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魔道神徒

第148章殘劍藏鋒

魔道神徒
     第一四七章殘劍藏鋒

    就在凌雲霄趕過去的時候,樹梢上空,一道飛劍光影也趕了過去。

    飛劍上,一個黑衣人心情激動。

    「我又感覺到碧玉金絲的氣息了,這是我距離它最近的一次!」

    「這些愚蠢的九州之人哪裡知道碧玉金絲的珍貴,此物乃是這一界真正的至寶!」

    「什麼九州小世界,其起源就是為了飼養碧玉金絲而已!」

    「寶木魔宗這些年一直想要搶回碧玉金絲,只是九州道宗放出風來已經將其徹底滅殺……如果我能得到這株碧玉金絲,寶木魔宗一定會獎勵我,到時候的仙路就可以更進一步!」

    想到這裡,黑衣人心中狂喜,加速飛了過去。

    「丁浩,你可別讓我失望!」

    兩路人馬都趕往樹林之中,這個時候的丁浩也有了驚人發現。

    林中空地,黃土漫天。

    丁俊才和玄雲紫猿兩隻巨獸正在瘋狂地撕打,丁俊才落於下風,碧玉金絲纏住他的腿,玄雲紫猿騎在他的身體上毆打他。可是丁俊才的身體實在是太結實了,根本打不破!想要弄死他很難!九等變異的凶獸,確實難以殺死!

    而此刻在空地一側,丁浩臉上帶血,卻是低頭看著手中的一把鏽蝕殘劍,目中有奪目的驚芒!

    只見那銹跡斑斑的殘劍上,出現了一個水滴大小的洞眼。

    陽光射進其中,反射出奪目的亮光!

    「這把劍難道是用血解封?」丁浩驚喜。

    事情是這樣:

    剛才巨獸撕打中,丁浩一個虎躍,趁機跳到丁俊才的後頸。

    他取出武器想要割破丁俊才的脖頸,可是這傢伙皮膚太堅硬了,什麼武器都無用。

    「難道要動用祖寶?」丁浩有些捨不得。

    就在這個時候,他突然看見了自己儲物囊之中的那把銹跡斑斑的斷劍!

    他一直猜測這東西非同小可,因為其中含有的靈力實在是太強了。城主府的內庫,大量的靈武,可是所有的靈武加起來,靈力都不如這把銹劍!

    「試試。」

    他一抬手,就把銹劍拿在手上。

    嚓!

    一劍砍下,讓人失望。丁俊才的皮膚刀槍不入,銹劍也無可奈何,一劍劃過,連條痕迹都沒留下。

    「果然是個廢物。」

    丁浩心中大失所望。

    吼!

    丁浩正在發愣,卻被一下拍飛,砸在遠處黃土地面上。

    巧的是,丁俊才鋒利的指甲劃破了丁浩的臉,丁浩爬起來的時候臉上一滴血剛好落在手中的殘劍上。

    讓人震驚的事情發生了。

    只見血液滴在厚厚的鐵鏽上,就好像是熱水滴在雪堆上,頓時陷下去一個窟窿。

    丁浩臉上的血液不斷滴下,銹跡消融,窟窿越來越深,最後裡邊竟然反射出奪目光華!

    難道用血液就可以解開它的封印?

    想到這裡,丁浩將鐵劍貼在自己的還在流血的傷口,果然,當血液流經的地方,鐵劍上邊的鏽蝕,就開始慢慢的融化,然後就出現鐵劍的真容。

    「好亮啊!」只見這鐵劍表面就好像晶體一樣的明亮,不知道是什麼材質打造!

    「好東西!」

    丁浩心中大喜,一下割開自己的手腕血筋,然後讓自己的血液流在鐵劍的劍刃上。沒一會,鐵劍的一側劍刃出現在丁浩面前,寒光閃閃,劍鋒射出七色寶光!

    「現在再來試試!」

    丁浩再次衝上去,一下跳到丁俊才的後頸部位,然後用這把鐵劍露出的劍鋒,斬在丁俊才的後頸血管上。

    噗!鮮血頓時噴湧出來。

    「果然有效!」丁浩大喜,他之前就感覺到這把殘劍是一件寶物,現在終於找到使用方法,還真的是一件寶物。

    更加讓丁浩震驚的是,這把劍還真是見血發光,不管是誰的血。

    當丁俊才的大量血液淋濕這把劍,斷劍通體的鏽蝕都開始融化,沒一會,整個殘劍的身體上已經沒有一點銹跡,光華閃閃。

    就在這個時候,這把劍竟然掙脫了丁浩的手,然後從它折斷的地方,射出一道劍光!

    這個時候看,才發現它是一把完整的長劍!

    「原來它並不是斷劍!它真正的劍鋒藏在斷劍之中,只有血液才能讓它解封!解封以後,它就會變成一把真正的完整的寶劍!」

    丁浩雙目中射出震驚之色。

    這時候,長劍從半空之中猛地斬了下來。

    丁浩震驚,連忙后躍,隨即,噗地一下,長劍從丁俊才的脖子上砍過,直接將他的腦袋給斬了下來!

    想要報仇的丁俊才,最後終於還是沒有成功。

    丁俊才的腦袋滾落以後,滾了幾滾,落在地上。他的身體之中呼呼地流出大量的血液,這把斷劍做完這一切以後,收起劍鋒,又掉落在丁浩的身邊。

    「原來是這樣,這把劍遇到血就會變得厲害,當斬殺對手以後,力量耗盡,就又會落下!」丁浩發現了殘劍的秘密,心中狂喜。

    他收拾收拾東西就準備離開,不過後邊劍光一閃,一個黑衣人踏在御空靈劍上,已經趕到!

    「吼!」玄雲紫猿對著黑衣人發出怒吼,當初它就是被此人引進連雲山脈,然後被丁浩捉拿。

    「畜牲,滾!」黑衣人厲喝一聲,玄雲紫猿嚇得連忙逃進森林。

    丁浩臉色一變,知道自己逃跑已經來不及了。

    「什麼人?」丁浩冷聲問道。

    「小子,你不要管我是什麼人!交出碧玉金絲,我饒你一命。」黑衣人無情開口道。

    原來這個黑衣人竟然是為了碧玉金絲而來!

    丁浩躲在吸星石里曾經見過這個黑衣人殺人,也感覺到這個黑衣人好像在找東西,可是沒想到,他竟然是在找碧玉金絲。

    丁浩心說幸好剛才及時把碧玉金絲收起來。

    「前輩,什麼碧玉金絲,在下從來沒聽說過。」丁浩一口否認,又道,「前輩,如果你缺錢花,什麼金銀玉石,我倒是有一些。」

    黑衣人陰森道,「小子,我見你資質不錯,這才給你一條活路。可你跟不老實,看來你活膩了!」

    「前輩,我真的沒見過什麼碧玉金絲。」丁浩心中飛快的琢磨,怎麼樣對付這個黑衣人。

    「那就跟我走一趟。」黑衣人感覺到凌雲霄等人在接近,他一拍靈寶囊,立即飛出一根細鐵索,想要將丁浩鎖拿。

    「去!」丁浩剛才和黑衣人說話之間,就把殘劍放在丁俊才屍首流出的血液之中,此刻連忙扔出。

    殘劍再次吸收了大量的血液,射出奪目的寶光,飛出去一劍就把那細鐵索給斬斷成兩截。

    「我的秋絲索!」黑衣人心中一震,看著那把殘劍,陰冷道,「怪不得碧玉金絲在你身上,想不到你竟然有不少好東西,我倒是小看你了!」

    說話之中,他再次一拍靈寶囊,這次把他最強的武器萬尊魂幡給拿了出來。魂幡拿出以後,飛出幾個千尊魂王,這片空地之上一下就陰風四起,丁浩身體四周全部都被陰厲的鬼雲包圍。

    「不好,也不知道這殘劍能不能支持下去。」丁浩收回殘劍,將其再次放入丁俊才的血液之中,不過現在的血液已冷,對殘劍沒有什麼作用了。

    丁浩連忙掐碎手中的第二張金光符,他的身體立即被金光保護。

    「丁浩,你憑著金光符就想要擋住我的攻擊?你給我去死!」黑衣人說完,抬手一指喝道,「弄死他!」

    幾個千尊魂王立即帶著無數的人臉,嘶吼著直奔丁浩而去!

    不過就在此刻,前方樹林之中突然傳來一聲,「何方妖魔,休要傷我舞州天才!」

    剛巧凌雲霄趕到,他遠遠看見這邊黑煙森森,猛然放出手中的紫焰屠妖針,口中暴喝道,「紫焰之針,助我屠妖!」

    這道針芒速度更快,化成一道紫色的光影,一下就衝進黑色的煙霧之中。所到之處,所有的陰魂厲鬼,全部都被斬殺!

    「不好,來不及了!」黑衣人臉色一變,抬手收了萬尊魂幡,掉頭就走,逃進森林之中。

    「窮寇莫追,回來吧。」凌雲霄收回紫焰屠妖針。

    凌雲霄走過來,丁浩已經收了所有的武器,一身金光,手中拿著丁俊才的大腦袋。

    「凌城主,妖魔鬼道孽障丁俊才已經伏誅!」

    本來凌雲霄他們是來救丁浩而來,卻沒想到丁俊才已經被丁浩幹掉了。

    商海等人圍過來,吃驚道,「丁浩大哥,你真的厲害,丁俊才變成妖獸以後那麼厲害,竟然還被你斬殺。」

    丁浩哈哈笑道,「小意思,他就是塊頭大而已。」

    凌雲霄也點點頭,「我舞州第一天才果然是不同凡響。」

    這時候,老神仙和隨後跟來的柳教習也到了。

    老神仙看見丁浩無事,也就放心了。

    不過柳教習見到丁浩無事,卻是臉色一冷,開口道,「丁浩,你斬殺丁俊才是不錯,可是你給我解釋一下,為什麼那上界叛逆又出現了?據我所知,你每到一處,那上界叛逆就跟隨而來!你和上界叛逆,到底是什麼關係?還有丁俊才如果如你所說,是九等變異的妖獸,那麼憑你之力,是如何將其殺死?」

    丁浩冷笑道,「柳教習,你不要太過份!我自從參加會試以來,你用各種方法刁難,你勾結小王爺想要害死我,這些我就不說了,現在你居然還責問我上界叛逆是怎麼回事,那我問問你這丁俊才和小王爺關係一向密切,他變成妖獸是怎麼回事兒?」

    柳教習冷哼道,「那你去問唐英羽,我怎麼知道?」

    丁浩又道,「那丁俊才改命叫仇深海,又是何人幫忙?」

    「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