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魔道神徒

第154章學府,我來了!

魔道神徒
     第一五三章學府,我來了!

    丁浩勝了!舞州勝了!

    九州世界,舞州積弱。這是一場難得的勝利!

    已經很多屆舞州會試的第一名,都被其他州的人搶走,而這一次丁浩終於把這份榮譽,拿回舞州!

    「丁浩大哥勝了!丁浩萬歲!」商海猛地站起,脫下上衣,大聲歡呼。

    「丁浩勝了!舞州萬歲!」所有人都跟著盡情的歡呼。

    晗瑛這樣的女弟子們則是抱頭痛哭,這一場勝利是多少的汗水和鮮血匯成,這不是丁浩的勝利,是舞州所有人的勝利,觀眾們都衝上會試山莊的街頭,盡情的釋放勝利的喜悅。

    星辰台,高高佇立。

    柴世子站在星辰台下,仰望九米高的上空。

    哪裡是他夢想站立的地方,可是他沒有機會站上去,他並沒有太大的妒忌,因為他知道他不配!

    看完丁浩和唐英羽的巔峰一戰,柴世子才知道這兩人真的是遠遠超過他!

    實力上遠遠的超過,如果走上星辰台的是他,不管對手是丁浩或者小王爺,他都是死路一條!

    「丁浩,你真的很強,運氣也很好!」柴世子點點頭,不過隨即他又握緊拳頭,仰望丁浩,雙目明亮,道:「不過我還是不會放棄!我已經把你作為我的競爭對手!我一定會超過你,有朝一日,也要讓你這樣看著我!」

    在星辰台階梯下,站著一個全身穿著鎧甲的男子,他留著黑色的短須,身材威猛,一張短臉如同獅虎一般,不怒自威。

    丁浩獲得勝利以後,一步步從星辰台走下,看都沒看這個男子,便要擦肩而過。

    「丁浩天才,請留步。」鎧甲男子忍不住開口道。

    丁浩回頭道,「這不是天雄大將軍,有何見教?」

    天雄心說你不要揣著明白裝糊塗,他沉聲道,「丁浩天才,星辰台勝負無關武器。小王爺戰死是他自己修為不如人,我們唐家無話可說,可是霸王槍,你必須還給唐皇!」

    天雄的任務就是送槍,現在他當然要把霸王槍拿回去!

    說句不好聽的,霸王槍的價值比小王爺重要多了。

    唐皇子孫多如牛毛,他後宮嬪妃無數,子孫多到他自己都不認識,可是霸王槍只有一把!

    唐英羽可以死,霸王槍不能丟!

    不過丁浩卻根本不想還,你唐皇把霸王槍拿給小王爺來殺我,現在沒成功就想拿回霸王槍?你真是做夢?你借出霸王槍的時候就應該想到後果!

    丁浩也不理他,轉身就走。

    「丁浩,你不能走!」天雄大將軍一個大踏步走過來擋住丁浩。

    丁浩冷道,「天雄大將軍,你要在這裡對我這個小輩出手么?」

    這時候閔正元等人走過來,開口喝問,「這是在幹什麼?」

    天雄道,「閔副院長,諸位副院長,你們都是出名的公正。你們給我評評理,歷史上的會試排名賽,哪有搶奪對方武器的道理?現在我代表唐皇,要求丁浩選手歸還霸王槍!」

    眾副院長心說,以前戰鬥沒有霸王槍這種東西呀!現在有了,連我們都想要呢,丁浩當然捨不得退還!

    天雄為人也有些心眼,知道眾人之中只有閔正元最為君子,是個四方君子,不會貪圖小利。

    於是他開口求道,「搶奪對手武器,簡直是卑鄙無恥,喪失學府弟子的道德!閔副院長,你說霸王槍他該不該還?」

    天雄很狡猾,你閔正元就是一個謙謙君子,君子可欺之以方,為就欺你的方正不阿!

    果然閔正元不假思索點頭道,「是啊!理應歸還!」

    天雄大喜。

    閔正元扭頭怒吼道,「丁浩,霸王槍是不是你拿的?拿了就趕緊還給人家!」

    丁浩哪裡會不明白閔正元的意思,本來還以為閔正元過份君子,看來也並不傻。

    當下丁浩連忙苦笑道,「閔副院長,我真的沒拿!剛才我的劍把霸王槍打飛,然後就沒看見。可能混亂之中被別人撿走了,你看我身上也沒處裝啊。」

    被別人撿走了!天雄大將軍差點沒吐血,心說你這回的太離譜了,那麼大一個東西,誰敢撿走?

    「身上沒處裝。」眾人這才注意到這個問題。

    霸王槍這種東西根本無法放進儲物囊,因此小王爺都是背在身後。

    丁浩身上只有一個儲物囊,也沒有靈寶囊,如果他拿了霸王槍,放在哪了呢?

    凌雲霄道,「對呀,天雄大將軍,丁浩他如果拿了霸王槍,大家都能看見。可是現在丁浩兩手空空,我看你還是去別處找找。」

    這些眾人紛紛點頭道,「不錯,應該不是丁浩拿的,天雄你還是好好找找,別讓他人鑽了空子。」

    閔正元也點頭道,「好了。現在事情清楚了,丁浩沒拿,走吧。」

    這一行人帶著丁浩走遠,天雄大將軍威猛的臉上都要哭出來了。

    看著丁浩的背影越走越遠,天雄咬牙怒吼道,「丁浩,你不還霸王槍,唐皇不會饒恕你!」

    丁浩當然聽見這句話,不過心中冷笑,唐皇,什麼東西?我將霸王槍還了,你就會交好於我嘛?做夢!

    ……

    從會試場上下來,第一件事當然是去柴家賭坊拿東西。

    丁浩當時押了自己一百塊靈石,現在柴家賭場要賠他三百塊,這次真是虧大了!同時,丁浩和柴世子對賭的三百塊靈石拿回來,還把柴世子的聚靈項鏈給拿了回來。

    之前商海去童生殿找凌雲霄,被柳教習的手下所擋,還多虧了柴世子仗義伸手。

    丁浩這個人也算是恩怨分明,開口道,「柴世子,從這件事來說,你倒也沒有壞得徹底。不過這項鏈我是不想還給你了,要不賠你三百塊靈石吧。」

    柴世子冷哼道,「丁浩,你少來這一套!我當時出手是因為公義,是因為我也狠小王爺!你幫我殺了小王爺,大家就算扯平了,誰也不欠誰的!」

    丁浩沒想到柴世子竟然變得豪爽了起來,看來女婢紅素為他而死,對他的打擊是很大的。

    柴世子又道,「丁浩,雖然你現在很強,可是我不會放棄!我已經把你當成我的對手,我一定會超過你,踩在你的頭上,甚至砍下你的腦袋,我不會手軟!」

    柴高陽和小王爺不一樣,如果是小王爺這樣說,丁浩一定會搶先砍掉對方的腦袋。可是對手是柴世子,丁浩哈哈笑道,「柴高陽,你想要砍掉我的腦袋,哈哈,沒有更好笑的笑話了,我等著你來砍!」

    跟在後邊的商海和舞州眾人也全部都是哈哈大笑,柴世子臉色鐵青,厲聲吼道,「丁浩,你又看不起我!你千萬不要小看我!」

    歷年的規矩,會試結束,回家省親三天。

    一般通過考核的弟子,就會在家中張燈結綵,大辦宴席,收受賀禮。同時還要拜祭先祖,把這份榮光,告訴上界祖先!

    丁浩家裡也有祖先,也要拜祭。

    不過丁翼白的木塑,卻是不動聲色,任憑丁浩等後人跪拜祈禱,木塑依然是動都不動。丁浩心裡也挺鬱悶,別人家的牌位都能發光、泥胎都能說話,他家的木塑卻是從來都不發一言,也不知道自己的祖先到底在上界在幹什麼。

    除此之外,丁浩也沒什麼可留戀的。

    他就是一個孤兒,父母雙亡,祖先木塑也不顯靈,等待了三天,就到了真正離開的時候。

    這一天,舞仙廣場上,人山人海。

    丁浩終於站在了天意梭上,跟他一起站在上邊的,還有舞州其他的百名弟子!他們全部都是今年的幸運兒,進入九州學府,成為天之驕子。

    多少羨慕的眼光,關切的眼光,嫉妒的眼光,都在這一刻匯聚在他們的身上。

    凌雲霄站在天意梭下,看著丁浩,他什麼都沒有說。

    他知道,自己已經幫不上丁浩了。丁浩這種天才,進入九州學府以後,將會是各方的院長和長老們爭搶的對象!良禽擇木而棲,凌雲霄並沒有指望丁浩一定會拜在閔正元的門下,他只是希望丁浩還能把自己當作一個舞州人,僅此而已!

    「丁浩老弟,再會!」

    強者之間,根據修為確定稱呼,丁浩已經是一名仙師,凌雲霄因此稱作老弟。

    丁浩站在高高的天意梭上,抱拳道,「凌城主,保重。」

    他也並沒有說什麼將來必有重謝的話,大恩不言謝!凌雲霄給他的幫助,不是謝字可以表達的,丁浩暗中決定將來必有厚報!

    隨即,他又對凌雲霄背後的徐元琨小將等人抱拳致意,此次一別,日後不知道何日才能相見。

    下方人群之中,還站著商家管事商培,他看著高大的兒子站在丁浩身後,雙目已經模糊了。

    曾幾何時,他也有夢想,自己能高高在上,站在天意梭上前往九州學府!可是這隻能是一個夢想!

    但是現在自己的兒子站在了那裡,高高在上,萬人矚目!

    這是夢想的延續,生命的延續。

    「我雖然不行,但是我的兒子一定行!」商培管事含淚對著上空揮手。

    眾人的歡送之中,天意梭化成一道綠色的流光,從頂天立地般的舞仙玉像身邊打了一個旋,飛向九州世界的最中央!

    九州學府,我來了!