難看。

    本來以為丁浩要被梁靜月給打敗,可是現在看來,丁浩剛才被打倒三次,並不是因為其實力不夠。而是因為丁浩在偷師!

    可笑梁靜月自以為厲害,使用八步風影腿還不夠,最後還把新武技颶風影拿出來,讓丁浩徹底融會貫通!小王爺恨不得上場去抽梁靜月兩個耳光,問一句,你到底有多蠢?

    這個時候,裁判走上台去,試探了一下樑靜月的鼻息,然後叫上來兩個人,把梁靜月抬下台醫治。

    「丁浩勝,晉級。」

    聽著台上響起裁判不帶任何情緒的判定,凌雲霄一拍椅把,喜道,「好!這一場過癮!丁浩果然是我舞州第一天才,竟然在戰鬥之中,自己自創武技!」說完,他又問身邊的柳教習,「在會試之中自創武技,這也是百萬年來的唯一一個吧。」

    柳教習搖頭道,「我看不像,這世界千奇百變的武技太多,我們沒看過,不代表就是自創的。」

    就在這時候,突然柳教習的臉色一凝,雙目一下注視丁浩。

    凌雲霄和台上所有人,也全部都把雙目注視過去,目中都有驚訝。

    獲勝以後的丁浩並沒有急著下台,依然在台上演練他剛剛改進自創的「九疊火龍掌」,這並不是丁浩想要顯擺給大家看,而是他真的已經完全沉浸在這種狀態之中。

    這也是一種入靜。

    不過這種入靜和一般的入靜不一樣,以前那是打坐入靜,而現在這種可以稱作是武道入靜!武道入靜以後,眼前一切都彷彿已經瞬間遠去,什麼星辰台,什麼比武,什麼觀眾,全部都在眼前消失了。

    丁浩已經完全沉浸在這種對武技的感悟之中。

    然後,他猛地全身再次被紫紅色的力量充滿!

    「靈力灌體,第二次靈力灌體!」

    在場所有的人全部都驚呆了,一般的人在星辰台上,最多也就是一次靈力灌體,以前從來沒有人能聽說能兩次靈力灌體!

    上次丁浩靈力灌體以後,修為並沒增加,可是這一次不一樣了!

    靈力灌體以後,雖然一部分的靈力被吸星石給吸收,不過還是有一小部分來到了丁浩的氣海之中。

    此刻氣海之中,晶藍色的巨型冰山一樣的鐵圍山道道尖刺直至天空,而在一圈鐵圍山之中,幽深的深藍色湖水,就好像是一片完美的境面。

    突然,半空之中一顆紫色的靈力化成的水滴出現,這顆水滴正是灌體靈力最後剩下的力量,它們最後化成一枚水滴,就這樣從半空之中,滴落!

    滴!

    這輕輕的一聲,落在平靜的湖面上,頓時美妙的時刻到來,一圈動人的漣漪從氣海中央盪開一個圈。同時,濺起的水珠又形成一個圓形的完美的皇冠,再接著,這些細碎的水滴也落了下來,形成第二波漣漪……

    「丁浩突破了!」

    所有人震驚的目光之中,從丁浩的身體之中有一道光柱突然衝天而起,然後這一道光柱猛然裂成九份,射向四方。

    同時從星辰台為中心,一圈狂暴的火焰力量,就好像是一顆無形的原子彈爆炸一樣,猛地推向四面八方!

    整個會試山莊,全部感覺到了震動!

    與此同時,會試山莊的童生殿之中。

    樓應釗已經完成了所有的報名手續,正和父母向外走。因為丁浩事先幫他和老神仙說過,所以他比別人優先進入,在老神仙的測試以後,當場就確定了樓應釗的童子資格。

    成為學府童子,樓應釗並沒有任何的不開心。

    因為老神仙說,童子也是很多種。挖礦童子雖然辛苦,可是待遇最好,根據得到的翠葉玉的數量和品質,會有不少的修鍊丹藥的賞賜!

    這可是大好事兒。試想,如果在家,跟著老爹挖礦,一個月才兩塊元石!兩塊元石能買到什麼丹藥?

    完全不能相提並論的。

    樓父樓母也是開開心心地走出來,剛出來,就看見陳三父子。

    「你們……」樓父樓母都呆住了,敢情陳三帶著兒子一大早出來,竟然也是來報考學府童子。

    看見樓家父子,陳三臉色通紅。

    想到前一天陳家父子大聲譏諷自己要做學府弟子,樓應釗心中就感覺到郁了一口怒氣。偏偏這時候陳小八子還不知死活道,「樓應釗,你什麼表情,我就是來這裡看看,我這種天才可不會做學府童子。」

    樓應釗冷笑道,「那麼,好!我回頭去跟老神仙說說,如果你報名,通過了也不錄取!」

    這下把陳三給嚇到了,兒子雖然是三品天才,可是想要成為學府弟子那是不可能的!如果學府童子再黃了,那就只有回去挖礦了!

    「樓兄,你跟你兒子說說,咱做事不帶這麼絕的。」

    樓父忠厚,道,「應釗,你怎麼說話呢?鄉里鄉親的,不說幫忙了,怎麼能拆人家台呢?」

    陳三這才陪笑道,「是呀是呀。」

    樓應釗道,「這倒是奇怪了,他不是說他這種天才不會做學府童子嘛?」

    陳小八子臉色通紅,無話可說。

    樓應釗這才感覺到心裡爽快,其實讓他現在回去跟老神仙說這種話,他也不敢,他就是嚇唬嚇唬陳小八子。

    正在這個時候,又有一個穿著黑衫的人走了過來。

    眾人全部都驚呼,「寒門天才秦如海,天吶,他竟然也來報名做童子?」

    陳小八子這才心裡找到一些安慰,開口道,「做童子就做童子,人家一品天才秦如海都能做學府童子,我憑什麼不能做?」

    秦如海臉色很難看,聽著周圍的議論聲,感覺丟臉死了。

    驀地,外邊傳來轟地一聲,一股超強的靈力震蕩猛地傳來,整個童生殿里都震動了,所有人都驚得臉色發白,一動不動。

    秦如海也停下腳步,心說難道是有強大妖魔鬼道攻擊這裡?

    沒一會,就聽遠處主席台上老神仙站起來,大聲宣布,「大家不要慌亂,剛才是我舞州第一天才丁浩以武技入道,突破先天,此乃靈力四溢,大家繼續報名。」

    他這一說,下邊一片嘩然。

    樓應釗臉色驚喜,脫口道,「丁浩天才果然厲害,靈力四溢竟然這樣,這動靜也太大了!」

    一般靈力四溢,也就是附近方圓百十米,大家感覺到一股靈力無形之中盪開,如果是沒有靈力的凡人,那是感覺不到的。可是丁浩這種靈力四溢就恐怖了,耳朵都能聽見震爆之聲,整個會試山莊人人感覺到,就跟靈力爆炸似的!

    這樣一來,童生殿之中的人全部都急了,「趕緊報名去看最後的決戰,這次丁浩天才一定會大殺四方,為我舞州爭回一口氣!快快快!」

    秦如海則是臉色更加的蒼白,丁浩越是強大,他的希望就越渺茫。不過他還是緊緊地握住拳頭,「丁浩,你別急,我秦如海早晚會趕上你,把你踩在腳下!」

    此時此刻,演武場這邊,柳教習笑道,「想不到先天至尊進入鍊氣,竟然也只有兩像突破。」

    「那是因為他之前已經顯示過七像了,老天不可能給他來兩次一樣的!」凌雲霄冷笑,又道,「再說了,柳教習,你說的是靈力四溢和寶光淬體吧?可是你何曾見過有如此大威力的靈力四溢,又何曾見過如此光芒萬丈的寶光淬體?我這次會稟告學府,請求學府增加兩種新的天地異象!」

    「對對對。」後邊有不少的舞州的貴賓連忙開口道,「這絕對不是靈力四溢和寶光淬體,如此靈力的震爆和衝天寶光,已經屬於新的天地異象了!」

    「我看就命名為,靈力震爆和寶光九分!」

    「好,這名字好。」

    柳教習聽得臉色難看,他本來想用兩像突破來打擊舞州這邊,可是他又不得不承認,丁浩的兩像實在太特殊了一點。

    「哼,希望他還能活著過了今天吧。」柳教習心中冷哼,隨後開口道,「凌城主,我們去童生殿看看吧,畢竟那邊也是很重要的。」

    凌雲霄看著丁浩走下擂台,這才道,「那好,快去快回,我還要回來看決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