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魔道神徒

第153章舞州,勝了!(5爆求票)

魔道神徒
     第一五二章舞州,勝了!

    當小王爺解鎖了霸王槍的器靈攻擊以後,丁浩也不得不有所應對。

    要不然打不過了。

    霸王槍現在變得不一般的強,而且還有一個更重要的情況。

    那就是小王爺現在閑下來了,這傢伙毒蛇一樣地站在旁邊,他隨時可能發動什麼卑鄙無恥的偷襲。

    為了這場勝利,小王爺已經連他苦心經營的虛偽面具都不要了!

    丁浩的應對方法,讓人目瞪口呆。

    只見他猛然後退兩步,然後用那把銹跡滿滿的斷劍,割破了自己的手腕!

    鮮血噴涌!

    「他這是……」大家都獃獃看著星辰台的丁浩。

    不過很快,大家就看見了那把銹劍的改變,在丁浩的鮮血下,銹劍越來越亮,最後光華閃閃,再然後,從劍身斷裂的地方,竟然伸出一道藍色的劍體。

    這樣來看,這已經不是一把斷劍,而是一把光芒奪目完整的古劍!

    「怎麼可能?以血解開封印嘛?可是我當初也試驗過,並沒有成功!」

    閔正元吃驚的站起來,他當初也用鮮血滴在這把劍上,可是這把劍並沒有反應。

    「為什麼丁浩可以?」

    閔正元震驚之中,後邊傳來某些副院長的擔憂聲,「以血飼劍,讓人毛骨悚然,這把劍不吉呀……」

    聽著這樣的聲音,閔正元回頭冷笑道,「如果我沒有猜錯,這把劍就是九祖之一的舞仙留下的嗜血玉劍。」

    「什麼?這就是嗜血玉劍!」在場所有人都是目瞪口呆!

    《九祖傳》記載:九州世界,妖藤肆虐。妖藤殘暴,以人血滋養,九州之人皆為藤食。妖藤喜玉,食玉養精,日久生晶!九祖抗藤,然妖藤無窮,斬之立生,無窮無盡。后舞仙偶獲,妖藤玉晶,煉成嗜血玉劍,取其晶斬其藤,斬之不能生,方滅妖藤!

    這就是九祖傳之中關於嗜血玉劍的記載!

    這樣說來,這把劍不但不是什麼邪道武器,還是一把為了九州人類立下赫赫功勞的不世神劍!不說其他,就說這是舞仙子當年使用過的,恐怕也不會有人再敢說一句廢話!

    「如果此劍真是嗜血玉劍,那麼倒是我看走眼了。」剛才懷疑的副院長也開口收回那句話。

    旁人又道,「如果這是嗜血玉劍,那麼此戰可勝!」

    「不錯,丁浩得到舞仙子的傳承,當然會勝!」

    雖然大家都是很樂觀,不過丁浩很快就發現這把劍的缺點也是很恐怖!

    它太嗜血了!

    嗜血玉劍和霸王槍沒打幾下,上邊竟然又開始生出鐵鏽!

    丁浩只好收回玉劍,再次給它放血!

    小王爺站在旁邊冷眼相看,「丁浩,你從哪弄來這把邪惡的兵器?以血飼劍,相當嗜血,我怕戰鬥還沒結束,你的血就被放得差不多!哈哈,真是搞笑,你是來表演自殺的嘛?」

    這時丁浩耳中聽到大黃的聲音,「主人,不要知道狗血有沒有用,不如放出一管我的血來試試。」

    丁浩皺眉道,「這把劍太嗜血了!而且我總感覺到它並不是那麼給力!這樣的話,就算是我們放干最後一滴血,最後也是失敗!」

    大黃驚道,「這可怎麼辦?難道我們最後還是輸?」

    丁浩道,「我也不知道怎麼辦,只有趁著我還有點血,先頂著!」

    正在說話,嗜血玉劍打退霸王槍的一次進攻,然後又飛了回來!

    丁浩臉色陰沉,這把劍太過嗜血,憑著自己一個人的血液,根本不夠它喝。

    小王爺看見此景,更是放聲大笑,「愚蠢的主人,愚蠢的武器!丁浩,你這樣下去就是死路一條,不如讓我打破氣海,我還能給你留一條狗命!到時候,你每天跪在我的門前,像狗一樣為我看門,我每天都會賞你一點食物,你看怎麼樣?」

    丁浩罵道,「唐英羽,你別狂!」

    「我狂又怎麼樣?」小王爺一指丁浩,暴喝道,「霸王槍還猶豫什麼,幫我斬殺他!殺!」

    霸王槍聽命,在半空之中飛速旋轉,然後越來越大,槍體變大,威力更猛!

    小王爺放聲吼道,「殺!」

    不過與此同時,大黃卻是也是一聲高呼,「主人,用這個試試!」

    丁浩心念一動,大黃扔出來的是一顆碧綠色的血珠,從吸星石空間放出來,就落在丁浩手中。

    事情緊急,丁浩也根本顧不上思索,直接把這顆碧綠色的血珠抹在嗜血玉劍上。

    頓時!

    吼!一個蒼老的聲音一下傳進丁浩的意識之中,跟隨著這個聲音,在丁浩的意識之中也留下了一個獸頭的印記。

    「是誰喚醒了我?」獸頭呼吼道。

    印記就在丁浩的意識海之中,可以瞬間交流。

    丁浩道,「是我喚醒了你,現在你把霸王槍給我打退!」

    獸頭並不買賬,冷道,「想要命令我,你先把我的精神印記煉化!」

    丁浩大怒,這都什麼時候了,這東西還這麼不給力。他憤怒道,「既然這樣說,那你收回你的印記,以後你也別想喝到那種碧綠色的血!」

    獸頭聽這一說,立即回應道,「好吧,我看在碧血的份上幫你一次!」

    隨即,再看嗜血玉劍,這傢伙從丁浩的手中飛起,放出衝天的光華!然後也開始變得巨大!

    「好強的劍!好兇殘的感覺!」

    下邊的所有觀眾,再次被強大的戰意所籠罩。

    和剛才霸王槍的戰意不一樣,嗜血玉劍的戰意更加的恐怖!霸王槍的戰意是霸氣、威猛、王者一般;可是嗜血玉劍的戰意卻是嗜血、瘋狂、好像一個殺人如狂的大魔頭!

    「這劍的戰意怎麼會如此的恐怖!」在場的副院長都浮出震驚的表情。

    閔正元道,「當初九祖斬殺妖藤,其中歷經的苦戰不知道多少,說是浴血求生也不為過,這殺戮的戰意,恐怕就由此而來。」

    聽了閔正元這一解釋,大家也就釋然。誰都知道,當年的苦戰,所經過的殺戮,非同一般,抗爭那麼多年,起起伏伏,這把嗜血玉劍斬殺之生命,數不勝數!更何況,這把劍還是妖藤和翠葉玉的結合體,放出如此殺戮的戰意,也是理所應當。

    「果然好強!」

    嗜血玉劍也放出器靈級別攻擊以後,頓時天空之中玉光閃動,霸王槍根本被打得抬不起頭來。

    「小王爺要輸了!」商海第一個起身大喊。

    舞州人全部興奮地站起來,他們的心中當然希望丁浩獲勝!丁浩代表著舞州的利益,和舞州的榮譽,甚至關係到以後舞州的天才!

    「可惡!」小王爺沒想到自己霸王槍都被壓制,他回頭對著裁判所在的位置吼道,「丁浩的武器散發出來的兇殘力量,你沒有感受到嘛?他使用邪道武器,應該禁止他使用!」

    「經過學府副院長們的一致認可,丁浩的武器並不違規。」裁判心說,你小王爺的靠山柳教習都完蛋了,你還用這種口氣跟我說話,找死。

    小王爺得到這樣的回答,惡從膽邊生。

    「丁浩,你不要以為你有這樣一把凶邪武器就可以戰勝我!」小王爺白凈的臉上露出猙獰之色。

    丁浩冷道,「你還有什麼招,你都放出來就是!唐英羽,我們之間的帳,早就到了要清理的時候!」

    自從小王爺來到舞州,數次招惹丁浩,目的更是想要弄死丁浩。歷經多少個回合,兩人早就已經結下不可調和的仇恨。

    「你既然能放出凶邪的武器,那我也能!」小王爺臉色陰沉,從儲物囊之中抓出一把黑色的種子,然後灑在地上。

    這些黑色的種子頓時成長起來,長成七八株漆黑的竹子,讓人覺得恐怖的是,這黑色的竹子每一個節幹上,都在流出鮮紅的血液!

    「小王爺這是……」下邊的觀眾全部嘩然。

    後邊的裁判是一個鍊氣三層的弟子,他大聲喝道,「唐英羽,你使用妖道法術,停止!停!」

    「滾!」小王爺臉色漆黑,回頭一指,墨竹妖上里射出一大片的竹葉,片片如同鋒利的飛劍,威力驚人。

    「我寧死也要弄死你!」小王爺厲聲尖叫!

    「不好,他想要在嗜血玉劍戰勝霸王槍之前殺死丁浩!」閔正元一下吃驚地站起來。

    不過這時候,就算他趕過去,恐怕也來不及了!

    「小王爺,你唐家勾結竹妖部落和熊妖部落,真相大白於天下!」丁浩怒吼。

    「你死啊!」小王爺已經瘋狂了,不顧一切。

    隨著他的命令,幾百片的墨竹葉片好像刀片一樣掃來,每一片都有殺死丁浩的實力!這些墨竹妖是小王爺最後的手段,保命之物,威力也很強!

    丁浩一抬手,身上頓時浮出一層金光。

    商家商號的金光符點亮起來,防禦力驚人。

    竹片兇猛,數量又多,小王爺不斷厲吼道,「殺!」

    陣陣竹片好像雨點一樣,打得丁浩身上的金光越來越弱!

    不過丁浩並沒有逃走,而是就地盤膝坐下,從儲物袋之中取出一玉符,然後將玉符片放在面前的地上,然後他口中念念有詞。

    隨後,就看見玉符片里浮出一道灰濛濛的光影。

    丁浩這才雙目一睜,並指如劍,一點唐英羽,「殺!」

    「攻擊性祖寶!」小王爺臉色驚恐,回頭大吼道,「我認輸!」

    不過裁判早就被他的竹葉劍給轟走了。

    灰濛濛的光影一下繞過小王爺的脖頸,然後又好像一陣風影收回玉符之中。

    高高的星辰台上,小王爺身首異處。

    丁浩這才站起來,回頭高舉雙手,大聲道,「舞州,勝了!」

    會試山莊之中,歡呼匯成一片海洋!

    以此同時,天空遠處的一朵白雲之中,一個影子卻是暗自說道,「殘劍出,九州亂,看來封印的妖藤又要興風作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